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莉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長生界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第292章 遠古的呼喚
作者︰辰東 下載︰長生界TXT下載
    蕭晨完全靠的是**力量,不操控天地元氣,不仰仗外界一切,強橫的**打破一切阻擋。

    飛劍等各種修真法寶不斷崩碎,在蕭晨的手掌下如廢銅爛鐵一般,他以極限度擋住了白衣修真者,聲音森寒無比。

    “無可奉告!”白衣修真者面色變了又變,但還是如此強硬的說出了這四個字。

    蕭晨的強勢有目共睹,白衣修真者絕非敵手,但是他不想束手就擒,左手腕上的紫玉手鐲光芒燦燦,閃爍出夢幻般的光彩,一面紫色的光盾快成型。

    這讓蕭晨眉頭一皺,玉鐲是他的家傳寶物,但是過去他從來都不知道手鐲居然是一件防御性的武器,沒有猶豫,探掌向前切去。

    如今,他的手掌比神兵利刃還要可怕,上蒼之手名副其實,無物不破,無物可擋!

    但是他不想破碎家傳寶物,臨近的剎那,手臂如蛟龍一般,快調轉方向,斬向白衣修真者的頸項。

    不過出乎他的意料,紫玉手鐲霞光千萬道,透出一股如水波般的紫光,在白衣修真者的身外形成一道光幕,生生擋住了蕭晨。

    掌刀切在紫色光幕上竟然出“叮”的一聲脆響,沒有斬碎,更談不上傷到白衣修真者。盡管蕭晨沒有用全力,但是足可以看出玉鐲的不凡。白衣修真者臉上的驚懼之色斂去,方才蕭晨逼近的剎那,讓他有一股毛骨悚然的感覺,畢竟這是一個殺神啊。武者那種特有的強大的“勢”壓迫的他心中恐懼無比。

    眼下這玉鐲竟然擋住了蕭晨,出乎他的意料,尤其這本就是對方的家傳之物,讓他不由露出一絲戲謔的笑容。

    “哼”

    蕭晨冷哼了一聲。後面地修真者殺到了。他地雙掌光芒閃閃。在天空中不斷劈斬。

    “鏗鏘”

    “當”

    數把飛劍當場被截斷。還有六七件修真法寶被他震碎。上蒼之手晶瑩剔透。閃爍著妖異地光芒。近乎邪異。

    刷

    蕭晨暫時舍棄白衣修真者。沖向追來地幾人。八相極快到不可思議地境地。仿佛他只晃了晃身。就沖到了敵人地面前。

    在這一刻蕭晨是殘酷無情地,沒有一絲一毫的慈悲之心,上蒼之手無情出擊!

    “噗”

    迅疾劃過的剎那,一名修真者的半顆頭顱被斬掉了,白色的腦漿沾染著血跡噴涌了出來,場面極度的血腥與殘暴。

    驚的下方不少女性修者尖叫著閉上了眼楮,這就是殘酷而又真實的修者世界,每日都有人要死亡。每天都有類似的戰斗,不過沒有人能夠完全將之描繪出。

    “當上蒼之手閃爍著晶瑩地光輝,生生將一個丈許高的銅人震碎在天空中。蕭晨騰空而起,沖向祭出法寶的修者。

    光華一閃,極限度如夢幻般,蕭晨整個人如一道刀光一般劃了過去,將那人立劈為兩半,而他地身上卻連點滴血液都未曾濺上。

    蕭晨以快的不可思議的度瞬間斬滅了數名追上來的敵手,雙眸掃視四方,無情的手段鎮住了所有人,後面那些修真者全都止住了身形。再無一人敢沖上前來,這一種絕對的威懾。

    他在虛空中一步步向著被紫光籠罩的白衣修真者逼去,一股強大而又冷森迫人的威壓讓這片天空都似乎顫動了起來。

    不是白衣修真者不想逃,而是他已經看出,無論如何也快不過蕭晨的八相極,與其如此還不如與眾多師兄弟在一起安全。現在,唯一能夠仰仗地就是這紫玉手鐲了,希望能夠抗住蕭晨的攻擊。

    但是,他的希望很快破滅了。蕭晨動用了全力,上蒼之手猛力拍擊而下。

    “喀嚓”

    紫色的光幕崩碎了,那晶瑩的手掌像是打碎瓷器那般容易,將這防御力驚人的紫色光壁震的粉碎。

    這讓白衣修真者大驚失色,心中恐懼無比,那只手掌太可怕了,出了他的想象。玉鐲化出的紫色神盾還在,白衣修真者急忙阻擋蕭晨再一次劈來地手掌,只是在如此近距離內他如何擋的住以體術著稱于世的武者呢?

