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莉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名門暖婚︰戰神寵嬌妻txt全集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名門暖婚︰戰神寵嬌妻 183章 往事(一更)
作者︰海鷗 下載︰名門暖婚︰戰神寵嬌妻TXT下載
    歐陽逸和修雅茹對視了一眼,兒媳婦這才剛進門,就要為這個家奔波,讓他們這做老人的可怎麼好。

    藍亦詩看出公公婆婆的心思,笑著說道︰“爸媽你們別想的太多了,我也是這個家的一份子。再說,我是學醫的,遇到了病人,要是不給治,那我不是白學了麼。”

    修雅茹嘆了口氣,“詩詩說的也對,我是徹底的荒廢了,你不能再半途而廢。”

    “媽,別傷心,我把您那份也做了。”

    “你這孩子這幾天都累成什麼樣了,要是再把我那份也做了,那還能下得了床!”

    一家人正說著話,歐陽逸的電話又想了,歐陽逸看了眼號碼,是辛老爺子打來的。

    電話剛一接通,辛老爺子便嘟囔道︰“這找詩詩的電話都打到我這了。”

    歐陽逸嘆了口氣,“這次又是誰,怎麼還打到您那了?”

    “老戰友,非要讓我問問詩詩能不能治不孕癥,他那個孫媳婦結婚好幾年都沒懷上孩子。”

    “不能治!”歐陽逸直接給回了。

    “你問問詩詩,好歹這個人是我老戰友。”

    歐陽逸皺了下眉頭,偏頭看向藍亦詩,“你爺爺問不孕癥你能治嗎?”

    藍亦詩搖了搖頭,“這個我沒太研究,不過,人家都求到爺爺那了,我就是不能治也還是去看看吧,要不然,爺爺那沒法交差。”

    歐陽逸嘆了口氣,也只能這樣了。

    藍亦詩這次是坐著老爺子的車走的,回來時都已經晚上九點多了。

    歐陽逸身體不好,強支撐著坐在客廳里等著。

    修夢凡見她回來了,快步迎了過去,“怎麼回來的這麼晚?”

    “遇到了難纏的病,弄不明白鬧心。”

    “你這人還真是實心眼,不能治直接推了不就得了。”

    “真要是推了,我還不甘心。”藍亦詩接過婆婆給她遞給過來的水,一口喝下大半杯。

    歐陽逸皺了下眉頭,“怎麼渴成這樣,他們家連杯水都不給喝?下次不去了!”

    “爸,這都幾點了,您怎麼還不休息?我扶您回去休息。”

    藍亦詩想扶歐陽逸回房間,卻被修夢凡按在了沙發上,“你也累了,坐著休息會,我送我姑父回房間。”

    “身體倒是不累,就是累腦子,回憶了三十幾本書都沒找出癥結所在。”

    “找不到就別找了,明天就給他推了。”歐陽逸站了起來,“趕緊休息吧。夢凡,天也晚了,你就別回去了,免得驚了你爺爺的覺。”

    “嗯,我今晚在這邊跟我表嫂一起住。”

    修雅茹伸手扶住歐陽逸,扭頭對藍亦詩說道︰“我送你爸先去休息,你和夢凡也早點休息。”

    “嗯,爸媽晚安。”藍亦詩站了起來,“媽,那個,我剛才得話沒說完,我最後是想到了治療方案才回來的。”

    “你這孩子,我就知道你想不到法子是不會回來的。”修雅茹笑著說道︰“既然都想到了,那你就更得休息了,快去吧!”

    “嗯。”藍亦詩目送公公婆婆進了房間,皺著眉頭對修夢凡說道︰“夢凡,你以後找婆家可要擦亮眼楮!”

    “怎麼了?進臥室說。”修夢凡拉著她進了臥室。

    “東城傳媒有限公司,你知道吧?”

    “嗯,知道,他們家是帝都最大的傳媒公司,我們發什麼新品,都要走他們家的渠道。”

    “他家兒子人品是不是有問題?”

