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莉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長生界txt全集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第443章 橫掃半祖!
作者︰辰東 下載︰長生界TXT下載
    大的頭骨堪比山岳,內部廣闊無比,但是此刻每一寸森寒陰氣在彌漫,縱然是半祖也感覺心驚膽顫。

    “轟”

    石體蕭晨手中托著干尸,狠狠的拍了過來。

    “你瘋了!”

    夜叉半祖清晰的看到了這一切,深深感受到了邪尸的可怕,那種力量讓他都感覺毛骨悚然。

    “轟”

    驚天能量駭浪出君王船,無匹的煞氣貫通了天上地下,遠遠望去仿佛黑色的火焰沖上了雲霄。

    天地都在顫栗,金色的禁之海更是狂濤萬重,駭浪涌上了高天,所有這一切都是因為海中那顆巨大的頭骨。

    山岳般的黑_頭骨,此刻劇烈搖動,攪動的整片南海都在咆哮。

    諸神避退,全都在第一時間亡命逃,躲到了遠空。

    這一切太可怕了。竟然神弒魔地力量。金色地禁忌之海徹底狂暴了。

    “啊……”

    君王船內傳出了夜叉半祖地嘶吼聲。音中充滿了憤怒與驚恐。

    “砰”

    通體黑地巨大頭骨。突然騰躍出大海。在天空中滾動出去上很遠。而後又“撲通”一聲墜落在海洋中。

    在這短短地一瞬間。天地失色。風雲變幻。簡直像是世界末日來臨了一般。

    濃重的陰氣,如黑色的液體一般,染黑了天上地下,仿佛要吞噬整個世界。

    “嗚嗚……”

    淒絕的嗚咽聲徹南海,讓諸神都感覺脊背在冒涼氣,如滅世哀歌般,讓人絕望與恐懼。

    “啊……”

    夜叉半祖又出一聲大叫時讓諸神感覺頭皮麻。

    君王船內,夜叉半祖半邊身子白骨森森,如被屠夫解牛一般,右半邊軀體的血肉被剃了個干干淨淨。

    石體蕭晨的右掌也徹底龜裂。當初可擋異界祖神的石體,雖然流逝了大部分精氣,但也不是一般的力量可以摧毀的現在右掌卻近乎粉碎

    不遠處,那具尸體瘦骨嶙峋,僅僅一層黃皮包著骨骼晰可見滿身硬骨的輪廓,滿頭黃如干枯的野草般亂糟糟,這是一個讓人毛骨悚然的可怕邪尸。

    方才所有恐怖能量波動都源于他,夜叉半祖的無量魔體都被他破掉了一半。

    是的在剛才,蕭晨將他砸向夜叉半祖時,這具邪尸緊閉的雙眼竟然一陣顫動,爆出了毀天滅地般的力量。

    此刻,雖然平靜了下來,但是陰氣依然在彌漫然是半祖也感覺**疼痛欲裂,若是一般的修者在這里哪怕一秒鐘怕也會立刻形神俱滅。

    “小爬蟲你在玩火!”夜叉半祖的臉色難看到了極點,半邊身子血霧彌漫在耗費精元修復傷體。

    但是,在一股未明力量的壓制下他足足耗去了三成精元才讓傷體復原,戰力下降了一大截!

    在這寂靜的頭骨空間內,一絲微弱的顫音突然傳入蕭晨與夜叉半祖的耳際,那具邪尸的左手小手指竟然輕微動了一下。

    對于他們這個級數的高手來說,任何風吹草動,都可以清晰的捕捉到,無論是夜叉半祖還是蕭晨,皆感覺到了一股寒意。

    尸體難道還會復活不成?!

    兩人皆遠遠的避開了,現在不用多想,也可以判明,這絕對是祖神級別的尸體,不然怎麼能夠傷得了半祖呢?

