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莉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長生界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第601章 我是你們的祖宗
作者︰辰東 下載︰長生界TXT下載
    燕都永樂宮會所,金碧輝煌的包廂內,段暫的寂靜過後,中年男子沉聲道“你確信地層深處有生命波動?”

    “我確信!因為我曾經親臨現場觀測過,絕對不會有錯。”精明強干的青年男子,無比肯定,坐在不遠處的沙上,眼神中充滿了狂熱的神色。

    中年男子站起身來,來回走動,而後雙目射出兩道司樣火熱的光芒,道︰“一定要封|鎖消息,決不能走漏風聲。”

    “吳總請放心,那只考古隊早已被我們收買,各種最先進的探測儀也都是我們提供的,他們離不開我們。”

    “好,你辦事我放心。”中年男子走了過來,輕輕的拍了拍青年人的肩頭,而後坐了下來,露出沉思的神色。

    直至過了很久他才再次開口道︰“不過想是弄出一些文物而已,沒有想到會探出這樣神秘莫測的遺跡。一定要做好相關的準備,做好防範上作,這件事情非同尋常,萬,被他人知道,我們恐怕難以插手了,趁著現在能得到多少好處就得到多少好處。

    “真是匪夷所思,現在想來還有些夢幻的感覺,這處遺跡太邪門了!”看起來很精明的青年男子,出如此感慨。

    “這個世界總會有我們想不到事情,不可能被我們全部了解,好好干吧,你的努力我一直著在眼中。”

    “謝吳總賞識,我不會讓您失望的。”說到這里,他像是想起了什麼,將隨身帶的一個皮箱打開,道︰“吳總我將最新挖掘到的鐵衣碎片帶來了,請您過目。”

    那是十幾片古樸無華的金屬碎片,呈暗紅色,雖然在地下埋藏多年,盡管它們看起來很陳舊,但是卻沒有半點袑鞢A且硬度極高,以各種手段都難以打穿出一個小孔。

    “這就是你說的那些鐵衣碎片?”被稱作吳總的中年人細細打量抓起兩片相互比對,而後掂量了幾下,道︰“竟如此沉重,不過楠子瓣大小,每片都足有半斤重。”

    就在這時1年輕人打開了筆記本電腦,道︰“這是相關專家給出的還原圖,應該是一件鐵衣,或者說古代金屬戰甲。”

    屏幕上顯示的鐵衣古樸無華,看似非常普通,但越看越深深地吸引人的眼眸,上面像是蘊集了某種說不清的玄秘,尤其是那些被復原的金屬紋絡,被拼湊在一起後玄而又玄。

    就在這時手機鈴聲響起,青年接通後頓時變色,不久他掛斷電話,道︰“吳總,生了一點意外,鑒定金屬成分的現場生了爆炸,相關人與設施全部碎裂,但那片鐵衣碎片卻完好無損。”

    “哦,這麼玄奇?!”吳總雙丹中頓時射出兩道精光,道︰“我們去現場看看。”

    郊外的一座別墅中,清揚裊裊,這幢獨棟別墅破碎大半,周圍聳木伏倒,看得出爆炸時力量有多麼強大。

    “到底怎麼回事?”

    守護現場的人幾名很魁梧的保鏢,當中一人答道“有一名幸存者,不過生命也已經垂危,恐怕已經搶救不過來了。”

    “問出什麼情況了嗎?”那名精明強干的青年問道。

    “他說在分析金屬碎片時,那枚金屬突然出了熾烈的光芒,接著現場便生了爆炸,他離的較遠,因此暫時沒有斷氣。”

    詳細了解這一切後,中年人吳總露出沉思,道“真有自然的力量嗎?安排一下,我們馬上去挖掘遺跡的現場,同時做好應對準備,我想這件事情最終恐怕會出我們的掌控。”

    “吳總的意思是………”

    “眼下這個大環境,個人的力量真的很渺小,做好向國家相關部門匯報的準備,以免吃不到羊肉弄一身腥。”

    一天後,他們來到了敦煌,這里風沙很大,尤其是無人區地帶,沙塵暴像是洪流一般漫天墜落,甚至可以完全將太陽遮擋住。

    但是在一處遺中,這里一切都很安靜,沙塵暴似乎都不願光顧這里,像是充斥著一股邪異的力量小

    “吳總,重大現,我們又從廢墟中挖到了部分鐵衣碎片,且竟然……………”

