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莉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長生界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第483章 全是祖神兵!
作者︰辰東 下載︰長生界TXT下載
    遙遠的山谷深處,那里漆黑如墨,只能模糊的看到一個小山般的龐然大物在沉睡。隨著它的呼吸,長達數十里的氣芒沖天而起,比之劍芒還要可怕,虛空不斷被撕裂。

    “嘩啦”

    “ 當”

    偶爾翻動時,綁縛在它身上的粗大鐵鏈便會出這樣的聲音,聲勢恐怖。

    這簡直難以以常理想像,實在考驗人的想像力,一個活著的祖神兵,有呼吸,噴吐劍芒,被鐵鏈鎖在葬兵谷中。

    不用想也知道它達到了讓人驚駭的境界,絕對真正邁入了祖神之境,不然不可能造成如此可怕的聲勢。

    蕭晨與白起陷入進退兩難之境,對于這個未知的級祖神兵,他們心中充滿了敬畏,不敢過于靠近,萬一將之驚醒,不知道會生怎麼樣的事情。

    但是他們也無法離去,身後獸影綽綽,黑暗中是一雙雙閃爍著幽森光芒的眼楮,全都在虎視眈眈的凝視著他們兩人,後路完全被截斷了。

    “嗡”

    振翅的聲音響起,無形殺氣透而至,讓這片地域森冷如冰窖。

    蕭晨與白起立刻有了心悸的感覺,當即飛退。

    後方, 一片飛天蜈蚣閃爍著陣陣青光,拍動翅膀,出刺耳的聲音,向著這里呼嘯而來。

    那是一片飛刀所化,單把飛刀也許並不可怕,但是這樣一大片聚集在一起,那就非常恐怖了。

    完全可以洞穿半祖的軀體,擊殺一兩名半祖絕不會有太大難度。

    “嗡”

    青色的飛天蜈蚣度太快了,穿越空間而至,似乎不想蕭晨他們進入禁地中,眨眼就沖至近前。

    蕭晨他們雖然也在穿越空間,但卻不敢過分穿越,他們要嚴格控制距離,因為一不小心沖至那沉睡的未知神兵近前,後果是很難預料的。是以,比起這群飛天蜈蚣慢了一拍。

    眼看一片青色的刀雨降落下來,百余只飛天蜈蚣露出了猙獰的真容。

    蕭晨一把將白起扔了出去,使他里前方被巨大的鐵鏈綁縛的未知神兵一下子近了很多。

    白起如果被這百余只飛天蜈蚣圍困,恐怕有死無生,畢竟他沒有祖神戰衣護體,很難防住。

    “嗡”

    可怕的振翅聲音在蕭晨耳畔響起,這群蜈蚣從天而降,一下子就將蕭晨淹沒了。

    鏗鏘之音不絕于耳,冥鐵戰衣不斷變形。

    蕭晨被橫著擊飛了出來,七彩聖樹與冥鐵戰衣綻放出奪目的光芒,護住了他的**。

    但縱然是如此,他也遭受了劇烈的沖擊。

    “嗡”

    漫天青色的飛天蜈蚣再一次沖了過來,想要吞噬祖神戰衣與七彩聖樹射出的光芒。

    蕭晨不敢耽擱,六面天碑砸出,二十七把戰劍橫掃。

    “當當……”

    他被舒適只飛天蜈蚣沖擊,到飛出去數百丈遠,噴出三大口鮮血,總算退到了安全地帶。

    那些尺許長的青色蜈蚣,不甘的向後飛退而去。

    這是一片禁區,未知的祖神兵沉睡之地,其他神兵似乎皆充滿了懼意。

    就在蕭晨與白起長出一口氣時,突然一聲驚天動地的吼嘯響起。

    “吼……”

    一個形似麒麟的龐然大物,周身繚繞著一道道殺氣,大步走了過來。周身墨色的鱗甲森然猙獰,寒光四射,冷森森迫人。四肢粗大如巨柱,**個人也合抱不過來,鋒利的爪子在地面留下一道道可怕的印痕。

    它高達二十幾丈,像是一座黑色的魔山一般,矗立在那里,給人造成了極大的壓迫感。

    絕對是祖神殘兵化形而成的,不然不可能有如此威勢。

    這片金地綁縛著一個級祖神兵,一般的獸影不敢逾越雷池半步,全都在遠處虎視眈眈,唯有這頭黑色的麒麟獸敢如此走進禁地中。

    蕭晨與白起一陣頭疼,這黑色的麒麟獸太強大了,渾身的殺氣直逼進人的靈魂中,讓他們感覺到了陣陣恐怖氣息,肯定對付不了。

    “吼……”

    黑色麒麟獸一聲大吼,騰躍而起,向著兩人撲殺而來。

    “走!”