    蕭晨可不想真的以上蒼之手擊碎自己的家傳玉鐲。手指輕靈無比。瞬間夾住紫色神盾,另一只閃電般探出。震碎白衣修者噴吐出的飛劍,一記掌刀切在了他的頸項上。

    血光迸濺,但是並沒有斬下頭顱,因為蕭晨生生止住了自己的動作,他想到了一個嚴重的問題。如果這個白衣修真者真地與若水有密切關系,他若真個重創,豈不是……

    蕭晨揪住白衣修真者,化成一道電光從天而降,出現在華山之巔,抖手將白衣修真者扔在陳放與清韻仙子地腳下。

    這里有一名掌握他心通的海外散修,根本無需逼供,有清韻仙子在一切都可以問出。

    陳放焦急無比,生怕得到難以承受地消息。琴韻仙子第三只豎眼射出點點光輝,而後轉過身來,道︰“確實是一名女子送給他的。”

    “什麼?!”

    陳放如遭雷擊,身軀搖搖欲墜。蕭晨嘆了一口氣,盡管斬去了那道身影,但是听陳放說過往事後,他依然有些感觸。

    或許,這就是生活的悲喜劇吧。

    明明是與蕭晨密切相關的,但是此刻他卻像個局外人一般,靜靜的看著這

    “不可能!”陳放雙目通紅,道︰“那個女子什麼模樣,我想……她絕不是若水。”

    清韻仙子用手一劃,天空中出現一片虛影,一個年輕美貌的女子浮現而出。

    “那不是若水!”陳放激動的大叫。

    陳放揪住了萎靡不振的白衣修真者的衣領,大聲吼道︰“說,到底是怎麼回事!”

    “是我師妹送給我的。”白衣修真者有氣無力的答道。

    “你師妹從哪里得到的?”

    面對生死威脅,白衣修真者屈服了。

    “她在廬山撿到的。”

    清韻仙子再一次施展“他心通”,而後點了點頭。道︰“他沒有說謊。”

    詳細問明情況後,蕭晨冷漠地對白衣修真者只吐了一個字︰“滾!”

    如逢大赦,白衣修真者沖天而起。

    “他心中有殺意,刻骨的殺意。”清韻仙子提醒蕭晨。

    對此蕭晨並不覺得意外,畢竟他斬殺了那麼多的修真者。不過,他緊接著皺起了眉頭。他不在乎這些人,但是對陳放等人來說卻是一種威脅。

    “想說放你們……不容易啊!”

    蕭晨在剎那間沖天而起,上蒼之手探出,向著白衣修真者斬去。“救我!”

    白衣修真者大叫。

    旁邊那些修真者再一次出手,阻擋蕭晨。

    與此同時,白衣修真者大喝道︰“諸位師兄助我,我要祭出黃金神塔!”

    黃蒙蒙的光芒自白衣修真者體內閃現而出,一座黃金塔沖了出來,而後所有修真者一起力。寶塔瞬間放大,如一座黃金神山一般從天而降,壓落向蕭晨。

    這絕對是一宗密寶。白衣修真者乃是一位年老修真者的玄孫,身份不一般,因此獲賜了這件寶物。

    再想躲避已經來不及,黃金巨塔已經將蕭晨籠罩了。不過他根本不驚慌,上蒼之手揚起,猛力斬出。

    “轟”

    黃金神光閃耀,天空中一片刺目,大如小山般的黃金塔一陣搖動,仿佛要崩塌一般。可以想象內部承受地力量有多麼的巨大。

    “諸位師兄一起力,將他煉化成血泥!”白衣修真者大吼,這個時候沒有退路了,只有徹底滅殺蕭晨,他們才能活命。

    “轟”

    巨大的黃金塔再一次震動起來,金色的塔體上已經出現了一道道細小的裂紋。

    “這怎麼可能?!”所有修真者都驚呼了起來,這乃是老祖級別的修真者祭煉出的寶物,威力巨大無比,已經算是仙器了。但是現在卻即將毀滅。

    那所謂的上蒼之手到底有多麼恐怖?難道血肉手掌真的堪比仙器嗎?

