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莉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純禽記者txt全集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第562章 特殊癖好(求訂閱)
作者︰高冷的沐小婧 下載︰純禽記者TXT下載
    曹爺一行人看著簡小單伸出的中指,面面相覷。

    這意思……是這耳光是她打的?

    曹爺摸了摸自己的臉,其他人扭頭看了看。

    “曹爺,您,您這應該是被打了吧?”另一人看著曹爺的臉,剛剛問出這句後就肯定地點了點頭,臉上兩個巴掌印這麼清晰,不是被打了,難道是高原紅啊!

    “怎麼回事?見鬼了?”

    “沒人靠近啊?剛剛是有兩聲脆響吧?”

    眾人惶恐不安起來,首當其沖看向了高小尾。

    “是她打的?”一人提出質疑,看向了一臉得意的高小尾,可話一出口不等其他人回答就連連搖頭︰“怎麼可能,她一直在那啊,而且這麼遠呢,就是劉翔跑過來也不至于我們看不到。”

    “是啊,就一妞,怎麼可能!”

    眾人紛紛交頭接耳起來,邊說著,腿就往門口走去。

    “亂叫喚什麼?都是老江湖了,咋呼什麼?!”曹爺陰著臉,低聲斥責道。

    面對被打雖說訝異、驚恐,卻多了幾分見過諸多世面的淡定。

    死而復生他都遇見過,以前有次他手下那人捅成了篩子,死得不能再死了,居然在那手下轉身準備離開的時候,突然醒了過來,拿起槍朝著那人就是一下,一擊致命。

    兩人算一命抵一命,都死了。

    奇怪的事多了去了,連曹爺遇到過好幾次鬼打牆。

    隔空被打?听上去玄乎,可對道上這些年七七八八的傳聞來說卻算不上奇怪,許是撞了這邊鬼神。

    道上的人是最信鬼神的,這是有原因的。如果你手上沾了血,帶了命,你也會怕那陰曹地府可有牛鬼蛇神托人索命。

    而曹爺這種人,手上的血沾多了,人命多了,或多或少信一些這些的,這也是顏九成在劉軒那深得信任的原因之一︰顏九成通這些七七八八的鬼事,說起來一套一套的。

    今天辦的是大事,關乎刀鋒幫以後存亡的大事,辦大事的時候得祭豬頭的,這是規矩。可方才刀佬一個電話就要曹爺出面,曹爺沒來得及就出來了,本想著不過是要擄走一姑娘,小事,卻沒想到比想象中麻煩這麼多。

    出門沒殺頭豬拜拜,真是大意了,擄走一姑娘是小事,可這姑娘身上牽扯的可是腐肉案,關乎刀鋒幫生死存亡,這種事情不祭豬頭,怕是觸犯了各路神仙,曹爺心想,只覺得背後涼颼颼的。

    所謂鬼神,信則有不信則無。

    曹爺穩了穩心性,下了命令︰“撤,速度。”

    齊刷刷的,幾人狼狽奪門而逃,曹爺在出門的一瞬間,再回過頭上下仔仔細細打賞了高小尾一番。

    這女人的基本情況早就被摸了個大概,據說是高冷的表妹,現在住在高冷家,根據他們小區保安的說法,住了有一陣子了。

    這就是個普通的小女孩。

    只見她一頭烏黑秀發格外地柔順,如水一樣流到肩膀上,一個藍色蝴蝶結發卡隨意地卡在頭發上,一身十分簡單的藍色毛衣配著短裙,裙下穿著到膝的黑色腿襪。

    如果不是她那雙很是調皮充滿野性的眼楮和桀驁豎起的中指的話,她這一身可是曹爺的最愛。

    無論是這驚艷素顏,還是這玲瓏身材。

    五十幾歲的男人大多不愛那濃妝艷抹的少女,偏愛素淨到底的美人。

    說簡單點,看著越純越干淨,越想要。

    尤其是曹爺,他的特殊癖好可是眾人皆知的。

    有點癖好也正常,也能得到滿足,不就是幾個女人?刀鋒幫的老二,這勢力可不是說著玩的,要知道如今存下來的黑幫與以前光打打殺殺不同,也會做很多實體企業賺錢。其中酒店、ktv、酒吧,還有海外酒莊這幾大項目是底子不干淨的幫會最愛。