    被逼的沒有辦法,蕭晨與白起不得不向著 被巨大鐵鏈綁縛的未知祖神兵沖去。

    “噗“

    堅硬的山谷地面,頓時被麒麟獸撕開了一道巨大的裂縫,蔓延出去數里,蕭晨與白起險些墜落進去。

    也就是在這一刻,他們看清了麒麟獸的本體,竟然是一把巨大的斷刀,通體烏黑,古樸無華。

    蕭晨微微一怔,看著有些眼熟。

    光芒一閃,斬在大地上的斷刀在一次化成了墨麒麟,繼續向著前方逼來。

    這個龐然大物是在太大了,高二十幾丈,長達五十多丈,像是一堵山,又像是一座魔城,繚繞的森然殺氣實在迫人。

    “轟“

    那粗壯有力的四只巨手抓,向前落下,飛沙走石,殺意傳進人的骨子里

    “這這樣的逼近過來,我們到時真的沒有退路了。“

    白起看著前方沉睡的祖神兵,又看了後方緊逼的墨麒麟,感覺一陣頭疼

    熾烈的刀芒

    再一次的斬來,好在蕭晨他們有所防備,快破空間,穿越向前方

    但是,刀芒的威力出了他們的想象,光是一點余波就將他們的空間通道碎滅了。

    “轟”

    兩個被打的暈頭轉向,從空間通道內跌落了出來,震驚于刀芒的可憐,如果真被劈中,必然要裂為兩半

    烏黑的斷刀在一瞬間又貨成了墨麒麟,猙獰恐怖,向前逼近

    “真的很熟悉,似乎在哪里見到過。”蕭晨露出驚色

    ”到了現在,別想那麼多了,快退!”白起意識到了不秒,強如他在這一刻也感覺到了死亡的威脅

    這只黑色的麒麟巨獸恐怖的過分,絕對達到了半祖九重天的境界,不比持混沌戰戈的男子以及持戰的神秘女子弱。

    “可是~~~我們已經逼近沉睡的祖神兵不足三百丈遠了。”蕭晨感覺大事不妙如果將前方的祖神兵驚醒,恐怕會更恐怖。

    前方,。巨大的鼾聲如雷鳴一般。隆隆作響。呼氣噴出的氣芒,如長虹一般貫入天際數十里。

    “吼~~~~~~~”

    後方,那山岳般的墨麒麟依然無所顧忌,居然咆哮出聲,熾烈的刀芒再一次掃殺而來,恐怖的光束簡直可以毀滅數位半祖。

    蕭晨與白起沒的選擇,只能朝著沉睡的祖神兵沖去。

    “轟”

    大地被黑色的斷刀撕開一道恐怖的大裂縫,寬足以丈許,蔓 顏出動二三百丈,幾乎要到達那巨大的鐵鏈綁縛的祖神兵近前了。

    前方, 雷鳴般的鼾聲嘎然而止,巨大的鐵鏈嘩啦啦作響,祖神兵在翻身,且出了浩大的聲音。

    “是誰打擾我沉睡?”

    甕聲甕氣,震的人耳鼓劇高痛,偏僻要碎裂開來一般。

    蕭晨與折起心中皆一沉。

    “吼……”

    身後的墨麒麟出一聲大吼,像是在挑釁一般,居然沒有回頭退走,矗立在後方搖頭擺尾。

    “嘩啦啦”

