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莉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名門暖婚︰戰神寵嬌妻txt全集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名門暖婚︰戰神寵嬌妻 181章 表哥與表妹(一更)
作者︰海鷗 下載︰名門暖婚︰戰神寵嬌妻TXT下載
    ..,最快更新名門暖婚︰戰神寵嬌妻最新章節!

    歐陽逸見他顧頭不顧尾的,無奈的搖了搖頭,“要睡就好好睡,腳都露在外面了,天氣涼了,別再感冒了。”

    夜修往下蹬了下被子,露出了腦袋,“那麼丟人現眼的事,您自己知道就行了。”

    “好。”

    歐陽逸回答的很痛快,令夜修產生了錯覺,他一定是在敷衍自己!

    “跟我媽也別說。”

    “嗯,不說。”

    “您不會都說完了吧?”

    “沒說。”

    夜修盯著他看了會,見他坦坦蕩蕩的不像在說謊,這才閉上眼楮。

    歐陽逸說了這麼久,口有點干,伸手想拿茶杯,夠了幾次都沒夠到。他挪了下身子,再夠,一不小心“噗通”一聲摔到了地上。

    這一聲巨響,把夜修嚇的不輕,他蹭的一下從床上跳下來,看著倒在地上緊閉著雙眼的歐陽逸,夜修的心跳漏掉了半拍。

    他兩腿打顫的把人抱到床上,這麼折騰歐陽逸都沒一點反應。夜修是真的慌的,抓著他的肩頭喊道︰“爸,您別嚇我,爸,您醒醒……媳婦兒,你快來看看……”

    床上的人,在听見那兩聲爸後,嘴角微不可見的上揚了下,臭小子,終于把這聲爸喊出來了。

    其實藍亦詩在听到那身巨響時就已經下了床,可是她擔心婆婆,等了她一會,夜修喊了她兩聲,她才扶著婆婆出來。

    “阿逸,你……你這是怎麼了?”修雅茹人還沒到床上,眼淚便流了下來。

    歐陽逸心疼老伴,也不裝了,緩緩睜開眼楮看向修雅茹,“我沒事,就是想喝口水。”

    “喝水你不會喊我啊!掉下來很好玩是吧!都要嚇死我了。”夜修見他醒了,這別扭勁兒又上了。

    藍亦詩推了他一下,“爸沒事了,你還吼上了,一邊待著去,我給爸看看摔到哪了沒有。”

    歐陽逸見兒媳婦要給自己檢查,連忙說道︰“我真沒事,摔下的瞬間我把自己保護的很好。”

    還知道自我保護!夜修嘴角抽動了下,退到了一旁,“讓詩詩給您看看,老胳膊老腿的不經摔。”

    “你就不會好好說話?”藍亦詩警告的看了他一眼。

    夜修立時閉嘴。

    “阿逸,讓詩詩給你檢查下。”修雅茹眼淚汪汪的看著床上的人。

    嚇到了雅茹,歐陽逸內疚的不行,拉過她的手,輕輕拍了拍,“真的沒事,要不你給我檢查下,讓兩個孩子去休息。”

    修雅茹只當他是不好意思讓兒媳婦給他檢查,連忙點頭應了。

    “修兒,你和詩詩去里間休息,我給你爸檢查完了,我陪著他。”

    夜修垂眸不語,其實他也挺內疚的,是自己沒照顧好病人。

    藍亦詩想的跟婆婆一樣,只當公公是不好意思,拉著夜修進了里間。

    兩個孩子剛走,歐陽逸便笑了,壓低聲音對修雅茹說道︰“你听見修兒喊我爸了吧?看來我裝的還挺像。”

    修雅茹一愣,隨後便沉下了臉,“哪有你這麼嚇唬的人,這要是出事了可怎麼辦!”

    “當了這麼多年的兵,摔個跟頭我還能不會摔?”

    修雅茹瞪了他一眼,拉起他的袖子,給他檢查著,“你想听兒子喊你這聲爸是想瘋了,我告訴你,要是讓我看見你身上有一點傷,我跟你沒完。”

    歐陽逸好脾氣的笑笑,“我保證沒受傷。”

    兩人小聲嘀咕著,藍亦詩和夜修也听不太清楚,藍亦詩估計差不多能檢查完了,隔著門問道︰“媽,我爸受傷了嗎?”

