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莉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長生界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第209章 凝華珠
作者︰辰東 下載︰長生界TXT下載
    星光暗淡,明月躲在一朵烏雲中,只能透露出點點光暈。在高天向下俯視,天帝城中***通明,像是一座光芒璀璨的仙府。

    蕭晨快如神光,早已脫離了眾人的視線,展開不死天翼不斷向上飛升,遠離大地,越來越高,最後竟然飛上了雲端。

    躲在雲朵間,靜靜的調息了片刻,蕭晨開始默默思索,是否真的就此逃出此城?

    龍騰曾經說過,只要他出離此城,虎奴與虎侍就會立刻下死手。蕭晨並不太相信,天帝城如此之大,天空如此廣闊,虎家的人真有那麼大的神通,可以封困四方嗎?

    蕭晨站在雲端,攬著如同畫卷中走出的麗人,看著那輪清冷的明月,心思百轉,如何安全的逃離此地呢?

    海雲雪在皎潔月光的下,如雪的肌膚閃爍著晶瑩的光澤,像是玉石雕琢出來的一般輝光點點,說不出的動人。

    只是此刻如此絕代佳人在蕭晨眼中好像似木偶一般,完全被忽視了,他的眸光似刀鋒一般犀利,凝望著滿天星斗不斷思索。

    “蕭晨你放開我,我幫你爭得活命的機會……”海雲雪吐氣如蘭,語氣平緩,並未因被被俘而有絲毫驚慌,冷靜而又從容無比。

    “是想救你自己吧。”蕭晨緊了緊環在那海雲雪柳腰上的大手,嗤笑道︰“本是洞房花燭時。你我夫妻卻立身雲端,雖然有些另類,但星月灑輝。夜色朦朧,也是算是良辰美景,倒也別有一番情致。”

    “你想殺我?”海雲雪回眸凝視蕭晨。

    “為何這樣說呢,你如此國色天香,我又怎忍心下手。”蕭晨嘴角微翹,笑地很燦爛,在月光下雪白的牙齒閃爍著晶瑩的光澤。但眸子中卻沒有半點笑意,一點冷酷地寒光一閃而沒。

    “因為你知道自己無法逃走!”

    “笑話。天地如此之大,誰能阻我離去?”

    “虎奴與虎侍已經在你身上留下精神烙印,天地之大,你無論逃到何方,他們都能夠尋到你?”海雲雪非常平靜的說出了讓蕭晨心驚的話語。

    “怎麼可能呢?”

    海雲雪嫣然一笑,讓滿天星光都黯然失色,如玉的容顏透著異樣的誘惑,道︰“我可以告訴你如何破解,但你需放我一條生路。”似是在妥協,似是在在交換。但是蕭晨卻對她防備甚深。這個女人心機深沉,很難讓人相信。

    “我如何相信你?”

    海雲雪淺笑,紅唇分外誘人,櫻唇微啟,道︰“現在的問題是,我該擔心你如何才能夠真正放過我,你把握了主動權,無需擔心。”

    蕭晨笑了,點頭道︰“好吧,你請說。”

    “你用心去感應。神識海中是否有一縷迷霧般的白光。”

    蕭晨靜下心來仔細去感應,果然現了一點異常,點頭道︰“不錯。”

    “這就對了,這是虎家特有的手段。將精神烙印打入你體內,就是逃到天涯海角也能夠被他們尋到。想要破解除非你有強絕地力量,將之沖散擊潰,外人是無法幫上忙的。很明顯你現在的力量不可能強過虎奴與虎侍。還有另一個辦法,那就是以神珠定住那縷精神烙印,使之與虎奴失去感應。而我手中就有這樣一顆寶珠,名為凝華。不僅可以定住精神烙印波動,還可以讓你躲避過任何強者的神識搜索。為你平安逃走提供了可能。”

    “你想的可真周到。”

