伊莉小說網 >> 恐怖靈異 >> 快穿之反派又黑化了txt全集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快穿之反派又黑化了 第652章 小東西,你當我親人可好
作者︰裸奔的饅頭 下載︰快穿之反派又黑化了TXT下載
    第652章小東西,你當我親人可好

    南潯癢得渾身一抖。

    這混蛋的手能不能不要亂摸?能不能!

    還有,睡覺不關燈嗎?這麼亮的燈都快閃瞎她眼楮了,根本沒法睡。

    可是身後那男人似乎已經習慣了這種刺目的環境,濕熱的呼吸噴灑在她的頸間,逐漸變得均勻。

    “小八,**oss睡覺的時候不關燈嗎?”南潯問小八。

    小八回道︰“是啊,他習慣了開燈睡,唔,跟**oss小時候的遭遇有關系。”

    南潯嗯了一聲,沒有再問。

    她睡不著,人魚,至少她穿的這這具藍色人魚是根據光照環境來休息的,這麼亮的環境根本無法入睡。或許,等她適應個幾天就好了。

    另外,干燥的魚身也讓她覺得很不舒服,上半身還好,那覆蓋著鱗片的下半身卻適應了水里的環境,乍一被擦干,感覺很奇怪。

    等到半夜的時候,她實在忍不住了,使勁兒去掰那牢牢箍住她腰身的臂膀。

    魏猖本就是淺眠,她這一動,立馬驚醒,“怎麼了小東西,哪里不舒服?”

    南潯瞪他一眼︰放開啊混蛋,我要去水里。

    魏猖瞬間就反應過來了,也顧不上先給她脫襯衫睡衣,火急火燎地抱著去了浴室。

    “小東西,別害怕,馬上就有水了。”

    魏猖將她小心翼翼地放到一邊,用最快的速度將浴缸放滿了水,然後將小人魚抱了進去。

    魚身重新回到水里的時候,南潯忍不住舒服地哼哼一聲。

    魏猖听到這一聲哼哼,雙目一動,里面的光彩越來越亮,堪比屋里的水晶吊頂燈。

    “小東西,你可以……發音?”魏猖忍不住去撥她的嘴唇,想要看看里面的構造。

    南潯猛地往後一縮,朝他憤怒地齜了齜牙。

    魏猖笑了笑,“別怕,就是看看你的喉嚨。來,跟我學,啊”

    魏猖張了張嘴,示意她跟著自己做這個動作。

    好傻。

    南潯心里樂得不行,表面還是一副茫然不懂的樣子,在他重復了第五遍的時候,她才學著他的樣子張開了嘴。

    魏猖抬起她的下巴,左右轉了轉,他看到了一條藏在小尖牙後面的粉嫩小舌,還看到了跟常人一樣的喉嚨。

    魏猖突然有些興奮,如果有人能夠耐心教導的話,這個小東西是不是就可以像普通人一樣說話?

    南潯懶洋洋地掃了他一眼,往浴缸里縮了縮,閉上眼睡覺。

    魏猖發現她的腦袋一半都浸泡在了水里,而那薄薄的魚鰭後面生出了一條細縫兒,有點兒像魚鰓。

    她既可以用鰓呼吸,也可以用肺部呼吸,說明她可以在陸地上呆很長時間,只是這個小東西顯然還沒有適應長時間離開水的生活。

    只是沒有適應,而不是不可以。

    魏猖不敢睡覺,他怕自己什麼時候一閉眼再醒來的時候,這只小人魚就不見了。

    如果可以,他很想找個鐵鏈將她拴起來,但這樣會惹惱小人魚,她剛剛才對他放下戒心,他不能做這麼愚蠢的事情。

    南潯閉上眼還是睡不著,她睜開眼半坐了起來,忽地伸手指了指浴室的吸頂燈。

    魏猖一愣,然後低笑出聲,“你要我關燈?”

