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莉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名門暖婚︰戰神寵嬌妻txt全集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正文 203章 一米二的床上擠了兩個人(一)
作者︰海鷗 下載︰名門暖婚︰戰神寵嬌妻TXT下載
    ..,最快更新名門暖婚︰戰神寵嬌妻最新章節!

    修夢凡被閻王的突來告白打了個措手不及,這小臉兒紅的就跟熟透了的石榴。

    宋雪琴偷偷拉了下焦婷恩的手,兩人識趣的走了出去。

    “婷恩,你家子騫這嘴隨誰?這麼會說!”

    焦婷恩笑著說道︰“反正不隨我,這個家我嘴最笨。”

    “很快就會來一個比你嘴更笨的!”宋雪琴嘆了口氣,“夢凡因為小時候的事,不太愛與人溝通,雖然這些年好了些,但跟詩詩和可馨比起來她差太多了。婷恩,將來夢凡來你們家,你可得多擔待點。”

    “看你說的,夢凡是我看著長大的,就跟我自己孩子一樣,我不會讓她受一點委屈的。”

    這兩親媽,八字還沒一撇呢,兩人從這塊開始嘮,一直嘮到兩孩子結婚,生孩子,還有以後公司的事,說來說去,兩親媽才發現,夢凡肩上的擔子太重了,要負責修、辛兩家的公司。

    “你得找個會經商的兒媳婦,我可舍不得讓我們家夢凡管兩家公司,那也太累了。”

    這話是焦婷恩說的。

    宋雪琴看著她就笑了,“閨女是我的,這婚還沒結呢,怎就成你家的了!”

    “早晚的事。”焦婷恩眨了眨眼楮,“要不,讓他們倆先領證?”

    宋雪琴笑著給了她一下,“剛才不是說好了,什麼時候結婚,讓兩個孩子自己定麼!”

    “可是我有點著急當婆婆了,你不著急啊?”

    宋雪琴嘆了口氣,“著急有什麼用,我們家那個我都抓不著影,每次打電話也就幾句話。眼看著就三十了,哎……比修兒還大兩歲,你看修兒的小日子過的,再看看他。”

    “不是要提拔一些年輕的干部回帝都任職麼,要不讓東成回來吧?”

    “不給他走那個後門,讓他憑自己的本事,能回來最好,不能回來,就讓他在那老山老峪里窩著!”

    “我得為我嫂子這高風亮節鼓鼓掌!”辛克農站在書房門口笑著說道。

    宋雪琴回頭看了他一眼,“先別鼓掌了,讓我看看,你受傷了沒有。”

    “沒受傷,你看我這不是好好的麼。”辛克農為了讓宋雪琴放心,原地轉了一圈,“嫂子,我剛才還跟尚宇大哥說,這一出事,我才發現,咱們這兩家人各個都是英雄好漢。”

    宋雪琴笑問道︰“這話怎麼說?”

    辛克農笑著走了過來,請宋雪琴坐下後說道︰“出事的時候,咱們這兩家人,沒一個嚇的尿褲子的,還都瞬間都換身成為了戰士。”

    “夢凡沒嚇哭?”宋秀琴笑問道。

    “沒哭,還一直護著她奶奶。咱們家這老三位更了不得,一人一把槍比過去打小鬼子時還英勇!”

    宋雪琴欣慰的笑笑,閨女出息了,老人們更是老當益壯,雖然出了事,可兩家人沒倒下一個,這就是大喜事。

    “尚宇呢?”

    “他在打電話,一會兒就能出來。”辛克農笑著把茶水遞給了宋雪琴,“喝點茶。”

    宋雪琴抿了口茶,見閨女從閻王的房間里走了出來,笑著說道︰“子騫舍得放你出來了?”

    修夢凡的臉騰的一下就紅了,嬌嗔的看了眼母親,“媽”

    “過來陪媽坐會,一會兒我和你爸就要回去了。”

    “我跟你們一起回去。”

    修夢凡的話音剛落,閻王裹著個毛毯跑了出來,“你說你陪我的,怎麼又要走?”