    暗地里,他們是見不得人的黑幫,可明面上,他們可是當地的企業家,頗為成功的企業家。

    刀佬愛玩明星,一線的需要花點大價錢,可二線和當紅女星如若他想要,只要對方家庭背景不硬,基本都能拿下。

    而曹爺則從來不玩明星和模特,他就愛玩涉世不深的小妹子,專要素潔、眼楮看上去清澈無比的那種。

    說得再清楚一點,蘿莉臉。

    他非常非常喜歡將一個清純的女子壓在身下,閃著清澈帶淚的眼楮,嚇得瑟瑟發抖。

    慢慢玩,對方越驚恐,他越喜歡。

    高小尾的臉,雖不是蘿莉,卻很可愛,這可愛的中間透著距離感,很冷,而清澈的眼楮里卻有野性。

    十分矛盾的觀感。

    清純與野性噴張並存。

    尤其是她吃香蕉那模樣,想想都讓曹爺亢奮不已。他可是第一次見到有人會眼底如此干淨,小舌頭卻這麼雀躍地舔香蕉的。

    這種假象讓曹爺幾乎忘記了臉上的紅腫,只想盡快找機會擄走。

    這樣的女人,難得一見,他堂堂曹爺,玩定了。

    簡小單得弄走,刀佬點了名要耍耍,而這女人今晚上我得辦了,也得想法子弄走才好,曹爺暗暗咽了下口水,眼里滿滿都是**,看了高小尾一眼後,快步走出後門,消失在視野里。

    隨著曹爺心中齷蹉想法的剛剛浮起,小魔女的臉一下垮了下來。

    她可是能捕捉到對方意識的。

    小手一下握成了拳頭,藏到了身後。

    “咦,小尾,他們人呢?”簡小單一出來見空空的院子有些懵,問道。

    “滾啦。”高小尾不以為然地聳聳肩,拉起簡小單的手︰“走吧,你弄輛車,我們去長易,高冷說要你帶上器材。”

    簡小單臉色微微變了變,她低頭看了看手機,高冷的短信正好發了過來︰與高小尾來長易附近,甩開跟梢的,記得不要走開元路,走東順路,在東順路的紅葉賓館待命。

    紅葉賓館就在長易影視城的附近,離影視城有一段距離,是個小賓館。簡小單用手機搜索了很久才找到。

    去這里干什麼?

    怎麼不是去長易和他會面呢?

    簡小單有點想不明白,而眼下她無心多想,只覺得心中壓力倍增。

    甩開跟梢,這難度太大了。

    她雖然會開車,可卻是個女司機。而且是那種‘駕校除名自學成才’的女司機。她考了駕照,卻沒有車,很少開車。

    這樣的車技不熄火就算成功了,還要甩開刀鋒幫的車?這顯然不可能。

    簡小單調了車輛後,與高小尾去了設備處拿了設備便直接往分社停車場走去,一路上,簡小單一手緊緊捏著車鑰匙,很是緊張。

    “小單姐姐,你能上樓給我拿杯熱水嗎?我肚子疼。”小魔女突然開口說道,伸出手捂住自己的肚子,一臉痛苦。

    曹爺一行人看著簡小單伸出的中指,面面相覷。

    這意思……是這耳光是她打的?

    曹爺摸了摸自己的臉,其他人扭頭看了看。

    “曹爺,您,您這應該是被打了吧?”另一人看著曹爺的臉,剛剛問出這句後就肯定地點了點頭,臉上兩個巴掌印這麼清晰,不是被打了,難道是高原紅啊!

    “怎麼回事?見鬼了?”

    “沒人靠近啊?剛剛是有兩聲脆響吧?”

    眾人惶恐不安起來,首當其沖看向了高小尾。

    “是她打的?”一人提出質疑,看向了一臉得意的高小尾,可話一出口不等其他人回答就連連搖頭︰“怎麼可能,她一直在那啊,而且這麼遠呢,就是劉翔跑過來也不至于我們看不到。”

    “是啊,就一妞,怎麼可能!”

