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莉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純禽記者txt全集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純禽記者》正文 第1478章 拍到聲音……
作者︰高冷的沐小婧 下載︰純禽記者TXT下載
    儒商甲哥有些得意地穿戴好衣服後,拿出梳子梳了梳自己的大背頭,抬起手腕看了看時間︰“我得回去了,明天還要去一趟江西參加童書展覽。”

    八妹下了樓,很是羨慕地看著這位今天參加這個書展,明天參加那個書展的文化人。

    儒商甲看了騷姐一眼。

    “好,我速度快一點。”騷姐很有眼力勁,她連忙穿戴衣服,將還沒有擦完的書放到了一邊,放到了那一堆書籍里。

    這堆書籍將在這幾天運往大城市,跟著某家企業的慈善下鄉,再運送到期盼著有童書可以的貧困孩童的手上,收獲民眾的一致好評。

    而另一堆各種各樣的書,則是樣品,也是真正的精品書,包裝反而沒有儒商甲哥他們的書好,這堆書是這個月他們要制作的公版書的樣板,照著這些書出版一堆童書,賣給帝國千家萬戶望子成龍望女成鳳的家庭里。

    娘炮拿起錄音筆閃到一邊,打開了夜視偷拍器。他有些緊張,這巷子一眼望到頭,躲在石獅子的後面容易暴露,可又想著或許能拍到什麼好東西,畢竟剛剛錄下來的那番對話,就是好料。

    如果再錄到本人從門里出來,錄到這個畫面加他說話的聲音,那麼,門里面的聲音和本人也就對上號了。

    爆料,講究證據。你錄到里面的對話得跟人物對照起來,對照不起來,人可以告你誹謗的。

    這個鏡頭,一定要拍,而且還要拍到鏡頭里的儒商甲哥說話的聲音,才是上層。

    門開了,娘炮窩在離了他們三間店鋪那麼遠距離的石獅子手頭,伸出手將攝像頭對準了門的方向,他留了個心眼,除了攝像頭收音之外,門口也放了個錄音筆確保萬無一失。

    “吃藥了嗎?”出門的時候,儒商甲問了句,他是不喜歡什麼防護措施的,那樣不爽,他心里還是有數的,這兩姐妹想在鬼市長期做下去的話,不能背著他偷男人。倒不是他非要霸著,本就是玩玩而已,可是怕她們在別的男人那染病。

    不能有小孩,這是基本的。

    “吃了,我們現在都是吃的一個月的那種,你放心。”那種藥對女性的身體傷害比較大,但是方便,這樣一個月內不需要老吃緊急避i孕藥。

    八妹說這話的時候眼里流露一絲落寞,雖然在利益和身體面前,她們選擇了利益,可心里總歸是擔心了,怕吃多了這種藥以後要孩子會困難些。不過一想,如今婦產科那麼多不孕不育也都治好了,心又寬了些。

    “儒甲哥,我們要是能拉到買童書的業務,是不是也可以找你?你給我們一個中間價讓我們也發發小財吧。”騷姐看準時機又問,這生意她盤算很久了,鬼市擺夜攤也不是長久之計,能想想法子做到出版這個行當里頭更為穩妥,只是這個行當屬于獨門獨戶的行當,也就是說如果沒人領路,你進不去的。畢竟出版要有刊號,也得跟書店,幼兒園或其他企業建立好關系,這書才賣得出去,這些都要門路。

    如果懂了這些門路了,有了這些門路的關系,那麼自己也可以開童書工作室,這里那麼多童書工作室,哪怕一些做得不怎麼好的,每年也能賺個幾十上百萬,比夜市強多了。

    “你要是能拉到業務,我給你比業務員的提成要高。”儒商甲哥對自己拿手的門道 又怎麼可能告訴兩個炮架子?

    儒商甲哥說得不痛不癢。

    騷姐和八妹臉上露出了郁悶的神色,只是比業務員要多一點提成,算什麼?

    “謝謝哥。”騷姐依舊笑著,嬌滴滴地往他身上一靠︰“你對我們真好。”

    娘炮松了口氣,這一波錄得很成功,又他們在房間內的錄音,也有他們在外面的錄像,說話的內容也是有關童書,這一波花絮算是齊了。

    眼看著儒商甲哥他們走遠了,娘炮貓著腰一路小跑跑到門口拿上錄音筆,又把自己的攝像機往腰包里塞了塞。

    “誰!”突然,身後傳來了一聲怒吼,手電筒打開後光直接照了過來。原本這巷子里的燈光稀少而昏暗,手電筒一開,在這夜色之下似乎整個巷子都亮堂了。

    娘炮只覺得一股冷氣直往上冒,回過頭一看,是巡邏的保安。

    “鬼鬼祟祟地干什麼!”保安猛得吼了一句,這黑燈瞎火的,這兩條巷子到了晚上又沒有門面開著,這麼晚了在這里貓來貓去的,這讓保安一下緊張了起來。

    遠處,儒商甲哥听到了聲音停了下來回過頭。

    娘炮怕儒甲哥看到自己的正面,于是直接轉過身面向保安,佯裝很淡定地笑了笑,心里快速盤算了起來。

    保安走進了,燈光往遠處照了照,看到了儒商甲哥後面色愈發凝重起來︰“你是誰!跟著甲哥到這房間面前做什麼?!”