    “竟然什麼?”吳總早已失去從容,在他遺跡坑中,一把抓住了那名胡子拉磚的探測人員。

    “棺撐中流出了鮮血……”那名探測人員似乎非常的亢奮,不斷的解釋著︰“鮮紅鮮紅的血液,我們的人員正在提取,太不可思議了,真是無法想象,不知道古墓中的血液為何沒有凝固”

    吳總聞言,先是震驚,而後是激動,最後又神色大變,皺起了眉頭。

    “事情鬧大了,已經不是我們能夠掌握的了”

    “啊……”就在這時,遺跡下傳來慘叫聲。

    所有人都變色,不由自主向後退去,在這無人區,在這神秘的遺跡中,眾人不由自主向壞聯想。

    “不好了,有人死了,非常淒慘,化成了白骨,渾身血肉都潰爛了。”遺跡下方傳來驚恐的叫聲。

    “那是尸毒,千萬注意,不要觸踫。”有人喊道。

    “不是這樣的,是血液在綻放光華,沒有觸踫到,那人就血肉消融,化成了白骨…………”

    上方人皆倒吸冷氣,此地太邪門了,讓人感覺脊背冒涼氣。

    而周圍,沙塵漫天,風聲嗚嗚作響,唯有遺跡當中風平浪靜,一片寂靜,更加突出了這里的妖邪。

    “繼續挖!”

    精明強干的青年,在吳總的身邊,代為號施令,逼迫下面的人繼續。

    “可是,一旦靠近那個區域,鮮血就會綻放光芒,這樣下去,所有人都要死啊!”下面的人抗爭,不願在繼續。※

    “你們想辦法,以其他手段挖掘,如果不真正掘開此處的秘密,你們都不要上來了,都埋葬在此地吧。”青年大聲斥道,聲音很寒冷,冷漠無情。

    挖掘繼續,不久下方又傳來讓人振奮的消息。

    “挖到一把古代的兵刃,雖然都折斷了,但是並沒有袑鞢A很鋒銳,可以輕易割裂我們的各種儀器。”

    “好,繼續挖掘!”青年人攥緊了拳頭。

    但是,旁邊的吳總卻更加的皺起了眉頭。

    “吳總您怎麼了?”…青年小心的問道。

    “恐怕事情,真的徹底的出了我們的掌控,這里大有玄秘啊,或許我們該向國家有關部門報告了,不然事情鬧大,我們根本沒法收拾。”

    “憑我們的財力,還不能,…”青年很不甘。

    “你不知道自然力的事情,曾經有人告誡過我,遇到這種事情,凶多吉少。我們不是跨國巨頭,沒有那麼大的運作力量,如果隱瞞不報,被人知曉後效果很不妙。”

    “自然的力量?”

    “不錯,雖然我們科技日新月異,但是還是有很多玄秘的事情生,不過大眾不知罷了,我也是無疑中知道了那一領域的點滴秘聞,當時並不在意,以為不過以訛傳訛而已,現在看來似乎”

    說到這里,吳總不說了。

    “砰”

    就在這時,遺跡深處傳出一聲巨響,接著一道血光沖起,像是一把巨大的利刃,從地下豎立了起來,插入天空中。

    血光熾烈,這道光束,長達數百米,破入天空中後,讓周圍的塵沙風暴全都遠離而去。

    幾聲慘叫傳出,下面的人似乎非常的驚恐,驚叫著。

    “不好了,處在血光中的人,全都粉碎了,化成了血霧!”

    “這里是魔鬼住的地方,不能再挖掘了…”

    很顯然下面的人全都嚇壞了,親眼目暗數名同伴在血色光華中,粉身碎骨,沒有比這沖擊性更強烈的事情了。

    遺跡上方,吳總臉色慘白,用力握緊了拳頭。

    “吳總……您沒事吧?”青年在旁攙扶住了他。

    “完了,果然是徹底出了我們的掌控,自然力,快向有關部門報告吧,不能摻和進去了。”在說完這句話後,他像是虛脫了一般,有不甘不願,也有後怕。

    “可是吳總”

    “不要說了,按照我說的去做。”吳總揮了揮手。

    “好吧。”

    青年轉身開始撥打出幾個電話,而後眼神中綻放光華,走到了一旁,又打出了一個神秘的電話,輕聲道︰“約翰先生,你們一向致力于古代玄學研究,我想向您出賣一個消息,我知道背後的財團實力強犬…,………”

    “砰”

    遺跡下傳來震動,下方又有人出了驚悚的叫聲。

    “探測出綻放血光的物體,太可怕了,這里是魔鬼居住的地獄!”