    蕭晨與老夜叉在數百丈遠的虛空中靜靜關注著邪尸的動靜,暫時停止了戰斗。

    君王船是如此的安靜,金色的海洋也慢慢平靜了下來,天地間的黑色慢慢消退,諸神長長出了一口氣,方才的一切太可怕了,他們畢生難忘。

    如此死一般的寂靜,持續了很長時間,君王船內再一次傳出喝吼聲。

    夜叉半祖動了,他如一道幽靈一般撲殺向蕭晨,陰森森的話語顯得冷酷而又無情。

    “你這只爬蟲竟然讓邪尸傷到了我,如果簡單的讓你死去,實在太便宜你了!”夜叉半祖周身綠光大盛,像是一輪太陽一般刺眼,無盡冥火在燃燒。

    在他的身後,一個神秘的大門無聲無息的敞開了,在沖來的剎那,將蕭晨卷入了進去。

    “轟”

    神秘的大門緊緊關閉,兩人在頭骨中失去了蹤影。

    而外界幾位半祖也徹底感覺不到了他們的氣息,全都皺起了眉頭,諸神皆開始議論紛紛。

    “你作弊!”在一片神秘的空間中,石體蕭晨冷冷的凝視著夜叉半祖,道︰“這已經不是在君王船內,你帶著我穿越空間,出離了決戰的地域。”

    “在那里放不開手腳,這是我的萬象世界,如此可以安心大戰了。慢慢享受戰斗吧,我要讓你明白爬蟲永遠是爬蟲,一具堅硬的石像戰體根本無任何作用!”

    隨著夜叉半祖話語落畢,這個世界快放大,真實的顯示在蕭晨的眼前。

    天空中白雲朵朵,下方是無盡山脈,原始老林中猿啼虎嘯,洪荒氣息迎面撲來,仿佛回到了上古世界一般。

    “山川大地皆為我用,爬蟲形神俱滅吧。”

    夜叉半祖一聲大吼,滿頭綠狂舞,下方接連百座大山升騰而起,懸浮在他的背後。

    “殺!”

    隨著他一身喝吼,一座三千米高的神山,透出萬丈神光,向著蕭晨轟砸而來。

    “砰”

    蕭晨手中的巨大的石劍,猛力掄動起來,當場將神山立劈為兩半。劍鋒直指老夜叉,向前繼續斬去。

    長劍所向,罡風狂暴,天上的雲朵都在顫動,而後隨之瘋狂涌動向前洶涌而去。

    “轟轟轟……”

    天搖地動,夜叉半祖身後百座神山,全部散開,透出磅礡威壓鋪天蓋地般狂亂撞擊而來。

    百座神山像是天外的隕星一般,劃破長空,閃耀出璀璨奪目的光芒,照亮了整片萬象世界,出震耳欲聾的隆隆之響,全都集中向一點———石體蕭晨。

    “給我爆!”避無可避晨將巨大的石劍橫在天空中,出一聲怒吼。橫掃八方,劍氣激蕩重劍波,猶如瀚海在起伏,仿似星宇在搖動。

    “轟轟……”

    蘊含著夜叉半祖力量的神山,在天空中不斷被劍氣劈裂碎在虛空中。

    漫天都是塵沙,漫天都是劍氣,巨大的石塊閃耀著光芒,到處迸射,可謂亂石穿空,驚濤拍岸個天地間到處都是肆虐的劍芒與流星雨。

    用力過猛,石體蕭晨的右手本就已經龜裂了在竟然將

    粉碎。不過就在這時,他體內有七彩霞光射出蔓延而去,神光將碎裂的手掌粘合了。

    “戮神!”

    蕭晨大喝掌如刀立劈而下,一面巨大的天碑影跡浮現而出,打碎重重神山,向著老夜叉蓋去!

    戮神式,以石人的不滅戰體加施展後,威力提升到了令人駭然的程度。像是神罰一般,要毀滅諸神,打出了這招的真正奧義,體現了戮神二字的意境。

    無盡天刀與神劍環繞在石碑周圍,綻放出千萬道光華,以不可阻擋之勢鎮壓而下。

    “給我破!”

    老夜叉剎那間化出無量魔身,瘦小枯干的軀體暴漲到百余米高,巨大的手掌以托天之勢,向著天碑迎去。

    “砰”

    無匹威壓浩蕩十方,萬象界都在搖動,天空中的雲朵徹底潰散了,而大地上無盡的山脈全都在崩塌與沉陷,漫天的煙塵沖了上來。

    石體蕭晨與夜叉強硬對抗!

    “轟轟轟……”

    這個世界都在破滅!

    “萬法不侵,劍火焚天!”

