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莉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純禽記者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第867章 平凡人的英雄夢還有陳書記的耳光
作者︰高冷的沐小婧 下載︰純禽記者TXT下載
    平凡人的英雄夢

    “去高州市另一家酒店,他們應該很快就會有人來接我們過去敘敘,這里離那有點距離,車速會比較快,你休息一會吧。”高冷坐在駕駛座上說道。

    “嗯。”簡小單不用問也知道,自己呆的這個酒店肯定不能暴露,里面一堆的記者還有設備在呢,好在這里老吊鎮著場子,放心。而酒店的房內,老吊很快就收到了張學龍和黃川發過來的照片。

    從第一輛吊車過來推倒第一棟別墅,到全部哄然倒地只花了短短的一個小時不到的時間,前後七輛推車,兩吊車還有幾輛大卡車。可老吊在收到的照片中突然看到其中一張的邊角處居然有女人的衣服。

    張學龍立刻就被老吊的電話打過去批評了足足十幾分鐘。

    “是小巧,也就是那個抗戰老兵的孫女,她向著我們的,還給我們帶了饃饃呢。”張學龍顯然沒有意識到錯誤。

    “別說是一個只見過幾次的小姑娘,我出去做任務,你吊嫂可是從來都不知道我做什麼任務!”老吊身教言傳。別說這種要手刃大官的活本身就帶著點黑吃黑的性質,暗訪、跟拍無論哪一個都是一級保密,年輕的張學龍現在還不能體會到老吊的心思縝密,只覺得這吊哥也把人想得太壞了。

    而第一次拍這麼隱秘案子的黃川機警了幾分,卻也覺得吊爺是不是把人心想得太壞了。

    年輕的張學龍和黃川面對老吊的批評雖然認了錯,心里卻有想法。而以後的他們,尤其是暗訪苗子黃川,在漫長的暗訪歲月中會慢慢明白其中凶險。而老吊要將這次行動可能出現的凶險扼殺在搖籃里。

    十幾分鐘後,賭場大佬彪哥派了人去了抗戰老兵家拉家長,婉轉地感謝了老兵的饃饃,也提出要他假裝什麼也沒看到。

    “我怎麼會什麼都沒看到呢?這麼大的動靜。”老兵顯然有些激動︰“大半夜轟隆轟隆的,整個村的人都看到了!貪官他們為了怕被挖出來,半夜把別墅推平了,至于其他的......有人拍照嗎?我還真沒看到。”

    老爺子是個通透人,人能在槍林彈雨中活過來就有兩把刷子。他對這鉤子村幾個貪官痛之入骨,很是配合立刻狠狠訓斥了晚歸的小巧,責令她不許在外亂說。且對彪哥派過去的幾個兄弟燒了一大鍋鍋巴飯,其樂融融。

    要說,也是滿村子說︰昨天里面的別墅倒了呢!卡車推倒的!昨天轟隆隆的聲音你听到了沒?!

    不用說,明早這個村子將滿村風雨。

    都說老百姓的眼楮是雪亮的,這話一點兒都不假。老爺子這雪亮的眼楮看出了其中的惡斗,利潤關系他不清楚,他清楚的是︰湖邊那幾個是貪官,必須弄倒的貪官,他得配合才對得起那些年的槍林彈雨。

    才對得起死去的幾個兄弟。

    美如畫卷的江山,怎能被人私藏?

    “你放心,我不會亂說的,以後也不會亂問了。”小巧走向院子里的張學龍。小心翼翼地扯了扯他的衣服,此時已經夜深,屋里彪哥的人對老兵很是客氣,屋外的張學龍被批評了有些郁悶。

    “不關你事,領導太防備人了。”

    “你做的是大事,以後我會乖乖的。”小巧說這話的時候,臉紅紅的。

    以後?

    張學龍的臉一下比小巧還要紅。

    “你什麼時候走?貪官倒了你就走了嗎?”小巧言語中透著些失落。

    “這個......”張學龍很想告訴小巧,他們拿下來了五個山頭,他要將五個山頭種上古樹,在這里要呆上一段日子,可最終他沒有說,老吊的批評雖然讓他感覺到委屈,卻也听進去了。

    “你不用告訴我。”小巧見他為難立刻道歉︰“對不起,我又問你了,以後我不會再問了。你可是做大事的英雄。”

    英雄?

