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莉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名門暖婚︰戰神寵嬌妻txt全集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名門暖婚︰戰神寵嬌妻 175章 下一步該怎麼做?(二更)
作者︰海鷗 下載︰名門暖婚︰戰神寵嬌妻TXT下載
    藍亦詩緩緩回頭看向艾莎,下一秒,她猛地抬起手,一根銀針抵在了艾莎的咽喉,這個動作只在瞬間完成,大家只覺得眼前一花,艾莎便被藍亦詩禁錮在懷里。

    “動一下,我就要了命!”藍亦詩微微用力刺破了她的皮膚。

    艾莎徹底被激怒,她怒吼道︰“殺了那個男人!”

    “你殺了他,你也會死!”胡子微蹙了下眉頭,嫂子突然控制住了艾莎,不在他計劃之內,不過這樣也好,“交換人質!”

    “砰”一聲槍響,“粽子”噗通一聲趴在了地上。

    艾莎狂笑道︰“哈哈你男人已經死了,來啊,你殺我啊!反正我已經活夠了!”

    胡子徹底怒了,他雙眼猩紅的從腰間抽出腰帶式軟劍,直刺那人的咽喉,“殺我兄弟者死!”

    那人手中拿著槍,卻沒躲。

    胡子的軟劍走到半路突然改變了方向,一劍刺破了站在門口處隨從的咽喉。

    隨從轟然倒地,艾莎怒吼道︰“開槍,殺了他們!殺了他們!”

    藍亦詩拿著銀針用力一扎,艾莎立時沒了聲音,“都不許動,這根針再進去一厘米她就會沒命!”

    十幾個隨從,誰也沒敢動,公主在人家手上,試問哪個敢動。

    藍亦詩低吼道︰“把槍丟過來!”

    那幾個人也听話,把槍統統丟到藍亦詩的腳下。

    艾莎白眼充血的怒視著她的手下,她想說話,可她卻發不出聲音。

    藍亦詩把槍踢到胡子腳下,胡子輕勾著唇角,把所有的槍都拾了起來。

    藍亦詩扭頭看向那個還一直拿著槍站在門口的人,“下一步該怎麼做?”

    胡子笑笑丟給那人兩把手槍,“下面你來指揮。”

    那人快步走到藍亦詩跟前,用力的揉了揉她的頭,“下次要是再敢來冒險,看我怎麼收拾你!”

    眾人驚愕的看著這一幕,這是什麼情況!

    “夜修,那個人是夜修!”終于有聰明猜出夜修的身份,他驚呼著,“這怎麼可能,他是夜修!”

    “有什麼不可能的?”夜修扯下面紗,露出了真容。

    艾莎定定的看著他,手在袖子里微微動了下。

    “公主殿下,千萬不要啊!”一個眼尖的隨從突然跪下,哭喊著,“公主殿下,求你繞了我們吧。”

    藍亦詩一怔,等她反應過來,艾莎已經啟動了藏在袖子中的**,她無聲的笑了,按下去,她就不會再痛苦了,終于解脫了!哈哈哈

    眾隨從抱著頭哀嚎著往門外跑去。

    有幾個跑得快的,噗通一聲跳進了海里。

    大廳里只剩下夜修、藍亦詩、胡子和艾莎。

    艾莎緊閉雙眸等待著死神的召喚,可是,怎麼都過了這麼久,炸彈還沒響!

    她接著按,一船艙的炸藥她就不信按不響它們。

    夜修氣定神閑的看著她,“按到明天早上它也不會響,你還是歇歇吧!”

    艾莎動了動嘴唇,她想說話。

    夜修沒理她,而是滿眸寵溺的摸了摸藍亦詩的頭,“我媳婦兒還真有點本事哈,等著哈,等老公回家好好疼疼你。”

    藍亦詩打了個寒顫,這貨,這是要收拾自己!

    她瞪了他一眼,“都什麼時候了你還鬧,船上還有好多人,我們能不能走出去還是個未知數。”

    “報告小嫂子,我們已經把他們的人都控制住了。”

    妖狼的聲音!藍亦詩以為自己听錯了,回頭看了過去,“妖狼!你怎麼也來了!?”

