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莉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純禽記者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純禽記者》正文 第1448章 都來懟?!
作者︰高冷的沐小婧 下載︰純禽記者TXT下載
    “這位是”大伯看向了高冷。

    高冷目光一迎上去,不由地有些緊張,畢竟打小就是在大伯眼皮子底下長大的,這種相見不相識的感覺難以言表。

    堂哥說道︰“這兄弟也姓高,老高,這位美女是老高屋里堂客,也是高冷的同學,今天路過,外地的。”

    “哦。”大伯憨厚地笑了笑朝著高冷伸出手︰“坐坐,不好意思啊,我們家里有點事,既然是同學,坐坐,喝碗擂茶。”

    “老高屋里堂客,你是高冷的同學啊,你一個外地人還來看高冷,真是有心了,幸會幸會。”大伯讀了幾年私塾,普通話雖然不標準,但也還好。

    簡小單听那句“老高屋里堂客”听得面紅耳赤,于是強調道︰“我姓單,單,單。”

    什麼老高屋里堂客,她有姓好吧,雖然不是姓單,而是姓簡,這也是為了低調行事不得已才改的,叫她老單雖然都比老高屋里堂客要好

    “曉得曉得,老高屋里堂客嘛。”沒想到老伯哈哈笑著,跟沒听到簡小單說的一樣。

    “老高屋里堂客啊,好漂亮的堂客啊,這邊坐,是高冷的同學啊?”跟著進來的其他幾個女人熱情地招呼,將老高屋里懵得不得了的堂客簡小單拉到了一旁︰“我們家現在有點事,怠慢了,老高屋里堂客,喝擂茶。”

    “我姓單。”簡小單催死掙扎了一下。

    “嗯,老高屋里堂客,喝擂茶。”

    小單滿臉通紅看著高冷,不是說湖南女人地位高嗎?這是什麼鬼?高冷佯裝沒听到。

    他知道,在這個村落里一般都是某某某堂客,這個女人誰誰誰屋里的,小單說破了天際,也只會是︰老高屋里堂客。

    女人的確是挺高的,但是不體現在這方面,這種稱呼方式在這塊土地上已經延續了無數代,早就根深蒂固習慣了。

    “都叫老高,那豈不是這麼多女人都是老高屋里堂客?這怎麼區分?”小單小聲嘀咕道。

    “我們這一般不叫名字,都有綽號的。”高冷壓低了聲音說道。

    我們這?

    簡小單微微挑了挑眉,高冷也意識到自己說漏嘴了,他看了簡小單一眼,見她雖然有些詫異卻很淡定,于是微微笑了笑。

    在小單面前,果然是最舒適的。這要是擱了其他女人,估計一大堆問題來了。

    “共老頭,你們這樣要不得,政府要征地,你們簽字拿錢,多簡單的事?非要磨磨蹭蹭干什麼?”村長顯然很不滿意,雖然接過了高共的煙,但是口吻很怒。

    “村長,鄉里鄉親的你也知道,這山是我們祖墳山,除了組上其他幾戶的祖宗埋上面,其他的都是我們高家人,你說祖祖輩輩這麼多人,就是遷個墳,家里人也要商量一下的,遷到哪里,怎麼遷,還要算一算錢。前天你們才正式跟我們說要征這座山,昨天就要我們簽字,今天又來了,你們村長,你這有點太催了點吧。”高共身為高家的大伯,長兄,在父母都不在了的情況下,那就是長兄如父。

    所以,高家人是他為代表來處理這些事情的。

    高冷皺了皺眉頭,要動墳山這麼大的事,前天正式告知,今天又來了,確實有點太以權壓人了。

    “政府要征,文件都下來了,你們有什麼好拖的?”村長拖長了聲音指了指墳山的方向︰“高家就那幾個人,其他組的山被征了,也有一些墳要挖,不也挖了?這又不稀奇!”

    “村長,你這話就說得不地道了,其他組的山征了,只是一小部分幾個墳堆,而且是隊上的山,可我們這座山是歸我們高家的,我們高家那麼多人埋上頭,說征就征,連個時間都不給,這這這跟其他隊上征山兩碼事嘛!”一個婦人站在高共的身後,說道。

    “共老頭屋里堂客說的有理,別的山哪有我們這座山這麼多祖先啊!這是祖山!”

    “就是,你就是要征,也得讓我們商量商量。”

    “別的隊頂多挪一個兩個墳,我們是祖墳啊,動祖墳對子孫不好的!”

    高家人你一言我一語說起來了。

    村長站了起來吸了一口煙,往空中一吐,冷笑一聲說道︰“你們可別說什麼對子孫不好,你們那墳山我看風水也不好,挪了就娜了。”

    “我們墳山哪里風水不好了?”高共一听,聲音也大了,說自己祖墳風水不好,擱誰都不高興。

    “就是,我們這祖墳可是我祖爺爺的祖爺爺開埋的,風水好的很!”