    老夜叉打出了真怒,沒有想到蕭竟然將天碑古法練出了“名堂”,讓他感覺到了巨大的壓力。

    百余米高的夜叉半祖,中握著一把長達六十米的巨劍,通體碧綠,有無盡大火在熊熊燃燒,讓天空中都充滿了慘烈的綠芒。

    老夜叉怒極,魔威蓋世,龐大的軀體矗在天地間,像是一尊亙古長存的大魔神一般,提著巨劍向著蕭晨劈來。

    石體晨也在剎那間放大到了百余米高,手中戰劍隨之而暴漲,無視熊熊碧火,向著前方劈去。

    “鏗鏘”

    戰劍踫撞,山河失色,石像具有不可揣測的力量,堪與半祖比肩。

    哧哧哧

    就在這時,三把寒光四射的戰劍,像是天外神虹一般,自石像體內射出,耀眼的光彩成了天地間的唯一!

    “你……”

    夜叉半祖暴退,雖然在穿越空間,但是三道神虹快過閃電,隨之跨域空間,筆直的射入了他的身體中。

    噗、噗、噗

    三股血浪自他的身體中沖出,戰劍連半祖至寶都可以撕裂,而這次經過石像的力量加成,自然可以洞穿半祖的身體。

    夜叉半祖驚怒大叫出聲,有劇痛也有一絲恐懼,多少年了,幾乎已經沒有利器劈裂過他的無量魔體了。而如今,他眼中一個小小的螻蟻,竟然這樣重創了他。

    刷

    神虹如電,三道光芒飛回石像體內,一閃而沒。

    但是巨大的石像卻橫沖了過來,手中的石劍斬裂虛空,隔斷空間,立劈而下,將萬象世界劈成了兩個世界。

    “砰”

    重創的老夜叉再次承受了一記重擊,龐大的軀體都被抽飛了出去,血水自他的口中噴出。他在原地留下一道殘影,飛快倒退,想要調整狀態。

    但是,蕭晨今天是徹底拼命了,毫不保留的暴露出實力,八相極展現而出,驅動石像狂追不舍。如此,雖然極其消耗神力,但是他體內的七彩聖樹卻在源源不斷的補充,七色神光沖天而起,石像閃耀出璀璨的光芒。

    “小爬蟲我要讓你死無葬身之地。”夜叉半祖憑空消失了入到了整片天地間,聲音仿若是自九幽地府傳上來的一般,冷颼颼嚇人,道︰“萬象世界萬法紛現!”

    下方崩碎的山脈消失了,無盡大平原顯現而出,一條大河奔騰咆哮,兩岸是一座座城池。

    無盡大軍沖出,飛上天空,朝著蕭晨殺來。

    領軍的全都是熟人清、柳暮、金三億、牛仁……甚至還有他的父母!

    “老夜叉你技窮了嗎,我心堅如鐵,如此幻象豈能亂我心緒?”蕭晨長劍向天道︰“不管誰來,我都照殺不誤!”

    說罷,戰劍橫掃,向著天空中沖殺來的無盡大軍劈去。璀璨的光芒亮了虛空,血光迸濺,剎那間將一干人全部斬滅。

    “哈哈……”夜叉半祖大笑出聲,道︰“我豈會如你所言那般不堪,我要讓你自己殺死所有親人與朋友,永遠的活在痛苦中。”

    夜叉半祖的聲音森寒無比︰“但凡你記憶深處的親人、朋友如果還活著,都會被借用來部分神力即便相隔在各界,也無法避免!你在磨滅他們的神源!”

    蕭晨不相信果是真的,這夜叉半祖未免太恐怖了簡直是一門逆天的神通!

    “不相信你就殺吧,將這些神力全部磨滅!”夜叉半祖大笑道︰“萬法世界可溝通億萬空間,諸般願力、萬般神源都可以借用而來。”

    “你撒謊!如果你有如此逆天手段,何必將天外天與人外人的神源也借用而來?”

