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莉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名門暖婚︰戰神寵嬌妻txt全集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正文 201章 不能不管老百姓的死活(一更)
作者︰海鷗 下載︰名門暖婚︰戰神寵嬌妻TXT下載
    修夢凡徹底的懵了,她無助的看向藍亦詩,“嫂子,子騫他會不會有事?!”

    藍亦詩心疼的把人抱進懷里,“沒事,有醫生在,肯定不會有事的。”

    其實她心里也沒底,不過看見賈院長最後一個走進監護室,她的心才稍微的放松了些。

    藍亦詩一邊安慰著修夢凡,一邊在人群里找著夜修,自己來了以後,他就躲著自己,不會是也受傷了吧。

    夜修還真受了點小傷,手背劃了個口子,不過,這點小傷在他眼里真不算什麼,他主要是內疚,是他把閻王帶出去的,卻沒他安全的帶回來。

    夜修倚在角落的牆壁上,有些沮喪。

    藍亦詩終于看見了他一只鞋子,把修夢凡交給婆婆,跑了過去。

    夜修見媳婦兒過來了,下意識的把手藏在了身後。

    “受傷了?”藍亦詩這會連對他大聲說話都舍不得。

    “沒事,就是破了點皮。”夜修拿那只好手把媳婦兒抱進了懷里,“我回來了。”

    “我知道你一定會回來的。”藍亦詩環著他的腰,夠到了他的那只傷手,“讓我看看。”

    “真沒事。媳婦兒,你說閻王會出事嗎?他會不會也像媽那樣長睡不起?”

    自從母親變成植物人後,只要誰的腦子一受傷,他就特別的害怕。

    藍亦詩篤定的說道︰“不會!”

    雖然她不知道會是什麼結果,但夜修需要這個答案,她得讓他振作起來。

    夜修緊繃的神經明顯的放松了下來。

    藍亦詩趁機拉過他受傷的手,看著他手背上長長的傷口,她強忍著淚水,把他拉去了處置室。

    監護室里,幾個專家會診後,陸續走了出來。

    辛克農和歐陽逸迎了過去。

    “老賈,孩子怎麼樣?”歐陽逸開口問道。

    賈院長推了下眼鏡,“跟我去辦公室說吧。”

    辛克農和歐陽逸對視了下,兩人同賈院長進了辦公室。

    辛奶奶眼前一黑,險些沒摔倒,幸好焦婷恩一把扶住了她。

    辛奶奶緩了緩,“扶我進去,我要听听我孫子到底是什麼了!”

    焦婷恩擦了下眼淚,扶著婆婆也進了辦公室。

    辛老爺子沒動,他辛家沒做過虧心事,他的孫子絕對不會有事!

    修夢凡窩在姑姑的懷里一直抽噎著,她不敢去听,她怕自己听到的是不好的消息。

    賈院長的辦公室里,辛克農听完賈院長說出的五個字後,險些沒摔門而去。

    辛奶奶睨了兒子一眼,“想要早點抱孫子你就給忍著!”

    “媽這不是胡鬧麼!”

    辛奶奶拿著手帕擦干臉上的眼淚,“你年輕的時候也沒比他強哪去!”

    焦婷恩贊同的點了下頭。

    辛克農氣的指了指她,“你也同意你兒子在這胡鬧?”

    “也不都是胡鬧,輕微腦震蕩也是病,先住院觀察幾天,醫藥費我自己出。”焦婷恩抬眸看向一身寒氣的歐陽逸,“歐陽大哥,夢凡小時候受的打擊太大,她好不容易邁出第一步,為了兩個孩子,你就通融下吧!”

    歐陽逸緊抿著唇,半晌才開口道︰“老賈,輕微腦震蕩為什麼會昏迷這麼久?醒來時,他的血壓為什麼會急劇升高?心跳又為何加快?全身為何抽搐?”