    張學龍心中一動,他從小的夢想就是當英雄。如果說這輩子他最靠近英雄的一次就是和老吊剛剛認識,在總倉那進行腐肉案的伏擊的時候的話,那這一次也是當英雄嗎?

    “我只是配合同事來拍個照,其實我的拍照技術......”張學龍不好意思地說道,話還沒說話,小巧搖了搖頭,眼里閃著光,指著湖的方向。

    “我爺爺今天要我送饃饃的時候就說了,在亂世,敢和鬼子搏命的就英雄,如今敢和貪官對著干的,也是英雄!你就是英雄,至少在我心里就是英雄!”十八歲的小巧這番話,緊緊地抓住了二十歲的張學龍的心。

    張學龍想當英雄。

    這個挖下水道的娃仔想當英雄。

    這是他除了跟老吊說說,其他人都不敢說的秘密,說出來可是會讓星盛雜志社那群人笑掉大牙的秘密。

    可小巧就這麼輕輕松松地說了出來,說得那麼肯定,那麼信任。

    一個想當英雄的年輕人,此時此刻已經愛上了這位覺得他就是英雄的小丫頭,愛情來得直接而純粹。張學龍帶著感激地看了小巧一眼,狠狠地點了點頭。

    誰說地位卑微的人就不能有夢想?

    也許你家樓下那個賣水果的大爺,他的夢想是在城里買一棟最貴的樓,而不是現在兜里不到一百塊,每天中午吃饅頭就榨菜;也許你路過看到的下水道工人,年輕烏黑的臉,心中卻藏著想要環游世界走在歐洲干淨街道上的夢想,而不是此時彎著腰再次鑽入骯髒的、臭氣燻天的下水道;也許那位擺地攤的少年,他想有一天能穿上警i服瀟灑帥氣地抓毒梟,而不是現在被城管趕著走。

    也許他們都有著當英雄的夢。

    他們不敢說,他們覺得那只是夢。

    可年輕的張學龍是幸運的,他遇到了老吊、遇到了高冷,給了他實現夢想的階梯,只需要他一步步地往上爬。如今,他遇到了小巧,一個真正從心中不但不鄙視他的夢想,而且深深認同他的夢想、能力的女人。

    這,是一種大幸。

    “以後我忙完了,我就帶著你走。”張學龍說完,立刻轉身走遠點,沒給小巧拒絕的機會,而身後的小巧則嬌羞地笑了笑重重地點了點頭,轉身往屋內跑去。

    “這丫頭你看上了?”黃川走到張學龍面前,看著跑進去小巧笑著問道。

    “嗯。”張學龍雖然在小巧面前害羞,在哥們面前卻很是大氣。

    “嗯。”黃川這一聲嗯,卻透著點兒......

    “我覺得她挺好啊。”張學龍听出了他言辭中帶著的那絲絲不屑。

    “是挺好的。”黃川點了點頭給了肯定的答復︰“她運氣真好,這樣的鄉下姑娘如果不是遇見你,以後可能就是嫁到隔壁村某個殺魚的漢子,可遇見你就不一樣了,你可是吊爺重點栽培的對象,星盛雜志社出來的四個mba班的學員名單里,有你。我告訴你,這個班的學費就要三十幾萬,你可是破格被送進去讀書的,高總肯定下了不少功夫,你啊,前途無量,以後一幫子好老婆等著你挑呢。”

    不是黃川看不起小巧,黃川一直在城市長大,國內重點大學畢業,有一個和他一起畢業的同樣人生觀、價值觀的女友。在他看來,小巧固然還算漂亮和乖巧,卻終究只是一個連初中都沒有讀完的鄉下土妞。

    而張學龍就不一樣了,他以後很可能飛黃騰達的,要知道這山頭交給他管理,而且還給他報了mba班,以後他接觸的人層次將與現在不是一個檔次。

    與小巧更不是一個檔次。

    “我也只是一個挖下水道的啊。”張學龍滿不在乎地聳了聳肩指了指小巧的背影︰“和她這個土妞正好配一臉,而且......”

