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莉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純禽記者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純禽記者》正文 第1441章 小單的初吻【二】
作者︰高冷的沐小婧 下載︰純禽記者TXT下載
    親一下他又不知道,這次機會錯過了,以後可沒機會了,小單輕輕地呼了一口氣。

    抓著蒲扇的手,都冒出了細汗。

    這種感覺似曾相識。

    記得還是兒時,小單捻手捻腳地溜進廚房,只為給好朋友偷一個橘子,當時的心也是跳得這麼厲害的。

    可是好朋友生日,小單看到了廚房的師傅拎了一大麻布袋的橘子進了廚房,應該是第二天分給大家吃的。既然是分給大家吃的,那麼拿走一個也沒什麼吧,畢竟今天才是好朋友的生日。

    隨著砰砰砰的心跳,小單拿走了一個橘子塞到了口袋里,那是小單第一次偷東西,也是最後一次。

    至今,簡小單都記得好朋友看到橘子後,那笑容的燦爛讓她也開心無比。

    他不會知道,我就圓自己的一個夢而已,有這麼一個吻,一輩子都夠用了,小單心想,想到這里,她耳朵都紅了。

    反正沒人知道,怕什麼。

    小單拿定了主意,輕輕地將蒲扇放下,目光在高冷的臉上游離再三,此時簡小單的目光用一個成語形容特別合適︰炯炯有神

    發著光

    喝了這麼多,肯定醒不了,現在不親就沒機會了,反正他又不會知道,小單再三地告訴自己,再再三地四處看了看確定沒有人後。

    快速又敏捷地,她的唇靠近了高冷,沒有半絲猶豫,就如同當年她偷橘子一樣,果斷地,輕輕地,在他的臉上,踫了一下。

    在這個瞬間,高冷有些恍惚。

    他感覺到了右側臉上傳來了一個輕輕的溫柔的踫觸。

    嗯?小單吻我?!怎麼可能!高冷第一時間冒出這句話,可立刻又覺得不可能,這輕輕的踫觸太過短暫,高冷幾乎都沒什麼感覺,就消失了。

    他閉著眼楮,沒睜開。

    呼

    簡小單捂住胸口,覺得心幾乎要從嗓子眼里跳出來了,可她依舊將呼吸調得很輕,就像當年她偷橘子一樣,再緊張,臉上也表現得什麼都不知道的樣子。

    這個時候的簡小單,依舊一臉淡定地輕輕地給高冷搖著蒲扇,仿佛之前的幾秒什麼事都沒有發生一般,哪怕她的手都在微微地顫抖,嘴角控制不住地也抖了起來,可很快就恢復了鎮定的神情。

    心里再排山倒海,小單的表情也似乎什麼都沒發生。

    沒有人比小單更會隱藏自己的情緒了,沒有人。這是她這麼多年來沒有人可以依靠,沒有家可以庇佑,從小到大飽經寒苦所練就的本能。

    這種鎮定讓閉著眼楮的高冷也恍惚了。

    難道剛剛是蚊子或者蛾子什麼的?!也不像啊可也不像小單親我的感覺吧,她一直搖著蒲扇呢,高冷閉著眼楮,心想。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簡小單的心里在狂笑。

    臉上只是微微抿嘴,手輕輕地搖著蒲扇。

    我親到了!!!!!

    簡小單的心里在吶喊。

    輕輕地調整了一下呼吸,繼續搖著蒲扇。

    沒有人看到!!!!!

    簡小單的目光聰慧地四處看了看。

    我做事,向來萬無一失,嘿嘿,小單得意地想著,目光再一次落到了高冷的臉上。

    蒲扇吱吱呀呀地搖著,月色漸濃,夏夜還是鄉下舒服,涼快,旁邊點了蚊香,伴隨著蒲扇,蚊蟲遠離,樹上的知了叫得正歡。

    這是我第一次親一個男人,簡小單想著,目光在她剛剛親過的臉上停留了一下。

    剛剛速度也太快了,都沒感覺到什麼似得,她有些惋惜了起來。

    再來一次,剛剛都沒感覺到,反正他睡得那麼死,又不會知道,小單拿定了主意。

    這熟能生巧,一回生二回熟,小單再一次跪坐到沙發旁,一手將長發抓住以防弄到高冷的臉上弄醒他了,一手拿著蒲扇,臉快速地靠近高冷。

    輕輕地,倔強的唇柔軟地貼到了高冷的臉上,輕輕的,如同拂過燥熱身體的夏日的風。

    這一次,高冷切切實實知道,這是小單在偷吻自己。

    因為這一次,雖然輕,可是時間長,就跟慢動作一般,高冷感覺到了一個熱熱的身體靠近自己,臉上柔軟的觸覺,是唇。

    簡小單的唇。

    這一瞬間,高冷有些慌亂。

    是真的慌亂。

    他沒有想過簡小單居然會對自己懷有情愫,就好像左膀右臂,左手牽右手,從來沒有過男女之間動心的感覺,高冷沒有想過這一出。

    蒲扇繼續搖了起來,如同什麼都沒發生一般。

    簡小單居然偷吻我?她

    高冷閉著眼楮,思緒萬千,這跟簡小單在高冷面前的形象不符合,在他的眼里,小單一直是听命于自己的那一個人,有好幾次他伸出手如同哥們一樣攬住小單的肩膀,小單都會推開自己。

    也有好幾次晚宴,高冷有時候靠小單的距離很近,她也都會躲開。

    甚至在有些風情的女人面前,小單還會幫忙開好房。

    這樣的一個女人,偷吻自己?!

