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莉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山河胥txt全集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山河胥 第十六章 藍月宮
作者︰顧平生 下載︰山河胥TXT下載
    當日傍晚,卓青拿著報備表前往御書房。

    明皇正在批閱奏章,公公來至身前傳達。

    “讓他進來吧。”明皇吩咐。

    公公拂塵一擺,走了出去。

    片刻後,卓青進來。

    “拜見明皇。”卓青行禮,頗為恭敬。

    “卓卿請起。”楊旭放下手中的奏章,動身來扶。

    “謝陛下!”卓青自不敢讓明皇來扶,立時抱拳謝禮。

    “不知卓卿是有何事?”明皇語氣溫和。

    “臣今日前來,是為報告他的事宜。”卓青道。

    “哦?他這禁軍教使做的如何?”明皇突然來了興致。

    卓青未直接回答,而是遞來了報備表。

    “這是他做的?”楊旭接過,問道。

    “正是!”

    楊旭看罷,面上看不出滿意抑或不滿意。

    略一思考後,方道“不錯!”

    “不僅如此,他還做了幾件轟動的事。”這時刻,卓青突然道。

    “哦?”明皇明顯更加好奇幾分。

    “他不僅調整了禁兵的基礎十三式,甚至將七步連環刀也進行了改創。”卓青垂首道。

    “結果如何?”

    “以臣的目光來看,都猶勝之。”

    “你是說他猶在林延熙之上?”身披龍袍的男子狹長鳳目陡然一眯,施然問道。

    “這自不好說。林延熙是以太傅多年親培,方才有皇庭第一人的名聲。他多般達不到。”卓青說出心中猜預。

    龍袍男子開始踱步,誰也不知他此刻的心緒。

    “听說有個叫關菡的副教使?”楊旭突然問道。

    卓青委實一怔,不明明皇心意,只做輕然點頭。

    卻明皇走動過來,又不再說話。

    卓青有些明白,故而道“她確實突破了,但想來不過是巧合。他指導的劍,我都見過,卻都有不俗處。”

    明皇依然沒說話,步子踱的很慢。

    片刻沉默方才道“他確實不凡,劍法的理解猶在我之上。”

    卓青的目光突然有著不可思議產生。

    能讓明皇說出這話的,除卻林延熙,天下再是沒有。

    然楊旭的話只是說了一半,隨之繼續道“然最不俗的,還是他的推演能力。能一眼看出別人的不足,我也可以做到,卻要補全這些不足,同時聯想到對方一些劍式存在的問題,我做不到。”