    前方,巨大的鐵鏈不斷作響。

    原來是你這頭蠻麒麟,沒事跑到我這里來撒野,想松松筋肯嗎?“

    巨大的聲音在長空中隆隆作響。

    ”吼……“

    黑色的麒麟巨獸通體閃爍著烏光,出震天的吼聲。

    蕭晨與白起駭然,直到這時他們才真正看清被鐵鏈綁縛的祖神後倒底什麼樣子。

    那是一只形似烏龜 般的巨獸,不過其頭顱竟然是龍頭,且沒有四肢,身體兩側生有一對充滿鱗甲的巨大神翼,怪模怪樣,非常特別

    “你們這兩個小東西也敢闖到這里,擾我安眠,真是不可饒恕!“

    這個高足有六七十多丈的龐然大物,俯視著蕭晨他們,出隆隆雷鳴聲響。

    將兩名半祖看做小東西,口氣之大讓人瞠目結舌,不過從其透出的氣息來看,它一點也不過分。

    呼出的氣茫,全都是可怕的劍氣,真沖雲宵,這是祖神級強者!

    蕭晨兩人很擔心,萬一這個家伙對準他們噴一口氣,那絕對夠他們受的,弄不好九回粉身碎骨。

    這頭怪模怪樣的龍龜,眼中的光芒越來越強烈了,很顯然他要有所動作了。

    就這這時,遠處疾馳而來一道青光,大喝道︰“手下留情。”

    武之印記在關鍵的時刻趕來了,同時那名手持混沌戰戈的男子以及

    手持戰劍的女子緊追不舍而來。

    “吼” 墨麒麟一聲咆哮,如一堵魔牆一般,擋住了武之印記的去路。

    “你這蠻麒麟葉不認得我了?” 武之印記似乎很氣憤。

    後方的神秘女子輕笑,道︰“麒麟刀覺醒了,這下我們聯手,看你往哪里走。”

    “咦”被綁縛的祖神級龍龜露出驚訝之色,道︰“看著很熟悉,似乎是故人。”隨著他的話語,一道道可怕的劍芒噴涂而出,射向武之印記,周圍的虛空徹底的坍塌了

    蕭晨與白起駭然,這幾人隨便鬧出一點動靜都如此可怕,他們夾在中間是在遭罪,兩人不得不沖向一旁

    ”是我,不要出手”武之印記大急,他已經被三大高手包圍了,如今這個神秘而又恐怖的龍龜神兵如果參合進來,他根本承受不住

    黑麒麟咆哮震天,向著武之印記野蠻沖撞而去,同一時間那神秘女子手中的戰劍也戰到了,虛空在破滅

    ”砰”

    武之印記被身後兩人阻斷去路,無路可退,被黑麒麟的野蠻沖撞一下子頂飛了,巨大的黑色刀芒斬的武之印記險些裂為兩半

    ”是它我想起來了!”

    蕭晨再一次看到黑色斷刀本體的剎那,一下子想起了一段往事

    當年出入長生界被困龍島,魔鬼蚩尤想要借助七彩聖樹還陽,曾送蕭晨一把無名黑色斷刀

    不過,蕭晨帶著那把斷刀離開後,並未現它有絲毫特別之處,感覺遠不如黃金神戟與烏鐵印

    只是,後來生了一件怪異的事情讓他改變了看法,當有巢氏天宮驚現長生大6上空時,麼誒有什麼威力,看起來不起眼的黑色斷刀就此飛天而去,消失不見了

    此後,再也麼誒有見到它的影跡

    而眼前的黑色斷刀,絕對是與當初看到的斷刀同出一體,丟失的那把斷刀是包括刀柄在內的後半截,而葬兵谷的黑色斷刀是包括刀尖在內的前半截

    兩者若是合一,才是一個整體

    ”絕對是它!”蕭晨自語,因為看到兩把斷刀斷裂不為的斷痕完全可以合在一起

    他萬萬也沒有想到當年掌控了一把祖神兵,不過很顯然有刀柄的那半截似乎失去了靈性早已沒有了祖神兵的力量,遠遠沒有眼前這半截麒麟刀恐怖

    此刻,武之印記遭受了極大的危機,面對三名堪比半祖九重天境界的強者,他險象環生,難以抵擋。

    “哈哈••••”就在這個時候被黑鐵鏈綁縛的祖神兵—————龍龜,狂笑了起來,道︰“原來你是這個神棍,哈哈哈•••”

    他似乎認出了武之印記,不斷大笑,噴出的劍芒更加可怕了,虛空完全崩塌了,好在這一次是沖著天際,數十里長的劍芒湮滅了一切!