    修夢凡紅著臉看了他一眼,他都那樣了,怎麼還好意思出來!

    閻王見她看自己,連忙裹緊了毛毯,說來也挺窘的,剛才不過就是親了她一下,結果沉睡了多年的小閻王竟然醒了,要不然也不能把她嚇的跑出來。

    “越來越沒規矩!”辛克農很是看不慣兒子的造型,不悅的瞪了他一眼。

    “子騫還是個病人,這是家里又不是部隊,你就別管他太嚴了。”岳母大人替女婿講了情。

    沒一會兒,岳父大人從書房里走了出來。

    閻王笑著喊了聲,“爸!”

    修尚宇一愣,這孩子喊他自己老子,眼楮盯著自己看干嘛!

    宋雪琴抿嘴笑道︰“你女婿喊你呢,你趕緊應一聲吧!”

    修尚宇看了看妻子又看了眼女兒,這才明白過來,他沖著閻王發了個鼻應音,“病還沒好,就別下床亂跑。”

    “沒事,我再休息幾天就能歸隊了。”閻王覺得自己能見人了,扯下毛毯走了過來。

    “頭歸隊的時候,去醫院檢查下,別留什麼後遺癥。”雖然妹妹給他們打電話時說閻王傷的不重,只是輕微腦震蕩,可那也不能掉以輕心。

    閻王用力的點了下頭,“嗯,夢凡說過幾天就陪我去復查。”

    修尚宇看向女兒,以前一直盼著她能往家帶男朋友,可這會兒真的有了男朋友,他怎麼還有點不舍了。

    “爸,您瘦了。”父親眼中的不舍,讓修夢凡鼻子一酸,要不是有外人在,她肯定會撲進父親的懷里大哭一場。

    “吃不慣外面的東西。”修尚宇勉強擠出一絲笑容,“時間也不早了,我們回去吧。”

    “嗯。”修夢凡點了點頭,走向父親。

    宋雪琴也站了起來。

    閻王立時傻了眼,這還真走啊!

    焦婷恩見兒子那沒出息的樣,給他使了個眼色︰媳婦兒早晚都是你的,你急什麼!

    閻王撅了下嘴,沒敢跟他老媽叫板。

    修夢凡出門時,給閻王留了句話,“你好好休息,我明早過來看你。”

    “那你早點過來。”閻王一著急還把心里話給說出來了。

    修夢凡笑笑,一手抱著父親的胳臂一手抱著母親的胳臂,三人一同出了大門。

    都快到了家門口,宋雪琴問了句,“可馨那丫頭去哪了?怎麼沒看見她。”

    “詩詩不是要考研麼,可馨最近一直替她值夜班,白天我姑姑也會去醫務室幫忙。”

    “可馨那孩子是個熱心腸,你以後跟她好好相處,可別鬧出姑嫂不和的事來。”

    “媽還沒到那個時候呢!”

    “還沒到時候?你和子騫過完年都二十六了!老大不小的,該結婚就得結。”

    修夢凡嘟了嘟嘴,“我還想談幾年戀愛呢,不想這麼早結婚。”

    宋雪琴撇了撇嘴,“就子騫那一時都離不開你的樣,你覺得他能跟你談幾年戀愛?”

    修夢凡扁嘴,松開爸媽的胳臂跑進了院子。

    “嘟嘟……”手機響了。

    辛子騫打來的,接還是不接?

    修夢凡偷偷看了眼已經進院門的父母,按了接听鍵。

    “夢凡,你到家了嗎?”

    “到了,你在干嘛?”

    “我在一邊想你一邊給你打電話。”

    修夢凡嘴角抽動了下,“早點睡吧!”

    “我想你想的睡不著,夢凡,你回房間咱倆視頻吧?我想看你。”

    “等會兒的。”

    “等多久?”

    “八個小時。”

    “修夢凡!”

    修雅茹咯咯的笑道︰“給我三十分鐘,我得洗個澡。”

    “我們在部隊洗澡五分鐘都是長的!”

    “我不是你的兵!”

    “給你十五分鐘!”

