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莉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純禽記者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第1218章 若,不如往昔
作者︰高冷的沐小婧 下載︰純禽記者TXT下載
    若,不如往昔

    叮咚,高冷房間的門鈴被按響了。

    “來了。”高府管家趙之起從書房內連忙小步跑出來開門,而趙嫂則在廚房內忙得熱火朝天,只探出頭看了一眼,老吊在醫院,那一大幫人要吃飯,雖然說可以喊外賣,可外賣怎麼有營養呢?老吊住院不是一天兩天,吊嫂他們一直吃外賣不太好,趙嫂自然是會做吃的送過去。

    書房內,老吊的一兒一女一個看著故事書,一個寫著家庭作業。

    別說,家有一老如有一寶,自打趙之起來了高冷家後確實家里有了趙之起之後利索了很多,每次簡小單上班回家都能吃上熱飯,晚上加班加點的,趙之起都是親自拿著保溫盒送飯到星光集團,連趙嫂送他都不放心。

    失去了兒子的趙之起,已經將這里當成了家。

    一開門,見高小尾站在門口。

    “孩子,你你怎麼了?”趙叔一下嚇了一跳,只見高小尾臉色慘白,扶著牆壁似乎站都站不穩。

    “沒事,我要睡覺。”高小尾擠出一個笑容,彎腰脫鞋的時候齜牙咧嘴的。

    “怎怎麼了?”見一向身體極為健康的小尾面色不對,趙之起很是擔心,這幾個孩子他天天看著,高小尾這身體底子他是知道的,好幾次見她就穿著薄薄的睡衣窩沙上看電視,連去小區里有時候也就穿著薄薄的衣服,外套都懶得套就下去了。

    帝都的冬天很冷,她跟沒事人一樣。

    “沒事,不要打擾我,我睡覺。”高小尾咬著牙一下就閃到房間里直接鎖了門,趙之起沒有注意到她穿著長款衣服的下方,褲腿那全是血。

    哎呦哎呦,痛死我了,一進門,小尾捂住屁股痛得直抖,隨後褪去了衣服,只見整條褲子全是血,她連忙找了個塑料袋裝起來,另一只手隨手拿過一件衣服壓住流血的下體,看了眼床,很想直接躺到床上,可想了想後她卻拉開櫃子,將一件不怎麼穿的衣服鋪到櫃子底部。

    做完這一切後,她現出了原型。

    櫃子門關了,一只後肢全是血的小松鼠在櫃子里瑟瑟抖,尾部已經斷到了靠近根部的地方,血在現出原型後猛地一下噴了出來,她連忙將斷尾處壓在身子底下,讓血不至于噴到櫃子里到處都是。

    “好痛”小松鼠出了低低的嗚咽的聲音,竭力壓制著自己痛苦的呻i吟聲,伸出舌頭舔了舔斷尾處,白骨森森。

    “痛死我了”小松鼠渾身顫抖著,舌頭快地在斷尾處舔了起來,血液大股大股往外冒。

    “我美麗的尾巴,這下好了,我成最丑的了。”松鼠蜷曲著身體,臉上露出了自卑的神情,她看了一眼︰“還好還有最後一點點,否則就沒命了,這下好了,我算是個廢松鼠了。”

    自卑,在松鼠的臉上呈現了出來,她眼淚簌簌地往下掉,渾身因為疼痛而控制不住地抖。

    “小尾,怎麼了?跟趙叔說說,不舒服的話我去請醫生來,或者我們現在就去醫院。”趙之起在門外焦急地敲著門。櫃子門打開了一點點,小尾變成了人身,只見她渾身的肌肉都在抖,而臉上已無半點血色,嘴唇那紫黑紫黑的,一向明亮的眸子也變得黯然失色。

    “不礙事,我我那個了,肚子痛,我睡覺了。”情急之下,小尾想到了含蓄地回答。趙之起一听,那個了?一下就明白了,想必女兒家每個月都有那麼幾天不舒服,痛經吧,于是臉有些微微紅也沒有再多問,只是折回廚房吩咐趙嫂多煮一只烏雞。

    “給小尾弄個烏雞湯吧,這孩子肚子痛。”

    “痛i經吧?她這麼好的身體還痛呢,得好好補補。這些帶去醫院,都打包好了,放心去吧,老吊家兩孩子我哄著睡,小尾是個大人了,等身子舒服些了我給她把雞湯送進去。”

    兩位老人在廚房里忙得不可開交,家里一下多了病人,事兒也就多了,高小尾的異常,他們並沒有多想。

    櫃子門打開說了那麼幾句後,從櫃子里不小心甩出來一些血濺到了木地板上,變成人形的高小尾下體全是血滴答滴答地滴到了地板上。

    “糟糕,會被現的。”小尾撅著屁股,伸出手用衣服壓住,又手忙腳亂地扯下另一件衣服擦地上的血,結果愈弄得到處都是。

    “現在連弄去血液的能力都沒有,我成了一條尾巴都快沒了的松鼠了,最丑的了。”小尾哭喪著臉,連忙將大部分身體伸到櫃子里,伸出手繼續清理著地上的污血,雖然沒有眼淚,可滿臉的悲傷。

    “本來我尾巴是最漂亮的,我是最漂亮的,現在成最丑的了。”等血毫不容易清理完後,小尾再次變成原型,轉過頭看了看自己露出骨頭的尾巴︰“我還笑話貴賓狗那造型呢,什麼泰迪泰迪,尾巴那麼短丑死了,現在我和它們一樣了。”