    “因為他們是半祖,在我沒有破入到頂峰境界前,我暫時不想招惹麻煩。”夜叉半祖陰冷的笑聲在整片世界回蕩,道︰“親手磨滅你的朋友與親人的神源吧。”

    此時此刻,外界的柳暮、牛仁等人心中皆一顫,方才軀體似乎不知不覺間虛弱了一絲,他們皆感覺疑惑無比。

    與此同時,死亡世界,與骨井相似的幾個通道中,也有一絲絲力量向著其他世界涌動而去。

    萬法世界中,蕭晨震驚到了極點,因為他方才在破滅那些人影時,真的感覺到了朋友與親人的氣息。

    “夜叉半祖你該死!”蕭晨不再向那些人出手,而是手持戰劍開始毀滅這個世界。

    “小子你瘋狂吧,一會兒為你收尸。”

    “哼!”就在這時,一聲突兀的冷哼在萬法世界中響起,讓人心神皆顫。這是一個女子的聲音,透出的強大的神力是毋庸置的。

    一個頭戴七彩皇冠、身披彩霞的少女顯化而出,縴縴玉指輕點,高天頓時破碎了。

    “想暗算我,就要付出相應的代價!”

    “啊……”夜叉半祖慘叫出聲,軀體被打了出來,他露出不可思議的神色,道︰“君王強者!”

    “清清?!”蕭晨大叫。

    但是,女子的虛影已經破滅了,那不過是她的一縷神源所化。

    夜叉半祖驚怒,萬萬沒有想到在蕭晨的腦海中,還有這樣一個半祖境界的強者,手段通天,竟然依靠一縷神源擊傷了他。

    “哈哈……”蕭晨大笑,不知道是激動,還是悲傷,亦或是氣憤,道︰“老夜叉你真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他提著石劍沖了過去,這一次徹底鎖定了夜叉

    大戰再次開啟。

    戮神式!

    崩裂式!

    逆亂式!

    鎮魔式!

    四大散手狂轟~,手掌石劍橫劈豎斬,三口戰劍更是如神虹般縱橫激蕩。

    四面天碑真實的顯化了:來,砸的老夜叉彎下了腰桿,手中石劍更是時時將其震飛,三道神虹不時在其**上留下一串串血花。

    這是真正的實力大比拼,沒有一點虛招。

    到了此刻,任何虛式都不頂用,唯實力才是硬道理。

    夜叉半祖被邪尸重創,去了三成精元,此刻心有余而力不足。

    “砰”

    夜叉半祖被蕭晨砸入了大地下,平原潰,大裂痕蔓延出去數百里,一個大峽谷被生生撞了出來。

    “哧”

    劍芒目,蕭晨追了下去,殺入大地深處。

    滾滾熱浪沖來夜叉半祖被轟入了岩漿中,但是如此熾烈溫度也難以損傷半祖分毫,遠沒有蕭晨的重擊來的厲害。

    “啊……”

    夜叉半祖渾身都在冒著火焰,他氣的身軀都在顫抖然被一個至人壓著他,對于他來說實在是一種恥辱。

    隆隆之響不絕于耳,老夜叉涌動著無盡岩漿自地下沖了上來,與蕭晨激烈踫撞。

    “轟!”

    一聲驚天動地的巨響,萬象世界被打碎了,蕭晨與老夜叉脫離了這片神秘的空間們顯化在金色的禁忌之海上空。

    轟隆

    一面天碑鎮壓下來,老夜叉被砸的口吐鮮血,半祖神血染紅了天空。

    “這是真的嗎?”

    “我看到了什麼?”

    “夜叉半祖在被壓著打!”

    ……

    諸神嘩然。

    兩人消失了很長時間想再次出來時,卻是這樣一幅震撼性的畫面。

    諸神沸騰。

    一個至人境界的強者,將一名半祖打的口吐鮮血,從君王船內殺了出來實在不可思議,讓人難以相信。

    “砰砰砰”

    夜叉半祖連連遭創,被那柄巨大的石劍連擊五六次,被生生抽飛出去十幾里,口中噴出一串串血花。

    “這是真的嗎?半祖竟然敗了!”

