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莉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長生界txt全集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第605章 天碑上空的古堡
作者︰辰東 下載︰長生界TXT下載
    古樸的石碑不過一米長,整體成灰暗偏黑色,上面有一些神秘的刻痕,在時間的力量下早已變的很模糊,很難辨明-那些圖紋到底有何意義。

    石碑被放在展台上,過幾日才會拍賣,此刻周圍圍了不少人,相關鑒定師正在評估其價值。

    “不過是後燕時期的石碑而已,這種類型的石碑出土太多了,根本沒有多少價值。”一個帶著厚厚的眼楮、滿頭白花花的老者做出了這樣的評價。

    虛空中,蕭晨頓時一個趔趄,差點栽落下去。出土了好多這樣的石碑?有沒有槁錯,天碑也能夠海量出土嗎?這未免太驚人了。

    “胡說,這塊根本不是後燕時期那種大量出土的無意義的石碑。”就在這時,另一個看起來頗為正氣的老學究,放下了手中的放大鏡,對那滿頭白花花的老者,道︰“這分明是一塊不可多得的瑰寶,保守估計,被雕刻成後到現在足有數十……不,是上萬載歲月了。”

    其實,他很想說這塊石碑有數十萬、上百萬、甚至上千萬載歲月的,但是那樣太過驚人了,人類文明史才有多久?

    頭顱白花花的那名老者嗤笑道︰“我們有文字記載的歷史有多久?你居然說上萬載,真是可笑……”

    就在這時,旁邊幾位請來的專家也都紛紛出言附和。

    “怎麼可能有上萬載的歲月,怎麼看都是後燕時期那種大量出土的石碑。

    “沒錯,就是委托拍賣行的賣家自己都承認是後燕時期的石碑,只不過圖紋有點特別而已,所以昝拿來拍賣。”

    “不錯,也勉強算個珍品吧,但確實是後燕時期的石碑。

    這些人一致認1,口風幾乎完全一樣。

    “你們……真是我們這一行的敗類!”那個頗為正氣的老學究憤憤不已,點指著幾人,道︰“肯定是有大主顧,讓你們調低評鑒,準備低價收購,與你們這種磚家為伍,真是我的恥辱!”他紛紛甩袖而去。

    虛空中,蕭晨靜靜的看著這一切,在凡人中生活的這些日子,他以強大的神識了解到了很多東西。

    所謂“磚家”與“叫獸”真種稱呼真是莫大的諷刺,但這就是現實,御用文奴與筆匠實在太普遍了。

    眼下所見不過是小事一樁,連九頭蛇這種大妖近日融入凡人中後,都了解到了很多的事情,這個國度國有資產的賤賣,實在到了令人指的地步。

    外投行評定那些資產等級時,不少被金成攻陷的“磚家”與“叫獸”為之搖旗吶喊,許多優質!產都被吐血賤賣。

    當然不可否認還是有風骨與正氣都還存在的專家與教授的。

    “真的是天峰?”小倔龍問道。

    “千仝萬確。”蕭晨點了點頭。

    而後,他憑空造物,一塊一模一樣的石碑出現在他的掌中,光華一閃,替換了那塊被放在大廳中的真正天碑。

    無聲無息間,蕭晨、小倔龍、九頭蛇離開了這里,回到了他們的居所。

    見到他們回來,殺破狼頓時撲了過來,哭喪著臉大叫道︰“大哥誒,你們終于回來了,快快解開我的封印吧,凡人的生活真不是正常人可以忍受的,我現在都快要度了,生命的力量正在飛快的流逝……”

    “先去一邊反省。”

    蕭晨一指點出,這個家伙立刻被封到了自己的房間中。而後蕭晨將天碑擺放在桌上,仔細觀察起來。

    強大如他,如果不近距離觀察,也決不可能現這塊天碑,難怪被凡人所得後,異界強-者沒有出現。

    蕭晨用手摩挲,上面的圖紋非常暗淡,近乎徹底磨滅了。

    “這不是魔鬼平原的那塊天碑,也不是饋壓在天葬谷的那塊,亦不是昔日黃河中的古碑,更不是當年饋壓龍島死城的那塊。”

    如果不算老石龜附身那第七塊巨碑,蕭晨在此前曾經得到過六篇天碑玄法,不過真正見識過的卻只有四塊,其中兩塊天碑僅僅是看到過虛影,並非真實本體,那兩篇心法是從虛影中觀來的”