    焦婷恩一愣,她還以為歐陽逸會不同意,誰知道他會這麼關心子騫,連他們做父母的都沒來得及要問的問題,他給問出來了。

    賈院長笑笑,“歐陽大將,你這是怕我誤診?”

    “你這方面的專家,誤診肯定不會,我只是想討教下。”

    “好吧!”賈院長推了推眼鏡,“辛少將一天一夜沒睡,又在寒風中僵持了那麼久,他體力透支,這才昏睡不醒,血壓高、心跳快是他听到心愛的人要嫁別人,氣的。你們看在外面看著他像是全身抽搐,其實那是他的四肢發麻他在活動四肢。

    辛上校求我替他隱瞞病情,可我是醫生,我不能說謊話,非要讓我幫忙的話,我只能對外宣稱︰需住院觀察幾天!”

    “那就這麼定了,就住院觀察!”辛奶奶在一旁拍了板。老太太想了想又覺得有些不對,偏頭看向兒子,“你的秘書是不是腦子壞了,告訴我說子騫要是再不醒就要開顱探查?沒把我這條老命給嚇沒了。”

    “哪個秘書打給您的?”辛克農一愣,他接到醫院的通知後,沒打算把這事告訴給家里人,他怕兒子要是真的有事,父母會受不了,可是他才剛到醫院,父母就趕了過來,那會擔心兒子,他也沒來得及問。

    “接到電話都嚇壞了,哪來得及問是誰。”焦婷恩嘆了口氣,“子騫沒事了,你讓外面的那些人回去吧。”

    辛奶奶瞪起了眼楮,“子騫怎麼沒事!我孫子的事大著呢!我可警告你們,誰要是把戲唱漏了,耽誤了我抱重孫子,我跟你們沒完!”

    辛奶奶說完,哭著就走了出去。

    修夢凡見辛奶奶哭的這麼傷心,眼淚嘩的一下流了下來,“奶奶,子騫他……”

    辛奶奶伸手夠著修夢凡,哭著說道︰“沒查出啥病,說要住院繼續觀察,我可憐的大孫子哦……”

    修夢凡掙扎著站了起來,一把扶住了辛奶奶。

    辛克農見母親表演的如此逼著,嘴角抽動了下,“大家都回去吧,住院觀察幾天……也許就沒事了。”

    眾人看向歐陽逸,歐陽逸點了點頭,大家這才散了。

    藍亦詩扶著夜修包扎好傷口出來時,走廊里就剩下辛家和修家兩家人。

    修雅茹看著兒子包的跟粽子似得手,眼圈一紅,還沒等她哭出來,電梯那傳來哭聲,“嗚嗚……我哥呢?我哥沒事吧?”

    妖狼從後面追上了辛可馨,“可馨,你先別哭,你哥肯定沒事的,他是閻王,只有他收小鬼的命,小鬼是不敢收他的命的!”

    “你丫的閉嘴!嗚嗚……媽,我哥呢?”辛可馨只奔著焦婷恩撲了過來。

    焦婷恩一把把女兒抱進懷里,“別哭了,你哥沒……”

    “咳咳……”辛奶奶輕咳了一聲。

    “你哥需要住院觀察幾天。”焦婷恩連忙改了口。

    “傷到哪了?”

    “腦袋!”辛奶奶怕兒媳婦說錯話,連忙把話接了過去。

    “嗚嗚……傷到腦袋了,我要去看我哥……”

    辛可馨說著就要進病房。

    辛奶奶瞪了她一眼,“你先等會兒,讓你嫂子先進去。”

    “嫂子……”辛可馨紅著眼楮,狐疑的看向修夢凡,“你答應我哥了!?”

    “答應了!”修夢凡這會兒也顧不上害羞了,听辛奶奶說能讓自己去看閻王,接過護士手中的無菌服就往身上套。

    床上的閻王一直听著外面的聲音,見修夢凡連蹦都沒打就說答應了,這心里美的!