    “當年你騙有巢氏遠行而去,偷盜過他的天巢•••”

    “當年你偷窺過巴布拉的妻子出浴•••”

    “當年你潛到女媧殿外,結果被伏羲抓住,被當成 燒火棍燒了七七四十九天••••”

    •••••

    龍龜哈哈大笑,一連說了武之印記七八宗丑事。

    “我•#¥••••你這個大嘴巴給我閉嘴!”遠處,武之印記似乎惱羞成怒,喝道︰“少要給我造謠。”

    “哈哈哈•••”龍龜祖神兵哈哈大笑,綁縛他的鐵鏈猛烈抖動,出陣陣“嘩啦嘩啦”的聲響。

    “當年你偷過神農氏的神水,結果被毒的只剩下了半條命•••”

    “當年你忽悠小黃帝同去北海,自己卻悄悄跑回,偷盜了人家的寶物•••”

    “當年你潛入燧人氏的火神宮,忽悠童子走開,結果不小心打翻燧人氏神火,被燒了個半死••”

    ••••

    龍龜祖神兵哈哈大笑不斷,可著勁的揭武之印記的老底。

    “我•#¥¥••••龍龜,龍龜•••你不愧是個八卦!”武之印記破口大罵,似乎覺得很沒有面子。

    遠處,蕭晨與白起目瞪口呆,那些•••都是武之印記做出過的荒謬事情嗎?看來這個老家伙真是個不良老混賬啊。

    說他是老忽悠,一點都沒有冤枉他,簡直就是個“慣犯”

    “你這老神棍當年大鬧葬兵谷,現在居然還敢跑來,今天如果不把你拆成六截,實在對不起你!”手持混沌戰戈的高大男子聲音冷森無比。

    “原來你們早就認出我來了,居然一直裝糊涂。”武之印記憤憤不已。

    “早就認出來你了,就等你自投羅網,進入山谷深處呢。“手持戰劍的神秘女子,揮動出的劍芒更加犀利無匹了。

    墨麒麟也是出震耳欲聾的吼聲。

    “嘩啦啦“

    鐵鏈猛力抖動,那巨大的龍龜翻身做了起來,將幫扶在它身上的鐵索繃的筆直,它出雷鳴般的聲音,道︰“神棍你當年大鬧藏兵谷,就此一走了之,今日既然回來了,定要給你清算!”

    “八卦你不要以為我怕你,逼急了我,再大鬧一場。”武之印記也了狠話。

    “轟隆隆”

    整座髒兵谷都在搖動,那巨大的龍龜舞動著龐大的軀體,爆出了讓蕭晨與白起都驚懼的氣息。

    “你憑什麼與我斗,你現在的這副樣子也能與我抗衡?”隆隆的聲音像是一道道雷聲在長空中激蕩。

    武之印記喝到︰“八卦我沒有想到你竟然誕生了真正的靈魂,已經不再是當年的一縷神念了,看來你今日想為難我……”

    “不錯,我正是要為難你一番。”

    “不對!”就在這時,武之印記突然大喝道︰“原來你們都已經與無數的殘碎兵魂靈識融合了,你們……已經不是原來的你們!”

    武之印記像是現了什麼可怕的事情,竭盡全力跳出站圈,蹬蹬蹬向後退出十幾步。

    “你說的不錯,無盡歲月,我們早已不是原來的祖神兵,如今我們自己就是自己的主人!”在這一刻,龍龜的聲音格外的冷漠,像是變了一個人一般。

    “你們……已經不是我所知道祖神兵了,你們徹底的淪落成了蓋世凶兵!”武之印記感覺事情非常可怕,又連著倒退出去十幾步。

    “人總是會變的,祖神兵亦不例外!”冷漠無情的聲音,轟隆隆作響,在天空中傳蕩出去上百里遠。

    “是神農氏還是黃帝將你綁縛在了這里?”

    “該死的祖神多管閑事,早晚我自己會出去的!”龍龜聲音冰寒無比,道︰“至于現在……我想先收拾掉你。”

    寒 無比,道︰“至于現在……我想先收拾掉你。”

    武之印主冷哼道︰“你這八卦被困在了這里,也敢大言不漸,等我休息夠了與你決戰一番。”

    “好,我給你時間!”