    “這應該是那第五面天碑,真不知道它是怎樣落入凡人手中的,昔日它到底饋壓在哪里,看來有必要仔細查探一番。”

    “這天碑該不會是被人廢了吧,還有昔日的偉力嗎?”小倔龍問道。

    “天碑未廢,不然也不可能瞞過我們了,這些天我們一直都在燕都,卻沒有感知到它的氣息。”

    說到這里,蕭晨皺起了眉頭,因為現在以神識探向天碑,卻難以查到什麼,且神識的力量如泥牛入海一般,消失在了碑體內。

    “感受不到了它的恐怖戌壓,表面看起來,像是一塊平常的凡石一般。

    蕭晨幾次試探,催動出的神力,全都猶如甘露滴落進沙漠一般,被無聲無息的吸盡。

    “去死亡世界試驗一番。”

    蕭晨做出了這個決定,在九州與四方世界都不好催動天碑,萬一被異界感知到就麻煩了。

    他有祖君戰船殘體可以輕易穿越大世界屏障,因此帶著小倔龍與九頭蛇並不廢什麼力氣。

    當出現在枯寂的死亡世界後,蕭晨開始運轉天碑玄法,那本來無波動的碑體頓時顥動了起來。

    “轟”

    下一刻間,一股暴虐的氣息震動天地,小小的碑休爆出了汪洋般的波動,懾人心魄,令人膽寒,讓人顥栗。

    它開始快生長了起來,越來越大,猶如巨山,壓迫的人喘不過氣來,這片區域頓時山崩地裂,岩漿噴涌,魔雲潰散,星斗搖動。

    這股氣勢與當年的天碑並無兩樣,可鎖壓世界,可毀滅石人,實在是天下最強的“鎮封”至寶。

    “快停下吧,再催動的話,都快捅破天了。”九頭蛇吃驚的喊道。

    此s,1,天碑在暴漲,越山脈,送入天穹,越高大雄偉,一眼望不到頂端,散出的氣息,讓在場幾人感覺到了深重的壓抑,有窒息的感覺。

    蕭晨停止了玄蕭的運轉,感覺渾身的力氣都被抽出去了,精疲力竭,急忙在虛空中盤膝打坐,直至過了很久他才徹底恢復過來。

    而此時,天碑早已緩緩縮小到了一米高,又變的古樸無華,非常普通了。

    “到底艿什麼?”

    蕭晨百思不得其解,無法想明白,夭碑怎麼自行縮小了,以往接近都很困難,更不要說被凡人收藏了。

    “難道是因為它完成了使命,便會沉眠下來,不再顯現神異?”三人都難以真正明號-o“現在算是得到一枚天痕了吧?”九頭蛇問道。”可以綹到了。”

    蕭晨盤坐在此,不再言聲,運轉天師玄沽,不多時那一米高的石碑,上面所鐫刻的古老圖紋像是有了生命,光芒大成,越來越熾烈。

    強大的氣息,頓時逼迫的小倔龍與九頭蛇退向遠方,吃驚的觀望。

    刷夭碑上像是有一幅畫卷飛了下來,猶如薄紗一般罩向蕭晨,快沒入了他的體內,在的他軀體上,頓時多了一塊非常微小的天碑印記。

    一切都很順利,蕭晨得到了第三枚天痕,整個人精氣神達到了一個巔峰。

    當他長身而起時,天碑上什麼也沒有剩下了,所有圖紋都消失不這一次真的很意外,天碎這宗實物成為了蕭晨的收藏品,被他順利收入穴道空間中。

    “這也太……”小倔龍都感覺有些無f6,當年天碑饋封龍島,他親身體會過那巨碑的可怕,如今卻成為了私人收藏品,那狂暴的氣息不再流露。

    “如果我走石人路,這天碑也會裱派上大用場……”蕭晨雙日中神光湛湛。

    “你想以天碑構建神城之休嗎?”九頭蛇相當的震驚,如果是那樣的話,神城恐怕不可能被打碎,可以高枕無憂。

    蕭晨沒有說什麼,凝望向死亡大6深處,道︰“走吧,有強者過來了,我們沒有必要與之爭斗。”