    “小嫂子還有我們,我們也來了!”門外呼啦啦進來三十來號人,清一色的水鬼服,身上還滴滴答答的淌著水。

    赤狼、墨狼、禿尾巴狼、草原狼、懶狼三十幾頭狼就缺一個母狼。

    “靠,你的人什麼時候到的?”胡子瞥了眼夜修,“我的人呢?不會被你的人給收拾了吧?”

    夜修一愣,“我的人不是你帶來的嗎?”

    “我沒帶他們來。”

    妖狼輕咳了一聲,抬手往上指了指,“狼頭,是上面的那個人讓我們來的。”

    上面的那個人,現在已經換人了,夜修微挑了下眉梢,他還真敢干,一下子調出這麼多頭狼,他就不怕有人捅他。

    “我的人呢?”

    “驍爺,我們在這。”話音剛落,門外又進來一大批水鬼。

    藍亦詩嘴角抽動了下,拔了銀針一把推開艾莎,船上都是自己的人,她還挾持她有什麼用。

    她伸手抓住夜修的袍子,把人拉到自己跟前,很是嫌棄的說道︰“老公,你穿這衣服真丑!”

    夜修邪氣的笑笑,剛要說話,嘴便被媳婦兒給堵住了!

    媳婦兒在親他!

    而且還是當著這麼多人的面親他!

    天上有彩雲飄過,修爺頭上也開了一朵漂亮的小花,這把修爺美的有點找不到北了。

    藍亦詩這會啥也不管了,墊著腳,勾著他的脖子,使勁的咬,嘴里都有血腥味道了,她還不肯饒了他,誰讓他害得自己擔心了這麼多天來著。

    夜修感覺自己的舌頭都快被咬掉了,可他還是甘之如飴,怕媳婦兒夠自己費勁,他還俯身配合著,她咬他,他親她,發展到最後,也不知道究竟是親還是咬,就是兩人的舌頭沒事老往一起糾纏著。

    眾人瞪圓了眼楮看著,看著看著就有點不是滋味了,說好的來救人,結果,人沒用他們救,自己溜達出來的,他們卻實實在在的吃了把狗糧!

    吧嗒吧嗒滋味,這狗糧酸酸甜甜,還蠻可口。

    “去死!”正當大家品滋味呢,艾莎拿著一個抱枕砸了過來。

    胡子手快,一把彈開,爾後,抬手拍了下夜修的肩頭,“差不多得了哈。”

    藍亦詩被吻的有些缺氧,迷迷糊糊的听見這句,用力的推了下夜修。

    “沒親夠呢。”他含糊的說著,又加深了這個吻。

    胡子無奈攤手,“妖狼,是不是應該給你的上面打個電話了。”

    妖狼點頭,後續他們處理不了,這個艾莎畢竟是個公主。

    藍亦詩這次是用了吃奶的勁兒把夜修推開一寸,“該辦正事了。”

    “這麼多人在,我辦不了。”夜修邪氣的笑笑。

    “哈哈”眾人哄堂大笑。

    藍亦詩紅著臉給了他一拳,“別鬧了!”

    “嗯,不鬧了。”夜修一秒鐘變臉,下一秒便冷冷的看向艾莎,“咱們之間扯平了!”

    “你殺了我的人,這事沒完!”艾莎梗著脖子沖著夜修吼道。

    夜修輕笑了聲,“你帶他們出來就是想讓他們做你的陪葬品,我殺他們和你殺他們有區別嗎?”

    艾莎吼道︰“當然有區別!我的東西別人沒權處理!”

    “你這麼霸道,難怪會被心愛的人拋棄,我只想對你說一個字活該!”

    “狼頭,這是兩個字。”赤狼笑嘻嘻的提醒道。

    夜修睨了他一眼,“我說是一個字就是一個字!”

    “你這麼霸道”

    夜修抬手指向赤狼,“你要敢把下面的話說出來,我讓你吃回去!”

    赤狼連忙捂住嘴巴。

    妖狼跟歐陽逸通完電話,快步走了進來,在夜修耳邊低語了幾句,夜修點頭,“撤!”

