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莉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純禽記者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第1293章 榮華盡頭是悲哀
作者︰高冷的沐小婧 下載︰純禽記者TXT下載
    【雙倍仍在繼續,要掉出前十榜啦】

    甦素看著那律師遞過來的東西,冷笑一聲抬起眼來看著站在門口的一個女人。

    “姑姑,你兒子還想當五谷公司的總經理呢?”五谷公司是環泰餐飲企業旗下專供糧食的一家公司,規模很大,這家公司並沒有上市,甦素也沒打算讓這公司上市,本就是專供環泰飲食的公司,不需要上市融資,每年穩穩定定地為環泰收糧再售給環泰即可。

    並不是所有公司都要上市的,上市了,尤其是食品這種東西,有時候反而質量不好把控。

    “他可是讀重點大學畢業的,而且,而且現在還在留學呢,不就是管幾顆破水稻?有什麼管不了的?能力足夠了!”遠方姑姑一听甦素那譏諷的口氣就受不了︰“這公司還沒上市呢,我兒子管著,分分鐘上市!”

    甦素冷笑一聲,還挺會挑的,挑了家不需要自己拓展業務,靠著環泰就一輩子衣食無憂的公司。

    “對,他就是那個差點就去清華的?”甦素一拍腦袋,似乎想起了什麼。

    “呃,對!”那姑姑愣了一下後立刻點頭,那滿臉的自豪。

    “嗯,清華標準分數是689分,他是68.9分,確實只差一點就去清華了。”甦素瞬間變臉,重磅譏諷。

    689,和68.9,可不就差一個小數點麼?

    “你!”那姑姑氣得跳腳,她指著甦素的臉︰“好歹也是你弟弟,嘴巴這麼毒!果然是沒點人情味的東西!”

    甦素哼了一聲︰“我弟弟?這還好只是我遠房親戚,要是我親弟弟,初中打架,高中開車闖禍,大學考不上買了一個,買了一個還被勸退了,只好跑到國外垃圾大學給錢就上到那種耗著,听說還搞大了女孩子的肚子,自己偷偷吃藥流產,女孩子死了,花錢私了。這要是我親弟弟啊,我非打死不可。”

    甦素可沒給她這遠方姑姑半點面子,勾著一抹譏諷,眼里還透著對姑姑對同情可憐,一字一句說得人滿臉通紅。

    “毒!嘴太毒了!”那姑姑氣得跳腳,伯伯瞪了她一眼後冷臉看著甦素,上前兩步伸出手指著樓下︰“少扯犢子了,一會拉橫幅和媒體就來了,給你五分鐘考慮時間。”

    “甦總,不過是七八家子公司,暫時先給他們,鬧大了不值當,再說了,我們可以在事後想辦法在弄過來。”副總有些急了,再次低聲說道。

    七八家公司,加起來資產驚人,可這驚人是對老百姓而言的,對甦素而言卻不至于傷筋動骨,雖然不至于傷筋動骨,也是抽了血的,不是小數目。可相比股票大跌,再這麼炒作一陣子,又打打官司的影響來說,暫時寧事息人確實是最好的。

    “五分鐘?”甦素笑了起來,笑起來的甦素如嬌艷的鮮花般美麗,而笑聲則透著讓眾人汗毛倒豎的味道。

    她就這麼笑著,一臉輕松地將那資料用手一撕撕個粉碎丟到地上。

    整個辦公室都安靜了,尤其是那幾個律師,更是一臉驚愕地看著甦素,誰也沒想到她會直接對杠。

    “你……”為的伯伯一時不知道說什麼。

    “記者來了好啊,還是你掏錢請的吧?正好,記者來了我們可以說道說道。”噠噠噠,高跟鞋朝著那幾個走了過去,甦素靠在那伯伯的耳邊輕聲說了句什麼。

    那人的臉刷地一下白了。

    “說道說道?哼,你看看財經雜志怎麼寫你呢,股票都跌停了還這麼囂張。”一旁的姑姑翻了個白眼。

    噠噠噠,高跟鞋走到了那姑姑的面前,甦素低聲又說了句什麼。

    那姑姑的臉也刷地一下白了。

    “怎麼了?”其他幾人見他們兩人臉色不對,再一看甦素,看一眼就讓人畏懼的高高在上,愈覺得心里麻。

    “你……”那伯伯的手都抖了起來,伸出手指頭指著甦素。

    “把手放下。”甦素微微昂頭,十足命令的口吻。

    那人連忙把手放下。

    “怎麼了?”其他人眼神慌亂了起來,這人可是為的,突然一下變了模樣讓他們沒了主心骨。

    “小小年紀,心機這麼深沉。”那人顯然十分畏懼,又氣又恨又無可奈何。

    “誰都會有把柄的,更何況伯伯你了,身為父母官,可要行得正哦。”甦素冷笑一聲掃了他們一眼︰“記者要來了,要不,我們一起去?”

    “去就去!”

