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莉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純禽記者txt全集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第649章 恐怖的余威
作者︰高冷的沐小婧 下載︰純禽記者TXT下載
    恐怖的余威

    不知怎的,一听到高冷這麼說,簡小單的心就安定了下來,點了點頭,高冷見她一身虛軟,扶著她。 ,x.

    “抱歉,其他家屬如果不是全程一起接受治療的話,可以離開了。”小護士擋住老吊的去路。

    老吊看了高冷一眼,高冷輕輕地將簡小單放開,讓她靠著牆,走到老吊身邊︰“盡快和彪哥談合作,其他人的合作也要談起來,這個合作是我邁出商界的第一步,你要記住,要利用我的身份,來做這趟生意。”

    老吊點了點頭,雖然心里有些發虛,卻也沒再多話,高冷說得對,他閱歷夠了,可還少了點魄力,于是只是接下這活,轉身離開,“利用記者身份、利用記者身份。”邊走,老吊心中默念。

    到了吧台,護士將一個白色的小袋子遞了過來,高冷接過來看了看袋子上,並沒有標注這是什麼藥,于是問道︰“護士,這是什麼藥?”

    ”張教授開的藥,吃吧。”小護士頭也沒抬應了一句後就去處理其他事去了。

    這生了病,開了什麼藥卻不知道,哪有這檔子事的?難道其他人的藥也是這樣?高冷扭過頭問那位盟友︰“這里所有人的藥都是這樣嗎?不告訴我們藥名的嗎?”

    “張教授開的藥你還懷疑什麼?而且告訴你你也不知道這藥干嘛用的,到時候還東想西想影響療效。”盟友吳叔拍了拍高冷的胳膊︰“放心吃吧,我剛來的時候也跟你一樣,總覺得這里不踏實那里不踏實,等治療個個把月,你就知道了,這里真的很不錯的,走,去小房間吃藥去,吃完了我也該去眯一下了,今天我兒子還要給我洗腳呢,嘖嘖,你說,以前他見著我沒半句好話,現在天天給我洗腳!”

    吳叔一提到兒子如今的表現,臉上笑成了一朵花,得意地晃了晃腳丫子,邊說著邊指著旁邊的一間小房子,居然有專門吃藥的房間。

    進房,就是一個兩三平米的房間,旁邊有一次性的水杯,加一台飲水機,盟友吳叔麻利地拿過水杯接了一杯水,遞給簡小單︰“吃吧。”說完,直勾勾地盯著。

    簡小單有些發慌,這麼一個空空的房間,藥丟都沒地方丟的,還有個人盯著,這藥,只能吃。

    雖然沒寫藥名,可肯定是精神類疾病的藥物,一個正常人吃精神類疾病藥物......簡小單艱難地吞了吞口水,從高冷的手里拿過小紙袋,掏出藥丸。

    五顆,有的是白色的藥丸,有的是膠囊,除了一個膠囊上有個c字的英文標識外,再無其他。

    “吃吧,都來接受治療了,哪能不吃藥。”盟友吳叔催促道,心里覺得奇怪,不過吃個藥而已,這大眼瞪小眼的,干嘛呢?

    簡小單的心咯 地寒了一下,她拿過吳叔手里的水杯,看了高冷一眼。

    只見高冷淡淡笑了笑︰“你剛剛都說了,要好好配合治療的,怎麼,說話不算話?需要我叫張教授來勸你嗎?”

    吳叔一听,得意地笑了笑,看了簡小單一眼,這話听起來,有絕對的威懾力,誰都怕電擊。電擊有多可怕?別說要你吃藥了,就是要你吃屎,你也會說只要不電擊,給我來一斤,吱溜吱溜連湯帶水給你吃掉。

    毫不夸張,就是有這個威懾力。也正因為如此,在外面再吊炸天的孩子,到了這里,清一色地五好學生。

    “嗯。”簡小單咬了咬牙,看著手心幾粒藥丸子,心一狠,剛要往嘴里放。

    “哎,那小孩手里拿的是什麼?刀?”突然,高冷眼楮一下瞪大,看著門外,吳叔一听臉色大變,連忙轉過頭去,就在他轉過頭那一瞬間,高冷拿過簡小單手里的藥,直接丟到了自己嘴里。

    速度之快,快到簡小單目瞪口呆地看著他的喉結上下動了兩下,吞了下來。

    “沒啊?哪個小孩?”吳叔將頭轉過來,簡小單立刻喝了一口水,頭微微往上一昂,做出喝藥的樣子。

    吳叔滿意地點了點頭,小單吃了藥,他的任務也就完成了。

    “走過去了,手上拿的是什麼?”高冷佯裝詫異走到門口往那邊看了看後扭過頭問吳叔︰“要不要過去看看?”

    吳叔搖了搖頭︰“不用,那邊有其他盟友盯著,你八成看走眼了,別說手里拿刀了,就是拿把小剪刀,只要有盟友看到,他可是記大過,記大過起碼加十個圈,可是要被電兩次的。”

    加圈?