    “二十五分鐘!”

    “二十分鐘,就這麼定了!”閻王啪的一聲掛斷了電話。

    修夢凡氣鼓鼓的收了電話,扭頭對宋雪琴說道︰“媽,您跟我爸早點休息,我上去洗澡了。”

    “去吧,小點聲,別吵醒你爺爺。”

    修夢凡點了點頭,放輕了腳步。

    宋雪琴目送女兒回了房間,對修尚宇小聲說道︰“咱們啊還是早點準備吧!”

    修尚宇皺眉,“準備什麼?”

    “夢凡和子騫的婚禮啊!你沒見,兩人才分開不到三分鐘這電話就跟過來了,烈女怕纏郎,萬一弄出點什麼事來,多不好。”

    “他敢!”修尚宇冷哼了一聲。

    “這事可不好說。”宋雪琴錘了錘肩頭,“快累死我了。”

    “上樓,我給你按摩按摩。”修尚宇拉著老婆的手上了樓。

    修夢凡才洗了一半的澡,閻王的電話就跟了過來,修夢凡無奈只好匆匆忙忙的洗了個戰斗澡,然後趴在被窩里陪他視頻。

    閻王會聊,時不時的就把修夢凡逗的咯咯笑,笑多了,人也不困了,兩人最後聊到天都快亮了,修夢凡才揉了揉眼楮說想睡一會兒。

    “都快五點了,你過來吧,來我這邊睡。”

    “不要!”修夢凡一口回絕。

    “你不過來,那我過去你那睡。”閻王從被窩里了出來,“正好我沒脫衣服,就這身了。”

    看著他身上皺皺巴巴的衣服,修夢凡嘴角抽動了下。

    閻王下了床,打開房門,“是你給我開門還是我敲門?”

    他還真的要來!修夢凡連忙爬了起來,“你別過來,我過去你那邊。”

    “那你快點,我去給你開大門。”

    修夢凡見他出了門,連忙把手機扣在被子上,拿出一套家居服換上,抓起手機便跑了出去。

    “今天這衣服漂亮!”電話里傳來閻王的笑聲。

    “先掛了吧!”修夢凡切斷視頻,快步下了樓。

    等她悄悄打開大門,人才剛站到門外,一雙溫暖的大手便把她擁進了懷里,鋪天蓋地的吻毫無預警的侵佔了她的唇……

    床上的夜修動了下,感覺到身邊沒人,猛地睜開眼楮,見媳婦兒站在落地窗前正無聲的笑著,便悄無聲息的下了床。

    “看到什麼了,把你笑成……”

    “啊!你嚇死我了!”藍亦詩捂著胸口,氣鼓鼓的瞪了他一眼。

    “摸摸毛嚇不著。”夜修抬手摸了摸她的頭,“看什麼看的這麼入神?”

    “老公,你說等閻王和夢凡結婚的時候,我們是準備一份禮物還是準備兩份禮物?”藍亦詩笑著板過夜修的臉讓他往大門口那邊看。

    夜修瞥了一眼,“你看這個,不怕長針眼?”

    “我又不是兒童,怕什麼呀!誒,越來越激烈了,我估計著夢凡的嘴唇會腫……”藍亦詩津津有味的看著,都忘了身邊還站著一個大活人。

    夜修挑挑眉,從床頭上拿起手機。

    大門口,閻王正忘情的親吻著心愛的姑娘,手機這個沒眼力見的東西突然響了起來。

    閻王狠狠的親了下修夢凡這才拿出電話。

    夜修!

    他給自己打電話干嘛?

    難道有任務?

    閻王連忙按了接听鍵。

    “怎麼還停戰了?”藍亦詩意猶未盡的嘟囔了句,正當她要直起腰時,就听身後傳來夜修的聲音。

    “要親回被窩親去,別站在大門口污了爺的眼楮!”