    他望眼欲穿的看著門口,盼著她能早點進來。

    修夢凡換好衣服,快步進了病房。

    辛奶奶見孫子可憐巴巴的小樣想笑卻沒敢笑,替兩個孩子關上房門後,沖著那幾個還不知道底細的招了招手,“去步梯間,我有話跟你們說。”

    大家以為這是要宣布閻王的病情了,一個個的愁眉苦臉的跟著去了步梯間。

    “我一會兒跟你們說的話,大家可一定要瞞著夢凡!”辛奶奶挨個看看,見他們都點了頭,這才說道︰“賈院長已經確診了,子騫只是輕微腦震蕩!”

    辛老爺子的臉上立時露出了笑容,他就說麼!他孫子肯定不會有事的!

    夜修皺了下眉頭,“奶奶,您不是為了安慰我們才編出的瞎話吧?子騫醒來那會,情況可不太好。”

    辛奶奶把賈院長說的話重復了一遍。

    夜修捏了捏眉心,“臭小子,差點被他嚇死,不行,我得告訴夢凡去。”

    辛奶奶一把拉住他,“小祖宗呀,你不可憐子騫也要可憐可憐奶奶喲,我盼孫媳婦兒可盼了好幾年了。”

    夜修微挑了下眉梢,那意思我必須說!

    辛奶奶把他塞給藍亦詩,“詩詩,你快把這小祖宗給帶走,這幾天可千萬別讓他再來醫院。”

    “奶奶……”

    不等藍亦詩說話,辛奶奶看向歐陽逸,“阿逸,你把這個小祖宗給我押到你的車上去。雅茹,你也跟著,尚寧,簡寧,你們倆扶著你爸趕緊都回去。”

    辛奶奶硬是把修家幾口人給推上了電梯,電梯門關上的那一刻,她才長舒了一口氣。

    夜修上了電梯,便閉上眼楮倚在了廂壁上。

    藍亦詩知道他是累了,把他的胳臂拿起來放在自己的肩上,讓他靠在自己的懷里。

    夜修疲憊的睜開眼楮看向媳婦兒,“這麼壓著你,你一會又該喊累了。”

    這句話,夜修說的一點毛病都沒有,可藍亦詩的臉卻騰的一下紅到了耳後。

    夜修看著她粉紅的小耳朵,邪魅的輕勾了下唇角。

    歐陽逸見兒子一臉的倦態,心疼的說道︰“一會兒你別去營地了,直接回家休息。”

    “嗯。”夜修抬眸看向他,“沒想到,您還蠻有人情味的。”

    “夢凡這些年過的不容易,要是子騫能讓她走出來也值了。”

    歐陽逸這麼做可不是為了閻王,他是為了修夢凡。

    簡寧嘆了口氣,“大哥、大嫂出國訪問到現在還沒回來,咱們就這麼把夢凡給賣了,有點不地道!萬一他們辛家再奴役咱們家夢凡可怎麼辦?”

    “有閻王在,誰也不敢奴役夢凡。”夜修頭倚在媳婦兒的頭上,笑嘻嘻的接了話。

    簡寧瞪了他一眼,“我就怕子騫會跟你一樣,奴役自己的媳婦兒,你說你,兩米來高的人,這麼壓著詩詩,她能受得了麼!”

    “真能夸張,我才將到一米九。”夜修嘴上雖這麼說,但身子卻離開了點,只剩下一只胳臂搭在媳婦兒的肩上。

    修老將軍見外孫子終于有點正行了,這才開口說道︰“怕夢凡受欺負,以後咱們就每天輪班來瞧瞧……可我覺得就沖你辛嬸喜歡夢凡的那個勁兒,咱家夢凡在他們家不會受氣。”

    “現在哪有給兒媳婦氣受的。”修雅茹無奈的笑笑,“您還當舊社會呢。”

    “等回家了,你給你哥和你嫂子打個電話,把這事跟他們說下,夢凡的事還得你哥他們兩口子最後拍板。”