    “典型的紈褲子弟。”

    “那就對了,他們家一直瞞著我,可我發現,她家兒媳婦是因為感染了梅毒沒有得到系統治療才導致不孕的。”

    “啊?”

    “那個渣男把髒病帶回家,還敢嫌棄自己的媳婦兒,他媳婦兒哭著跟我說,要是再不懷孕她老公就要跟他離婚。”

    “真夠惡心的!”修夢凡險些沒吐出來,“要我是那女的,我就離婚!”

    “其實,我也想這麼勸她,可看她哭的那麼傷心,好像還挺愛她丈夫的。”

    “表嫂,你也是有錢人家的孩子,就咱們這個圈子,哪有幾個是真愛,大多都是為了利益聯姻的。還好我生在咱們這樣的家庭,才沒被交易出去。”

    藍亦抿嘴笑笑,“你是不是覺得家里特別好,都不想嫁人了?”

    “沒听你說這事的時候,我還有那麼一點點想嫁人的心思,可听你說完了,我這輩子都不想結婚了,萬一遇到了個渣男,那豈不是毀了我的一生。”

    “在部隊里找吧,軍人沒這麼多亂七八糟的事。”

    “誒,不找了,就這樣吧,我覺得挺好的。”

    “那我還成了罪人了。”

    “你不說,我不說,誰會知道你今天跟我說的事。”

    藍亦詩嘆了口氣,拿出一套新睡衣遞給她,“洗洗睡吧。”

    “那你呢?”

    “我這幾天看的病人多了,才發現我腦子里存的東西不夠,我想看會書。”

    修夢凡接過衣服,笑著說道︰“傻嫂子,你其實是可以靠臉吃飯的!”

    藍亦詩笑道︰“你比我長的還好看,那你怎麼還要出去打拼?”

    “我可沒你好看,我第一次看見你時,恨不能把自己變成男人要你了!”修夢凡笑笑,“說真的,我挺喜歡你的,你是一個充滿正能量,樂觀、積極、向上的人,你充滿熱情、希望和信念。

    你身上的這些,都是我小時候為自己設定人生目標,可我最終只做到了一點,就是自強自立不依附于任何人。

    我小時候特別的膽小,還特愛哭,大院里的孩子包括我的親哥哥和親堂哥都不愛帶我玩,後來,我遇到了點事,從那以後我就暗暗發誓,我要改變自己。”

    “那你成功了!”

    “成功了又能怎樣,陰影依舊還在,我想忘都忘不掉。”

    藍亦詩抱了她一下,“夢凡,你的陰影再大也大不過我,別太執念,放開了,丟掉了,你會變的跟我一樣快樂。”

    修夢凡的眼中溢出了淚水,“我不行,這麼多年了,那記憶就好像刻在我的腦子里一樣,只要一閑下來,我就會想起來。”

    藍亦詩連忙拿出紙巾給她擦了擦,“夢凡,要是能跟我說,就跟我說說吧,沒準有個人跟你分享了,你還能好受些。”

    “你想听?”

    “嗯!”藍亦詩拉著她坐下,“如果你覺得可以告訴我,就跟我說說。”

    修夢凡吸了吸鼻子,“我和辛子騫從小學到中學都是同班同學,初三那年,辛可馨來找我,她讓我幫她把一封信交給她哥哥,然後她就跟著集訓隊去封閉訓練了。

    我當時也不知道那是封什麼信,當著全班同學的面給了辛子騫,這件事本來就算完了,誰知道第二天,我被老師叫到講台上,他讓我大聲朗讀那封信,那是一封沒有署名用畫報上的彩色字體黏貼出來的一封情書。