    “轟”

    蕭晨第三擊出手,晶瑩地上蒼之手狠狠的拍在了黃金塔內壁上,一個清晰的掌印烙印在那里,四周是龜裂開地縫隙。

    “喀嚓”

    可怕的聲音在黃金塔上響起,外面的人清清楚楚的看到寶塔在裂開,即將崩潰。

    “退!”

    所有人都意識到了不妙,想要遠遠逃離而去。

    但是,就在這個時候蕭晨第四擊出手了,“轟”的一聲巨響。上蒼之手撼天動地。剎那間震碎了大如小山般的黃金塔。

    漫天都是璀璨金光,漫天都是能量狂暴。肆虐的力量當場將數名修真者碾碎了,即便度快的人也受到了劇烈的沖擊,當場口吐鮮血,身影搖搖欲墜。

    沖出來地剎那,蕭晨沒有絲毫心慈手軟,宛如魔鬼在收割生命,在天空中縱橫沖擊,每過一地都是血雨紛飛,殘余的九名修真者全被上蒼之手震碎。

    當最後一擊斬滅白衣修真者後,蕭晨向著高天飛去,那里……烏雲翻滾,墨浪滔天,黑壓壓一片,分外的恐怖嚇人。

    天外天、人外人、山外山還沒有沖出,暫時被八面鐵血大旗困住了。

    蕭晨可不會跟這些修真者講什麼規矩,光芒一閃,黃金神戟被他握在了手中,一句話也沒有說,沖著一桿百丈高的大旗立劈而去。

    “轟隆隆”

    高天之上,能量浪濤翻涌,黃金神光與那烏光踫撞在了一起,頓時讓那里一片***。

    一道凜冽的殺氣透而出,直取蕭晨而來,他絲毫不停留。以八相極直接沖天而去,逃出了戰場。

    目的只是襲擾,他不想真個和那等老輩人物交戰。

    “哈哈……你殺完那些小輩了,那好我們也出去。”天外天的聲音傳出。

    天空中像是有一個龐然大物覺醒了,一股讓人心悸的壓迫感毫無征兆的爆而出。

    接著大旗崩碎,天空中那翻滾地墨雲間露出一個巨大的手掌。足有山岳那般大小,一把將一桿百丈長的大旗抓碎了。

    景象極其恐怖!

    緊接著天外天那顆巨大地頭顱探出了大陣,即將脫困而出。

    “不好,退!”

    年老的修真者們驚叫。

    血光迸濺,天空中暴起數團血霧,以及幾聲驚悚的慘叫聲。

    而後一道道劍光沖天而去。

    烏雲翻滾……漸漸淡去,天外天、人外人、山外山顯現出真身。

    “呼……該死的九州封印,太不爽了!”混混般的人物天外天正在喘著粗氣。

    小屁孩人外人若有所思的道︰“玉鐲居然在廬山瀑布出現過,該不會是廬山封印將要松動了吧?”

    天外天將蕭晨手中地紫玉鐲接了過去。認真地看了又看,道︰“玉鐲開啟了一重封印,現在能當防御法寶使用。”說到這里他看向蕭晨。道︰“這真的是你地家傳寶物?”

    “是的。”

    “你家是哪里的?”

    “黃河畔一個叫祖龍村的地方。”

    “什麼?!”

    天外天與人外人都驚叫了起來。

    “那是九州封印的一個極其關鍵所在啊!”

    而玉鐲卻出現在那里,立時令兩大巨頭一陣驚疑不定,對著陽光反復觀看紫玉鐲。

    “里面有一道條金色影跡,像是一條黃河在奔涌。”天外天難得的收起了混混般地神色,鄭重的道︰“我懷疑這是解封的鑰匙之一。”

    研究了良久,人外人與天外天又將玉鐲還給了蕭晨,道︰“既然你家祖傳地,現在依然由你暫時保管,但是記住千萬不要遺失了。”

    蕭晨點頭就要告辭。因為他的身份被陳放無意間叫破了,他怕那些修真者神通廣大查出他的真身,連累他的父母。

    “不用擔心,山外山你去坐鎮祖龍村,這個村子太重要了。”天外天嘟囔道︰“那里應該有人守著才對,看樣子出現了意外。”

    山外山離去了,天外天與人外人繼續留在這里,他們大喊道︰“華山論劍繼續……”

    蕭晨可不想繼續下去了,雖然山外山將要坐鎮祖龍村。但是他依然有些不放心,決定回去。

    “蕭晨我們一起去廬山吧。”陳放定定的看著蕭晨。

    “我需要回家一趟,你們先去,我隨後就到。”