    海雲雪平靜而又認真的道︰“因為我想活下去。我知道你一旦有危險。會毫不留情的殺死我。”

    夜深人靜,海家府邸中。賓客早已離去,但是海家人卻難以入眠,就在這個時候幾個老人剎那間睜開了眼楮,感應到了蕭晨的氣息。

    刷刷

    幾道人影飛出,將蕭晨包圍在當中。

    “別緊張,我將一些東西忘在了這里。”蕭晨將長刀橫在海雲雪的脖子上,對著幾個老人道︰“我知道你們功參造化,甚至能夠禁錮一片領域,但是我想讓你們明白,我的靈覺常,如果感覺到絲毫能量波動,我會立刻揮刀斬了海雲雪地頭顱!”

    無聲無息間,幾名老人都退走了。

    蕭晨在空中留下一道殘影,剎那間沖向海雲雪的閨房。

    “這個小子真該凌遲處死!”

    “先讓他猖狂一時吧。”

    “早晚要刮了他!”

    中青代非常的氣憤,但也無可奈何。

    海雲雪的閨房中,清香陣陣,如蘭似麝,不過里面一片漆黑,蕭晨押著海雲雪走了進來,但又在剎那間停住了身形,因為黑暗中有一個人正站在那里。

    “你們來了,我已經等候多時了。”

    竟然是海雲天,他的眼中有無奈、有傷感,靜靜的看著蕭晨,道︰“我就知道姐姐會帶你來這里取凝華珠。”

    說罷他攤開手掌,一顆明珠自掌心綻放出柔和的光輝,將那只蒼白的手掌映襯的近乎透明。

    蕭晨默默無語,海雲天畢竟是他在這個城市的朋友之一,此情此境沒有什麼好多說地。

    徑直走過來,海運天將明珠遞給了蕭晨,道︰“如此,虎家就不會捕捉到你的行蹤了,希望你不要傷害我的姐姐。”說到這里,海雲天轉過身,背對蕭晨道︰“不管以後如何,我都會記得曾經有過你這樣一個朋友。”

    “我也會記……”說到這里。蕭晨身形暴退,一道血光從前方傳來,海雲天竟然以一把長劍洞穿了自己地軟肋。刺向蕭晨,如此掩飾,且沒有任何能量波動,確實夠狠辣凌厲。

    刷

    長刀光芒閃現,蕭晨在海雲雪地脖頸上劃出一道血痕,頓時讓幾個暗中將要展開場域,從而禁錮蕭晨的老人生生止住了。

    “我說過我地靈覺常,你們千萬不要妄展神通。那樣只能加快海雲雪死亡。海雲天你很好,掩藏的很深,到底還是生了這樣的事情……”蕭晨將凝華珠收起,押著海雲雪飛上高天,剎那間遠去。

    “吼……”

    震天的虎嘯聲響徹天地,前方浩蕩來一股極其強大的能量波動。而後方也傳來一聲長嘯,有高手破空而來。

    “為什麼偏偏這麼巧?怎麼像是在等我一般!”蕭晨變色,挾持著海雲雪向地面俯沖而去,如浮光掠影一般,沖進了復雜的居民區中。

    凝華珠剛剛到手。虎奴與虎侍就殺到了。兩道身影快如電光,幾乎剎那間就沖到了海家上空。

    “怎麼突然消失了?”老嫗虎奴性格暴烈,立身在高空中冷冷地掃視著四方。另一名六七十歲地老人,雙目中也是精光閃閃,在夜空中劃出一道道冷電。

    “蕭晨拿到了凝華珠,可以定住你們地精神烙印,使之不能波動。”海雲天地傷口處理後,已經無大礙,仰望著天空中的兩大強者,道︰“不過。凝華珠被我們做了手腳,我們海家可以尋覓到他,你們不要莽撞,他逃不了。”