    我哭了,我說這不是我寫的,可是沒人相信我。後來,我還是被迫讀了那封信。嫂子,你知道麼,我當時真想找個地縫鑽進去。

    晚上,我一路哭回了家,辛奶奶正在家里等著我,她語重心長的跟我說,初三了,要以學習為主,她說了很多,雖然沒有一句責備我的話,但對我來說,那比打我罵我還讓我難受。

    辛奶奶走後,我被我爸罰跪,跪了不到半個小時我就昏倒了,我病的很重,連中考都沒能參加。那個暑期對我來說,是最黑暗的,走到哪,我都能看到別人對我指指點點的,我想自殺,正當我要從家屬樓的樓頂跳下去時,是姑父救了我,那天晚上他跟我說很多,他說,他相信那封信不是我寫的,他還說,這事早晚會有水落石出的那一天。

    要開學了,大家找了半個世界都沒找到的辛可馨自己蹦回來了,她為我澄清了那件事,可這又有什麼用,他們兄妹倆一個讓我送信,一個把那封信交給了老師,就這麼輕飄飄的毀了我的一生。我連中考都沒有參加,只好轉校復讀,可我怎麼都找不回以前的學習狀態,後來,勉勉強強考上了個很差的高中。

    大家都說姑父冷血沒人情味,可在我最苦的這三年,是他一直鼓勵我,要是沒有他,我可能都考不上大學。他跟我講了很多做人的道理,我喜歡跟他聊天。”

    修夢凡講完這一段心酸的往事後,撲在藍亦詩的懷里嗚嗚的哭出了聲。

    藍亦詩被她感染的也落了淚,“夢凡,跟我說完,你痛痛快快的哭一場,然後咱們就把這事忘了吧。”

    “嫂子,我也不願意活在那段陰影里,可我一見到他們兄妹就能想起來,後來,辛奶奶還有辛可馨都來跟我道過歉,唯獨辛子騫沒來,要不是他把信交給老師,我能落的這個下場麼!他至今還欠我一個道歉!”

    “你確定那封信是他交上去的?”藍亦詩柔聲問道。

    “我親眼看見他把信放進書包,要不是他交上去的還能是誰。嫂子,我知道你跟他們關系很好,但我還是得提醒你一下,辛可馨做事向來都是憑義氣,你可別讓她把你帶溝里。”

    “嗯,我會注意的。”藍亦詩見她哭的厲害,只好什麼都順著她說。

    修夢凡在她的懷里抽噎著,半天也不說話。

    藍亦詩一邊順著她的後背,一邊問道︰“夢凡,要是那封信不是閻王交給老師的,你會不會開心點?”

    “就是他交給老師的!嗚嗚……我討厭看到他,還好這些年他上了軍校,不常回家,要不然,我肯定離家出走。”

    藍亦詩嘆了口氣,夢凡的心情她能理解,換位思考,要是自己的人生被毀了,她估計比夢凡反應的還要強烈。

    好不容易把修夢凡勸到床上,藍亦詩也沒去看書,陪著她上了床。

    “嫂子,對不起,害得你連書都沒法看了。”

    “沒事,今天看不了還有明天呢,只要你能舒服點,比什麼都強。”

    修夢凡點了點頭,“找個人說出來,心情是好些了。”

    “以後有事就跟我說,雖然我沒你大又剛出校門,但我學過心理學,遇到煩心事,我能幫你分析。”

    “嗯,不知道為什麼,你明明比我小,可從我叫你那聲表嫂後,就覺得你比我大,我願意跟你說心里話。”

    “你要愛听我說話,那我就多說幾句,我覺得這件事,做的最錯的是你的老師,他不應該這麼處理問題。”

    修夢凡默默地拿過紙巾擦了下臉上的淚水。

    藍亦詩見她不說話,抱著她的肩頭晃悠著,“夢凡,我不是要為閻王和可馨開脫,你別生氣。”

    “我沒生氣,他的確是做的最錯的那個人,可他也遭到報應了,我听說,我住院不久,他就被人告了,說他猥褻女童,現在還在服刑。”

    “為人師表竟然能做出這樣的事,真是令人發指!”藍亦詩覺得頭疼,“夢凡,社會的陰暗面太多,我們所遭遇到的不過是冰山一角,比我們不幸的人還有很多,我們要做到不抱怨,不哭泣,忘記過去,向前看。”

    “嫂子,你的事我听姑姑和我媽說起過,我真的很羨慕你能自己走出來,我要向你學習。”

    藍亦詩笑著拍了拍她的頭,“夢凡,其實我沒那麼堅強,我要謝謝夜修和他的那些戰友,是他們的真性情讓我感受到了這個世界原來還是有愛的。”

    “等我表哥回來,我也去見見他們,讓我也感受一下。”

    藍亦詩笑道︰“好啊!不過,你不怕看見閻王嗎?”