    “嗯。”修雅茹應了聲,等電梯到了一樓,她扶著父親先走了下來。

    夜修這會困的厲害,下電梯也有點慢,藍亦詩只好就著他。

    兩人剛出電梯,有些等不急的人便涌到了電梯里,最後一個上電梯的男子,跟夜修擦肩而過時,嘴角上露出了一絲冷笑。

    夜修感覺到了冷意,猛地回頭看向那人,電梯門卻阻隔了他的視線。

    夜修微愣後連忙拿出電話打給妖狼,“妖狼,看看你們那層有多少警衛,馬上把他們都叫到閻王的病房門口,還有,我不到,不許辛叔和辛爺爺出閻王的病房。”

    “出什麼事?”

    “剛才有一個人從我身邊走過時,我感覺到了殺氣。他現在已經進電梯了。”

    “馬勒戈壁的……人已經殺上了!嘟嘟……”

    夜修暗叫不好,從腰間拔出手槍對歐陽逸喊道︰“爸,打電話請求支援!”

    已經走出去一段路的歐陽逸听到兒子喊自己,連忙回過頭,“出什麼事了?”

    “我辛叔那出事了!”夜修見兩部電梯都在上面,快步沖向步梯間,“你們誰都不要上來,保護好家人,盡快離開這里!”

    歐陽逸下意識的護住了妻子,簡寧一把抓過藍亦詩,修尚寧則護住了老父親。

    歐陽逸護住妻子的同時拿出電話打給了紅的專機。

    赤狼接到命令後,立時吹響了集合號。

    這一切都只在瞬間完成。

    歐陽逸和修尚寧的警衛很快把他們一家六口護在了中央。

    歐陽逸看了眼警衛的人數,大聲吩咐道︰“包強,你帶著咱們的人上五樓支援,余下的人護送我們上車!”

    只要上了防彈車,家里人就能安全了,那他就可以上樓跟兒子並肩作戰了。

    警衛很快分成了兩撥,這時醫院的保安也跑過來不少。

    修尚寧見大廳里已經出現了慌亂,大聲的對那些保安喊道︰“我們不需要你們的保護,馬上報警,安撫群眾!”

    “報、報警!”隊長嚇的結結巴巴的喊了聲。一個小保安連忙跑去按報警按鈕。

    “二舅媽,有人……槍!”還沒有緩過神的藍亦詩見慌亂的人群中有一個人已經舉起了手槍,他槍口所指的方向是歐陽逸。

    “爸,小心!”藍亦詩喊完這聲,大廳里幾乎同時響起了兩聲槍聲。

    這兩槍其中的一槍是歐陽逸捂著妻子的眼楮,打出去的,另一槍是那個死不瞑目的歹徒,他到死都沒明白,明明是他先勾動的扳機,可他的子彈卻沒歐陽逸的快。

    修雅茹這會早已經嚇得魂飛魄喪,歐陽逸見她抖得厲害,一把抱起她,在警衛的護送下,先上了車。

    “雅茹,別怕,車上最安全,我去接應下爸和詩詩。”

    “不用管我,給我把槍!”老爺子被兒子送到車門前,一臉的不願意。他知道女婿車上有槍,他也要參戰,打小鬼子他都沒怕過,難道會怕這幾個小賊!

    “爸,雅茹和詩詩需要您的保護。”歐陽逸從座椅下拿出幾把輕量機槍,一把給了老爺子。

    修老將軍覺得自己有了用武之地,不再耽擱,抬腳上了車,藍亦詩隨後也被簡寧送了上來。

    “不要打開車門和車窗,就在里面坐著。我們馬上就能回來。”歐陽逸囑咐完妻子和兒媳婦,扭頭看向簡寧,“爸和雅茹、詩詩就拜托你了。”

    簡寧點頭,拿著槍上了車。

    遠處已經傳來了警笛聲,歐陽逸和修尚寧對視了一眼,“走!”

