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莉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純禽記者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第1045章 斗酒風雲
作者︰高冷的沐小婧 下載︰純禽記者TXT下載
    cpa300_4;上了酒桌,酒一上,這氣氛就來了。

    果然是個喝酒交友的地界。

    “副導,你不是和要那幾個地頭蛇跟菜姐緩和緩和嗎?這正是個好機會啊,和他們幾個好好喝喝,你現在是高冷的朋友,喝好了,也他們幾個也是朋友了。”楊鵬將袖子往上捋了捋,一副要大干一場的模樣︰“我也和他們喝喝,西北這地界開起來很賺錢的,可沒人引路的話,這邊太排外了。”

    西北是塊肥地,誰都想來促進社會展,投資一二。可這地方卻不是誰都能來的,自古以來這邊的民風就彪悍,從來都不是順民,外地人來這邊投資?

    如果沒本地人引路,很難順利地開展下去。

    副導听了後點了點頭︰“我酒量還行,一會得和那幾個喝一下。”說著,他看向了和菜姐起沖突的那幾人低聲問楊鵬︰“你酒量怎麼樣?”

    “我酒量可不是吹的。”楊鵬拿過一瓶酒微微得意地說道︰“我在國外念書的時候沒干別的,光喝酒了。國外我開過公司,你是不知道,老外可能喝了!”

    都說老外談生意就是談生意,他們不喝酒。

    眼瞎嗎?晚宴上他們手上拿著的酒杯你以為是拿來坳造型的?

    “我酒量一般般,你年輕,扛得住。”副導明顯有些怯,也不知是真酒量不好呢,還是年紀大一點,知道藏一些鋒芒。

    “到時候我幫你,就是那幾個對吧?”楊鵬頗為得意,拍了拍副導的肩膀。

    “對對對,謝謝。”副導一听裂開嘴就笑了,有人幫忙總是好的。這楊鵬雖然愛鋒芒畢露,浮躁了些,可也許是一直國外長大的原因,他身上沒有帝國人那種藏著掖著,倒很是仗義。

    楊鵬四處看了看卻沒有看到喝白酒的小杯子,只有那種喝紅酒的大的高腳杯,于是舉了舉杯︰“喝白的,來點白酒杯子。”

    “要什麼白酒杯子?”楊鵬話音剛落立刻有地頭蛇反對︰“就南方人說的那張一口一兩的殺人杯?費那事,就拿這個喝!”

    “對,就拿這個,省的老要倒酒。”

    七嘴八舌之後,這些個地頭蛇紛紛拿起那大大的高腳杯開始往里倒白酒。

    嘩嘩嘩,倒得楊鵬目瞪口呆,倒得副導頭皮麻。

    “高老大,我叫臊子,你愛吃臊子嗎?我愛吃嫂子,我這名好記吧?來,我先干為敬!”一個地頭蛇剛倒好,就舉起酒杯朗聲說道。

    喝酒各地有各地的合法。

    南方人最講究勸酒,沒有誰先喝誰後喝的規矩,上來就勸,一場酒下來比的不是酒量,而是看誰會勸。

    北方人喝酒就講究點規矩了,落座有落座的規矩,請客的坐中間,客人坐兩邊,陪酒的坐請客的對面。誰喝第一杯誰喝第二杯也有講頭。第一杯應該是主陪敬客人,第二杯主陪敬大家。第三杯副陪敬客人,第四杯副陪敬大家。然後就輪到客人了,第五杯客人回敬主人,第六杯客人回敬大家。

    然後就開始亂敬,拼酒了。

    東容這地界地屬北方,卻絲毫沒北方喝酒講究規矩的態頭,好家伙,這地頭蛇看上去並不是為的,拿著一杯白酒就沖過來干上了。

    這一杯可不是喝啤酒的那張被子,而是喝紅酒的那種。拿著喝紅酒的杯子直接干白酒,這在應酬的時候比較少見︰有點不倫不類,而且這樣喝酒也太嚇人。

    要知道一瓶白的倒那杯子里,也就四杯。

    一杯下去就干掉了四分之一的白酒,這得多大的酒量?