    嗯,反正臉都親了,初吻獻出去好了,以後就沒機會了。小單膽子愈來愈大,她伸出舌頭舔了舔唇,臉上露出了嬌羞的神色來。

    “老大。”為了確保萬一,小單再一次輕輕地喊了喊高冷︰“你睡了嗎?”      高冷紋絲不動。

    當然不能說自己沒睡,否則氣氛多尷尬?

    “老大。”小單加重了語調。

    現在拿個鐵鍬來撬,高冷也會跟死豬一樣“睡著”的。

    呼

    小單輕輕地松了口氣,她再一次伸出舌頭潤了潤唇,摸了摸發燙的耳朵,心撲通撲通地跳了起來。

    輕輕地再一次跪坐在高冷的身邊,注視著這個她暗戀了許久的男人,在小單看來永遠得不到的男人。

    一直靠著自己長大,無人庇佑的她知道, 機會就在眼前,就這一次。

    初吻,對于任何一個女生都是有特別的意義的,而對于簡小單來說,她是抱著以後靠著這個偷來的吻過一輩子的想法,彌足珍貴。

    輕輕地靠近高冷。

    輕輕地吻了上去。

    小單手中的蒲扇在這一瞬間掉落到了地上,也就那麼一秒鐘的時間,小單經歷了活了這麼久最幸福的時刻。

    幸福到她忘記了自己是誰。

    仿佛,自己不再是簡小單,不是那個被父母遺棄,被養父母再一次遺棄,被怪叔叔猥褻,發生了任何事情都只能獨自一人哭泣並面對的簡小單。

    在這一瞬間,仿佛以前的苦難都消失了一般。

    她不再是那個苦難的簡小單,在這一瞬,她的眸子里沒有世俗的冷漠,沒有對外人的警惕,如同沐小冷的眸子一般,純純地,清澈的,唯有幸福,這樣的眸子在媽媽遺棄她後,再也沒有屬于過簡小單。

    可現在,她的眸子清澈到了骨子里,仿佛她生活在無饑饉之家,無煩惱及心及幼,享父慈母愛,及長,知世故而不世故。時時有選擇,路路有回轉,從無苦難。

    “我喜歡你,認真且慫,從一而終。”

    小單輕輕地說著,聲音小到只有蚊子才听得見,她深情地看著高冷,眸子如同天空的星星,閃啊閃的。

    那麼純粹。

    不過幾秒之後,簡小單的眸子里再一次彌漫上了警惕,她四處看了看,確定無人後,淡定地輕輕地揮著蒲扇。

    簡小單的暗戀,是慫的。

    她不敢說,她怕自己說了後,就再也沒有明天了。

    她也不忍心說,以前沒有人舍不得她,她得自己舍不得自己,明知不可能,沒必要要挑破這層紙。

    畢竟,那一次她在門口的時候听得清清楚楚,高冷對沐小冷說道︰“我怎麼可能喜歡小單呢?我對她沒半點感覺。”

    愛高冷的心是認真的,正因為認真,所以才慫。

    蟬鳴的夏夜,月光如水,簡小單抿著嘴,嘴角的笑容讓她倔強的唇形顯得溫柔了起來,目光里依舊有警惕,沒有在吻上去那一瞬間那麼純粹,可是笑意隨著月光流淌了出來。

    讓小單悲苦的人生,多了溫柔。

    她跪坐著,將頭靠近高冷的胸膛,如同窩在他懷里一般,可是卻半點也不敢踫到他,畢竟這種大面積的接觸,萬一高冷醒來了怎麼辦?

    小單微笑了起來,就這麼靠近高冷的胸膛十幾秒鐘後,她起了身,垂著眼,坐到了沙發的當頭。

    蒲扇輕輕地搖了起來,驅趕著蚊蟲和暑熱。

    認識了你之後,我的日子好多了,小單轉過頭看著閉著眼楮的高冷,輕輕地搖著蒲扇,如同高冷的兒時,搖著蒲扇的母親一般。

    “老大,起來了,會著涼的。”過了一會,小單伸出手推了推高冷,聲線冷靜。

    “哦”高冷微微打開眼楮,他知道,這一次小單是真的要叫醒他。

    “呃”高冷看了小單一眼,小單很鎮定地看著自己,仿佛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一般,而高冷反而有些不知所措,他有些擔心小單看出自己假睡,連忙起身移開了目光。

    “房間開好了,我帶你過去吧,你先喝杯濃茶,酒喝多了不舒服吧。”小單遞過來一杯剛剛濃茶,她抬起手腕看了看時間︰“走吧,我晚上還要處理幾個文件。”

    “哦”高冷點了點頭,濃茶熱度正好,看來小單是涼得差不多再喊的自己。

    “對了,星光集團沒上市的話,我這個綜藝推廣公司只能在香港借殼上市,我郵箱里有幾份文件,你要是腦袋還清楚,要不要看看?我等著你拿主意呢。”簡小單說道。

    “呃,好。”高冷點了點頭。

    “那行,那我先去洗澡,你也洗個澡,休息一下,反正現在還早,等休息好了,一會你來我房間看下資料吧。”簡小單拿著蒲扇拍了拍高冷的胳膊︰“我看你精神還不錯,酒量真不錯。”

    “好”高冷應道。

    說著,她揮了揮手大闊步離開。

    二更,求訂閱,評論區有活動哦,新星作者的活動,在縱橫二姐的帖子里參加評論,除了能獲得縱橫的獎牌之外,獲獎的還贈送我的簽名照哦,



伊莉小說網 | 純禽記者 | 純禽記者最新章節

 ** 作者︰高冷的沐小婧所寫的《純禽記者》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純禽記者》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純禽記者》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