    龍龜很痛愉的答應了焉。

    旁邊,手持混沌戰戈的男子、手持戰劍的神秘女子、龐大的墨麒麟也全都靜靜不動,不再出手。

    刷

    就在這時,誰也沒有想到半祖九重天的武之印記化成了一團光芒,快沖向了蕭晨與白起,將他們包裹著一眨眼就消失不見了。

    山谷非常廣闊,很難望到盡頭,

    “想逃,那是不可能的。”手持戰戈的男子追了下去。

    “無用擔心,進入山谷內,沒有我的允許,任何人都走不出去。”龍龜的聲音依然很冷漠,根本不著急。

    “我們去哪里?”蕭晨問道。

    這時,他們已經出現在百里外。

    “你們哪里也去不了了!”

    就在這時,高天之上浮現出一個巨大的黃銅八卦圖,閃爍出刺目的光芒,其聲音正是龍龜的,怪不得武之印記稱其為八卦,原來他本體就是一個八卦圖。

    “與當年在龍島上見到的黃銅八卦很象。”蕭晨很驚訝。

    “龍島上的黃銅八卦只是一點碎片顯化面出的,哪里能夠與這里的真正本體相比。”武之印記神色凝重無比,道︰“但它已經不再是昔日伏羲的祖神兵,現在已經化成了蓋世凶兵!“

    龍龜的本體是黃銅八卦,竟是祖神伏羲的神兵!

    蕭晨與白起雖然早有猜想到,但是听到武之印記明白的說出來,還是很震驚。

    “我如果不是失去了本體,哪里輪得到它囂張!”武之印記憤憤不已。不過很快又平靜了焉,道︰“不過不要緊,形勢很快就會逆轉,我們走!“

    葬兵谷地域極為高談闊論,再次沖出去三百里,依然沒有到達盡頭。

    但就是這時,那面巨大的黃銅八卦罩落了焉。

    武之印記帶著蕭晨與白起突然加愉度!

    那黃銅八卦飛到這片地域後,似乎心有顧忌,竟然盡盡沒有砸落來,甚至在憂郁不前,不願在往里走了。

    前方谷地漸漸的狹窄起來,漆黑無光,比先前的地域黑暗了很多。

    “你竟要進入另一座山谷,好,我看你能在里面呆多久!”黃銅八卦透出極其冷漠的聲音,那股殺意不加掩飾的,道︰“除非來一個祖神,不然沒人能夠救你們。錯,縱然是祖神來了,如今我也無懼了!”

    前方的道路非常狹窄,僅僅能夠容一個人穿行而過,像是兩座大山擠在了一起,中間僅僅有一條大裂縫一般。

    武之印記什麼話也沒有說,快沖了進去。

    蕭晨與白器在後,僅僅跟隨不舍。

    行了足有十幾里,前方才漸漸開闊起來,進入此地後,蕭晨與白起不知道為何都有了一股極其壓抑的感覺。

    這竟然是一個面積同樣廣闊無比的黑暗山谷,不下于方才那座。

    “葬兵谷的地形就像是葫蘆一般,有兩個巨大的山谷,不過一般祖神兵都不願意涉足這里。”

    听到武之印記這樣說,蕭晨與白起面面相覷,知道這里一定有古怪。

    “你們倆個千萬不要亂走,縱然是祖神兵都曾在這里莫名失蹤過!”武之印記鄭重警告。

    說完這些話,武之印記轉過身軀,一步一步向前走去,他似乎非常激動。

    “武祖……你復活了嗎?”

    就在前方,有一根巨大的天柱聳立在那里,足有三百丈高,數百人都合抱不過來,透著一股古樸滄桑的氣息。

    那是武祖?怎麼可能!蕭晨與白起否定了這個想法。

    那應該是一根————通天神棍。

    神棍?他們想到了之前龍龜的話,曾稱呼武之印記為神棍,不會是武之印記的本體吧?他似乎也是一把級祖神兵!

    非常有這種可能。武之印記稱呼龍龜為八卦,結果龍龜顯化祖神兵本體後,真的為一面巨大的黃銅八卦。

    那面八卦曾經喊武之印記為神棍,這樣想來,推測 非常有可能是真的。

    難道當年武祖沒有灰飛煙滅,在這里沉睡,等待復活的機會嗎?



伊莉小說網 | 長生界 | 長生界最新章節

 ** 作者︰辰東所寫的《長生界》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長生界》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長生界》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