    眾人紛紛交頭接耳起來,邊說著,腿就往門口走去。

    “亂叫喚什麼?都是老江湖了,咋呼什麼?!”曹爺陰著臉,低聲斥責道。

    面對被打雖說訝異、驚恐,卻多了幾分見過諸多世面的淡定。

    死而復生他都遇見過,以前有次他手下那人捅成了篩子,死得不能再死了,居然在那手下轉身準備離開的時候,突然醒了過來,拿起槍朝著那人就是一下,一擊致命。

    兩人算一命抵一命,都死了。

    奇怪的事多了去了,連曹爺遇到過好幾次鬼打牆。

    隔空被打?听上去玄乎,可對道上這些年七七八八的傳聞來說卻算不上奇怪,許是撞了這邊鬼神。

    道上的人是最信鬼神的,這是有原因的。如果你手上沾了血,帶了命,你也會怕那陰曹地府可有牛鬼蛇神托人索命。

    而曹爺這種人,手上的血沾多了,人命多了,或多或少信一些這些的,這也是顏九成在劉軒那深得信任的原因之一︰顏九成通這些七七八八的鬼事,說起來一套一套的。

    今天辦的是大事,關乎刀鋒幫以後存亡的大事,辦大事的時候得祭豬頭的,這是規矩。可方才刀佬一個電話就要曹爺出面,曹爺沒來得及就出來了,本想著不過是要擄走一姑娘,小事,卻沒想到比想象中麻煩這麼多。

    出門沒殺頭豬拜拜,真是大意了,擄走一姑娘是小事,可這姑娘身上牽扯的可是腐肉案,關乎刀鋒幫生死存亡,這種事情不祭豬頭,怕是觸犯了各路神仙,曹爺心想,只覺得背後涼颼颼的。

    所謂鬼神,信則有不信則無。

    曹爺穩了穩心性,下了命令︰“撤,速度。”

    齊刷刷的,幾人狼狽奪門而逃,曹爺在出門的一瞬間,再回過頭上下仔仔細細打賞了高小尾一番。

    這女人的基本情況早就被摸了個大概,據說是高冷的表妹,現在住在高冷家,根據他們小區保安的說法,住了有一陣子了。

    這就是個普通的小女孩。

    只見她一頭烏黑秀發格外地柔順,如水一樣流到肩膀上,一個藍色蝴蝶結發卡隨意地卡在頭發上,一身十分簡單的藍色毛衣配著短裙,裙下穿著到膝的黑色腿襪。

    如果不是她那雙很是調皮充滿野性的眼楮和桀驁豎起的中指的話,她這一身可是曹爺的最愛。

    無論是這驚艷素顏,還是這玲瓏身材。

    五十幾歲的男人大多不愛那濃妝艷抹的少女,偏愛素淨到底的美人。

    說簡單點,看著越純越干淨,越想要。

    尤其是曹爺,他的特殊癖好可是眾人皆知的。

    有點癖好也正常,也能得到滿足,不就是幾個女人?刀鋒幫的老二,這勢力可不是說著玩的,要知道如今存下來的黑幫與以前光打打殺殺不同,也會做很多實體企業賺錢。其中酒店、ktv、酒吧,還有海外酒莊這幾大項目是底子不干淨的幫會最愛。

    暗地里,他們是見不得人的黑幫,可明面上,他們可是當地的企業家,頗為成功的企業家。

    刀佬愛玩明星,一線的需要花點大價錢,可二線和當紅女星如若他想要,只要對方家庭背景不硬,基本都能拿下。

    而曹爺則從來不玩明星和模特,他就愛玩涉世不深的小妹子,專要素潔、眼楮看上去清澈無比的那種。

    說得再清楚一點,蘿莉臉。

    他非常非常喜歡將一個清純的女子壓在身下,閃著清澈帶淚的眼楮,嚇得瑟瑟發抖。

    慢慢玩,對方越驚恐,他越喜歡。

    高小尾的臉,雖不是蘿莉,卻很可愛,這可愛的中間透著距離感,很冷,而清澈的眼楮里卻有野性。

    十分矛盾的觀感。

    清純與野性噴張並存。

    尤其是她吃香蕉那模樣,想想都讓曹爺亢奮不已。他可是第一次見到有人會眼底如此干淨,小舌頭卻這麼雀躍地舔香蕉的。

    這種假象讓曹爺幾乎忘記了臉上的紅腫,只想盡快找機會擄走。

    這樣的女人,難得一見,他堂堂曹爺,玩定了。

    簡小單得弄走,刀佬點了名要耍耍,而這女人今晚上我得辦了,也得想法子弄走才好,曹爺暗暗咽了下口水,眼里滿滿都是**,看了高小尾一眼後,快步走出後門,消失在視野里。

    隨著曹爺心中齷蹉想法的剛剛浮起,小魔女的臉一下垮了下來。

    她可是能捕捉到對方意識的。

    小手一下握成了拳頭,藏到了身後。

    “咦,小尾,他們人呢?”簡小單一出來見空空的院子有些懵,問道。

    “滾啦。”高小尾不以為然地聳聳肩,拉起簡小單的手︰“走吧,你弄輛車,我們去長易,高冷說要你帶上器材。”

    簡小單臉色微微變了變,她低頭看了看手機,高冷的短信正好發了過來︰與高小尾來長易附近,甩開跟梢的,記得不要走開元路,走東順路,在東順路的紅葉賓館待命。

    紅葉賓館就在長易影視城的附近,離影視城有一段距離,是個小賓館。簡小單用手機搜索了很久才找到。

    去這里干什麼?