    “你真的將若水斬的很徹底……”陳放輕輕的嘆了一口氣,沒有多說什麼。

    祖龍村沒有變化,不過村子中從此多了個老瘋子。

    蕭晨平靜的在家里呆了一個月,期間他反復研究玉鐲,但是根本沒有看出絲毫特異之處。

    確定祖龍村不會有威脅後,蕭晨再一次離開了。目地地便是那廬山瀑布。

    當蕭晨趕到廬山時。陳放早已到了十幾天了。出乎蕭晨的預料,清韻仙子幾人竟然也跟著陳放來到了這里。

    “沒有一點線索。”陳放顯得有些憔悴。因為十幾日來一無所獲。

    飛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銀河落九天。

    前方,紫氣升騰,水霧彌漫,巨大的瀑布垂落而下,出震耳欲聾的轟響聲。

    “玉鐲就是在瀑布下被現的,說明若水來過這里。”蕭晨一步步向著水潭中走去,而後徑直來到那如天河墜落的瀑布的最下端。

    就在這個時候,玉鐲突然間流轉出陣陣紫光,如夢似幻般醉人。

    “喀嚓”

    巨石龜裂的聲響出。

    廬山瀑布最上方,一塊守護瀑布的巨石碎裂了,一個滿頭白,身軀佝僂地矮小老人邁步走出,高不過一米,滿臉皺紋堆積,也不知道活了多麼久的歲月了。

    “天意嗎,送走了玉鐲,怎麼又送回來了?”蒼老的聲音在廬山瀑布上響起。

    “你是誰?”陳放與清韻仙子等人驚疑不定。

    蕭晨也涌起一股奇特的感覺,凝望著那個矮小的老人。

    “老夫佟虎。”老人立身在瀑布最上方,凝視著蕭晨手中的玉鐲,道︰“你們所謂何來?”

    “找人。”

    “這里沒有人,只有神……”蒼老的聲音在瀑布的上清晰的傳蕩下來,雷鳴般地瀑布響聲也難以隔斷。

    “神?!”很顯然陳放等人被鎮住了,這個老人怎麼如此怪異……似乎深不可測。

    蕭晨平靜地問道︰“前輩可曾見過這個女子?”說到這里,他一展袍袖,在虛空中展出若水的畫像。“我一直在沉睡,怎會知曉。”

    “那前輩是否識得這件玉鐲呢?”蕭晨舉起紫玉鐲。

    “我在這里守護無盡歲月了,兩次被玉鐲自沉睡中驚醒。”老人道︰“一年前有人也曾持玉鐲來過這里。”

    “不是這個女子嗎?”蕭晨再次展開了畫像。

    “不是,是一名男子。”

    “怎麼可能?!”陳放驚叫了起來,問道︰“那名男子去了哪里?”

    “死了。”老人平靜地回到道。

    “死了……”陳放有些不相信。

    “有什麼可能,在這個世上,生生死死,誰能避免?”老人頗為滄桑的道。

    “他是怎麼死的?”蕭晨凝視著老人。

    “自己選擇了死亡,等若自殺吧。”

    “怎麼會這樣!”陳放覺得線索又中斷了。

    “每個人都有選擇死亡的權利,我沒辦法阻止。”

    “他的尸體在哪里?”蕭晨緩緩騰空而起,來到了老人的身邊。

    “進入了一片虛幻的世界,沒有尸體留下。”

    “到底是死了,還是進入了一片虛幻的世界?”蕭晨敏銳的覺察到了他的語病。

    “進入了一片虛幻的世界,在我看來就等若在真實的人間界死亡了,因為無論是他的靈魂還是**都不可能再現人間了。”

    “你是說他進入了另一片空間,且是一個虛幻的空間?”陳放驚疑不定的問道︰“到底是怎麼回事?”

    老人沒有說話。

    而這個時候蕭晨像是有所感應一般,手持玉鐲輕輕在廬山瀑布前輕輕劃過,一片似真似幻的世界驀然浮現在他們的眼前。

    鷹擊長空,不,是翼龍翔舞于天際!

    八臂惡龍嘶吼,暴龍仰天咆哮……連綿起伏的遠古山脈,一派蠻荒景象。

    那是……



伊莉小說網 | 長生界 | 長生界最新章節

 ** 作者︰辰東所寫的《長生界》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長生界》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長生界》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