    無聲無息間。海家四名老人出現在高空中。

    “嘿嘿,好,就按先前說的,我們知道該怎麼做。該死的的龍騰,如果不是他阻我們,哪有這些事情生。不過,他已經說了,蕭晨是生是死都與他再無關系。他覺得這樣陪你們幾大家族玩沒意思。”

    “這個雜種!”海家家主海翻雲恨恨的道。

    四方出擊。海家的人向著西面八方而去,不驚動蕭晨。但卻要將他圍困住。這一夜天帝城不可能平靜,許多大家族都密切的注視著這一切,對于他們來說好戲才剛剛開始。

    一片平民區內,蕭晨冷冷的以刀鋒對著海雲雪,道︰“你們地家族的人為何能夠感知到我們的行蹤,你們在凝華珠上做了手腳?”

    鮮血自那雪白的脖頸上再次流了下來,海雲雪靜靜的道︰“凝聚力量,向著凝華珠注入,粉碎里面的光團,可切斷與外界的聯系。”

    蕭晨依言而動,但在剎那間身體內的力量像是決堤的河水一般,瘋狂向著凝華珠沖去,想阻擋都不可能。那里像是有一個黑洞一般,瘋狂吞噬他的力量,蕭晨仿似泥塑木雕一般被定在當場。

    海雲雪沒有任何猶豫,像是一縷光影一般,脫離了蕭晨地掌控。

    “哼!凝華珠的功用大著呢,等你力量干涸,我要讓你嘗遍百種酷刑!”海雲雪擦干脖頸上的血跡,艷冠天下的容顏冷地像是冰雪一般,眸光更是寒冷無比。

    “哼!”蕭晨出了一聲冷哼,生生震開了凝華珠。

    “怎麼可能,你修習的是何種功法?”海雲雪吃驚無比,快後退,不過她並不擔心,因為家族中的高手已經趕到了,一名老人護在了她的身前。

    “連惡龍我都可以煉化,何況區區一枚珠子。”

    海雲雪出了銀鈴般的笑聲,道︰“重要的是它為我爭取到了時間,蕭晨你死定了!”

    “海雲雪你真的很可怕,果然好算計!”蕭晨並不驚慌,事已至此,沒有什麼可後悔的。

    海雲雪平靜而又冷酷地道︰“你是個難得地人才,如果不是因為得罪了虎家,到也能夠為我所用,可惜了……”

    “哈哈……”蕭晨大笑道︰“看來今夜你要弒夫了,難道你不怕天下人恥笑你惡毒嗎?”

    海雲雪並不動怒,身影似站立在雲端的仙人那般飄渺,靜靜回應道︰“本來想將讓虎家地人帶你走的。但是我越來越覺得你很可怕,必須要親眼看到你死去,不然……以你的天資來說。數十年後說不定真地可以名震天下,我可不想這種事情生,更不願意被無聊的人說我沒眼光。”

    海家的四名老人全到了,四方已經被封困,蕭晨根本無法逃走。

    大笑傳來,虎奴與虎侍也飛臨到了高空,老嫗惡狠狠的道︰“雖然無法抓到那個小東西,但是拿你為小白虎祭奠也夠了!”

    “你們算是什麼東西。”蕭晨冷哼道︰“如此輩分對我這樣一個後輩出手。就不怕天下人恥笑嗎?虎家名震中土大地,有你們這樣的人真是將臉丟盡了。”

    老嫗虎奴頓時翻臉,陰森森的道︰“小子你少要逞口舌之利,虎家做事一向如此,誰敢說什麼?!”

    “原來無恥已經成為一種傳統!”蕭晨充滿了不屑。

    被一個後輩如此蔑視與羞辱,頓時讓虎家的人憤恨的想要立刻刮了蕭晨。

    “還有你們海家,一個虛偽地家族,搏名逐利,到頭來鬧出這樣一個天大的笑話。嘿,明天你們海家的南荒明珠弒殺親夫定然會傳遍南荒。其他幾大家族可都是等著看你們的笑話呢。”

    海翻雲聞听此言。冷聲道︰“蕭晨你少要逞口舌之利,你挑撥羞辱我們能夠改變你必死的命運嗎?”