    夜修沖著電話吼完了,啪的一聲掛斷了電話。

    藍亦詩撇嘴的功夫,就見樓下那兩位,拉著手嗖的一聲沒了影。

    “夜修,你可真夠缺德的!”藍亦詩攏了攏衣襟要走。

    夜修一把把人拉了回來,“看別人的還不如實踐……”

    “夜修,我扎你了!”藍亦詩微眯了下眸子。

    夜修愣神的功夫,藍亦詩掙開了他的手。

    “這麼早你要干嘛去?”夜修見媳婦兒已經跑到了門口,皺著眉頭問道。

    “外公快起來了,我給他做早餐。”

    “今晚回家住!”夜修心疼媳婦兒,在家住他們起碼還能多睡一個多小時。

    “你自己回家住吧,我今天值夜班,可馨都替我好幾天了,我換她休息幾天。”

    “今天會有醫生來報道,兩光棍,反正他們都要住軍營的,以後讓他們值夜班。”

    藍亦詩笑笑,要來新同事了不錯不錯!

    “都誰啊?我認識嗎?”藍亦詩其實很想問木頭會來嗎?可夜修小心眼,她怕他會吃醋的,便換了種問法。

    “兩個帝都醫學院的應屆畢業生。”

    “哦。”木頭沒來也好,大醫院更適合他,“我下去了哈。”

    “我陪你。”夜修抓起衣服便往身上套。

    “你再睡會吧。”藍亦詩有點心疼他,不想讓他起的這麼早。

    “休息過來了。”夜修系好最後一個紐扣,陪著藍亦詩下了樓。

    修老將軍早起來了,見他們小兩口下來了,笑呵呵的問道︰“我看見你大舅的車了,是不是他們兩口子回來了?”

    “嗯,昨天回來的晚,就沒打擾您。”藍亦詩笑笑,“外公,您早餐想吃點什麼,我去給您做。”

    “你們吃什麼就給我帶一口,我不挑食。”修老將軍笑著看向外孫媳婦,這孩子就是懂事,要是將來兩個孫媳婦也跟這個外孫媳婦一樣懂事,那他睡覺都會笑醒。

    藍亦詩給外公熬了粥,又做了兩個小菜,三口人都已經吃上了,劉嬸才起來,劉嬸一開口藍亦詩就听出來了,她感冒了。

    “劉嬸,你去休息吧,我一會兒給你開點藥送過來。”

    劉嬸道了謝,回了房間。

    吃過早飯,兩口子沒等修尚宇和宋雪琴早早的就去了軍營。

    夜修剛進辦公室,赤狼就跑了進來,“告訴你點新鮮事,要不要听?”

    夜修瞪了他一眼,“有屁你就快點放!”

    “切,我還不說了呢!這個屁我憋著!”

    夜修笑道︰“不怕憋死,你就憋著!”

    “我還真有點憋不住,那個,妖狼昨晚在醫務室睡的。”

    夜修微眯了下眸子,不好,媳婦兒去醫務室了,要是看見不該看的,就該長針眼了。

    夜修剛想去把媳婦兒喊回來,就見藍亦詩紅著臉跑了進來。

    “小嫂子,你看見啥了?”赤狼一臉壞笑的問道。

    “啊?我看見你了!你怎麼起的這麼早?”藍亦詩反應的還挺快。

    “我媳婦兒今天四點要去采訪,我把她喊醒了,我就睡不著了。”赤狼一臉幸福的說道。

    藍亦詩笑道︰“發展的還挺快,媳婦兒都叫上了!”

    “嘿嘿……”赤狼憨笑道︰“她說她愛听我這麼叫她。”

    “好好對人家,那麼好的一個小姑娘能看上咱們這窮當兵的,是你的福氣。”

    “嗯我肯定會對她好的!對了……”赤狼偏頭看向夜修,“狼頭,我媳婦兒听我說,咱們這光棍太多,她想跟他們主編申請一個專題片,好為咱們宣傳宣傳,盡快讓兄弟們都脫光。”

    “也行。”夜修這算是應了。

    赤狼樂顛顛的走了。

    夜修嘴角上揚著看向他媳婦兒,“你去醫務室都看見什麼了?”