    “怎麼回事?”吳總問道,到了現在,他心中漸漸坦然了,沒有了後顧之憂,好奇心反倒古被勾了起來。

    “下面………”地層深處似乎有很多的尸骨,…,而出血光的物體,也就是有生命波動的物體,竟是一團破爛的血肉在那些尸骨旬分外醒目!”

    遺跡下的人似乎被嚇壞了,說話都很不連貫,結結巴巴。

    “天啊,太美麗了!”

    就在這時,遺跡下方又傳來驚叫聲。

    “又現了什麼?”

    “絕世瑰寶!”

    下方的人,似乎無比的驚嘆,暫時忘記了恐懼,道“探測到一株寶樹,綻放九彩光華,有蒙蒙霧氣在繚繞,但是卻難以掩蓋九片葉子,射出的九種神虹太讓人迷醉了”

    “寶樹?在尸骸間嗎?”吳總眼放神光,急促問道。

    “不是,它扎根在遠處,挨著一條地下暗河,出塵絕世,我不是在做夢吧,一定是天堂墜落地獄的聖物。”

    吳總與青年想派人將抱住挖掘上來,但是根本無法下探到那片區域,九彩神虹流轉,將所有器物擋在外面。

    如果蕭晨在這里,一定會認出這是昔日的七彩聖樹,不過目前已經有九片葉子了,已經由巴掌大,長到了一尺多高。

    昔日,蕭晨將聖樹還給珂珂後,便不再掌握小樹,他無論如何也不會想到”小樹要重現現世了。

    不久,這里天空中傳來隆隆響聲,不斷有大型飛行器降落。

    國家古生物研究所,古玄學研究所,自然研究所七個個研究所的人員,在重兵保護下來到了這里,很快這處遺跡便被封鎖了。

    但消息並沒有完全的封住,有國外集團正在密謀,想要分上一杯殘羹。

    當然,尋常的公民是不會知道這一切的。

    蕭晨在哪里?

    山東境內一個被稱作東營的小城郊外,一個新打下的油井生了問題,圍了很多人。

    “怎麼回事?”

    “怪事,打井的鑽桿與鑽頭碎裂了。小,

    “以前不是沒有折斷過鑽桿與鑽頭,但是這次透著邪門,你們看,弄上來的碎裂鑽頭上,竟掛著幾根長,真是見鬼了!”

    幾名工人指點著那碎裂的鑽頭。

    “你們該不會是想告訴我,這幾根長是從地下數千米出帶上來的吧?”一個上頭樣子的人,帶著安全帽陰沉著臉,看著型,場的工人以及幾位技術人員,道︰“不要拿這種荒唐理由搪塞我,別讓我懷疑你們的腦子是否出了問題”

    “張總這是真的!”旁邊的一名技術人員作證道。

    “是的,李上說的對,確實如此,我們親眼所見啊。”另幾位工人說道。

    “荒謬!”張總憤憤的瞪著現場幾人。

    “張總你的背後”就在這時,一名工人大叫了起來。

    “我背後怎麼了,你看看你們,成什麼樣子,鑽井出了問題,與你們這樣毛躁的性格分不開!”張總非常的不滿意。

    周圍的人像是看到了什麼不可思議的事情一般,全都在後退,那名被稱作李上的上程師吃驚的叫了起來,道︰“張總你的背後,鑽井口出現了很多頭,……,…”

    張總憤怒的瞪眼,而後回頭看了一眼,頓時臉色煞白,連滾帶爬,向前逃去,接連摔了幾個大跟頭,跑到足夠遠處才與眾人一起停下來。他日若篩糠,顫抖著問眾人道︰“方才,看到的……是真的?!”

    此刻,他們距離油井有一把五十多米,眾人驚疑不定的回頭觀望。

    “是是是是真的!”有人結結巴巴的答道︰“快快快,快看井。!”

    就在油井的井口處,冒出很多長,接著蓬頭垢面的頭顱露了出來。

    眾人頓時感覺脊背冒涼氣。

    張總仗著膽子斥責眾人,道︰“你們胡鬧什麼,怎麼讓人進入了井下?!”

    “不不不不是啊,誰敢冒險,張總你自己快看!”