    三人重新回到九州,準備三天後去參加那拍賣會,探明賣家各種信息,想要知道他究竟是如何得到的。

    三天一晃眼很快就到了,這一次殺破狼也隨行,不過封印依然沒有被解開。

    殺破狼滿大街張望,不斷嘀咕著︰“別讓我在看到那些飛車黨,別讓我再看到那個女人,敢一天撞我七次,敢讓得我一身怪病,被我現後跟他們沒完。”

    “前幾天遇到一個傻叉,居然跟我爭風吃醋,還揪著我的衣領說是我祖宗。結果被我找飛車黨一天撞了七次,沒有想到那個家伙命還真大,沒有死,真希望再次見到那個家伙,繼續撞他十次八次。”

    就在拍賣行外,三個不良少年邊走邊笑,跟隨在幾個中年人的背後,說出手這番話語。

    “胡鬧!”一名中年人回頭狠狠的瞪了他們一眼,顯然是他們的不遠處,殺破狼近乎石化,看著那些人走進拍賣行,他才大叫了起來,道︰“我就曰了,是那小屁孩找人一天撞了我七次,我…………就在這時,不遠處兩個花枝招展的女子走向拍賣行。

    “前幾天去永樂宮玩,遇到一個自稱為狼的傻鳥,開始在一起根有感覺,但是沒有想到那個家伙是個窮光蛋,就這樣也敢跟我搭訕?我小小的教訓了他一下,最後臨走前我給那個睡的如死豬般的家伙扔下幾張紙幣。

    “哈哈,你給他錢……反過來了,打人不能這樣打臉啊。”“算了,李總正在等我們,進去吧。”兩個花枝招展的女子扭著水蛇腰,走進了拍賣行。這時,殺破狼的眼楮都快噴火了,一雙拳頭攥的嘎 嘎 響。蕭晨、小倔龍、九頭蛇全都目瞪口呆,這實在讓人無語啊。

    殺破狼石化過後,簡直快瘋狂了,咬牙切齒道︰“他媽的……這都是什麼事啊,打擊人也不能這樣吧,讓我一塊遇到了!”

    蕭晨與小倔龍沒有理他,率先向前走去,九頭蛇走了過來,無言的拍了拍他的肩頭,也向前行去。

    四人隱在虛空中,靜靜的關注著拍賣現場,氣氛非常熱烈,不少古玩都被拍出了天價。

    至于被偷梁換柱的天碑,則在平淡中成交,波瀾不驚,沒有幾人舉牌。

    蕭晨以強大的神識搜索現場,賣家果真也到場了,快從他的腦中得到了相關的信息。

    “走吧。”蕭晨打算離開這里。

    “等等,不幫我解除封印,我寧死在這里!”殺破狼肺都快氣炸了,正盯著那不良少年運氣呢,同時不斷沖著那依偎在一個挺著大肚子的老男人的身邊的女子翻白眼。

    蕭晨怎會不知他想干什麼,想到這個家伙被凡人整的這麼淒慘,頓時忍不住笑了起來,而後解開了他的封印,道︰“適可而止,不要亂來。”

    殺破狼咬牙切齒的點頭,施展了一個法術,拍賣行內的人似乎根本沒有甓察到少了兩人。

    “我擦,原來是你追傻叉,正要找你呢,還沒撞你過癮呢。”不良少年顯然沒有明白情況,見到殺破狼就是這樣一句話。

    殺破狼當時臉就綠了,鼻子險些氣歪,提著不良少年沖天而起,道︰“你不是喜歡撞嗎,我讓你撞個夠!”

    不多時他們就來到了天外,不良少年早就嚇傻了,顫抖著道︰“神仙啊,我錯了,放了我吧。”

    殺破狼直接點出一道光暈,籠罩不良少年,將他丟在了一顆隕石碎塊上,而後猛力踹了一腳,讓他在一片隕石群中飛翔而去。

    “自由飛翔吧,如果十年後還活著,我來接你。

    “我擦,救命啊!”