    怎麼不是去長易和他會面呢?

    簡小單有點想不明白,而眼下她無心多想,只覺得心中壓力倍增。

    甩開跟梢,這難度太大了。

    她雖然會開車,可卻是個女司機。而且是那種‘駕校除名自學成才’的女司機。她考了駕照,卻沒有車,很少開車。

    這樣的車技不熄火就算成功了,還要甩開刀鋒幫的車?這顯然不可能。

    簡小單調了車輛後,與高小尾去了設備處拿了設備便直接往分社停車場走去,一路上,簡小單一手緊緊捏著車鑰匙,很是緊張。

    “小單姐姐,你能上樓給我拿杯熱水嗎?我肚子疼。”小魔女突然開口說道,伸出手捂住自己的肚子,一臉痛苦。

    曹爺一行人看著簡小單伸出的中指,面面相覷。

    這意思……是這耳光是她打的?

    曹爺摸了摸自己的臉,其他人扭頭看了看。

    “曹爺,您,您這應該是被打了吧?”另一人看著曹爺的臉,剛剛問出這句後就肯定地點了點頭,臉上兩個巴掌印這麼清晰,不是被打了,難道是高原紅啊!

    “怎麼回事?見鬼了?”

    “沒人靠近啊?剛剛是有兩聲脆響吧?”

    眾人惶恐不安起來,首當其沖看向了高小尾。

    “是她打的?”一人提出質疑,看向了一臉得意的高小尾,可話一出口不等其他人回答就連連搖頭︰“怎麼可能,她一直在那啊,而且這麼遠呢,就是劉翔跑過來也不至于我們看不到。”

    “是啊,就一妞,怎麼可能!”

    眾人紛紛交頭接耳起來,邊說著,腿就往門口走去。

    “亂叫喚什麼?都是老江湖了,咋呼什麼?!”曹爺陰著臉,低聲斥責道。

    面對被打雖說訝異、驚恐,卻多了幾分見過諸多世面的淡定。

    死而復生他都遇見過,以前有次他手下那人捅成了篩子,死得不能再死了,居然在那手下轉身準備離開的時候,突然醒了過來,拿起槍朝著那人就是一下,一擊致命。

    兩人算一命抵一命,都死了。

    奇怪的事多了去了,連曹爺遇到過好幾次鬼打牆。

    隔空被打?听上去玄乎,可對道上這些年七七八八的傳聞來說卻算不上奇怪,許是撞了這邊鬼神。

    道上的人是最信鬼神的,這是有原因的。如果你手上沾了血,帶了命,你也會怕那陰曹地府可有牛鬼蛇神托人索命。

    而曹爺這種人,手上的血沾多了,人命多了,或多或少信一些這些的,這也是顏九成在劉軒那深得信任的原因之一︰顏九成通這些七七八八的鬼事,說起來一套一套的。

    今天辦的是大事,關乎刀鋒幫以後存亡的大事,辦大事的時候得祭豬頭的,這是規矩。可方才刀佬一個電話就要曹爺出面,曹爺沒來得及就出來了,本想著不過是要擄走一姑娘,小事,卻沒想到比想象中麻煩這麼多。

    出門沒殺頭豬拜拜,真是大意了,擄走一姑娘是小事,可這姑娘身上牽扯的可是腐肉案,關乎刀鋒幫生死存亡,這種事情不祭豬頭,怕是觸犯了各路神仙,曹爺心想,只覺得背後涼颼颼的。

    所謂鬼神,信則有不信則無。

    曹爺穩了穩心性,下了命令︰“撤,速度。”

    齊刷刷的,幾人狼狽奪門而逃,曹爺在出門的一瞬間,再回過頭上下仔仔細細打賞了高小尾一番。

    這女人的基本情況早就被摸了個大概,據說是高冷的表妹,現在住在高冷家,根據他們小區保安的說法,住了有一陣子了。

    這就是個普通的小女孩。

    只見她一頭烏黑秀發格外地柔順,如水一樣流到肩膀上,一個藍色蝴蝶結發卡隨意地卡在頭發上,一身十分簡單的藍色毛衣配著短裙,裙下穿著到膝的黑色腿襪。

    如果不是她那雙很是調皮充滿野性的眼楮和桀驁豎起的中指的話,她這一身可是曹爺的最愛。

    無論是這驚艷素顏,還是這玲瓏身材。

    五十幾歲的男人大多不愛那濃妝艷抹的少女,偏愛素淨到底的美人。

    說簡單點,看著越純越干淨,越想要。

    尤其是曹爺,他的特殊癖好可是眾人皆知的。

    有點癖好也正常,也能得到滿足,不就是幾個女人?刀鋒幫的老二,這勢力可不是說著玩的,要知道如今存下來的黑幫與以前光打打殺殺不同,也會做很多實體企業賺錢。其中酒店、ktv、酒吧,還有海外酒莊這幾大項目是底子不干淨的幫會最愛。

