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莉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純禽記者txt全集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第674章 撕開的隱私......
作者︰高冷的沐小婧 下載︰純禽記者TXT下載
    【嗨,元氣爆滿無敵小婧來也!今日是本月沖榜最後一天,求月票!這是我們離第一次最近最近的一次,沖榜進行時,原打算取消爆更,我這強悍的虎軀真的有點扛不住了,可機會就在眼前,不想錯過,最終還是決定搏一把,爆更!小婧白天要忙,所以今天通宵碼字,晚上持續更新!盡全力,希望各位能把票投給我,一起加油吧!正版在縱/橫/中/文網!!!】

    派出所所長匆匆離開後,高冷似乎明白了些什麼,這里的孩子,不是普通的孩子。『≦『≦點『≦小『≦說,x.

    外界都在用自己的想法去揣摩這里面的情況,以為來接受治療的只是喜歡玩玩網絡游戲的普通孩子而已,玩游戲有點上癮,就被一群傻逼家長弄這里來電擊。

    而事實,只有臥底的記者才知道的事實,那就是這些患者並不是僅僅‘對游戲有點上癮’而已,他們的問題比人們想的要嚴重得多,嚴重到不敢想的地步。

    高冷也似乎有點明白電擊的作用了,兩個字︰威懾。

    連父母都雇凶殺的,吸毒的、甚至販賣人口和槍支,對于這些人他們已經毫不畏懼,要他們配合听你治療?不可能。要有一個東西震懾住他們,讓他們畏懼,讓他們安靜下來,讓他們配合進行接下來的治療的。

    電擊,就是那個讓人畏懼的源頭。

    可,強迫他們听話以後,張教授又是怎麼進行接下來治療呢?張教授把孩子們這些行為,統稱為‘走偏’,一點也沒錯,他們的人生道路,的確是走偏了。偏得太嚴重,太離譜了。

    可,怎麼拉回他們呢?

    灌心靈雞湯,做高強度運動嗎?顯然這些都不可能能改變一個人。

    “這小喜才治療一個月,變化多大啊,剛來的時候你是不知道,她染一頭紫毛,居然誰給管她上一天的網,誰就能隨便玩她,很不堪的一個小姑娘,他爹又是紀委書記,這臉啊,都被丟盡了。你看,現在多乖巧一個小妞,短頭發清清爽爽的。”旁邊那個煤礦大哥輕聲地感嘆道。

    高冷雖然沒有看到她當時入院的時候的模樣,可想也能想出來,一頭紫色頭發的太妹,能雇凶殺母,能同時且在自願的情況下同時與12名男生發生關系的女生,是什麼樣子?

    應該,是一副讓父母操碎了心的樣子。

    身為x北市紀委書記的劉書記,居然有一個這麼不听話,這麼水性楊花的女兒,政界顯赫卻家丑外揚。

    確實丟臉。

    ‘你看,現在乖巧的。”煤礦大哥微微皺眉,拖長了聲音︰“只是她心結還沒打開,你看她那模樣,看著听話,可眼神兒里還是不對勁。”

    眼神,是最能體驗一個人內心的東西。這些東西瞞不過大部分成年人,更瞞不過張教授。少女微微笑著,一副听話的模樣,可眼里卻閃過一絲恨。

    顯然,今天分享會,這孩子是重點對象。

    “請小喜爸爸過來。”張教授朝著小喜爸爸招了招手︰“劉書記,你今天不是紀委書記,你今天是小喜的爸爸,來,搬條凳子上來,小喜媽媽不用上來,在原地。”

    高冷扭過頭一看,一個化著精致淡妝的中年女人卻一臉苦意,點了點頭。

    要讓雙方父母都來參加起碼半年的治療,這確實不是每一個家庭都能做到的。一般的網癮機構只需要網癮患者來,家長可以不陪同,顯然,張教授的治療,除了有電擊之外,和其他網癮機構確實與眾不同。