    剩下的話,張學龍沒有說出口。

    因為剩下的話與他的夢想有關,他不知道眼前這位名牌大學畢業的黃川,同樣也要去mba就讀要重點栽培的黃川會如何看到一個挖小水道小伙兒的夢想。

    可他知道,他接觸的那些城里姑娘,沒有一個會像小巧一樣,眼楮閃著光,心中滿是崇拜地深深地相信此時此刻的自己那麼肯定地說︰你張學龍就是英雄。

    愛情,在很多人看來往往便是你遇到我,是你的幸運,而我遇到你,是我的福氣。

    而在張學龍和小巧看來卻沒那麼詩情畫意,很是簡單直白︰你心里看得起我,我心里不嫌棄你,咱就在一起。

    ——————————-

    高州市有名的的酒店沒幾家,高冷將車停在車庫,與小眯了一覺的簡小單剛剛走到大廳開好了房間就接到了齊峰的電話。幾分鐘後,快凌晨十二點的酒店大廳熱鬧了起來。

    “哎呦哎呦,久仰久仰啊!”高州市副書記走在最前面,還離了十幾米遠的距離就朝著高冷伸出了手︰“我姓陳。”

    “陳書記,辛苦了。”高冷伸出手笑了笑。

    “高總果然年輕有為啊,這麼年輕啊!真沒想到。”

    “是啊,名記者啊!您的腐肉案我可是全程關注,直播你跟那群匪徒面對面的時候,簡直讓人膽戰心驚佩服佩服啊!”

    “哎呦,這位美女一看就是高總的得力干將,長得漂亮又有氣質......”

    一時間圍上來四五個人,贊美四起開了花,站在他們身後的規劃局局長齊峰沖著高冷眨了眨眼。

    “那......我們去樓上的咖啡館聊聊?”陳書記問道,這折騰了大半夜的,他這中年男人的臉色都有些發綠了。

    “對對對,去咖啡館,這會子也沒人,喝點咖啡我們玩玩小牌,對吧?”其他人紛紛附和,都是些上了四十歲的人了,折騰了大半宿又驚嚇了大半宿的,好不容易見著了高冷,盡快坐下來聊聊才是正事。

    “不太好。”高冷搖了搖頭一臉的為難壓低了聲音︰“你們這麼多人來我住的酒店,這讓上頭知道了......我怎麼交代?”

    這話說得在理。

    “換!換地方。”陳書記立刻會意︰“對面街道好像有麻將館,去麻將館?”

    “我不打麻將的。”高冷搖了搖頭。

    “前面街道有個洗浴的好地方,去洗個澡按摩下也好。”

    “我一按摩就怕癢。”高冷又皺了皺眉頭。

    “那去老周那,他們那我熟,現在就可以叫他們開工,他們那的烤全羊很好吃的,是高州市一絕啊!”

    “羊啊?我們開工有忌諱的,羊肉我們在開工第一天是不吃的......”

    陳書記這左一鼻子灰右一鼻子灰的,踫得他臉都紫了。他這個級別往年都是底下的人這麼著伺候著他,這可是頭一次,讓一個二十出頭的小伙子左拒絕,右拒絕的。

    這高冷是什麼意思?陳書記與身後幾人對視了一眼後,心里都泛起了小九九。

    不給面子,能有什麼意思?大半夜玩我呢?陳書記心想,咬著牙忍著怒火再次陪起笑︰“那高總喜歡玩什麼?”

    “我不玩的。”高冷一臉淡定地搖了搖頭。

    似乎都听到了被高冷打的耳光聲音,陳書記這面子算是徹底被高冷三言兩語給弄沒了。

    (大章送上)



伊莉小說網 | 純禽記者 | 純禽記者最新章節

 ** 作者︰高冷的沐小婧所寫的《純禽記者》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純禽記者》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純禽記者》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