    “就是,看誰耗得過誰,丑聞可是你自個的,是環泰的,我們反正不損失。”

    幾人叫囂了起來。

    “閉嘴。”為的轉過頭,只見他臉成了豬肝色,滿頭冷汗,拉過幾個人在耳邊嘀咕了幾句什麼。

    滿屋子的甦家親戚一下就沒了聲音,萬分驚訝又畏懼地看著甦素。

    甦素冷笑一聲,轉身往自己辦公桌走去,慵懶地坐到了寬大的椅子上,一副任你東南西北風我自泰然的模樣。

    “你們有我把柄嗎?除非搞一些假新聞,你們沒我致命把柄,可我不同,我可是有你們的把柄,你們考慮考慮,給你們五分鐘的時間。”甦素笑了笑,撂下這句話後索性閉上眼楮休息了起來。

    這些年,甦家這些親戚一個個過得很好,當官的當官,沒當官的也是當地財閥,日子過得滋潤。每個人總會有見不得人的事,或大或小。當官的總會收些錢財,自己孩子進入政府部門工作當公務員,然後一路提拔,雖然提拔的並不是很高,可在當地也算是舒服日子了。

    “我那件事偷偷摸摸辦的,她怎麼知道?我兒子上重本差了五十幾分,好不容易搞進去,這要是被弄出來,會連累給我幫忙的人的。”大學里買賣名額的事,不算是新聞了,可真爆出來,連累的可是一批人。

    “我的也是啊,她怎麼知道的?我女兒沒參加公務員考試,內部拿的編制,一進去就是衛生局的宣傳科科長,這事兒要是弄出來了,估計編制都沒了,這會子她還往上升呢。”女兒弄個當地市里衛生局的編制,不參加考試直接內部給編制也不算新聞,一進去就是科長這種事也常見,不過真要是爆出來,如今國家嚴打這方面,連累的恐怕又是一批人。

    “看來,我們每個人把柄她都有,真是毒。”

    幾個人一下就慌了手腳,尤其是為的那個,他現在可是林縣副縣長了,雖然只是個縣長,可在縣里過得日子極為舒服,他也總有不干不淨的地方,這要是弄得不好,他這官可就當不成了。

    事兒都不是大事,可都是私底下偷偷摸摸辦的不符合規矩的事,真弄出來了,對他們那才是真的沒好處。

    可別說什麼每年分紅分這麼多錢,沒有工作也無所謂這種話。連累一批人,得罪一批人,再和環泰翻了臉,他們的日子不會好過。

    這種把柄,沒個兩三年的收集,做不到。

    也就是說,甦素在她父母死後就開始著手做這件事了,請了人調查他們,抓住了把柄,真是一直沒有放出來而已。

    “時間到了,各位考慮得如何?是和我在媒體面前撕破臉呢?還是現在老老實實地走出去,自己再花錢撤掉頭條,然後再寫一篇甦家全家其樂融融的報道,拍個全家福,全部上頭條。”甦素抬起眼皮子,一副懶洋洋的樣子。

    自己弄的頭條,自己擦屁股花錢給下了,還得自己花錢再重新上一個頭條。

    那些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恨得牙癢癢,可卻無可奈何。

    沒成想,甦素這麼一個小姑娘居然心思如此深沉,把柄這種事居然早就抓到手,防著他們。

    要想和平,就要隨時備戰。

    “走。”為的深深地嘆了口氣,不再多說什麼領著眾人往外走。

    “送你們最後一句話。”甦素站了起來微微笑著︰“丑小鴨之所以會變成白天鵝,不是因為她努力,僅僅是因為她是白天鵝的孩子。而你們之所以能在當地過得舒舒服服的,要地位有地位要羨慕有羨慕,不是因為你們能力強,而是因為你是甦家的親戚,是我甦素的親戚,是我,甦素,招撫著你們,我可以招撫你們,也可以……”

    剩下的話,甦素沒有再說,只是從鼻子里哼了一聲。

    的確,這話里頭沒有什麼人情味的。

    眾人走了,眼里帶著恨,隨著門一關,甦素臉色微微暗了暗,她朝著副總揮了揮手︰“出去吧,我休息會。”

    “是。”副總滿臉佩服地看著甦素,彎了彎腰出去了。

    房內只剩下甦素,她輕輕地閉著眼楮慵懶地躺在椅子上,椅子微微放倒很是舒服。環泰集團總經理地辦公室設計得極好,舒適又有檔次,坐在這椅子上的甦素身上那股子高貴,是電視劇里那些演著霸道總裁的明星演繹不出來的。

    突然,輕輕地一聲嘆息。

    甦素手探到櫃子那從里面拿出一個相框,輕輕地撫摸起來。

    她閉著眼楮,沒有看,也不知是累了不想睜開眼楮看,還是心中酸楚不想看,輕輕地摸了摸十年前拍的全家福,甦府的這些人一個個笑容滿臉。

    甦素一旁,姑姑站在她身邊溫柔地挽著她,她將頭靠在姑姑身上。

    姑姑給她把過尿,伯伯扛著她玩過騎馬馬,大表哥帶著她游過泳,而她那位想當五谷公司總經理的小弟弟,則跟她搶過棒棒糖。

    而今,那樣的日子一去不復返了。

    甦素一毛不拔,就給了這些人該給的股份,收回了父親之前給他們的職位,冷血無情地將他們趕出了環泰總部,分到下面的小公司里頭去了。

    手里拿著他們的把柄,不容他們造次。

    親情,似乎沒有了。

    榮華盡頭是悲哀。

    一行眼淚從甦素的眼角滑落,她伸出手打開櫃子,將相框塞了進去,從始至終沒看一眼。

    甦素伸出手飛快地拭去眼淚,再睜開眼楮時,看不到她任何悲涼。

    【謝謝冷小婧的侍衛,謀書而已,金牛jjai豪賞,謝謝叉ng,又見小樓夜雨,吸煙_傷肺,書友2ooo8492,藝莪闥茫  1,人之初233,白水湖春夢,為你而來婧,滋味521等人打賞。希望大家優先全訂,訂閱了的基礎上再打賞哦。】(83中文網 )</div>



伊莉小說網 | 純禽記者 | 純禽記者最新章節

 ** 作者︰高冷的沐小婧所寫的《純禽記者》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純禽記者》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純禽記者》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