    一分鐘不到,大廳里的人撤的干干淨淨。

    艾莎一把扯下面紗,露出了一張長滿了鱗片的臉,她絕望的嘶吼著,“為什麼人家能至死不渝,到了我這,你卻要無情的拋棄我。”

    她絕望的哀嚎聲很快便被海浪吞噬。

    夜修和胡子他們到達機場時,太陽已經從東方冉冉升起。

    “那女人就這麼算了?”胡子沉聲問道。

    “她是個被病魔折磨又被愛人拋棄的女人,她活不了多久了,咱們動手,會給國家帶來麻煩,還不如讓她自生自滅。”夜修看著港口方向,微挑了下眉梢,“走吧,沒準我們剛著陸就能听到她已死亡的消息。”

    “你回哪?”

    “我回基地。”

    “記著給媽打個電話,她這麼多天沒听到你的聲音,總懷疑你出事了。”

    “嗯,天再亮亮,我就給她打電話。”

    夜修和胡子道別後,帶著各自的人登機返航。

    飛機起飛後,妖狼湊了過來,“究竟怎麼回事?你怎麼還能被那個孫子推下去,說出去丟人不!”

    藍亦詩心疼的握緊了夜修的手,“你都好久沒頭疼了,這次疼的厲害嗎?”

    夜修反握住她的手,有些氣憤的說道︰“我殺出一條血路沖回去見到了要救的人是夜麟豐時,那感覺就跟吃了蒼蠅似的,我真想一槍斃了他,可是,我的職責又不允許我這麼做。

    我被氣的有點頭疼,但不像以前犯病時疼的那麼厲害,最起碼我能抗住,可他一直用過去的事刺激我,我的頭到後來越來越疼,我之所以被推下去,是我大意了,我處理傷口的時候沒防著他,我以為他沒那個膽,誰知道那孫子還真敢下手。”

    藍亦詩嗔怪的看了他一眼︰你要不是用我刺激夜麟豐,夜麟豐能發飆把你推下去麼!

    夜修沒注意到她看自己的目光,接著說道︰“掉到海里也有掉到海里的好處,我看不見他頭竟然沒那麼疼了,不過,我身上有傷,在海里游了幾十海里,體力有些不支。

    就在我以為這輩子都看不到你們的時候,艾莎的游艇開了過來,是她讓她的隨從把我救上去的。上游艇的前幾天,她人還行,讓人天天給我換藥,好吃好喝的招待我。

    後來,我見她一直在海上晃悠著,沒有把我送回來的意思,我去找她,我說我想家了,想要回去。她問我最想誰,我說最想我妻子還有我的母親和一大幫兄弟。

    她听說我有妻子,就問我︰你們倆很愛彼此嗎?要是你們其中有一個人得了絕癥,另一個人會不會拋棄對方。我很篤定的說,不會!

    她听完後,當時就翻臉了,她逼著我讓我跟我媳婦兒離婚,要不然就殺了我,我跟她說,我這輩子最不怕的就是死。她又威脅我,我要是不離婚,這輩子也別想離開這艘游艇。她不放我走,我只能想法自己走,因為是在海上,她看著我不太嚴,我時刻尋找著離開的機會。

    有一天晚上,我溜進底艙,看見底艙放滿了炸藥,我听見她的一個隨從說,她得了怪病,這是要在海上浪夠了就自殺,她自己想死為什麼還要帶上他們。另一個隨從說,艾莎被自己的男人拋棄後,就神經不正常了,她有點變態我看出來了,至于得了什麼怪病,我還真沒看出來。”

    藍亦詩微蹙了下眉頭,“她是魚鱗人,現在已經到了中期,這種病基本無法治愈。晚期的時候會很恐怖,而且她自己也會很難受。在她最無助的時候,愛人離開她,她神經和**都受到了摧殘,人會變得愈發偏激和神經質。”

    妖狼一拳砸在座椅上,“,沒人愛了,她就要拆散別人,這種人讓她病死也太便宜她了。”

    “不便宜她又能怎樣?自殺和咱們做了她這是兩種概念,兩國要是打起來,受苦的是百姓。”夜修說著偏頭看向藍亦詩,“媳婦兒,你的膽子曬干了比南瓜還大,為什麼不在家乖乖的等我,嗯?”

