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莉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純禽記者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純禽記者》正文 第1444章 帶小單返鄉
作者︰高冷的沐小婧 下載︰純禽記者TXT下載
    簡小單一臉郁悶,幾乎是哭喪著臉,但是最後還是擠出了一個微笑︰“好的,老大。”

    沒辦法,你雖然是簡總,可高冷是你老大,老大說了,現在是加班那就是加班,老大說了明天得去湖南,那就得去湖南。

    歐洋那邊的事,只能推遲,沒得商量。

    第二天中午飛湖南,臨時決定返鄉,高冷沒做什麼準備。他也不知道要準備什麼,想著先去看看。

    高冷是有些心神不寧的。

    兩年了,整整兩年了,不知道老家發生了什麼,自己的爺爺奶奶早已故去,家里的親戚應該過的跟之前差不多的日子,父母的墳也該去拜了。

    可用什麼身份去呢?偷偷地去?那別人看到了問起來又怎麼說?

    千頭萬緒涌了上來,那種明明是回到自己的老家,可是卻只能背著外人的身份前往,讓高冷一路上沉默不語。

    “我們去湖南做什麼?”飛機上,簡小單問道,她跟著高冷出來很多次了,每一次都知道是去做什麼項目,可這一次都到了飛機上了,她還不知道去干什麼,這讓簡小單感到奇怪,而讓她更覺得奇怪的是,高冷的臉色有些不對勁。

    簡小單最擅長揣摩他人心思,她問這句話的時候有些小心翼翼。

    “去轉轉。”高冷含糊地說道。

    “那要聯系湖南分社開會嗎?”小單側過臉,目光細細地在高冷的臉上淌過,沒等高冷開口,她便說道︰“看來不用。”

    高冷微笑了起來側過臉看著簡小單。

    只有簡小單,不用他多說什麼,她懂。

    “嗯,不用,你跟分社弄輛車,不要說我來了,免得狗仔跟著我,你知道的,現在狗仔喜歡跟著我。”

    小單點了點頭,狗仔能不跟著高冷嗎?一兩個月月中的時候,運氣好就能拍到他潛規則誰誰誰。

    “我來這邊的事你也不要告訴別人,誰都不要說。”高冷說著,看著簡小單的臉,不知道怎麼跟簡小單解釋這一趟行程。

    最重要的是,自己重生之前被車撞死了,現在肯定已經下葬,老家那邊是先火化再土葬,估計是葬在父母墳的旁邊,而墓碑上的名字刻著“高冷”。

    簡小單問起來,又如何回答。

    他得借小單的名義來處理事情,也只能借她的名義,其他人,他不放心。

    叫小冷來?小冷搞不定一些事情,叫小魔女來,小魔女與人打交道,尤其跟村子里的人打交道差了很多。老吊胖子就更不用說了,莫名其妙跑到湖南的一個村子里,給一個同樣叫高冷的去世的小伙子家族施以照顧,他們肯定會多想。

    叫其他的人?其他任何人都沒有讓高冷那麼地信任。

    思來想去,能帶著來家鄉的,唯有小單。

    可如果小單問起來,又怎麼說呢?

    而高冷多慮了,簡小單只是輕輕說了句好的,便沒有再多問。

    沒有好奇,沒有疑惑,只是听命。

    飛機落到機場後,機場外面有湖南分社的人前來接機,簡小單只是說要他們派個車到機場,她有個朋友要借車,按照高冷的要求,她沒說高總來了,也沒說自己來了。

    所以,來接機的只有一個司機,如果知道高冷來了,估計來接機的起碼三輛車的人了。

    “好了,你可以回去了。”簡小單從司機手中接過鑰匙。

    “簡總,我們老總不知道原來是您要過來,他……”司機一看簡總居然來了,連忙替自己的老總解釋。簡小單是星光集團二把手,星盛雜志社湖南分社就派了一個司機來接機,確實怠慢了。

    “不礙事,我過來辦點私事。”簡小單想了想後說道︰“我需要他幫忙的時候會給他電話的,他手機這幾天24小時待機。”?         簡小單做事是很周全的,雖然高冷沒跟她說具體過來有什麼事,但凡事都備著點後路是她的一貫作風。

    “是。”

    等小單處理好,司機也離開後,高冷這才走了出來坐到了駕駛座上。

    “接下來去哪?”小單問道。

    接下來要返鄉,高冷得要簡小單用她的名義看看老家需要什麼,首先給家里人一些錢,再看看還有什麼幫的,然後找個合適的借口以後每年來一次。

    而這些,都必須跟簡小單說明白︰為什麼要幫助這一家人,而且那個死去的小伙子也叫高冷,又怎麼解釋。

    說高冷是自己的朋友?同名同姓所以很鐵,現在他死了,身為朋友來照顧?顯然不妥,聰明的小單一眼就會看出這是謊言。

    既然是朋友,從來都沒听高冷說起過,而且兩年了才想起來看望。最重要的是,那麼擅長觀察人心的簡小單會在高冷邁入村子的時候,就會覺察到他情緒的異常。

    高冷再會掩蓋,面對父母的墳,以前的家,也躲不過生性極為敏感的小單的觀察。

    必須跟她說,又怎麼說呢?

    說自己重生?她會怎麼想呢?