    “沒受傷。”修雅茹邊給歐陽逸系扣子邊回著藍亦詩的話。

    “哦,那就好。我出去給我爸量下血壓。”

    “不用,你和修兒休息吧,我給他量。”

    藍亦詩看向夜修。

    夜修不放心,拉起媳婦兒的手推門走了出來。

    “你們倆早點休息,我這有媽就行。”歐陽逸看向兒子。

    “讓詩詩給您看看,確定沒什麼事了,我倆再去休息。”夜修拿過血壓器遞給媳婦兒。

    藍亦詩給公公量了血壓又號了脈,確定沒事了,這才跟夜修回了里間。

    這麼多天,夜修第一次這麼老實的躺在床上,藍亦詩有些意外。

    夜修見她動了動,垂眸親了下她的發頂,“今天這一天快要嚇死我了,弄的我什麼心情都沒了。”

    藍亦詩逗他,“你想要什麼心情?”

    “……”夜修勾著唇,在她耳邊說著羞人的話。

    藍亦詩紅著臉推了他一下,“等你回來的。”

    夜修嘆了口氣,“在某些問題上,果然不能亂了程序,比如咱們倆,把洞房給提前,這會兒領了證,反倒沒洞房可入了。”

    藍亦詩听著噗呲噗呲的笑。

    “他知道咱們倆在海市被下藥的事了。”

    藍亦詩一愣。

    “在咱們倆領證前就知道了。”

    “那他還同意咱們領證?”

    “因為你在他眼里是完美的。”

    “嘿嘿,你看上的人怎麼可能有瑕疵。”藍亦詩勾著他的脖子往他懷里蹭了蹭。

    “你也學會王婆賣瓜了?”夜修抬手捏了下她的鼻子,“對了,他還說,肖華是歐陽媚兒的親生父親……”

    藍亦詩听夜修說完,皺起了眉頭,“簡直太可惡了!這樣的人就應該讓他下十八層地獄!你打算怎麼處理這件事?”

    “他會處理,我不插手。”

    藍亦詩嬌嗔的瞪了他一眼,“剛才喊爸喊的那麼順溜,這會兒怎麼又一口一個他了?”

    “我走以後,你也要照顧好自己,別太累了。”夜修就跟沒听見她說話似的,接著說道。

    藍亦詩笑笑,這個別扭的家伙,算了,她還是別跟他較這個真兒了,等他回來,天天見面,他早晚得喊這聲爸。

    夜修見她不說話了,勾唇親了下她的額頭,“睡吧。”