    卓青突然大為驚愕。

    “他相較陛下您掌握的劍法還要多?”卓青以不敢相信的目光問道。

    “多得多。”楊旭道。

    這一句話,卓青再不淡定。

    那一晚,一君一臣談了時久。

    第二日晨起,卓青便拿著報備表找到柳胥。

    兩人在外膳房一同吃的早飯,相談甚歡。

    上司認同,事情便好做。

    回至演武場,柳胥宣布取消兵類。

    三甲與二甲禁衛兵,大為歡呼。

    雖然作訓強度會有加重,卻從今後他們再不用低人一等。

    且還不必說,俸酬與伙食都得以改善。

    于此同時,柳胥宣布每月設立月試。

    月試內容極為簡單,除卻隊列操比,還有個人武比。

    即每千人分隊推選一人,進行擂台比武,勝者不僅有豐厚獎賞,前十者還能得柳胥親自指點。

    一時間,三萬禁軍的熱情便被調動了起來。

    柳胥這邊做的好,其他二使自然效仿。

    故而數月苦訓以後,十萬禁軍的精神面貌大為改善。

    如今百官入宮朝拜,最撲面的感覺是威嚴。

    巡邏威嚴,站崗威嚴,戍城亦威嚴。

    明皇甚滿。

    因為禁軍威嚴了,大明皇庭便威嚴。

    且現今右相改革又取得了顯著成效。

    故而今時金鑾殿龍椅上端坐的鳳目男子,休要說是五署、六部,即便是當朝左相,都不敢使半點脾性。

    因為他可再不是那個因年少無知,而可以任意被人拿捏的明皇了。

    時間過的很快,冬去夏來,大地復甦,兩個月輕擦而逝。

    春寒又乍暖,萬物盎然。

    目光望去,生命漸漸都有了生機。

    後花園煙波潭前,柳胥看著水草漸綠,任亂風搖晃衣袂。

    今日他未穿鎧甲,而是一襲白袍,望著潭水,目光失神。

    這兩個月,看似不短,卻對他來說,不過也就一轉眼間。

    然一轉眼間也很漫長,因為他最想見的人,一次未曾見。

    柳胥甚至尚不知那次分別以後,她恢復的如何。

    風又吹來,玉潭起清波,柳胥束著的長發飛揚。

    緣分這東西果真奇妙,世界那麼大,天涯那麼遠,他自咸平回安陽,在林郊都能遇到。

    然皇庭這麼小,後宮這麼近,咫尺卻天涯。

    下一刻,柳胥動身,邁步前往藍月宮。

    一年禁封,那女子突破大天位,從祖廟自由出來了。

    今日是她出祖廟的第三天。

    藍月宮頗遙遠,卻柳胥走的不快。

    宮廷任意處都有當值的禁軍,雖然並未穿教使鎧甲,卻他們一見是柳胥,皆行禁軍禮。

    柳胥擺手,示意作罷。

    卻他每經過一人,無論禁衛是在巡邏,抑或站崗,皆會抱拳。

    以理而論,站崗的禁兵只領隊行禮及可。

    卻對待柳胥不同,他們是真正的認可。

    一路行來,柳胥入後宮。

    見是教使,不論禁軍,抑或少監,自無人來阻。

    因為柳胥的名氣,在皇庭早已傳開。

    就這般,數個時辰後,柳胥來到了藍月宮。

    他在殿外站著,少監前去稟告。

    不多時,順隨介引進入宮內。

    藍月宮很美,這是柳胥第一次來。

    別處的草才漸露頭,這里的稀奇花已初開。

    建築也美,房子竟呈月牙狀。

    最上方是空閣,盛夏可以睡在那處,抬首遙望星月。

    正殿前,有一座半弧水池,月牙狀,並不對稱。

    左邊是座玉質假山,晶瑩剔透,十分美幻。

    庭右側,有一株龐巨古樹,枝椏很多,也很繁密。

    若得細嗅,可觸淡香。

    這香味清涼,給人雅致的感覺。

    柳胥想入室看看,卻楊付昕從殿內出來。

    她依然是一襲藍衣,青唇微含,素容素顏。

    “怎麼是你?”那女子道。

    三月不見,這話問的有些清冷,像陌生人。

    “如何不能是我?”柳胥莞爾一笑。

    女子沒回答,而是突然面色驚異,隨之望向柳胥。

    “你突破武王了?!”

    “前些日突破的。”柳胥語出平淡,毫無憂喜。

    女子收回目光,再度有些冷淡,“那日的話,便是今時的話,不會變更。”

    “那日的話是何話?”柳胥道。

    女子目光望來,感覺有些奇怪。

    哪里會有人像這般問到底,顯然自討沒趣。

    “我知你天賦秉絕,也知你這兩個月以來在皇庭的傳聞。卻我的心中,沒有你!”女子款然道。

    “那公主可知我今日所到是為何事?”

    女子再度有些驚異,卻冷冷道“不管你是為何事,我的話自不會變更。若你要收回性命,我絕不反抗。但若想讓我欠著你,我做不到。”

    話既已到這處,多談本已無意。

    卻柳胥繼續開口,“知你做不到,我不強求。今日來,是為你我兩清。”

    兩清?

    女子越發不明白。

    “既你活了,是以天命,你的命與我再無干系。卻我學醫前,曾跪師傅身,于天起誓,無酬不救人。故你今日,須交金酬。”

    女子突然有些怔住。

    她無論如何也不曾想到,柳胥今日是來討錢帛的。

    “你很缺錢?”女子揚眉問道。

    “錢自不缺,卻既醫你,必收報酬!”柳胥的語氣認真,不像玩笑。

    “那你要多少酬金?”

    “兩枚碧血丹三千兩,取箭一千兩,抱你走出林郊一千兩。統共五千兩。”柳胥計算的清晰。

    “沒想到你還是個愛錢的家伙。碧兒,去取五千兩銀票來。”女子取笑。

    卻柳胥不笑,片刻後,隨手接過銀票放入懷中。

    “現在我們來談談正事吧。”柳胥道。

    什麼?

    楊付昕有種瞬間遇到無賴的感覺。

    “沒什麼好談的。”女子道。

    “如何沒有?你沒看到我一表人才嗎?”柳胥問道。

    女子突然笑了,“和他相比,你丑的太多。”

    “是嗎?可現在是我在你身邊陪你說笑,而不是他。”

    “那又如何?即便你說一輩子,也不會有一句話讓我真心笑。”女子打擊。

    “不如我們打個賭約。”柳胥道。

    這一句出,不知為何,對面女子突然怔住。

    她怔在了原地,一動不動。

    隨之她望向柳胥,望向柳胥的笑容,望向柳胥的神態。

    片刻間,柳胥的心也怔住了。

    這句話,他對她說了很多次,今日最無意。

    然因無意,才使得動作與姿態太過相像。

    “怎麼了你?”柳胥做不明表情發問。

    “你能不能再說一遍。”女子眉眼晶瑩,似含清淚。

    “噢!怎麼了你?”柳胥問。

    “上一句。”女子道。

    “我問能不能打個賭?”柳胥的這句話變化很大。

    女子神情突然失落,好像丟了至為重要的東西。

    那份情態,使人大不忍心。

    柳胥突然心動,卻片刻間理智戰勝沖動。

    在這明皇庭,楊玄卿已經死了。

    他現在叫梅青寒。

    柳胥不斷的在心中告訴自己。

    同時下定決心,今後只在遠處看著,再不輕易與她說話。

    因為距離才能產生安全。

    “公主你怎麼了?”不遠處的女婢慌忙過來。

    楊付昕突然變的失失然。

    女婢扶著進了殿內,柳胥在身後告退。

    一路回住處,柳胥也變的失失然。

    今生他與她的命運,就像遠處的落日與西山。

    看似美輪美奐,實則根本就無交集。

    柳胥也好,楊玄卿也好,梅青寒也好。

    因為那山雖高,卻夕日,更遙不可及。

    柳胥望著黃昏的景狀,回到了住處。

    當晚,葉羽三人同在柳胥的房間。

    四人正在喝酒。

    天還微涼,溫壺清酒,弄些下酒菜,三兩對酌,最是愜意。

    兩月相熟以來,每到禁軍戍夜,四人無事,便一起飲酒。

    關菡本身不喝酒的,卻後來也漸度跟了過來。

    柳胥溫和,且無脾性,與葉羽邱楓皆是性情人。

    一來二去,便親密無間。

    此際,邱楓端酒來敬。

    不喚大哥,而改口為了老大。

    這一日,他們又喝到很晚。



伊莉小說網 | 山河胥 | 山河胥最新章節

 ** 作者︰顧平生所寫的《山河胥》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山河胥》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山河胥》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