    修夢凡頓了下,“要不我請他們出來吃飯,這樣就不會跟辛子騫踫到。”

    “我就知道你得選擇逃避!”藍亦詩戳了下她的額頭,“你跟我不一樣,我逃離海市沒人稀罕找我,可你不行,你舍得你爺爺、舍得你爸媽?就算你舍得,他們能舍得你麼?”

    “就是舍不得,我才一直這麼忍著。這里好歹中間隔著姑父的房子,我爸的新家跟辛叔要住的總統府只隔一面牆。”修夢凡微蹙了下眉頭,“算了,不想那麼多了!嫂子,明天你有空嗎?”

    “好像沒有預約。”藍亦詩捂嘴笑笑,說的她好像是個大忙人似的。

    “那明天我們去給家里人買幾件衣服吧。”

    “嗯,天越來越冷,是該去了。”藍亦詩躺了下來,臉沖著夢凡,見她還沒睡的意思,低聲問道︰“夢凡,你哥跟你堂哥是不是都很忙啊?”

    “是都挺忙的,我們三都有小半年沒看見了,我姑姑醒了後,他們倆倒是回來了一次,不過那會我又沒在家。”

    “哎!人老了,都喜歡熱鬧,咱們家,人倒是不少,卻都在外面打拼。”

    “這次你們回來就好,家里有了人氣,我爺爺可高興了!”

    藍亦詩笑笑,“我看出來了,睡吧。”

    兩人都合上了眼楮,卻都沒睡,修夢凡在想她的事,藍亦詩在想夜修。

    昨天他給爸打電話,說是還有三天就能帶人回來,三天後就能見到他了,想想她就想笑。

    次日,修夢凡開著車帶著藍亦詩去了竇蔻開的那家商場。

    藍亦詩心里有點不太舒服,畢竟上次鬧過不愉快。不過,修夢凡拉著她進來,她也沒多說什麼。

    藍亦詩進來後就發現了,商場的服務態度比上次她和夜修來的時候好多了,看來夜修讓他們停業整頓還是有效果的。

    修夢凡這丫頭敗家的程度不次于夜修,看上的連價都不問就往購物車里扔。

    藍亦詩和她手中的兩輛購物車很快就滿了。

    “夢凡,少買點吧!買太多回家會挨罵的。”

    “咱們家人多,一人兩件就分沒有了。他們的都買好了,咱們倆該給自己買了。”

    藍亦詩看見身旁有把椅子,一屁股坐了上去,“我看車,你給你自己選幾件吧,我不要。”

    無論修夢凡怎麼勸,都沒把人勸動,最後她只好自己走了。

    她剛到女裝部,竇蔻便迎了過來,“大忙人,你今天怎麼有空來我這了?”

    修夢凡笑笑,“我過來買幾件衣服就走。”

    “夢凡,你最近有沒有看見南驍?”竇蔻追了上來。

    “有啊!最近我們天天見面。”

    竇蔻猶豫了下,“夢凡,我有句話不知道該不該說?”

    “跟我你還這麼客氣?有話就說吧。”

    “你知不知道,星兒是因為你才離開南驍的。”

    題外話

    差點毀了夢凡一生的人究竟是誰,又是誰把那個老師送進監獄的,聰明的你們一定能想到!



伊莉小說網 | 名門暖婚︰戰神寵嬌妻 | 名門暖婚︰戰神寵嬌妻最新章節

 ** 作者︰海鷗所寫的《名門暖婚︰戰神寵嬌妻》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名門暖婚︰戰神寵嬌妻》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名門暖婚︰戰神寵嬌妻》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