    半刻鐘後,殺破狼又將那個花枝招展的女子搖醒,直接扔在了一個枯寂的星球上,丟下如山的一堆鑽石,道︰“你就這樣守著這堆錢吧,看個十年八年,到時候沒化成骷髏我再來接你。”

    九州上空,蕭晨三人相當的無言,殺破狼也太損了一點。

    “不要鬧出人命。”

    “放心,我在他們體內注入了精氣,短時間內死不了。”說到這里,殺破狼一副痛心疾的樣子,道“神奇的國度,這一切真是社會的悲哀,人類的悲哀啊。

    “滾”

    三人一起將他轟飛。

    不久後,蕭晨他們穿越空間,來到了九州西部一個山村。

    蕭晨想要尋找天碑的真正主人,因為是古董販子從這個山村將天碑收是的。

    相對于高樓林立的城市來說,這里的磚瓦石屋無疑很落後,不過卻少了幾分物欲喧囂,多了幾分花草的芳香,讓人的心也隨著寧靜了幾分。

    來到一個不算多麼規整、以山石堆砌成的院子前,蕭晨探出神識,準備搜索院子主人的記憶,來追尋天碑的一切。

    “吱呀”

    就在這時,院門被推開了,一個看起來很憨厚樸實的中年漢子走了出來,道︰“我這里真的沒有石碑了,就那麼一塊,以前都當作磨刀石用,害得我現在還要去再找一塊。”

    “磨刀石?!”听聞到這些話後,蕭晨有點目瞪口呆的感覺。

    “破妄之眼!”蕭晨低喝,將天碑放在院中,與這里的環境契合,而後雙目中頓時射出兩道金光,將這里籠罩了。追溯歷史長河,逆源而上,他想要看看天碑是如何失落在這個地方的,想要還原昔日的,切。

    蕭晨身體劇震,身形連續搖顥,他所追溯的歷史,似乎出了他的能力範圍,很難繼續下去。

    但是,恤終究咬牙堅持了下來。

    一幅幅破碎的畫面在他眼前浮現。

    天空中血雨紛飛,一塊巨大的天碑墜落而下,同時還有各種斷壁殘垣、破碎的廢墟,同時砸在這片土地上。

    蕭晨感覺身體一震搖晃,神圖與古卷持在了手中,他繼續追溯歷史長河而上。

    畫面倒退,一座古堡在龜裂,當中留下無盡鮮血。

    “砰”

    它四分五裂,墜落了下來,同時一面古埠從古堡內跟著摔落了下來。

    “古堡中有天峰?!”

    蕭晨驚疑不定,且,他看那古堡非常的眼熟。

    驀地,他露出了震驚的神色,猛的想起,這不是龍島上空曾經出現過的那座死亡古堡嗎?昔日,震動出無盡風雲,攪動出滔天駭浪。

    “破妄之眼,逆時間長河而上!”蕭晨再次低喝。

    神圖與古卷在他手中光芒燦燦,與此同時生出九片神葉的聖樹也在他頭頂上方浮現,灑落下萬道神光,助他一臂之力。

    畫面再次浮現,快沿著時間長河而上。

    古堡果真來自龍島上空,這一次甚至看到了幾個枯瘦的人形生物在古堡大門前徘徊。

    “破妄破虛,還原真實過去!”

    蕭晨大喝,這個時候,三道天痕浮現,他開始借助更多的力量,逆時間長河而上。

    “嗯?!”蕭晨再次吃驚,古堡不屬于龍島,下一刻競出現在天葬谷上方。

    “繼續逆源而上!”

    他強咬牙關,另一幅畫面浮現而出,古堡出現在魔鬼平原上空。

    此刻,蕭晨通體光華萬道,像是有神焰在熊熊燃燒,探究天碑與古堡的秘密,受到了莫大的阻力,他通出了極限潛能。

    畫面一閃,古堡出現在了黃河上空,烏雲翻滾,黃河水滔滔。到了此刻,蕭晨實在支撐不住了,雙目中的金光快暗淡了下來。

    “古堡不屬于龍島,但凡有天碑的地方,都曾經出現過的它影跡,而堡內亦有一面石碑……”

    蕭晨感覺相當的吃驚,這一切太神秘了,古堡到底隱藏了怎樣的秘密?為何幾乎在所有天碑上空都出現過?

    “怎麼了?”小倔龍問道。

    “挖地,挖地三百丈!”蕭晨出低沉的聲音,道︰“這片大地下,有一座墜落的古堡,與天碑有著莫大的聯系!”



伊莉小說網 | 長生界 | 長生界最新章節

 ** 作者︰辰東所寫的《長生界》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長生界》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長生界》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