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莉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名門暖婚︰戰神寵嬌妻txt全集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正文 204章 嘴上的強者,行動的弱者(二)
作者︰海鷗 下載︰名門暖婚︰戰神寵嬌妻TXT下載
    “拍馬屁也沒用!”夜修斜睨了他一眼,“後天的工作還是由你來主持。”

    妖狼立時傻了眼,兩只手再也拍不到一起去了。

    “跟可馨說,經不起考驗的愛情是不不會長久的。躲不是上策,要融入進去,還不被外界誘惑,那才是真愛。”

    妖狼眨了眨狐狸眼,狼頭說的對,躲只能證明自己心里有鬼。

    “啥都讓我做了,那你干什麼去?”妖狼就這德行,明明心里已經同意了,可嘴上還不饒人。

    “我陪我媳婦兒復習功課,咱們戰狼還沒出一個研究生呢,我媳婦兒要是考上了,也給咱們戰狼爭光不是!”

    “狼頭,你還別說,咱們戰狼還真沒有這麼高學問的人。”赤狼笑嘻嘻的說道。

    “咱們這些大老粗,這輩子也只能這樣了,從現在開始,就要研究怎麼改良下一代。”

    禿尾巴狼表示贊同的點了點頭,“狼頭說的對!改良下一代就要先從媳婦兒抓起”

    赤狼給了他一腳,“我們幾個都有著落了,你還光著呢,你現在去抓個媳婦兒回來,再跟我們談這事。”

    禿尾巴狼撇了撇嘴,從地上拾起妖狼的鞋子丟到他腳下,“我是沒媳婦兒,可我年輕,你們應該把重點放在母狼的身上,他趕在這個節骨眼上回家探親,華麗麗的錯過了兩場相親。”

    妖狼穿上鞋,哼了一聲,“你還是愁你自己的,人家母狼沒準這次回來就把媳婦兒帶回來了。”

    夜修嘆了口氣,“給他點時間吧。”

    “哎我才發現,愛情這玩意兒,沒有吧,你渴望,有了你煎熬”

    “妖狼,你啥意思,我讓你煎熬了?”辛可馨氣鼓鼓的走了出來。

    妖狼立時換了張笑臉,湊了過去,“老婆,我就是那麼一說”

    “你丫的閉嘴!誰是你老婆!”辛可馨一把推開他,“後天,我請假,給你足夠的空間!”

    “狼頭,你可不能給她放假呀!”妖狼求助的看向夜修。

    夜修挑眉,“我準了!”

    哈哈

    赤狼和禿尾巴狼笑著架走了夜修,這爛攤子,讓妖狼自己收拾去吧!

    本來他們三想看妖狼吃癟,可妖狼也不是吃素的,夜修他搞不定,收拾辛可馨他最在行。

    簡單粗暴的把小嘴巴巴的人扯進屋里,按在門板上狂親一頓,辛可馨缺氧癱倒,他再解釋,能听進最好,听不進去接著親,反反復復的他就不信她還有力氣鬧。

    這一早上折騰完,辛可馨戴了一天的口罩,跟藍亦詩說話,都費勁兒,為啥,舌頭疼!