    觀戰的諸神感覺震撼無比。

    天風浩蕩,戮神、鎮魔、崩裂、逆亂四大散手齊出。

    “轟隆隆”

    禁忌之海沖起滔天海浪夜叉被打入金色的海洋中,蕭晨如影隨影跟了下去。

    大海中萬重浪濤在洶涌人在海底世界大戰不休。

    浪濤涌動,雷聲震耳兩人再次沖天而起。

    三道神虹在老夜叉的軀體上留下三道可怕的傷口。

    “那是……戰劍!”正在觀戰的骷髏君王,眼洞中射出兩道慘綠色的光芒非常吃驚。

    “他怎麼可以驅動戰劍,揮出如此駭人的威力?”修羅半祖也滿臉不可思議的神色。

    人外人與天外天相視了一眼,他們覺得有些麻煩,骷髏君王與修羅半祖似乎蠢蠢欲動,這可不是好兆頭。

    轟

    夜叉半祖披頭散,再次被蕭晨以四大散手拍飛,不斷咳血。神虹般的戰劍,在其軀體上又留下三個前後透亮的血洞。

    兩人的大戰,激烈無比,天搖地動,禁忌之海邊緣的上百座島嶼在如此的恐怖的能量波動中徹底的粉碎了。

    而大海中的許多神山仙脈,也被絞成了齏粉。

    殺氣沖上了霄漢,能量狂濤席卷了整片天地!

    “砰砰砰”

    蕭晨在以石劍將老夜叉抽飛的剎那,以極沖了過去,接連四個大巴掌拍在了夜叉半祖的軀體上。

    那可不是簡簡單單的掌力,那是四面天碑在壓落,直接讓老夜叉的胸骨傳出了碎裂的聲響,被狂轟出去二十幾里,將一座巨大的島嶼直接撞擊的沉沒了。

    “停!”

    天外天沖進了戰場,沖著兩人大喝。同一時間,人外人也跟進,且出手隔開了兩人。

    “不要再打了,點到為止吧。”

    蕭晨很惑,暗中傳音,問道︰“兩位前輩為何攔阻?縱然我不能將其打的形神俱滅,也能給他造成無法想象的重創。”

    “不要再拼命了。”天外天傳音,道︰“你能夠御使戰劍,惹得骷髏君王、修羅半祖眼紅了,他們恐怕要奪寶,探究其中緣故。且,暗中不知道是不是還有其他半祖在虎視眈眈呢。”

    在這個過程中,夜叉半祖神色冰冷無比,沒有再繼續動手的意思,他現在傷上加傷,非常嚴重。

    遠空,所有觀戰者皆嘩然。

    竟然是這樣一個結果,夜叉半祖被暴打了一頓,毫無疑問,大敗!顏面徹底丟盡。

    “呵呵……”修羅半祖露出笑意,在虛空中邁步走上前來,道︰“方才眼拙了,如果我沒有看錯的話,這石像上的插的二十幾把石劍與那三把戰劍同源吧?”

    蕭晨沒有言聲,冷冷的看著他。

    天外天皺眉,道︰“修羅半祖你什麼意思?難道想搶奪戰劍不成?”

    “沒有的事情,我怎麼會那樣做呢。”修羅半祖面帶笑意,道︰“我只是看這個小家伙具有如此不凡神通,一時手癢而已,想跟他切磋切磋。”

    “你好不要臉!”天外天當場就翻臉了,他知道對方想要謀奪戰劍。

    就在這時骷髏君王也走上前來,帶著慈善的笑意,道︰“了不起啊,馭使石像竟然可與半祖爭鋒,我對此真是感覺很驚奇,也想親身體驗一番。”

    天外天與人外人一看就知道壞了,切磋是假,搶奪戰劍才是真。

    刷

    雪白小獸張開失樂園破空而來,但是卻被剛剛經歷過大戰的夜叉半祖擋住了。

    “好,既然你們兩人想與我切磋,我奉陪到底。”

    蕭晨依然不懼,“鏗鏘”一聲,再次從軀體中拔出一把石劍,手中兩把石劍流轉出奪目的光芒。

    不遠處,重傷的夜叉半祖心中一沉,在這一刻他心中極度懷,蕭晨是不是也能夠驅動二十幾把石劍呢?如果是這樣就糟糕了!

    “哈哈……英雄出少年。”骷髏君王一挑大拇指,沖著蕭晨大笑了起來。

    修羅半祖雖然也在笑,不過怎麼看都似乎在咬牙切齒,道︰“既然如此,我來領教下。”



伊莉小說網 | 長生界 | 長生界最新章節

 ** 作者︰辰東所寫的《長生界》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長生界》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長生界》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