    “來來來,這邊有規定,你過來看看,我帶你熟悉熟悉。”吳叔招了招手,高冷伸手想扶住簡小單,卻發現她眼底冒光,直起身子跟著吳叔就往外走。對新聞的渴望讓她精神大震。

    “過來。”高冷輕聲說著,一把伸出手把她拉了回來,重新拽回自己的胳肢窩下方扶著︰“別激動。”

    簡小單一下意識到自己剛剛表現得不好,連忙乖乖地軟噠噠地靠在高冷的身旁,由他扶著跟在吳叔的後面走到了走廊上,走廊上有一塊黑板報,上面貼滿了許許多多全家福,看身上的衣服,應該是最近拍的,而且背景就在張教授的辦公室里。

    “這些都是治愈了的盟友家庭,上個月過來分享的家庭,這些照片每個月換一次的。”吳叔解釋道。

    原來,只要是治愈了的家庭,在出去的頭一年,每個季度都要回機構進行分享,分享一下出去後孩子的最新情況。高冷仔細看了看這些照片,照片上的小孩平均也就十七八歲,不再穿著迷彩服,站在家人身邊笑得很是開心。

    如果治愈了,出去了恢復自由了的孩子,卻沒有再沉迷于網絡的話,那的確是真正的治愈了,難道他們真的被治療好了嗎?還是說這是假的呢?

    “這個孩子,跟我們一起進來的,哎,他們是中度依賴,我們重度,所以我們要多治療半年,這次看他們家回來分享,我好羨慕啊。”吳叔伸出手在臉上擦了擦,高冷一看,他居然熱淚盈眶︰“不瞞你說,我之前還是很擔心這治療效果的,你說,在這機構里孩子是懂事了,可這有電擊,而且關著他們的。這要是到了外面,外面的花花世界,要是又沉迷網絡游戲可怎麼辦?可是看到這孩子回來分享,人現在在學校里讀書讀得可好了,我這心啊......真是......”

    吳叔說到這里,擺了擺手,壓制住激動的心情︰“父母之心,你懂的,就希望咱娃娃能好,能重新做人,這會子終于看到希望了,開心,是真的開心!發自內心的。你也把心放寬,這電擊吧看著殘酷,可總比娃娃一輩子毀了的強,對吧?”

    吳叔說的,正好是高冷和簡小單最為擔心的。

    電擊治療,根據簡小單親身體驗來看,治療為小,威懾為大,主要是為了威懾。在這樣的威懾之下,孩子們是听話了,那出去後呢?

    治愈率高達95%,這治愈率是在機構內統計,還是孩子們出去後再統計?這里面玄機大著呢。

    可听這吳叔的意思,只要從這里治療出去了,基本都痊愈。這倒讓高冷和簡小單極其意外,也難以置信。

    “你看,這是要被罰的條約,孩子們只要觸犯了上面任何一條,根據性質不同,畫的圈不同,集滿五個圈就要被電擊一次。”吳叔指了指牆壁上掛著的一疊文件。

    不是一張,是一疊,高冷數了數,有七八張。

    簡小單伸出手翻了翻,臉色凝重。

    只要觸犯一條,最低是畫一個圈,有的條規則觸犯一次就要加兩三個圈,剛剛高冷隨口那一句‘帶著刀子跑’,屬于‘私自藏有危險物品’,要加圈十次,也就是電擊兩次。

    別說,還真有種集齊五個圈,召喚怪獸的即視感。

    “這條規......”簡小單皺起了眉頭,指著其中一條說道︰“這條規也太變態了吧!”

    她指的這條寫著︰坐了張教授的凳子,一個圈。

    什麼椅子這麼寶貴,連坐一下都不可以?!

    “這個也太奇怪了。”簡小單又指了一條︰沒有完全分享自己的秘密,三個圈。

    完全分享自己的秘密,那就是**了,如果不分享還要加圈,而且挺重,居然三個圈!

    高冷伸出手翻了翻,一下明白了為什麼這些孩子一見到他們都這麼禮貌,其中一條寫著呢︰見到新患者家屬不打招呼,一個圈。

    七八頁,總共三百六十五跳規定,觸犯任何一條,就要加圈,加圈就意味著電擊。

    “好變態,這條......”簡小單鎖起眉頭,嘀咕道。

    “小單,你要被畫圈了。”突然,小單身後一個身穿迷彩服,肩膀上還有個跟大隊長一樣勛章的男生拍了拍她的肩膀,一臉嚴肅地指著其中一條念道︰質疑張教授的條規,五個圈。

    ......

    五個圈?這不是要被電嗎?!

    簡小單的腿,猛地一哆嗦,這一開始哆嗦就止也止不住,站都站不穩。

    她終于明白,電擊的威懾,這余威也是非常非常可怕的。才剛剛听到加圈,腿就因為恐懼而控制不住地發抖。

    (今天寫了九千字,要累死了,謝謝詮釋豪賞舵主,求月票!現在第一,這個月我們拼一把,這本書歷經坎坷,如今小眾文的春天靠你們了!......這是真實的案例,我親身經歷,而且還調低了簡小單受的苦,v群的人都去心疼她了,我連票都木有了,好心塞啊.......點了,周六我要上班的,只能盡量多寫,睡了,晚安。)



伊莉小說網 | 純禽記者 | 純禽記者最新章節

 ** 作者︰高冷的沐小婧所寫的《純禽記者》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純禽記者》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純禽記者》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