    藍亦詩應了他一聲,在他懷里尋了個舒服點的姿勢合上了眼楮。

    夜修這一夜沒怎麼睡,他想了很多,主要是想這些年他和歐陽逸之間相處的點點滴滴,仔細回想,他除了對自己嚴厲點以外,其實對自己還是蠻照顧的。

    門外傳來母親和他的說話聲,很輕,他听不太清楚,但母親的笑聲他卻听的很清楚。

    從他記事起,母親極少笑,更別說這麼開心的笑。

    他也在笑,很壓抑的笑聲,大概是怕吵醒他們吧。

    一座移動中的冰山他也會笑,這要是說出去別人可能不信,可這笑聲就那麼真實是傳到夜修的耳中。

    夜修輕勾著唇角,他有想去偷听的沖動,他很想知道他們倆在笑什麼。

    門外終于安靜了,夜修也嘴角上揚著合上了眼楮。

    次日,夜修和藍亦詩早早的便起來了。他倆出來時,修雅茹正在給歐陽逸擦臉。

    歐陽逸休息了一晚上,人比昨天還精神,都能自己下床了。不過修雅茹擔心他,還是堅持要在床上給他洗漱。

    洗漱完,歐陽逸要去衛生間,以前這活都是修雅茹做,這次夜修主動扶著他去了衛生間。

    看著兒子的變化,歐陽逸和修雅茹都喜上眉頭,樂的合不攏嘴。

    修老將軍早早的就把早餐送了過來,見女婿恢復的這麼快,樂的還多喝了一碗粥。

    一上午,夜修沒喊一聲爸,但是只要歐陽逸想要什麼,他都會馬上把東西送過去。

    別扭的孩子,大人也不跟他一般見識。

    一家人正在房間里聊著天,外面傳來了喧鬧聲。

    夜修微挑了下眉梢看向歐陽逸,歐陽逸點了下頭,沒錯,是來抓人了。

    走廊里很快便安靜了下來,他們一家人誰也沒出去看這個熱鬧。還是歐陽逸的警衛員進來說的,剛才的喧鬧聲是因為肖華拘捕,他掙扎著一直往歐陽逸的病房沖,最終被強行帶走。

    修老將軍知道了肖華和黃英的事後,也知道自己那些年錯怪了歐陽逸,很是內疚,想跟女婿道個歉,他又拉不下這個臉,坐了一會兒說要回去。

    “外公,您這麼急著回去干嘛?”夜修問了句。

    “夢凡那丫頭說是今天回來,我回去看看。”老爺子找了個借口走了。

    夜修和藍亦詩送外公回來後便笑了,“媽,您猜我外公跟我說什麼了?”

    修雅茹笑道︰“一定是讓你替他跟你爸說聲對不起。”

    “沒意思!您怎麼一猜就中啊!”

    “因為他是我爸,他想什麼我能不知道麼!”

    “那我想什麼您知道嗎?”夜修抱著老媽的肩頭問道。

    “你啊!想著給我生個孫子唄!”修雅茹笑著刮了下他的鼻子。

    “哈哈……您還真猜對了!我啊,正想著這事呢!”夜修笑著看向媳婦兒,“媳婦兒,等我回來了,你肚子可要爭點氣哦,咱們啊爭取三年生兩。”

    藍亦詩臉微微一紅,沒搭理他,今天時間太趕,他們倆還都沒做檢查,檢查結果不出來,她不敢要孩子。

    修雅茹一听兒子要走,不由得又擔心了起來,“詩詩,你不跟修兒回去,他的針灸怎麼辦?”

    “我來的時候給可馨留了穴位圖,讓她給木頭,木頭給夜修扎針,她給夜修煎藥,這副藥喝完,夜修的頭疼病應該就差不多了。”

    修雅茹笑著點了點頭,“那就好。”

    “媽,我媳婦兒辦事最靠譜,您就不用擔心我了,還有幾天我就回來了,到時候我們一家人就能天天在一起,你開心不?”

    “開心!當然開心!”修雅茹笑著拍了下兒子的手臂,“我听你爸說,你們的軍營離軍區大院就隔了一座牆,回家挺方便的。”

    歐陽逸看了眼夜修,“紅c那幾個團級以上的干部都是光棍,所以暫時只能給你一個人安排住房,他們只能住營地的宿舍。”

    “墨狼的您給安排下,我們一回來他就能跟嫂子領證。”

    “這個可馨跟我說了,房子有,只要他們領證了,隨時都可以入住。”

    “走個後門唄?”夜修嬉皮笑臉的看向歐陽逸。

    歐陽逸瞪他,“別以為你是我兒子,我就能給你開後門!”

    “這也不是啥犯錯的事,您至于麼!”夜修哼了一聲。

    “那你說說看。”

    夜修捏著下巴說道︰“我準備回來後就給那幾頭狼脫光,所以他們很快就會住進大院,您把那幾頭狼的房子跟我的住房安排的近點行不?”

    “一個單元夠不夠你們的?”不是違反原則的事,歐陽逸答應的挺痛快。

    “差不多。給我們安排哪棟樓?”夜修追問了句,他這個級別在大院里就是孫子輩的,只能住樓,那些小院子里住的可都是三星以上元老級的人物。

    “1號樓。”

    夜修笑著看了他一眼,1號樓離外公和他的小院最近,他敢說他沒徇私枉法?

    “修兒,你回來後要住大院嗎?”修雅茹問了句。

    “住哪都行,就不住一品天下!”得!修大爺又開始氣人了!

    修雅茹氣的擰了下他的胳臂,“不住拉倒,反正也不是給你買的,那是你爸給他兒媳婦和孫子買的!”