    聲音本身就在,在這寂靜的巷子里更顯得聲兒大。遠處的儒商甲哥雖然沒有走過來,可是卻皺起眉頭往這邊看了過去,他伸出手朝著另一個方向招了招,立刻跑過來幾個小弟。

    幾個小弟快速跑了過來,娘炮連忙壓低了帽子,暗叫一聲不好。

    “干什麼的!”領頭小弟惡狠狠地問道。

    這麼多人,跑是沒地方跑的。

    “我……嘿嘿,我……”娘炮急中生智,心生一計,他很是不好意思地撓了撓頭,壓低了聲音一臉奸笑︰“我听听繩兒……都說騷姐叫起來……呃……我就鬼迷心竅地過來听听……”

    保安一听愣了幾秒後臉上露出男人特有的曖昧的笑容,其他幾個小弟也瞬間意會般笑了笑。

    “騷姐怎麼叫,關你什麼事?”其中一人虎著臉說道,只是調調輕松了很多。

    “以後再也不敢了……”娘炮連忙示弱,他連忙陪著笑臉︰“我不懂事兒,幾個大哥行行好,可別把我抓局子里去,我還在讀大學呢,剛看到騷姐往這邊走,听那邊幾個人說騷姐又要來挨炮了,我看這女人身段很好,而且還有個女的,也不知道叫啥,那邊一些人說兩個人同時挨炮,我就……我就……我就跟上來了……”

    “嫩頭。”這幾人顯然都听過,有幾個喉結上下動了動。

    “不是賊就沒事,我還以為是賊呢,以後不許這樣了啊。”保安一听,說道。

    “整天有人趴門口听聲兒……”幾個小弟無奈地搖了搖頭︰“甲哥也不管管。”

    “甲哥管什麼?他就是要讓鬼市的人知道,騷姐和八妹是他睡的人,別人不許踫,听就听唄……不過,騷姐叫起來真的是……我第一次听到時候直接就……”

    幾個小弟一听是來听聲兒的,平日里恐怕他們也沒少听,倒也沒放心上。都沒有想過是記者,畢竟這地方從來沒有來過記者。這不像是那種做小吃的黑作坊整天提防著,這做的是符合國家規矩的書籍,不防記者。

    “什麼人?”儒商甲哥冷臉問道。

    小弟們眨了眨眼,指了指騷姐。

    “哦……”儒商甲哥一看就明白了,臉上掛了笑容,有些洋洋得意地伸出手當著這幾人的面捏了捏騷姐的屁股︰“我先走了。”

    他可不在意別人听到聲音,就像小弟們說的那樣,他巴不得鬼市的人都知道,他睡了鬼市第一騷和鬼市第一美,听就听去吧,听了也只有羨慕的份。

    儒商甲哥遠遠地看了娘炮一眼,他絲毫沒有想到高冷做童書居然會來暗訪他,這天底下怎麼會有自己要吃飯非要砸了別人的飯碗再開飯的道理呢?

    無仇無怨,井水不犯河水的。

    娘炮轉身離開的時候有些腿抖,慶幸當時這幾人沒有說一句“腰包里是什麼?”,畢竟他的腰包鼓起來很高,一看就塞了東西,里面有三個錄音筆,還有一個微型攝像機。

    這要是被發現了,打死不打死不知道,狠打一頓是絕對的,大不了到時候就說以為他是賊,再把料都拿走,手黑的挑斷手筋是常事。

    那可真是啞巴吃黃連了。

    “老子剛剛遇到他小弟了,差點露餡。”到了車上後,娘炮這才渾身抖了起來,後怕的︰“我現在手抖得不行,當時控制住了,嗎的,嚇死老子了。”

    “我看著呢。”獠牙黑著臉瞪了娘炮一眼︰“你太心急了,儒甲哥還沒走呢,你居然就沖過去拿錄音筆,也不看看後頭。”

    論暗訪技巧,獠牙是娘炮的師傅級別,他見娘炮抖得不行,遞過去一根煙︰“暗訪就是要事事小心,一點點細節沒注意就很可能被人干了。”

    “嚇死老子了,這地方要是被人圍住了,跑都沒法跑。不過好在拍到料了。”一提到拍到了料,娘炮臉上浮現出了笑容,雖然手依舊控制不住地抖,可笑容也是按耐不住的。

    恐怕,這便是暗訪的魅力了吧。那麼多暗訪記者明明知道其中凶險卻依舊選擇去做,那是因為在拍到料的那個瞬間,渾身都是熱血,這種一種正義必將戰勝邪惡的無形中的熱血和自豪。

    那種我代表月亮消滅你們的大義,讓人澎湃。

    “听听前面的錄音,我們掃巷的時候,看看他們還說了什麼。”兩人把車開到安全的地帶後將資料導入到筆記本,開始听了起來。

    錄音筆放在門外,他們離開後便听到了里面咯咯咯的笑聲。

    “你這怎麼粉的了?”儒商甲哥很是詫異的聲音。

    “有種乳霜,涂了後就會變粉粉的,好看吧?”八妹笑盈盈的。

    “我去,還有這種操作?”娘炮一臉學到了知識的表情,隨後的一些聲音讓這直男熱血沸騰,而獠牙則冷著臉快進了起來。

    “听听,听听。”娘炮眯著眼楮不想快進,這八妹的聲音是他最喜歡的那種,軟萌萌的。

    “辦正事。”獠牙嚴肅地看了娘炮一眼︰“想听,晚上你拿著慢慢听,現在辦正事。”

    “那我拷一份……這可比看小劇場有趣多了……”旗開得勝的娘炮明顯沒有獠牙那麼緊張,他說道。

    【最近都是深夜更新,因為真的太忙了,只有晚上有時間寫。抱歉。】



伊莉小說網 | 純禽記者 | 純禽記者最新章節

 ** 作者︰高冷的沐小婧所寫的《純禽記者》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純禽記者》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純禽記者》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