    蕭晨狂放大笑道︰“我明知不死,但我並不怕死!可惜,不能斬你們于刀下,始終覺得有些遺憾。”

    虎奴與海家的許多人紛紛冷喝。

    “就憑你也敢如此叫囂殺我們?”

    “你不過才入識藏境界而已,想殺我們下輩子再說吧。”

    蕭晨長刀向天,冰冷的聲音在回蕩著︰“如果時光倒退三十年,你們在場的這些老不死,有哪個人敢與我這樣說話?!如果我們是同代人,我一只手可以橫掃你們所有人!”

    “狂妄!”

    “不知死活的小子!”

    虎奴等人雖然憤恨。但是不得不承認,如果時光倒退三十年,他們真不見得敢與蕭晨動手,這也更加讓他們誓要誅滅蕭晨。不能給這個小子任何機會。不然,將來會非常麻煩。

    “哈哈……”蕭晨大笑,蔑視著所有人,道︰“如果你們倒退三十年,我殺你們如殺雞一般。現在,你們的後代中可有能與我爭鋒之人?”

    “識藏有什麼了不起?我虎家一樣有這樣地青年高手。”虎奴憤恨的凝視著蕭晨,道︰“多說無益,現在我就殺了你!”

    “慢。我去殺了他!”這個時候。人群之外一個青年人大喝,大步向著場內走來。冷冷的面對著蕭晨。道︰“我是中土虎家青年一代的虎風,如你所願,同代人來殺你!”

    刷

    劍芒崩現,上百道光芒像是星辰墜落大地,劃出一道道奪目的絢爛光芒,鋪天蓋地而下,瞬間就蕭晨所在的地方淹沒了。

    眾人無不驚訝,竟然出現這樣一個青年高手,恐怕將要、或者已經破入識藏境界了吧。

    但是,眾人的贊嘆聲還未來得及出,驚變就生了,蕭晨逆著上百道劍芒沖了過去,所有劍光全都被其熔煉了,無法傷其身,長刀所向,不可阻擋!刀芒像是驚天長虹一般,一破百破,斬斷千百道劍芒,血浪沖天,一顆人頭就此飛了出去。

    虎風的無頭尸體靜立片刻,而後摔倒在血泊中,鮮血像是噴泉一般涌動。

    這一切實在太快了,非常的干淨利落,根本讓人無法相信一個潛力無限的青年高手始一上來就這樣被蕭晨給斬了!

    “我說過,如果倒退三十年你們所有人都是土雞瓦狗,不堪一擊!”蕭晨靜立風中,長隨風而動,但心中卻異常平靜,長刀向天,凝視著眾人。

    “虎風……”虎奴大叫了一聲,她沒有想到家族青年一代地潛力高手就這樣給人殺了,都未讓她來得及援救。她可不是虎家的嫡系,只是一個老奴而已,現在虎家的直系後代在此死了一位,這一切罪責都將會落到她的身上。再加上小白虎慘死地事情,她真的恨透了蕭晨。

    虎侍雙眸也冰寒無比,冷聲道︰“此子絕不能留,他竟然已經感悟出了神通,方才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那是熔兵煉體的罕世神通,如果修為夠深可以熔煉

    海家的人都警惕的看著蕭晨,許多人都在思量,眼前這個青年未能招攬進家族確實是一種損失,竟然剛剛破入識藏境界就領悟了如此可怕的神通,對修煉一途真的非常有天分。

    也許數十年後真地可以名動天下,越是想到這種可能,就越讓這些人堅定要馬上除去蕭晨,決不允許任何意外生!

    遠處,各大家族地高手都在觀望,靜靜的看著這一切。



伊莉小說網 | 長生界 | 長生界最新章節

 ** 作者︰辰東所寫的《長生界》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長生界》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長生界》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