    就在這時,眾人嚇得臉色慘白,再次向遠處奔逃。

    有井口中一個披頭散的怪人,緩緩攀子止來,穿著怪異的古代服飾,眸子像是兩道冷電…般,懾人心魄,險些將眾人軟倒在地。

    張總也跟著眾人跑出去很遠,才停下來,他心驚膽顫,仗著膽子大聲喊道︰“你你你是誰?怎麼…跑到了我們的鑽井平台下,為什麼……”下到了油井中?”

    他很驚慌,說話都磕磕巴巴。

    “我在沉睡,是你們將我擾醒了嗎?”那個披頭散的青年,容顏被亂遮擋住了大半,出的聲音很冷漠,再加上他身體上那些破破爛爛,異常古怪的服飾,縱然是在正午的陽光下,也讓人感覺脊背一陣冒寒氣。

    “你你你……胡說八道什麼?!”張總听到對方說的話,既害怕又吃驚,道“你你你,…怎麼可能在地下,怎麼可能跑到我們的鑽井下方睡覺,你你你你到底是誰?”

    那披頭散的青年,非常鎮靜,語氣沉穩,但卻很冷冽,道︰“我在兩千五百米的地下沉睡,你們為何用鐵鑽來鑽我的頭顱,將我擾醒?”

    “你你你…你荒唐頭頂,你在胡說什麼?!”張總感覺很氣憤,他嚴重懷疑有人惡作劇,在膽大包天的戲弄他,道“鑽頭在兩千五百米的地下將你擾醒了?虧你想的出來!你以為你是誰,你還真以為自己的腦袋是金剛石?我們用鑽頭來鑽的頭顱,你都完好無損?還將我們的鑽頭崩碎了?簡直是滑天下之大稽!報警,一定要將這個打亂的家伙抓起來……………”

    “你說完了沒有?”那披頭散的青年,靜靜的看著前方的那些人,道︰“將我擾醒,你們還有理了,明明是你們鑽我的頭顱,打擾了我的沉睡…,…”

    “真是豈有此理,你是哪來的,在此風言風語,你到底是誰,竟跑到這里破壞我們的油井?”

    那披頭散的怪人沉思了片刻,道︰“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我是你們的祖宗。”

    “我擦”听到這句話,所有人目瞪口呆,這怪人也忒不是東西了,竟敢如此佔眾人的便宜。

    就連張總也忍不住說了髒話,道︰“我擦,這主誰啊,太不是東西了,這樣戲弄我們。媽的,惡作劇也不能這樣搞啊,跑我們油井來鬧,趕緊報警,順便給我看看周圍有沒有電視台的人在偷*拍。他媽的,如果讓我知道是哪個無聊的頻道跑這里取材來了,我不讓他破產才怪!現在的電視台太不像話了,為了編排節目,什麼事情都敢做,竟敢跑到我們油老虎的地盤來撒野,我跟他們沒完。”、

    “就是啊,就說油價一個勁的上漲,但也不能這樣整我們啊,太不像話了,應該繼續向總公司建議,持續調高油價!”旁邊,也有人緩過神來,認為這絕對是有人在惡作劇,不再害怕,如此說道。

    就在這時,油井前那個披頭散青年,沒有再解鋒什麼,而直接拿起鑽頭在自己的頭顱上鑽了幾下。

    “咯嚓”

    那鑽頭頓時四分五裂…墜落在地,那種聲響分外的刺耳。

    而在眾人目瞪口呆中,那個青年又輕易的拎起了以“噸,為單位重的七八根鑽桿,在自己身上敲打。

    結果讓所有人嚇掉了半條魂,所有鑽桿全部斷裂,噗噗墜落在地上!

    “我的媽啊!”

    “鬼啊!”

    “真是地下的老尸鬼!”

    眾人臉色蒼白,連滾帶爬,想要逃離這里,奈何雙腿顫抖,腿肚子轉筋,難以跑動,差不多全都軟了那里。

    且,就在這時,讓他們感覺頭皮麻的是,那個披頭散的青年,竟然腳不沾地,輕飄飄如鵝毛般飄了過來,像是一只幽靈一般,來到了眾人的眼前。

    “別怕,我不是鬼,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我真的是你們的祖宗。”

    那披頭散的青年飄到近前,蹲下身來,長遮擋住了大半的容顏,凝望著他們。當場就有幾人直接翻白眼,嚇昏了過去。



伊莉小說網 | 長生界 | 長生界最新章節

 ** 作者︰辰東所寫的《長生界》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長生界》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長生界》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