    張書記連忙搬了一條普通的凳子,卻沒有自己坐下,而是放到了女兒那一邊。

    “小喜坐著,小喜爸爸站著。”張書記說道,小喜嘴角微微揚了揚,臉上露出一絲得意,轉瞬就強壓了下來,坐了下來。

    “今天我們不說小喜雇凶殺母的事兒,我們來聊一聊,你第一次被你爸爸打,是在什麼時候?”張教授問道。

    “前年年四月二十五號上午十點。”顯然,這事件對小喜來說記憶深刻,前年的事了,居然連時間都記得清清楚楚。

    “在哪里打你?你做了什麼才他才會打你?”張教授又問。

    “在x北市政府大樓,我爸爸的辦公室。”小喜咬了咬唇後抬起頭,直視張教授︰“因為我和一個混混在他的辦公室發生關系,聲音太大,讓人發現了。他開著會,過來打了我一耳光。”

    高冷听了,只覺得有種說不出來的震驚,也替劉書記尷尬。

    堂堂一個市的紀委副書記的十五六歲的女兒,在他辦公司和人發生關系,還因為動靜太大讓人發現......可想而知,有多轟動,又會成為多少人茶余飯後的笑柄。

    丟人,丟到老祖宗那了。

    這樣的,擱高冷身上,也得打。

    “好。”張教授沖著小喜豎起大拇指︰“回答得很好。”

    得到張教授的肯定,小喜抿了抿嘴,微微笑了笑。

    “小喜爸爸,該你了。”張教授轉過身去,對著這位站在台上听著女兒述說著這一切的張書記,只見他滿臉尷尬︰“小喜爸爸,請你告訴我,你知不知道為什麼小喜會在你辦公室,做出這種不堪的事情?”

    問題一問出來,小喜的臉一下僵硬了,而小喜爸爸則愈發地尷尬。

    “知道,還是不知道?小喜為什麼會和男人在你辦公室里,發生關系,為什麼?原因你知道嗎?”張教授沒給這位往日高高在上的書記半分**的機會,上前幾步步步緊逼︰“說。”

    “知......”小喜的爸爸動了動嘴唇,眼楮偷偷地掃了眾人一眼,模模糊糊地說道︰“不知道。”

    小喜的臉,似乎冷笑了一下,嘴角抽了抽,雖然依舊乖巧地坐著,可眼里卻透露出鄙視,對父親的鄙視。

    “想清楚了回答,小喜爸爸。”張教授提醒道︰“如果說謊,小喜可是要被加五個圈的。”

    高冷訝異地張大了嘴巴,而旁邊的人都很淡定,似乎早已習以為常。如果家長撒謊,孩子就要被罰。都說罰在兒身,疼在娘心。

    這一招,確實狠。

    顯然,張教授的這個問題抓住了要害,問到了小喜爸爸的**,他抬起眼楮看了看自己的老婆,只見張夫人也是一臉茫然,顯然,她對其中原因並不知情。

    為什麼,小喜會選擇在自己父親的辦公室,和人發生關系呢?

    “五、四、三......”張教授一個個手指頭開始數。

    “如果他不回答,會怎樣?”高冷問旁邊的大哥。

    “小喜電擊一次。”

    如果不回答,孩子被電擊,如果回答,卻撒謊,孩子被電擊。

    “那如果不但回答了,還回答得很好呢?”高冷再問。

    “這都是**,一個孩子出現問題,他的家庭也肯定出現了問題,所以張教授是先治家長,再治孩子,如果你在孩子面前吐露了一切,心結打開了,孩子那邊就好治療。只是......**......”

    是啊,**,總是不堪的。要在眾人面前暴露**,需要卸下一切,一切昔日光榮、一切地位、一切自尊。

    只是為了孩子,為了她的未來,這一切,都值得,也是作為一個家長應該償還的。

    子不孝,父之過。

    小喜不堪,父母過錯為上。

    “三。”

    “二。”

    “我說。”劉書記突然開口,這位x北市紀委副書記,五十歲的人了,突然眼淚嘩地一下流了下來,顫抖的聲音在空中回響,回響。

    他扭過頭看了小喜一眼,充滿了內疚。



伊莉小說網 | 純禽記者 | 純禽記者最新章節

 ** 作者︰高冷的沐小婧所寫的《純禽記者》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純禽記者》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純禽記者》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