    那地頭蛇一仰頭,咕嚕咕嚕酒就下去了。

    “這……這麼能喝……”副導默默地將剛要倒酒的手放了下來,弱弱地用腳踢了踢一邊的楊鵬︰“兄弟,靠你了……”

    “這個……”

    楊鵬臉上的肌肉抽了抽,剛剛還準備拿起酒杯也和他們交個朋友,見這架勢……

    “他們這哪是喝酒啊,我看每個人起碼一瓶的量,十幾個人呢……這麼一大杯直接干掉,我可不行……”楊鵬坦率,慫了就說慫了,立刻將酒杯放下低頭猛扒拉菜,再也不敢接半句要喝酒的話。

    副導自然理解楊鵬的慫,一山更比一山高,一人更比一人慫的副導為高冷擔心了起來,他搖了搖頭︰“難怪能和本地人成朋友很難,這酒量,誰扛得住?我看高總見好就收得了,這一通喝下去別說交朋友了,得要了命啊!”

    “一杯不夠,兩杯才好,初次見面,好事成雙!走兩個。”剛剛干完一杯的地頭蛇又滿上一杯,一仰脖子第二杯酒就下去了。

    雖然微微皺了皺眉頭,可這是兩大杯白酒,等于半瓶白酒啊!僅僅是微微皺了皺眉頭!

    楊鵬低頭扒拉菜的度更快了……

    “高總,該你了。”連喝兩杯的地頭蛇將杯子口往下一倒,一滴不剩︰“說好的,誰輸了誰小弟,誰贏了誰大哥。”

    坐在高冷身邊的宇之只覺得心撲通撲通直跳,她從小跟著父母吃酒局吃得多,從未見過這樣的喝法。環顧一周,本地人十幾個,高冷一對十幾人怎麼可能贏?

    “算了吧。”宇之的手在桌子底下輕輕地扯了扯高冷的衣服︰“也沒必要真和他們成朋友,你做媒體的主要是沿海城市,西北這片人脈有沒有無所謂的。這麼多人呢,會喝出毛病來的。”言辭中透著心疼。

    高冷微微一笑並不理會宇之,他拿起酒杯。

    “來,服務員,給高老大滿上!”其他地頭蛇紛紛起哄,服務員連忙走了過來拿起酒瓶就要往里倒。

    “別。”高冷伸出手制止了服務員。

    地頭蛇們的臉上紛紛露出說不清道不明的笑容,慫了,他們想。

    “就是,你們十幾個人,他一個人,怎麼喝?”宇之見高冷制止服務員,連忙幫襯道。

    “對,你們這也太能喝了,一人起碼一瓶白酒的量,而且喝得也太急了,這菜還沒上呢,要不邊吃點菜填填肚子,再喝?”副導演也連忙幫腔。

    哈哈哈哈,地頭蛇們紛紛笑了起來,看著東幫的刀把子︰“刀把子,你還說你不服我們在這邊是你大哥,現在服了沒?”

    看來,西北的東幫刀把子已經是他們的朋友,可是在酒桌上輸了。西北的刀把子面露尷尬一時不知如何接話。

    這一次,愈緊張的宇之將手直接放到了高冷的大腿那︰“高冷,你別逞強,低低頭也沒什麼……千萬不要被激怒了,他們十幾個人呢!不可能喝得過他們的。”

    高冷不是傻子,幾次三番下來,他知道宇之喜歡自己。

    而且態度與以前大為不同。

    如果說以前她是只驕傲的天鵝,看高冷是個癩蛤蟆的話,那麼現在這天鵝已經恨不得脫光光分開腿等著他來要。

    如果說剛開始宇之只是和林志斗氣,加上多年沒有近男色的渴望的話,那麼現在的宇之已經動了芳心。

    讓想女人分開腿愛你,你得有過人之處。有了,女人自然會分開腿愛你。

    宇之的手那麼自然地搭在高冷的大腿上,顯然,很是緊張的她似乎沒有意識到她的手放得地方太過曖昧︰也太靠上了點。

    再往上,可就不是大腿了,而是男人第三條腿了……

    高冷看了看坐在宇之旁邊的善姐,這人家媽媽在這呢,這妞這麼個摸法,自己要是想入非非了是不是不太好?微微一思量,高冷再次將宇之的手撥開。

    宇之一下意識到自己居然把手放人腿上了,不由地臉微微紅了紅。

    “你們誤會了。”高冷微微笑著將酒杯遞給服務員︰“剛剛這位兄弟說得沒錯,用小杯子老要倒酒,太麻煩,直接用酒瓶喝吧。”