    南潯看著他不說話,又伸手指了指。

    “好好,我去關燈。”魏猖妥協道。

    男人的大掌在摸到浴室開關的時候停頓了一會兒,等到浴室一片漆黑的時候,他慢慢轉身看向浴缸里的人魚。

    南潯突然覺得他周圍的氣場好像變了,變得有些奇怪。

    魏猖徑直朝她走來,那雙眼楮在昏暗的光線下仿佛反射出一抹冷光,讓人一直涼入了骨子里。

    他蹲在浴缸旁邊,幽暗深邃的目光落在她身上,嘴角勾起一抹笑,只是那笑容讓人覺得得慌。

    “小東西,你知道嗎,我不喜歡黑暗,每當夜色降臨,我就能听到男人的打罵聲和女人的慘叫聲。”

    南潯不解地盯著他,似乎在問為什麼。

    他幽幽地看著這個不諳世事的人魚,淡淡道︰“我本來有個幸福的家,父親是個富二代,母親是個歌星,嫁給他之後便退出了歌壇,一心相夫教子。直到我五歲之前,這個家都很美滿,後來,父親一次生意失敗後染上了賭博,總盼望著有一天能贏上一大筆錢,把他做生意賠掉的錢全部贏回來。

    呵,這人啊,心里的邪念一旦被激發出來,便越演越烈,再也回不到過去了。

    他輸了個傾家蕩產,什麼都輸沒了,我們搬到了城的貧民窟里,那屋子又破又小,即便這樣了他還是改不掉賭博的惡習,每天賭完回來,他就把會氣撒到我母親身上,對她非打即罵,他罵她是妓子是表子,罵我是雜種。而我被母親藏在櫃子里,透過縫隙,我瞪大眼將他丑陋的嘴臉看得一清二楚。

    後來,母親帶著我逃了。她姿色不錯,被城一個賭界的大人物看中,做了他的情人,她這麼清高的一個人,卻做了自己以前最厭惡的事情,呵。

    義父問我想做什麼,我說想當賭王,他請了專門的老師教我。我很聰明,在一個不屬于我的家里,以他義子和得力助手的身份站穩了腳跟。”

    他慢悠悠地說著,一副家長里短閑嘮嗑的閑適模樣。

    “母親那一晚跟我嘮叨了很久,我忙著參加一次重要的賭局,只是簡單敷衍了幾句,後來,我贏了賭局,她卻在別墅里……自殺了。”

    微頓,男人的目光緩緩落在眼前的浴缸上,道︰“對,就是這樣的浴缸,她就躺在這浴缸里,滿滿一浴缸都是血。”

    男人的語氣很平靜,情緒也很平淡,仿佛是在以一種旁觀者的角度來闡述一件與其無關的故事。

    可是南潯卻從他的眼楮里讀到了很多東西,那是悲傷和後悔,還有恨意,就潛伏在那平靜的表象之下。

    人魚雖然听不懂人類的話,但她能感覺到生物的情緒。

    所以南潯主動伸出手,探向他的頭,在他齊整的短發上輕輕摸了摸。

    昏暗的光線下,男人一雙深邃的眼直勾勾盯著她,接受了她的安撫。

    過了一會兒,她將頭湊了過去。

    用自己的小臉貼住他的蹭了蹭。

    魏猖沒有躲閃,眼楮慵懶地眯成了一條縫兒,似乎很享受小人魚對他的親昵。

    直到他眼里那難過的情緒漸漸退散,南潯才起身離開。

    可是魏猖卻猛地抱住了她,沒有讓她退回去。

    他雪白的襯衫被人魚身上的水浸濕,人魚輕輕掙扎了幾下。

    “別動,讓我抱抱好嗎?”魏猖輕輕拍著人魚的後背,濕冷的觸感也澆不滅他心中突然升起的火熱。

    “小東西,你看,我沒有親人了,一個都沒了,你當我的親人可好?”魏猖低聲問道。



伊莉小說網 | 快穿之反派又黑化了 | 快穿之反派又黑化了最新章節

 ** 作者︰裸奔的饅頭所寫的《快穿之反派又黑化了》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快穿之反派又黑化了》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快穿之反派又黑化了》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