    “你們墳山風水好的話,怎麼沒見祖墳開裂,出幾個厲害的孝子啊?別說厲害的孝子,你好歹出一個名牌大學生啊。”村長反問道。

    “就是,你們也沒出什麼人才,這墳山風水不好,我看啊,遷到別的地方更好,對吧。”跟著村長來的幾個征地辦的人連忙接過話頭。

    高冷臉色暗了下去。

    高家確實沒出厲害的人物,都是本本份份務農的根,許是這樣的原因,連征祖墳山對方都壓根沒有任何壓力,知道肯定能征,來勢洶洶。也的確,高家人哪怕一萬個不願意,也不敢也沒有說不反對征山,只是說給個時間緩緩,看看如何遷墳。

    看眼前這樣子,征地的企業趕工程,怕是想高家人有些墳不遷了,就這麼挖開算了,什麼祖爺爺的墳之類的,沒了就沒了。

    又不是什麼厲害家族的祖墳,人也沒放心上的。

    “那你就說錯了,沒有名牌大學生?”大伯高共直起腰桿指了指簡小單︰“你問老高屋里堂客,她是我佷子高冷是同學,我們高冷當年可是考上了重點本科的!”

    “就是!我們高冷考上了重點本科!而且在桃江一中讀書的時候,動不動就是班上前幾名!”

    村長一听,將煙頭往地上一仍,攤開手說道︰“是,考上了,可死了啊!這就是墳山風水不好!連出個大學生的福氣都扛不住,死了吧?我問你們,高冷是不是死了?”

    高家人被說得啞口無言。

    高冷的拳頭在褲子里握緊了,他陰沉著臉,小單看在了眼里。

    “這可是夏天檳榔廠的總部搬到我們桃江,夏天檳榔廠,你們曉得吧,多大的廠的?縣長都拍了板的!拖拖拖,不就是個風水不好的墳山?拖什麼啊?一群刁民!”村長來回走了幾步厲聲說道。

    “今天就簽了字吧,今天簽字,錢上面還能多一萬塊錢,過了今天,就沒這個好事了。”征地辦的笑著說道︰“好政策呢,多一萬塊錢。”

    一個黑臉,一個紅臉,經驗豐富。

    “其他沒什麼用的山,十萬塊錢征了也就征了,祖墳山”

    “就是,祖墳山才給十萬我們情願不要這錢,這可是祖墳,動了我害怕祖爺爺夢里來罵我。”

    高家人的聲音小了些,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民不與官斗,尤其是村民,家族沒有出厲害大角色的村民,連找個關系,最大的關系也就是隊里的隊長了。

    高冷輕輕拍了拍簡小單的背,簡小單站了起來,開了口︰“各位,听我說幾句。”

    眾人看了過來。

    “祖墳,你們是不是不想征掉?”小單問道。

    “當然了,再多錢也不想把祖墳給弄了。”

    “對,這跟錢沒關系,祖墳怎麼能動呢?他們企業可以征旁邊的山擴建啊,旁邊又不是沒山。”

    高家人紛紛說道。

    “你這個婆娘說話就有意思啊,企業征旁邊的山?你以為你是誰啊?你要企業怎麼規劃就怎麼規劃啊?好笑呢。”村長插了進來來了一句,斜著眼楮看了看簡小單後說道︰“老高屋里堂客,這可是縣政府的規劃,夏天檳榔廠的老總很厲害的,你不過和高冷是同學,也就是個高中同學,就別摻合了,說句不好听的,你摻合也沒用。”

    村長說著,又拿出一根煙點著吸了一口,往天上吐了口煙,給征地辦的使了個眼色。

    “來來來,都簽了,早晚要簽的,今天簽多一萬塊錢。”征地辦連忙說道。

    壓根沒把小單放眼里,開的是豪車又怎麼樣?這種事哪個外人會插手?夏天檳榔廠是縣政府引進來的企業,是政績,縣長點了頭的,你要插手得動多少關系?一般人壓根不會幫忙。

    而且高家確實沒能人,能壓就壓。

    “誰說我摻合沒用了?”簡小單冷笑一聲看著村長︰“我告訴你,這事兒我管定了。”

    說完,她看著高共,問道︰“是不是全體高家人都不想征掉這座山?”

    “當然。”高共說完後很是感激地笑了笑︰“老高屋里堂客,我知道你好心,可是現在政策確實下來了,我們也哎,這是你要是幫忙,估計要找縣里的大官你一個外地人好心我們領了,他們征地辦的沒幾個好家伙,你作為一個同學能來看高冷,已經很不錯了”

    “高冷救過我,有大恩,再說了,他也埋在這山上吧?所以這事我管定了。”簡小單朗聲說著,看向了村長。

    “行行行,你說你管定了,那你說怎麼管,你是給縣長打電話呢,還是給副縣長打電話啊?真的是,夏天檳榔廠你曉得不?能給縣里帶來多少稅收你曉得不?講大話不怕閃了舌頭。”村長瞪了簡小單一眼。

    “你們高家能出給縣長打電話的人物不?一個同學而已,管得著?”征地辦也瞪了簡小單一眼。

    高冷站了起來。

    二更,今天沒盜版全訂,郁悶。漲訂閱咒語都不想念了



伊莉小說網 | 純禽記者 | 純禽記者最新章節

 ** 作者︰高冷的沐小婧所寫的《純禽記者》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純禽記者》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純禽記者》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