    暗地里,他們是見不得人的黑幫,可明面上,他們可是當地的企業家,頗為成功的企業家。

    刀佬愛玩明星,一線的需要花點大價錢,可二線和當紅女星如若他想要,只要對方家庭背景不硬,基本都能拿下。

    而曹爺則從來不玩明星和模特,他就愛玩涉世不深的小妹子,專要素潔、眼楮看上去清澈無比的那種。

    說得再清楚一點,蘿莉臉。

    他非常非常喜歡將一個清純的女子壓在身下,閃著清澈帶淚的眼楮,嚇得瑟瑟發抖。

    慢慢玩,對方越驚恐,他越喜歡。

    高小尾的臉,雖不是蘿莉,卻很可愛,這可愛的中間透著距離感,很冷,而清澈的眼楮里卻有野性。

    十分矛盾的觀感。

    清純與野性噴張並存。

    尤其是她吃香蕉那模樣,想想都讓曹爺亢奮不已。他可是第一次見到有人會眼底如此干淨,小舌頭卻這麼雀躍地舔香蕉的。

    這種假象讓曹爺幾乎忘記了臉上的紅腫,只想盡快找機會擄走。

    這樣的女人,難得一見,他堂堂曹爺,玩定了。

    簡小單得弄走,刀佬點了名要耍耍,而這女人今晚上我得辦了,也得想法子弄走才好,曹爺暗暗咽了下口水,眼里滿滿都是**,看了高小尾一眼後,快步走出後門,消失在視野里。

    隨著曹爺心中齷蹉想法的剛剛浮起,小魔女的臉一下垮了下來。

    她可是能捕捉到對方意識的。

    小手一下握成了拳頭,藏到了身後。

    “咦,小尾,他們人呢?”簡小單一出來見空空的院子有些懵,問道。

    “滾啦。”高小尾不以為然地聳聳肩,拉起簡小單的手︰“走吧,你弄輛車,我們去長易,高冷說要你帶上器材。”

    簡小單臉色微微變了變,她低頭看了看手機,高冷的短信正好發了過來︰與高小尾來長易附近,甩開跟梢的,記得不要走開元路,走東順路,在東順路的紅葉賓館待命。

    紅葉賓館就在長易影視城的附近,離影視城有一段距離,是個小賓館。簡小單用手機搜索了很久才找到。

    去這里干什麼?

    怎麼不是去長易和他會面呢?

    簡小單有點想不明白,而眼下她無心多想,只覺得心中壓力倍增。

    甩開跟梢,這難度太大了。

    她雖然會開車,可卻是個女司機。而且是那種‘駕校除名自學成才’的女司機。她考了駕照,卻沒有車,很少開車。

    這樣的車技不熄火就算成功了,還要甩開刀鋒幫的車?這顯然不可能。

    簡小單調了車輛後,與高小尾去了設備處拿了設備便直接往分社停車場走去,一路上,簡小單一手緊緊捏著車鑰匙,很是緊張。

    “小單姐姐,你能上樓給我拿杯熱水嗎?我肚子疼。”小魔女突然開口說道,伸出手捂住自己的肚子,一臉痛苦。

    (非常感謝縱橫id︰kingwang416,群內昵稱王少的豪邁打賞,黃金盟主了哦,你怎麼這麼霸道!一下就上了月票第八啦!王少是很早就進群的書迷了,老書迷的力挺總能讓我十分感動,因為我們不僅僅是作者和讀者這麼簡單的情感,而是陪伴了近半年的朋友。我是一個十分重情的人,王少的雪中送炭,銘記于心。再次謝謝,希望我們能一直共度靜好歲月,麼麼。ps,我說,你丟兩百塊紅包到群里的時候,一定要我手機上qq的時候!!)



伊莉小說網 | 純禽記者 | 純禽記者最新章節

 ** 作者︰高冷的沐小婧所寫的《純禽記者》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純禽記者》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純禽記者》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