    整整兩天,歹徒的事還沒查出眉目,離辛克農上任的日子越來越近,歐陽逸怕他再出事,讓夜修派人暗中保護。

    夜修把這個差事交給了妖狼,女婿保護岳父這是給他機會。

    妖狼得了這份美差,聯誼會的事就落到了赤狼和墨狼的頭上。

    聯誼會那天,簡寧也是下了大本錢,整整送過來五大巴的人。

    她這也是急了,這群丫頭從十**歲就跟著她,立下了不少汗馬功勞,可就是因為自己太拼,這群丫頭也跟著自己太拼,硬是把終身大事給耽誤了。

    這次,只要年滿二十五的,不管是軍官還是士兵,她都給送過來了。

    她跟歐陽逸商量過,這次聯誼會結束後,還要再去其他部隊辦幾次,一定要讓她的這些老大難都找到自己的另一半。

    大巴進門那一刻,鼓樂喧天、彩旗飄揚。這熱鬧的,連軍區大院那邊的家屬都過來看熱鬧。

    簡寧的兵清一色的齊耳短發,那精神頭足的,三頓不吃飯都能打死一只老虎。

    “體格不好的,膽子小的駕馭不了二舅媽的這些閨女。”藍亦詩站在樓上看了會兒,笑著對夜修說道。

    夜修笑笑,“再強悍的女人在床上她也是女人。”

    藍亦詩斜睨了他一眼,“今晚我要做男人!”

    “給你機會,可你不能半路喊累,壞了我的興致。”

    藍亦詩無奈的嘆了口氣,床上的事,她永遠是嘴上的強者,行動的弱者。

    兩人正說著話,操場上突然熱鬧了起來。

    有人在比武。

    男人與女人之間的較量。

    “下去看看?”

    夜修睨了她一眼,“你不怕她們看上我?”

    “她們都知道你是有主的人了!不會有人惦記你。”藍亦詩拉著他出了門。

    這次來,簡寧特意把紅幾個有主的照片放給她的那些閨女看,還反復強調,千萬別惦記別人的人,誤人誤己!

    軍人有鐵的紀律,她們絕不會胡來,所以,藍亦詩不怕會鬧出不必要的麻煩。

    兩人剛到操場,簡寧的車便開了進來,吱嘎一個漂亮的飄移,車穩穩停在夜修和藍亦詩跟前。

    “您都這麼大的年紀了,還耍帥!”夜修替二舅媽打開車門的同時,還不忘調侃一句。

    “我這帥是發自骨子里的,還用刻意耍嗎?”簡寧笑著拍了下夜修的肩頭,“走,過去看看是你的人厲害還是我的人厲害。”

    三人徑直去了比武場。

    對陣的是禿尾巴狼和一個中校,這兩人打了快有五十幾招了,還沒分出上下。

    簡寧微蹙了下眉頭,“那是我最好的兵,到了你這好像也佔不到什麼便宜。”

    “不是好像。”夜修挑挑眉,“禿尾巴狼讓著她呢,要不然,不用五十招,你的兵就得趴下。”

    簡寧瞪了他一眼,沖著中校大聲喊道︰“梁紅,你要是媽的親閨女就在十招之內把他給我撂倒!”

    梁紅應了一聲,招式也一招比一招凌厲。

    “一、二、三九”

    十還沒出口,就見禿尾巴狼腳下一個踉蹌摔到在地。

    “噢噢噢我們贏了!”女兵歡呼雀躍著。

    紅的人有點黏。

    夜修看著被梁紅拉起來的禿尾巴狼就笑了,這小子八成是看上人家了,要不然他不會假摔。

    簡寧剛笑了一半,臉便沉了下來,她也看出來這小子是假摔。

    他們倆看出來了,梁紅自然也看出來了,因為禿尾巴狼給自己留了面子,對他的好感倍增。

    余下的活動,兩人總自動組合,贏了不少的獎品,最後兩人互留了電話,這對算是搞定了。

    藍亦詩說過,軍人彼此了解,成功率會高些,這話還真讓她說中了,晚上聯誼會結束時,成功牽手了五十來對。

    夜修對這個結果很滿意,簡寧卻不滿意,她閨女太多,這才嫁出去五分之一,差的太多了!