    松鼠轉過頭繼續舔著自己露出的白骨,痛得嚶嚶嬰地低聲叫著,一邊嘀咕著︰“我成最丑的了,最丑的了,而且以後也沒有那麼強的能力了,是個廢物了”

    斷尾只剩下最後一點,若尾巴全無,命也沒了。現在還有一點點尾巴,也算不上是尾巴了,頂多算是露出的一小截白骨,能量大損是小事,以後再無續命才是最讓人心痛的。

    “好冷,怎麼這麼冷。”

    暖氣那麼足,可小尾依舊冷得抖,原本光亮健康的毛漸漸暗淡,一團黑色霧繚漸漸變灰,眼楮里失去了往日青春無比的神采-

    聯合會診的會議開了足足一個小時,各科室專家都表示情況不容樂觀,說通俗一點,除了腦袋和心髒,其他內髒都受損。

    “腹腔暫時不封閉,一個月內會有好幾次手術,來來回回開腔不好。”

    “腿現在只能簡單處理,看看自我愈合能力,先保內髒。”

    “能不能活下來,不好說,一半的幾率吧。”

    听到這些,吊嫂心疼得要命,她輕聲地念叨著︰“一個月那麼多次手術,這肚子一直打開著,這麻藥不可能一直上著,得多疼啊?”

    “腿廢了沒什麼,人活著就好。”

    “一半的幾率,不錯了,一半的幾率就是能活。”

    吊嫂低聲地念叨著,大部分的會議內容她是听不懂的,可大概能听出一二,那就是老吊只剩一口氣了,好在心髒和大腦沒受傷,否則死定了。這也算是不幸中的萬幸吧。

    “奇怪的是,今天突然一下各項指揮回升,我從醫這麼多年了,從來沒見過這種現象。”

    “是很奇怪,按理來說,這幾項指標不可能一下恢復正常的,奇怪。”

    幾個專家繼續討論,坐在一旁的高冷听了後心中咯 了一下,他連忙站了起來跟李醫生點了點頭︰“你們先忙,我出去一下,有點事。”

    轉身離開的腳步十分匆忙,只簡單跟胖子打了聲招呼,拿了他的車鑰匙狂奔而下。

    突然扭轉了生命體征,恐怕是小魔女的原因,而上一次僅僅在月圓之夜保護了一下小單就弄得渾身是傷,如今從生死線上救回老吊,恐怕受傷更甚。

    “你怎麼樣。”高冷啟動讀心術。

    等了許久,沒有半點回音。

    以前也經常有啟動讀心術而小尾沒有回音的狀態,大多數的時候是她在睡覺,听到了,可懶得回復,而這一次不一樣,高冷說不出哪里不一樣。就好像自己的讀心術突然弱了一般。

    拿起電話打了回去,得知小尾在自己房間後,車更快了,路過商場,車顧不上交通規則不交通規則,直接停在路邊,高冷沖了進去直奔珠寶飾區,將銀行卡往上面一拍,不多會就在一堆店員眼珠子都要掉下來的圍觀中掃蕩一圈,拿著一堆飾回到了車上。

    “土豪啊,一口氣買了二十個鑽戒。”

    “連包裝都不要,這麼好的戒指不要包裝就這麼塞塑料袋里,真是不拿飾當飾啊。”

    “這個人來一次,我們櫃台就空一次,你說他買這麼多飾做什麼?”

    櫃員們看著高冷來去匆匆的背影再一次議論了起來,這不是高冷第一次來這里掃蕩了,早已在這家商場里威名遠揚。

    進房,直奔小尾的房間,現她將房門反鎖了,高冷再一次啟動讀心術︰“快開門,我來了,給你帶了療傷的東西。”

    等了足足一分鐘,居然沒有半點回饋。

    這麼近的距離,讀心術听到了,她應該有回饋啊,怎麼沒動靜?

    “她在里面啊,說是不舒服,女兒家的那個不舒服,睡著了吧。”趙嫂敲了敲門,說道。

    “鑰匙呢。”高冷伸出手,趙嫂連忙拿出備用鑰匙剛要開門,高冷揮了揮手︰“你回避下吧,一會不要讓任何人進來。”

    趙嫂雖然不知道原因,可也沒多問,連忙回到了廚房里,高冷打開門,一股濃濃的血腥味充斥著整個房間,卻沒有看到高小尾。他四處看了看,現櫃子附近一絲絲血跡。

    心中陡然一痛。

    猶記得上一次她斷尾也是躲在櫃子里,她說,在床上的話會弄得到處是血,會被人現的,而躲在櫃子里不會被人現,不會給你惹麻煩。

    快步走到櫃子那打開櫃子一看,眼前的情形讓高冷驚得倒吸一口氣。

    “不要看我。”小尾扯過衣服蓋住自己的原型︰“我跟以前不一樣了,丑了,也沒用了,不如往昔,不要看我,不要看我。”

    若,你愛的人不如往昔。

    高冷只覺得心似乎被人拿刀子在拉扯,拉扯到整個身體都難以承受的地步,他的眼淚一下就流了下來,雖然只看到松鼠半截身體,而且還是上半截,沒有看到斷尾那一截的高冷,卻第一次留下了男兒淚。

    【正版在縱i橫中文o網,請大家記得每天投年度免費票哦,十八號結束。】(83中文網 )</div>



伊莉小說網 | 純禽記者 | 純禽記者最新章節

 ** 作者︰高冷的沐小婧所寫的《純禽記者》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純禽記者》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純禽記者》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