    “歐陽逸,你留下,我帶人過去。”

    “不行,還不知道上面是什麼情況,多一個人就多一份力量。”

    “你和克農必須有一個是安全的。要不然後果不堪設想。”

    “我倒下了還有你,可修兒要的倒下了,我就什麼都沒有了!”歐陽逸吼完,拿著槍帶著人返了回去。

    簡寧坐在車里對修尚寧喊道︰“有我在,你還在猶豫什麼,趕緊跟上去!”

    修尚寧點頭,以最快的速度追了上去。

    電梯已經被緊急按停,歐陽逸和修尚寧帶著人上了步梯。

    樓上沒有他想象的那麼亂,只是地上躺著三具尸體才證明剛才這里發生過戰斗。

    夜修和妖狼背對背舉著槍,四處查看著,老百姓已經被辛克農的警衛安置到了大會議室。

    夜修見老爸和二舅帶著人上來了,微蹙了下眉頭,“我外公他們呢?”

    “安全!”歐陽逸給了兒子一個答案後,快步走到夜修面前,“你辛叔怎麼樣?”

    “沒事,幸好妖狼在上面。您進病房保護我辛叔,我和妖狼再搜查下。”

    歐陽逸看了眼病房,見辛家人都安然無事,這才對兒子說道︰“警方和紅的人已經趕過來了,我們再堅持兩分鐘,醫院就在我們的掌控下。”

    歐陽逸的話其實是說給歹徒听的,兩分鐘這些亡命徒不知道會做出什麼事,他們在明,敵人在暗,他要震懾他們,讓他們不敢輕舉妄動。

    夜修點頭的同時,槍口指向了棚頂,砰的一聲過後,天花板里滲出了鮮紅的血跡。

    與此同時,妖狼的槍口也指向了一個高大的花瓶,“不想死就丟下槍,自己走出來!”

    “砰”妖狼想留活口,這槍可不是他開的,是歹徒自己嚇的自殺了。

    修尚寧見還有殘余,一把把歐陽逸推進了病房,他舉起機關槍,和夜修、妖狼形成了三角,加寬了視野。

    警衛這會也開始挨個房間搜索著。

    一分十五秒,赤狼和墨狼帶著人趕了過來。

    “狼頭,整個醫院都在我們的控制範圍內。”

    “好!”夜修放下手槍,“繼續搜索,保護好老百姓的同時,不要放過一個敵人,能抓到活口最好。”

    “是!”

    “砰砰”隔壁的會議里突然傳出了兩聲槍聲。

    “不好!老百姓里混進歹徒了!”夜修舉起手槍一路狂奔到會議室門外。

    “不許進來!”會議室里,三名歹徒舉著手槍,控制住了幾十名醫患。

    躺在地上的是辛克農的兩名警衛,兩人一個腿上中槍一個胳臂中槍,手中的槍這會兒已經到了歹徒的手中。

    夜修停下了腳步,大聲的對立面的人喊道︰“放了里面的人,我會考慮給你們一條生路。”

    “好啊!你把辛克農喊進來,讓他來換這些老百姓。”一名歹徒說著,從地上揪起一個小護士,用槍抵住了她的頭,他囂張的笑道︰“辛克農,你總自詡百姓的利益高于一切,現在你的百姓就要為了你去送死,你是替他們死還是讓他們替你死?哈哈哈……”

    夜修跟歹徒交涉不到三分鐘,辛克農在歐陽逸等人的保護下走了過來。

    夜修看了眼辛克農,微微一愣後,大聲說道︰“辛叔,您別中了他們的激將法!”

    辛克農微抬了下手,“他們是沖我來的,我不能不管老百姓的死活。我進去,換他們出來。”

    題外話

    感謝大家的打賞,嗷嗷的愛你們



伊莉小說網 | 名門暖婚︰戰神寵嬌妻 | 名門暖婚︰戰神寵嬌妻最新章節

 ** 作者︰海鷗所寫的《名門暖婚︰戰神寵嬌妻》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名門暖婚︰戰神寵嬌妻》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名門暖婚︰戰神寵嬌妻》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