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莉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純禽記者txt全集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純禽記者》正文 第1504章 賺錢項目來了
作者︰高冷的沐小婧 下載︰純禽記者TXT下載
    不一會兒,劉經理去星光那邊的薪水打听出來了。

    “跟我們給他調整後的薪水差不多。”辦公室主任在電話那頭說道。

    甦素鐵青著臉掛了電話。

    如果星光集團出了天價挖走,那甦總的面子還算是過得去,冷笑一聲道一句自己一個高級人才被人挖去當高管,嘖嘖,這就是檔次的差距。

    可他娘的居然是差不多的薪水。

    這就沒面子了。

    忒沒面子了。

    到底是什麼讓劉經理棄環泰而奔星光呢?甦素百思不得其解,不過她現在也沒心思去細想,今天注定是不開心的一天。

    劉經理以最快的速度辦理交接,環泰也沒用為難他,甦素雖然有些生氣可大氣,養不熟的白眼狼她不會留著,不是她的兵,滾就滾吧。

    所以交接甚至十天的時間都沒有花就完畢了。

    “劉經理,祝你前程似錦啊!”臨走了,人力總監微笑著送下樓,伸出手,環泰一向如此,只要你在公司的時候做得好,你離開的時候也會備受尊重。

    “謝謝。”劉經理也伸出手。

    “多問一句啊,您去星光集團擔任什麼崗位呢?”人力總監似乎隨意地問一句,一直到現在,星光集團那邊還沒給劉經理安排崗位的動靜。

    “做培訓公司。”辦完了交接的劉經理,此時可以很輕松地地說下家了,言辭中透著自豪。

    “培……培訓公司?”

    “嗯,幼兒教育培訓公司,從哪里跌倒就從哪里爬起來嘛。”劉經理禮貌地點了點頭,頭也不回離開了環泰公司,走得果斷,且迫不及待。

    “星光集團要出幼兒教育培訓公司?”人力總監嘟囔著,回到自己辦公室立刻給甦總打了電話。

    “幼兒教育培訓公司?”甦素听完後恍然大悟,掛了電話後,手在桌子上敲了起來,敲了許久,嘴角露出一個微笑︰“真有點本事,原來賺錢的點在這里,從砸錢確保i精品的幼兒雜志過渡到幼兒教育方向,這個項目確實賺錢,難怪他定價那麼便宜,醉翁之意不在酒啊。”

    幼兒教育培訓,這才是高冷賺錢的大頭。

    雜志,只是鋪路而已。

    五個月後。

    《東方娃娃》刊物智力版期期加刊,東西好大家是看得到的,尤其是算計錢財算得很精明的媽媽們。

    擅長營銷的副主編除了在媒體上用高大上的宣傳模式,讓主編凹麗接受了幾家大型專訪,還帶著創作團隊參加了電視台的訪談節目,讓這雜志最大的優勢在眾人面前展示得淋灕盡致︰我們可不是一般兒童雜志團隊可以比的,我們是帝國最優秀的童書團隊。

    帝國最好的兒童雜志,這頭餃戴起來坦坦蕩蕩。

    凹麗帶領的團隊自然沒得說,一出手就砍下了帝國五項雜志優質獎項︰帝國最美兒童刊物金獎;帝國最具教育意義刊物金獎;帝國兒童刊物最具影響獎等等。

    “副主編的確很會運營,重金挖過來,沒虧。”胖子感嘆道︰“他除了再媒體上高大上的采訪,還很接地氣辦了一個兒童教育公眾大v號的活動,讓國內這批最好的兒童教育大v號都跟東方娃娃合作,有這些大v號的推廣,刊物完全處于供不應求的狀態。”

    微信公眾號賣東西,這在很多人看來是很低端的領域,然而在這個領域有一塊卻是極其火熱,那便是兒童教育公眾號。

    一些海歸的全職媽媽自己開辦公眾號,每期發布內容教媽媽們如何育兒,我們在朋友圈看到一些全職媽媽轉發的一些關于育兒的美文,99%出自公眾號。

    比如國內很牛的童書大v號錢兒頻道,韓先生便是國內知名michael錢兒頻道創始人,畢業于中國傳媒大學播音主持藝術學院, 曾任教于中國傳媒大學播音主持藝術學院,曾兩獲國家五個一工程獎、兩獲金鷹獎,同時獲得中央電視台“台長特別獎”、國家廣電總局最佳長紀錄片獎。

    看看這些頭餃,是不是讓人一掃對公眾號低端的想法呢?

    他的公眾號關注的人群絕大多數是育兒的媽媽們,從他的公眾號里下載他的童書語音,每期看他的文章學習如何育兒。

    以及在他的公眾號購買他推薦的好的書籍或其他東西。

    保守地說,他的公眾號關注人數十幾計,比很多媒體都還要厲害,每期他推薦購買的書籍也是瞬間搶光。

    類似的優質兒童教育公眾號還有很多,因為只有優質的兒童教育創始人才有可能獲得精明的媽媽們的青睞,真正肚子里有貨,可以推薦好書,好用的東西,好的育兒理念的公眾號,才能存活下來。

    這是微信公眾號里最優質的一批項目,而類似的優質公眾號都是星光集團的合作對象,12塊錢一本的書,公眾號每本抽成兩塊,雖然不多,但是省事兒,畢竟直接從雜志那邊發貨不說,月月都有,其他東西哪怕貴,抽成多,但是並不是月月都能賣的。

    本身雜志就好,加上這些大v們詳細的文字介紹,從凹麗團隊到如今市面上的現狀,讓媽媽們很爽快地掏了腰包。

    一個月十二元,試試也行,反正不貴。

    一試,果然是好書!