    眾人一下安靜了下來。

    “我們……正好二十個人。”高冷並不理會宇之的手,他伸出手將她放在自己大腿上暗示的手一下拿開,站了起來環顧一周︰“服務員,上六十瓶白的。”

    ……

    服務員愣住了︰“六十……瓶?”她以為听錯了。

    “不夠,應該不夠。”高冷搖了搖頭︰“一人兩瓶哪夠?12o瓶吧。”

    ……

    所有人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沒說話,過了足足十幾秒後,只听噗嗤一聲笑,那位剛剛喝完兩杯的地頭蛇哈哈一笑︰“高總,你還真會嚇唬人呢!”

    哈哈哈哈,其他人听出了其中含義,也笑了起來。

    他們以為高冷詐他們,嚇退他們。

    顯然,太天真了。

    高冷也跟著哈哈笑了笑後拿起一瓶酒,慵懶地坐著,抬手毫無壓力往嘴里倒……嘩嘩嘩,咕嚕咕嚕,就跟倒水一樣的。

    嗯,對高冷來說,對改變了體質之後的高冷來說,喝酒就是喝水一樣。

    我的媽啊……kd投資公司的坐在高冷的對面位置的蕭總忍不住出感嘆,看得最清楚,他眼珠子一動不動看到高冷將整整一瓶白酒就這麼倒進了嘴里。

    “哥們,我喝了一瓶,你那瓶還剩一半呢,干了吧。”高冷神情輕松地放下酒瓶,指了指剛剛喝兩杯那哥們,他手邊那瓶酒倒出兩杯還有半瓶。

    “這……”那哥們猶豫了一下看向其他人。

    高冷心中暗笑。

    “原來,這家伙才是嚇唬人的,這下他完了。”楊鵬的洞察力倒是很強,一看就看出地頭蛇處于下風︰“他們派出一個這麼一喝,基本嚇退一半。”

    “對啊,要是我,我絕對就不跟他們喝了,沒想到高冷根本不懼,一口氣干一瓶啊……這下,哈哈,你看那幾個地頭蛇臉都嚇綠了。”副導演一副看熱鬧的模樣。

    “能喝一瓶和一口氣干一瓶,那是兩個概念,早就听說高總魄力非凡,今日一見果然駭人。”kd投資公司的蕭總說話文縐縐的,推了推架在脖子上的金邊眼鏡,心中愈打鼓。

    這種魄力,我怎麼覺得我們公司那十八個億拿出來有點沒底呢?蕭總心想。

    “行,我……喝。”那人咬著牙,閉上眼猛地一昂脖子。

    嘩嘩嘩,咳咳咳。

    他喝起來可就沒高冷順暢了,許多酒從嘴邊淌下不說,皺著眉頭一副扛不住想吐的模樣,喝太急加上心里有些膽怯,勢氣上就弱了幾分。

    沒想到他想詐一下高冷,先讓高冷沒膽喝,卻反而讓高冷弄得徹底沒膽喝了。

    好不容易喝完一瓶,那人艱難地吞下最後一口酒,有些無措地看著其他地頭蛇,又看了看沒辦點事的高冷後,他心里徹底虛了。

    “來,再來一瓶。”高冷沒給他半點喘氣的幾乎,直接拿過另一瓶酒咕咕嚕嚕就往嘴里倒……

    整個房間的人就跟被施法定住了一樣,連服務員都忘記要去拿12o瓶酒,就這麼看著高冷往嘴里倒酒。

    “行了,我喝了,哥們,該你了。”高冷拿著空酒瓶晃了晃,繼續慵懶地坐著,這點酒對他來說根本需要站著喝,輕松。

    可對那位剛剛喝完一瓶的哥們就不輕松了,這堪稱恐怖,頭一次見遇到如此恐怖的喝酒對手愣在了那里。

    “愣著做什麼?一個給他開酒瓶,一個去扛酒去!”高冷見服務員一動不動地跟傻了一樣。服務員連忙打開一瓶酒放到了那地頭蛇的跟前。

    “請。”高冷伸出手微微笑著,又指了指一瓶新酒對服務員說道︰“給我開了。”

    ……

    那地頭蛇五雷轟頂,敢情高冷還要和自己拼第三瓶?!他看了看自己手中第二瓶酒,這可是滿滿一大瓶白酒啊!白的啊!