    夜修一臉的不願意,“偏心也不帶這麼偏的!沒我能有他們?”

    “你就別氣爸了!”藍亦詩一把捂住他的嘴,笑著對歐陽逸和修雅茹說道︰“爸、媽,我和夜修住大院里挺好的,將來照顧你們和外公也方便,那邊的房子能賣就賣出去,實在賣不出去,就等你們退休了過去住。”

    “房子買了就不能賣,你們不住就留給我孫子住。”

    公公發話了,藍亦詩只好閉嘴。

    歐陽逸微蹙了下眉頭,“說到退休,我想到了你辛爺爺,他退了以後就想把房子騰出來住干休所那邊,我沒同意,住不住一號院,我都無所謂,主要是他在大院里住了半輩子,要是搬走了,他肯定不習慣。”

    “還蠻有人情味的……唔……”修大爺的嘴又被他媳婦兒給捂上了。

    “我在門外就听見有人說我!”辛老爺子推門走了進來。

    跟在他身後的是辛奶奶,辛奶奶身邊還站著一個漂亮的小姑娘。

    藍亦詩看著她,她也在看著藍亦詩,兩人的眼中不約而同的露出了驚艷之色。

    女孩長著一雙漆黑清澈的大眼楮,柔軟飽滿的紅唇,嬌俏玲瓏的小瑤鼻秀秀氣氣地生在她那美麗清純、文靜典雅的絕色嬌靨上,再加上她那線條優美細滑的香腮,吹彈得破的粉臉,活脫脫一個國色天香的絕代美人。

    女孩沖著藍亦詩笑笑,轉頭看向修雅茹,“姑姑。”

    “夢凡。”修雅茹笑著迎了過來,她出院後,這孩子在家陪了她幾天就又跑國外了,這次回來,清瘦了不少。

    “辛叔,辛嬸快進來坐。”

    修雅茹剛招呼著他們三個坐下,藍亦詩便把茶水遞了過來。

    “爺爺,奶奶,夢凡喝茶。”

    辛奶奶一把拉過藍亦詩,拍著自己身邊的空位置讓她坐,“丫頭,你可立大功了,要不是你,你爸他還能好好的坐在這!”

    藍亦詩謙遜的笑笑,“奶奶,看您說的,我不過是剛好知道那個藥,才沒壞人鑽了空子。”

    修夢凡坐在另一側,一直盯著藍亦詩看,見她還挺謙虛的,笑著把目光落到了夜修的臉上。

    夜修一直寵溺的看著媳婦兒,見表妹看了過來,他輕勾了下唇角,這個表妹不簡單,看著文文靜靜的,其實是個女強人。

    他們沒見過面,不過在胡子那里沒少听到有關她的消息,畢竟他們倆是一個圈子里的人。

    修夢凡沖他笑笑,“我姑姑不給咱們介紹,咱們倆自己認下親吧。表哥”

    “嗯。表妹”夜修挺沒正經的叫了聲表妹,這可不怪他,是夢凡先不好好叫他的!

    修雅茹笑道︰“這兩臭孩子!夢凡,別光認你表哥,這是你表嫂。”

    修夢凡笑著站了起來,恭恭敬敬的喊了聲︰“表嫂好。”

    看看,這態度跟對待夜修那可是差了十萬八千里的。

    藍亦詩連忙站了起來,“夢凡,我們年紀差不多大,你別跟我這麼客氣。”

    “我听我媽說,你比我還小呢,可我覺得你雖然年紀小,卻比某個都快到而立之年的人成熟多了。”

    修夢凡說著還怕某人不知道自己說的是他,特意瞥了夜修一眼。

    夜修的眼楮立時瞪了起來。

    修夢凡吱溜一下跑到了床邊,“姑父,夜修要打我!”

    題外話

    海鷗再次鞠躬感謝各位的打賞,mua

    大家猜猜這位表妹是誰的官配。



伊莉小說網 | 名門暖婚︰戰神寵嬌妻 | 名門暖婚︰戰神寵嬌妻最新章節

 ** 作者︰海鷗所寫的《名門暖婚︰戰神寵嬌妻》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名門暖婚︰戰神寵嬌妻》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名門暖婚︰戰神寵嬌妻》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