    所以,《帝國娃娃》以最快的速度在帝國一炮而響,毫不夸張地說,只要是孩子到了幼兒園的年齡,只要這個媽媽有一點點育兒的理念,都知道《帝國娃娃》。

    所以,在智力刊推出兩個月後陸續推出的美術版,手工版等刊物的時候,也是一搶而空。

    星光集團順勢推出了較為昂貴的《帝國娃娃精品童書》,這一款就是精致的大本,定價也很高,六十八元一本。

    毫無壓力地,一搶而空。

    很多媽媽們從一個月只訂閱12塊錢一本的智力刊,到三本刊物都收入,好東西,為孩子的未來買單的好東西,值。

    如果世界上誰的錢最好賺?女人和孩子。

    再加上本身確實是好東西,賣起來自然快。

    印刷的工廠天天滿壓力運轉,訂單如雪花一樣,打瞎了很多兒童雜志的眼,也打腫了他們的臉。

    “這麼多人訂閱他們的……”

    “雖然那三個刊物十二塊,可是精品刊物68塊,這個好賺啊……”

    “先賠本再盈利,也就是星光有錢才玩的轉,請凹麗他們居然都能不虧。”

    同行們紛紛感嘆,一副“早知道我也做精品雜志,不做垃圾雜志了”的表情。

    早知道,這三個字是太多人的座右銘了,看了眼紅,就會說︰早知道我也做精品了,早知道我也通過媒體高大上的宣傳加大v號點對點的購買來推進了,早知道……

    這個世界上哪有那麼多早知道,等你知道,高冷已經把這個市場吞了。

    而“早知道”先生們不知道的是,讓他們眼紅的還在後面,現在雜志賣脫銷算什麼?三本《東方娃娃》一本《東方娃娃精品版》賣脫銷算什麼?

    更賺錢的,在後面。

    ————————-

    “高總,雜志盈利得很快啊。”會議室里,凹麗眼楮眯成了一條線︰“幾個刊同時賣,算薄利多銷吧。不過精品刊物最賺。最重要的是,那麼多的家庭可以看到我們的作品,很開心。”

    對于凹麗這種前輩來說,她們有著樸素的價值觀,如果說現在的年輕人就想著當明星,當企業家的話,她們那一代的人就希望自己能為祖國做貢獻,為人民做貢獻。

    現在的價值觀不同了,她們身上這種樸素的價值觀是高冷最看重的地方,他知道,只要把刊物交給了凹麗,凹麗的團隊無論如何都會將雜志做到極致。

    賣的好,一方面是營銷做得好,最重要的還是東西好。

    而東西好,則讓高冷有其他的發揮余地。

    “這位劉總,大家應該早就認識了,籌備了半年了,我們星光集團是時候向外界推廣帝國娃娃幼兒培養機構了。”高冷朝著劉經理笑了笑。

    環泰集團挖過來的高級人才,劉經理到了星光集團便是星光集團旗下第一家少兒教育機構的副總,劉總。

    凹麗他們雖然知道,但是見得少。

    這半年,劉總一直在外面跑,高冷有時候會一同跑一兩座城市,只是星光集團的人並不清楚具體做了什麼,只知道成立了幼兒教育公司,似乎在陸陸續續買一些培訓機構,卻沒有正式地召開會議。

    “你跟大伙兒說一下。”高冷說道。

    “好,我們集團第一家高端幼兒教育機構成立了半年了,現在到了面向大眾的時候了。我來說一說目前籌備的情況吧。”劉總站了起來打開了筆記本,走向了投影區。

    “我們收購了三家少兒培訓機構,其中包括我以前運營得失敗的一家,現在在全國設點50個,都已裝修好了,幼兒培訓的方向跟我們《帝國娃娃》的刊物方向是一樣,但要分得更細一點,分0歲到1歲,1歲到2歲,2歲到3歲等等。按照日本教育的分級,細化到月齡。”

    “幼兒教育……幼兒教育很貴吧?”凹麗對這方面還是有所耳聞的︰“我听說,國內好一些的幼兒教育都是海外引進的,蠻貴的,我孫子參加了其中一個,是玩玩具的幼兒教育,丹麥引進的樂高機器人培訓。280元四十分鐘一節課。”

    丹麥引進的樂高機器人教育,不僅僅是幼兒,從幼兒到高中都有課程。幼兒的課程280元一節課,是常態。而到了高中,學習的樂高機器人編程則更貴,多的四五百塊一節課。

    在帝國,只要是海外引進的幼兒教育,差不多都是這個價。

    “對,很貴。”劉總點了點頭。

    “那我們的定價是?”

    “我們的初步定價,看類型吧,培養語言能力這一方面的便宜點,200塊一節課,培養英語方面的就貴一點了,三百多一節課。我們雜志有手工版,所以我們的課程也有手工,手工的定價還沒確定,我傾向于180塊一節課。對了,由于幼兒年紀小,所以三十到四十分鐘算一節課。”

    劉總說完,會議室在場的各位紛紛張大了嘴巴。

    幼兒教育,好貴啊……



伊莉小說網 | 純禽記者 | 純禽記者最新章節

 ** 作者︰高冷的沐小婧所寫的《純禽記者》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純禽記者》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純禽記者》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