    高冷搖上車窗,打開空調吹了一會,又喝了一瓶水後,深深地看著簡小單︰“我有一個秘密,這個秘密是我來湖南的原因。只是這個秘密不好怎麼說……”?              跟小單說出重生的秘密,對高冷來說不是難事,難的是又要再一次跟人述說父母去世之後的心情,要把那段痛苦的過往再述說一次,包括重生過來後,他睡了前主的女友,現在同時睡著小冷和小尾。這些事情高冷做了,可說出來有些難以啟齒。

    他用的是別人的身體,別人的人生,這是事實,可這事實說出來,像一個小偷。

    他說過的,跟語嫣把一切都說了,最終語嫣走了。

    在簡小單的眼里,她的老大是最厲害的那個老大,雖然有些花心,可是能力沒得說,如果知道了他老大一口流利的英文,名牌大學畢業生,包括現在這幅帥氣的皮囊其實都是借的別人的,又會如何呢?

    高冷可以把秘密說出來,可把秘密說出來的這個過程,他很討厭。

    沒想到簡小單輕輕微笑著拍了拍他的肩膀︰“誰都有秘密,我也有,我也沒告訴你呀,既然你這個秘密不好怎麼說,那就不說好了,你只用告訴我要如何配合你,就行了。”

    高冷想了一肚子話,沒想到半句都不用說出口。

    他突然覺得一下子輕松了,長長地松了口氣。

    有些過往,並不是跟人傾述就會更舒服的,而是讓它爛在心里,誰也不知道才是最舒服的。

    簡小單明白這一點,就像她被人猥褻的這件事,她從來沒有覺得跟人傾述了後自己就會舒服,反而,希望沒有人知道,永永遠遠地爛在自己的肚子里,才好。

    “你真的很懂我。”高冷的目光里有感激,這是人生有一知己才會有的感激。

    知己,真的難得。

    簡小單淺淺地笑了笑,說道︰“那你說,要我怎麼配合你呢?”

    高冷想了想,說道︰“我要幫一個小伙子的家人,但我不能說出我的名字,得用你的身份去幫,具體怎麼幫,我也沒想到,所以到了村子里後見機行事吧。”

    簡小單臉上露出了好奇的神色,可最終她什麼都沒問,只是安靜地點了點頭。

    從長沙到高家村要開三個多小時的車,並不遠,那邊是竹林,一進入某市的地盤上後,丘陵地區的山堆一個接一個,上面都是楠竹。

    “哇,這跟電影里一樣啊,這麼多的竹子!”簡小單搖下車窗拿起手機拍了起來,邊拍邊感嘆︰“真美啊。”

    的確很美,再美不過家鄉美。

    高冷沒說話,靜靜地開著車,只是隨著自己家鄉越來越近。

    車輛從市開向縣,又到了村里,一路開,越開竹林越多,村村通的馬路不寬,可車輛也不多,周圍的水稻田黃燦燦的,竹林茂密,飄著竹香。

    桃江,高家村,他到了。

    “哇,竹林像海一樣啊,看不到頭。”小單贊嘆道。

    山清水秀竹林似海,望不到邊際,這邊的女子因為深處丘陵地區,加上竹林濕氣重,所以大多皮膚白皙,桃江,在80年代是帝國人都知道的美人窩,是歷代選妃基地。

    經濟並不發達,盛產美女,連高家村這樣小小的村落里,從高冷的車旁邊走過去的農婦都見著好幾個別有韻味。

    這,是高冷的家鄉,是他生前一輩子住的地方,是他想出去,想到廣闊的天地里去奮斗,想遠離的地方。

    如今,他回來了。

    想以高家人的身份,做到自己的屋子里喝一杯茶,喊一聲伯伯,逗一下佷子。可……

    他不能。

    車速慢了下來,遠處,幾棟二層小樓映入眼簾,二層小樓的旁邊還有一個紅色的瓦房,如今農村里這種紅色瓦房不多了,這是貧窮的象征。

    那個紅色瓦房,是高冷的家,而旁邊幾棟二層小樓,是他大伯,二伯,叔叔的家。

    高冷停下車,深深地吸了口氣,眼眶一下就濕了。

    就他停車的位置,以前的他被撞身亡。

    簡小單扭過頭,看到了高冷紅了的眼圈,她微微張開嘴巴。

    “伢子,車讓一讓。”有個老伯彎下腰,站在簡小單這邊朝著里面用土話喊道。湖南這邊稱呼小伙子,都叫伢子。

    “妹坨,車讓一讓,我挑糞咧,搞髒啦就不好噠。”老伯看著簡小單憨厚地笑了笑。

    “好咧好咧,我倒哈子讓恩先過客。”高冷脫口而出的土話,讓簡小單的臉色一下就變了。

    這里土話很難懂,高冷說的什麼她完全沒听懂,可她听都听不太懂的土話,高冷說得極為流利,仿佛他原本就是這地方的人一般。

    【昨天的訂閱咒語靈驗了,還真有個盜版轉正而且全訂了,今天繼續,嚕嚕嚕啦啦來個盜版轉正並全訂吧!】



伊莉小說網 | 純禽記者 | 純禽記者最新章節

 ** 作者︰高冷的沐小婧所寫的《純禽記者》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純禽記者》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純禽記者》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