    簡寧都沒在這邊吃飯,開車便去找下一家。

    搞了兩場聯誼會,除了母狼那三十幾頭狼都找了另一半,就連紅的不少將官也解決了終身大事。

    楊洪濤也是在最後一場聯誼會里遇到了他心愛的姑娘。

    姑娘是簡寧部下的一名中尉軍官,人挺漂亮。

    老彭見外甥找了個好媳婦兒,還特意去了趟修家表示感謝。

    時間一點點流逝,距母狼的歸隊日期越來越近,夜修見他遲遲沒把家人帶回來,特意給他打了個電話。

    “還有幾天新一任總統就要上任了,你要是再不回來,到時候忙起來你就沒時間陪老爸老媽游帝都了。”

    母狼沉默了片刻,“這幾天辛苦你們了,我盡快趕回去,老爸老媽就不跟過去了,但我會帶個人回去。”

    夜修半開玩笑的說道︰“你不會是要帶個女人回來吧!”

    “是女人,具體情況我回去跟你說。”

    母狼的聲音有些沉重,夜修微蹙了下眉頭,“好,我等你回來對了,這不是牽手成功了好幾十對麼,我想等他們感情基礎穩定下來後,給他們舉辦個集體婚禮,你覺得怎麼樣?”

    “這主意不錯。”談到弟兄們的婚姻大事,母狼這才有了點笑模樣。“那等你回來,咱們策劃下。”

    “好!”

    兩天後夜修終于把母狼給盼回來了,不過他並沒有看見母狼口中說的那個女人。

    “逗我玩呢?”夜修有些不悅,讓他帶老爸老媽來,他不帶,說是要帶回一個女人,現在看來他口中的那個女人八成也是他編出來的!

    母狼苦笑了聲,“就當我在逗你玩吧!”

    “是不是家里出了什麼事?”夜修見母狼比走時瘦了一大圈,皺著眉頭問道。

    “你明天有時間嗎?有時間的話明天陪我去個地方。”

    夜修知道他話要跟自己說,便點頭應了。

    母狼走了好幾天,這邊發生了不少新鮮事,弟兄們圍著他七嘴八舌的給他講這些天的趣事。

    听到有意思的母狼也會笑,但他的笑容里卻摻雜著太多的苦澀。

    次日,夜修跟母狼兩人誰也沒帶,便出了軍營。

    他們一走就是大半天,連藍亦詩都聯系不上他們。

    下午,母狼一個人回來的,說是胃疼想跟藍亦詩要兩片藥。

    藍亦詩讓新來的同事幫忙去拿藥,沒了外人,她才問道︰“母狼,你怎麼了?是不是遇到了什麼事?”

    母狼嘆了口氣,“是遇到了點麻煩事,狼頭正在幫我擺平,要是能過這關,我們依舊還能做戰友,要是過不了,我可能就要轉業。”

    藍亦詩的心一下就提到了嗓子眼,這得多大的事,嚴重到能讓母狼轉業。

    “小嫂子,我還得求你點事。”

    “你跟我還這麼客氣,有事你就說,我能辦到的一定幫你。”

    “我知道你在忙考研的事,可我想請你幫我去看個病人,不會耽誤你太長時間。”

    “行!現在嗎?”藍亦詩毫不猶豫的答應了。

    “等狼頭那邊有了結果,我再送你過去,我怕上面隨時會找我談話,這事不能耽誤了。”

    “好,我隨時都可以的。”

    母狼憂心忡忡的等著夜修的消息,夜修更是如坐針氈的坐在總軍區的會客室里。

    他等,為了兄弟他必須耐心的等下去。

    一個小時候後,胡參謀總算出現了,“統帥說,只能給你二十分鐘的時間。”

    夜修蹭的一下站了起來,二十分鐘就二十分鐘,現在說明白還有晚上,他就不信老爺子能忙的晚上都不回家睡覺。

    夜修才進屋也就十分鐘,胡參謀大老遠的就听見歐陽逸的吼聲,“胡鬧!”然後,就見夜修一腳踹開房門走了出來。

    胡參謀見這位爺鐵青著臉,小心翼翼的躲到了他看不見自己的地方。

    夜修出了軍區辦公大樓,徑直把車開去了總統辦公大樓,老爺子那他留在晚上再說,辛叔這他要馬上攻克。

    夜修很快便見到了辛克農,兩人也沒鬧什麼不愉快,不過辛克農給的不是肯定的答案,他說,這事得跟歐陽逸商量下再定。

    夜修說了聲好,便告辭離開了總統辦公大樓。

    他坐在車上一個勁兒的捏眉頭,這個兄弟他必須保住,可老爺子那踫的是硬釘子,辛叔這踫的軟釘子,這事還就他們倆說話算,怎麼辦?