    藍亦詩氣鼓鼓的瞪了他一眼,“我能坐的住麼,好不容易找有你的消息了,結果,還逼著讓我離婚,我還以為你被她搶去當了駙馬爺了呢,我必須得過來看看,要是你在外面找了野女人,看我怎麼收拾你!”

    “哈哈對!好好收拾他!”大伙跟著一起起哄。

    夜修笑著捏了下她的鼻子,“有個這麼漂亮、賢惠、能干的媳婦兒在家等著我,那得什麼樣的野女人才能入我的眼。”

    藍亦詩笑著拍開他的手。

    夜修笑問道︰“今天你是第幾眼認出我的?”

    藍亦詩眨了眨眼楮,“你猜!”

    “反正不是第一眼。”

    “的確不是第一眼,所有我常說人在暴怒的時候智商為零,我受不了他們那麼欺辱你,差點就崩潰了,還好我看見了你的眼楮。我看見你是自由的,才大膽的挾持了艾莎。在他們的監視下,你竟然還能偷梁換柱,你是什麼做到的?”

    “他們心里都明白,他們就是來陪公主送死的,天天惶惶度日,一盤散沙,對付他們不用費太多腦子,要不是他們一直在茫茫大海上晃悠,我身上的傷還沒好,我早就回來了。”

    藍亦詩拉了下他的袍子,“你把這個脫了,我給你看看傷口。”

    夜修邪氣的在她耳邊吹了口氣,“等回家了,我再脫給你看,讓你看個夠!”

    藍亦詩白了他一眼,抬眸看向妖狼,“你們是在我和胡子之前就到了吧?”

    “嗯。我們先到的。小嫂子,別提了,胡子的人到了後,還以為我們是敵方,差點沒打起來,幸好他們的人里有一個人認識我。後來我們分頭上了游艇,正好踫到狼頭,他讓我們去底艙處理那些炸藥。這才沒被那個瘋婆子把我們炸上天。”

    “好險啊!胡子做出那麼多方案,唯獨沒想到游艇上會有炸藥。”

    “可不是麼,誰能想到一個公主會要自殺。”

    藍亦詩搓了搓手臂,她有點後怕,要不是夜修早發現了那些炸藥,就算她挾持了艾莎,他們一樣會死。不行,她還沒給他生孩子呢,孩子是他們倆來過到這個世上相愛一場的最好的見證。

    她抬眸看向他。

    他垂眸看著她。

    咦?媳婦兒的神情怪怪的,像是渴望著什麼。

    夜修被媳婦兒盯得身上火燒火燎的,囚禁的感覺帶來更極度的快、感和陣陣糾結混雜在一起,他終于明白媳婦兒想要什麼了,這也是他想要的!

    四下看看,全是人,這可怎麼辦!

    “還有多久才能到達基地?”他急吼吼的問道,聲音都有些發飄。

    “最少還得六個小時。”妖狼不知道他要做什麼,狐疑的看了過來。

    還得六個小時,這是要折磨死他的節奏!

    夜修有些煩躁不安,修長的大手緊緊禁錮住了藍亦詩的腰。

    藍亦詩疼的悶哼了一聲。

    夜修嚇了一跳,連忙松開手,“媳婦兒,踫到你哪了?讓我看看。”

    藍亦詩抬手勾起他的下顎,一臉痞像的調戲道︰“這里人多,等回家了,讓你一次看個夠哈!”

    哈哈哈眾人大笑。

    題外話

    感謝︰

    蒙小七送了50朵鮮花

    蒙小七送了5顆鑽石

    逸葉楓送了10朵鮮花

    s570407投了1張評價票

    我就好宓妹投了1張評價票

    多啦貓送了99朵鮮花20顆鑽石

    哈哈貓2011投了1張評價票

    許215送了1顆鑽石

    小鼠14304送了9朵鮮花

    緩緩說投了1張評價票

    許鵬媽媽打賞100書幣

    秋打賞真愛紅包一個

    風中承諾打賞100書幣



伊莉小說網 | 名門暖婚︰戰神寵嬌妻 | 名門暖婚︰戰神寵嬌妻最新章節

 ** 作者︰海鷗所寫的《名門暖婚︰戰神寵嬌妻》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名門暖婚︰戰神寵嬌妻》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名門暖婚︰戰神寵嬌妻》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