    藍亦詩笑著搖搖頭,“我什麼都沒看見。”

    “哦”夜修拖著長長的尾音哦了一聲,“那我過去給劉嬸拿點藥。”

    夜修作勢要走。

    藍亦詩一把拉住他,“先別過去,可馨睡的正香呢。”

    “就可馨一個人?”

    藍亦詩一听就明白了,夜修這是知道了醫務室里還有人。

    “妖狼也在呢。”藍亦詩噗的笑出了聲,“老公,一米二的床睡兩人還不擠,你覺得怎麼睡最合理?”

    “上下!”

    “聰明!”

    “誰上誰下?”夜修八卦的湊了過來。

    “妖狼那麼大坨,當然是可馨……”完了,把姐妹給賣了。

    夜修挑挑眉,“穿著衣服還是沒穿衣服?”

    “……”

    “你不說,我自己看去。順便拍兩張照片給爺爺奶奶發過去。”

    “你就缺德吧!”藍亦詩瞪了他一眼,“穿著衣服呢!”

    “早說不就沒事了麼!”夜修笑著親了下她的臉蛋,“去睡覺或者去看書,你自己選,我還有點事要處理下。”

    藍亦詩拿著復習資料去了休息室。

    夜修在屋子里轉了一圈,從抽屜里拿出一個口哨快步出了門。

    藍亦詩才看了不到一頁的書,就听見了哨子聲,她站在窗口往外看了看。

    就見夜修和赤狼、禿尾巴狼他們三站在醫務室外面,一邊笑一邊吹哨子。

    藍亦詩扶額,他們三加一起都快一百歲了,怎麼還干這些小孩子干的事。

    妖狼一臉懵逼的跑出來,“出什麼事了?”

    哈哈……夜修他們三笑成了一團。

    妖狼見他們耍自己,抬腳便把皮鞋甩了出去,“找死啊!”

    皮鞋砸在禿尾巴狼的腿上,禿尾巴狼嗷的一聲蹲了下來。

    “妖狼嫂子,救命啊”

    辛可馨躲在被窩里,死活不肯出來,她怎麼有種被抓嫖的趕腳。

    妖狼凶巴巴的指了指他們三個,“等會兒再跟你們算賬!”

    夜修止住了笑聲,一本正經的說道︰“還有兩天,簡大校的女兵就要過來了,這事你是總負責人,都安排的怎麼了樣?”

    妖狼明知道他是沒話找話,可人家是上級,他還不能不回話。

    “基本工作都安排好了,等她們來的那天,再弄彩帶和氣球就ok了。”

    “嗯。”夜修打著官腔嗯了一聲。

    “狼頭,我把事情都安排好了,余下的工作讓赤狼做吧,我那天想請假。”

    “有事?”夜修微挑了下眉梢。

    “我老婆說了,讓我跟那些女兵保持點距離。”

    “哈哈……咱們戰狼又出了個妻管嚴!”禿尾巴狼笑了一半,就見夜修陰測測的看了過來,他連忙閉上了嘴。

    “你給我解釋下什麼叫又出了個妻管炎!”夜修這架勢是沒打算饒了他。

    禿尾巴狼撓了撓頭,“我的意思是,咱們戰狼的人都是懂的疼老婆的好男人!”

    “這才像句人話,做我們這種人的老婆是最不容易的,我們要寵她們,疼她們,善待她們!善待妻子,體現了你高尚的人生德行。善待妻子,也善待了你自己。善待妻子,生活就會變得美好和諧而圓滿。善待妻子,要思于惱,誠于心,奉于行。只要給妻子一片慰藍的天空、一片蔭涼的雲、一雙溫暖的手,一首歡快的樂曲,一份溫馨的問候,妻子,就永遠是你幸福一生的天堂!”

    “此處需要掌聲!”妖狼笑著給夜修鼓起了掌。



伊莉小說網 | 名門暖婚︰戰神寵嬌妻 | 名門暖婚︰戰神寵嬌妻最新章節

 ** 作者︰海鷗所寫的《名門暖婚︰戰神寵嬌妻》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名門暖婚︰戰神寵嬌妻》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名門暖婚︰戰神寵嬌妻》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