    正當夜修一籌莫展的時候,藍亦詩把電話打了過來,她也是擔心母狼,想問問夜修那邊的進展。

    夜修嘆了口氣,“還沒頭緒,老爺子跟我急了,說我胡鬧,辛叔說晚上要跟老爺子踫個面再給我答復。”

    “老公,你先別著急,我雖然不知道母狼出了什麼事,但我知道,你不是一個沒有原則的人,你不會只顧兄弟情義而忘了自己的使命。你要留下母狼,肯定有你的理由。”

    夜修苦笑了聲,“媳婦兒,還是你最了解我,這麼說吧,我可以把妖狼丟去邊境三年,卻不能容忍母狼離開我身邊超過三個星期,他是個人才,也是最懂我的人,有些話不用我說,他就能明白。

    他這次的事說大不大說小不跟我們當初有點像,情況卻又不同,等我有時間再跟你細說。我現在得想法攻克這兩座堡壘。”

    “不管對手多強大,他都有弱點,我建議你去找找咱媽還有我干媽。”

    夜修眼前一亮,“媳婦兒,太謝謝你了,我怎麼就想到這塊!”

    “你是關心則亂!這樣吧,在事情還沒解決之前,你不要告訴我任何有關母狼的事,讓我做個局外人,幫你出謀劃策。”

    “愛死你了媳婦兒!等我的好消息吧!”

    夜修掛斷電話,把車徑直開回了軍區大院,沒一會兒就把老媽從家里接了出來。

    母子倆出了軍區大院,又去了辛氏集團,把剛開完會的焦婷恩也給拉了上車。

    然後,這娘三就失蹤了!

    晚上時鐘都指向十點了,這三人還沒回來。

    辛克農坐在歐陽逸家的客廳里,第n次撥打媳婦兒的電話還是關機後,他焦急的看向歐陽逸,“你就一點都不著急?”

    “著急有用嗎?”歐陽逸捏了捏眉心,“等那臭小子回來了,我打斷他的腿。”

    辛克農嘴角抽動了下,“說的好像你能打得動他似的!”

    “我打不動他讓他打我!這小王八犢子,氣死我了,下午踢我辦公室的門,這會兒又不知道把雅茹和婷恩帶哪去了,簡直要上天了!”

    “一個是他親媽一個是他親嬸,我倒是不擔心她們倆能受到什麼傷害,我怕的是,雅茹姐和婷恩回來後,咱倆就沒好日子過了。”

    “哎你說萬一雅茹和婷恩回來鬧騰咱們倆,怎麼辦?”歐陽逸撐著額頭看向辛克農。

    “夜修從我那走了以後,我特意查了下母狼的資料,的確是個人才,要是真的轉業了還真有點可惜。”

    “可惜也比埋下禍根強。”

    “詩詩是禍根嗎?”

    歐陽逸被辛克農問的一愣。

    “兩位親媽,你們倆慢點,別摔了。”門外傳來夜修的聲音。

    人回來了!

    歐陽逸和辛克農同時站了起來,直奔玄關。等他倆看清自己的愛妻時,均是一愣。

    這是怎了?!

    修雅茹和焦婷恩的眼楮哭的就跟爛桃子似的。



伊莉小說網 | 名門暖婚︰戰神寵嬌妻 | 名門暖婚︰戰神寵嬌妻最新章節

 ** 作者︰海鷗所寫的《名門暖婚︰戰神寵嬌妻》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名門暖婚︰戰神寵嬌妻》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名門暖婚︰戰神寵嬌妻》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