    早知道我就要服務員上那種白酒杯了,裝什麼逼啊……他邊後悔莫及又不好意思這麼認輸,于是拿起酒靠近自己的嘴。

    可剛靠近嘴巴,一陣酒味襲來,肚子里排山倒海。

    “不行了……”話沒說完,地頭蛇轉身就往身後的洗手間跑,剛打開門沖了進去就听到嘩嘩嘩嘔吐的聲音。

    “嘻嘻。”宇之認真輕聲笑了起來,頗為得意。

    “行,我多了一個兄弟了,哥們,記得喊我大哥啊!”高冷淡淡笑著,聲音揚長半開玩笑半為真沖著衛生間的方向喊道。

    “嗯……大哥……嘔……”里面傳來了心服口服的聲音和持續不斷的嘔吐,服務員連忙將衛生間的門關了以免影響其他人的食欲。

    “那下一位……”高冷一手拿起開好的酒,一手拿過一瓶沒開的酒遞給服務員︰“開了。”

    其他地頭蛇面面相覷一番,心中都沒底。

    “誰來?”高冷舉起開好的酒瓶,朗聲問道︰“喝酒拜把子,贏了的是大哥,輸了的是小弟,說好了的,誰來!”

    “你說他是真這麼能喝還是詐我們?”

    “誰知道呢,這一小會功夫下去兩瓶了,菜都還沒上一個呢。”

    “頭一次見這麼能喝的,兩瓶了,也該倒了吧……”

    一時間,地頭蛇們低聲地交流了一番。

    其中一個地頭蛇長得最為牛高馬大的胖哥看上去也最為酒量大︰“我看他八成詐我們的,怎麼可能一口氣喝三瓶?肯定詐我們的,我就不信他還能繼續喝!”

    “我來!”胖哥地頭蛇站了起來,從高冷手中接過酒瓶子揮禮物揮︰“高總,請!”

    說著,他一仰脖子皺著眉頭咕嚕嚕喝下一瓶酒,喝完後擦了擦嘴,打了個酒嗝,只覺得酒氣直往上竄。一口氣喝一瓶白的,這還是頭一遭呢。

    “哎呦,這哥們能喝啊。”高冷一看,顯然這人酒量比剛那人要大,不由地豎起大拇指。

    “高總,干了吧!”胖哥地頭蛇挑眉道。

    “等等。”高冷搖了搖頭。

    胖哥與其他幾人對視一眼。

    “嘿嘿,他喝不了了。”

    “就是,連喝兩瓶了,第三瓶慫了吧!”

    “等什麼啊,高總,喝吧!”胖哥拍了拍肚子,酒氣一個勁上涌。

    “服務員,給我開三瓶,再給這位胖哥開兩瓶,我看他能喝。”高冷說完,一仰脖子咕嚕咕嚕喝下一瓶後滿意地點了點頭︰“可算來一個稍微能喝一點的了,開心!”

    說著,他拿起一瓶又喝了下去。

    喝完後,又拿起一瓶……

    “哥們……哥們…..等等!”胖哥臉都白了,眼睜睜看著高冷喝下去兩瓶,這就意味著他也要喝兩瓶,這要是讓高冷再喝一瓶……

    他還想活著見明天的太陽呢。

    “大哥……”胖哥比里面那位在吐的還慫,見狀直接棄瓶投降,再也不敢挑釁低著頭坐了下去。

    “還有誰?”高冷拿起酒邊問,邊自顧自地喝起來︰“一下午沒喝水,渴死我了……”

    斗酒?也不看看對手是誰。

    宇之捂住胸口看著男人氣概十足的高冷,整個人本能地靠近高冷,手再次搭到了他的大腿那。

    目前票還不夠加更哦,第一次爆更,大家似乎票不多呀~想看後面就支持下爆更,投票票吧。求訂閱!( 就愛網)</div>



伊莉小說網 | 純禽記者 | 純禽記者最新章節

 ** 作者︰高冷的沐小婧所寫的《純禽記者》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純禽記者》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純禽記者》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