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莉小說網 >> 其他類型 >> 至尊之道txt全集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第一章 辱
作者︰信超哥 下載︰至尊之道TXT下載
    墨夜已將結束,東方一道光線穿破籠罩天地乾坤的黑暗,開始微亮,漸漸地大光明,黑暗被驅走,通紅的太陽開始只見一個畸形,逐步可見全貌。這時,便天色全白,清晨便是到來。

    夜的寂靜,被白天的喧囂所代替。不細听,你是無所察覺。微細的聲響,露水從樹葉上滴下,蟲子捕食的嗦啐聲音,清晨的微風撫摸過大地,萬物的回應,總的一切,充滿著生的氣息。

    群山環繞下的小村落,只有幾十戶人家,靠山吃山,每戶人家還自種地幾畝薄田,聊以度生。

    陽光溫暖的光線從窗口透射進屋內,照在床上。

    躺在床上的少年醒了,他睜開了雙眼。初醒的迷糊,漸被堅毅所代替,下了床。但見少年稍嫌文弱,但五官清朗,特別是雙眼,帶著堅韌不屈的神色,自見一股英氣。

    少年穿好衣服,出得房門。眼前所見令他一愣,他笑道︰“父親,母親,這麼早啊!”

    其父王文遠深深地看了他一眼,眼中帶著慈祥與期待,擺了擺手道︰“換上衣服,跟我出門,今日你與我一同進城。”

    王小凡聞言一呆,這時他才現父親今日穿的衣服,是平日不曾穿的,只有在最重要的日子才穿的衣服。今日是為何事?他的父親穿得如此莊重。雖然不知道是為了何事,王小凡點了點頭,回房,從箱子的最底層拿出一套綿綢長衫穿上。

    在沉默中,吃完早飯。其間,母親擔擾的神色,不時欲言,都被父親嚴厲的眼神給制止了。

    “走吧!”

    出了院門,看到停在門口的馬車,王小凡又一次感覺到今日的不同。

    “王先生,來了,快上車吧!”老林家住在這村北,一家四口就靠這一輛馬車過活,年紀只是中年,但經過每日的風吹日曬,看起來已像一個小老頭的模樣。

    王文遠點了點頭,不理王小凡不解的眼神,帶頭鑽進馬車。

    “這王家父子,這是要干嘛呀?穿得這麼莊重。”

    “誰知道呢,這王家平時神神秘秘的,也不跟咱們這些人交往,不過看他們穿的衣服,說不定是要給王小凡說親去吧?”

    “有可能,王小凡這小孩就是身子骨弱了點,不像是個長命的模樣,不然我也想給我閨女說個親。”

    馬車慢慢地行進著,听著外面傳來的議論聲,王小凡心里不禁一驚,會不會要去給他說親去?

    “不要胡思亂想,好好安心養神,今日今日,說不定就是你魚躍龍門的日子。不要多問,到時你就知道了。”王文遠擺了擺手,看著王小凡,臉色復雜,但眼神卻是充滿期待與堅定。

    王小凡點了點頭,隨即安心閉目養神。

    王文遠看著王小凡,神色越堅定, 口中喃喃︰“今日,就是低頭受辱又怎樣,終究要給小凡一個機會,總不能耽擱這小孩一輩子吧!唉∼”

    一聲長長的嘆息,馬車內又歸于平靜。

    “王先生,到城內了。”馬車外,傳來老林的聲音。

    “這麼快,這便到了嗎?”王文遠低著頭,面色低沉地自語,臉色十分地復雜,隨即下了馬車。

    “老林,你先回去吧,不用等我們了。”王文遠溫和地對老林說道。

    王小凡看著老林的馬車離去,然後看向父親,卻見父親王文遠仰望著城門,久久不語。良久,王文遠才開口道︰“走吧!”說完,當先向城中走去。

    王小凡看著父親有些萎頓的背影,心中十分不解,今日是為何事而來?想到今日的不尋常,他心中的疑惑更甚。

    走了不久,父子二人,便在一家簡陋的小店住下。稍事休息,王文遠便囑咐王小凡好好休息,不要私自出門,便自已一人臉色復雜地向外行去。

    王小凡皺著眉頭,思索,今日之事太過蹊蹺,隨即遲疑一會,便悄悄尾隨其父向外行去,今日父親的舉止神色都太過怪異,這其中定然別有隱情。

    一路止,王小凡小心地尾隨父親,看著父親走進一家豪華的酒樓。

    王小凡微皺著眉,邁步進入,目光在一樓掃過,未現父親的身影,隨即踏上二樓雅間的樓梯。雖然他身子瘦弱,但舉止沉穩,身上的衣服也不是普通貨色,那店小二遲疑一下,便未阻止。

    來到二樓,王小凡放慢腳步,側耳傾听。

    “父親在里面。”王小凡看著前面豪華的包間,心中更是疑惑,父親向來節簡,今日包下老林的馬車已是不同尋常。此刻又在這等豪華的包間,更是跟父親向來的舉止毫不相同。

    王小凡站在門口,觀察著四周,隨即眼前一亮,這房間留有通氣孔,從這孔口可看到房間內的影像。他看看四周,現四周無人,便屏起呼吸,小心地來到孔前,往房內看去。

    雅間內,裝修豪華,但也幾分韻味。房中間,檀木制作的桌椅,角落放置名貴盆景,牆上掛著字畫。

    主位與兩旁,分別坐著三位穿著錦袍的中年男子,三人臉上帶著冷意,雖未開口,但身上的氣息,卻是令人不由得心頭一沉,顯然是久居上位的人物。

    最令王小凡驚奇的是,他父親王文遠在其中,並未被這三人的氣息所壓制,只是臉上神色復雜,但進退卻頗為自如。

    “我王家事務頗多,今日傳信,令我三人到此是所為何事,若不明說,那我等可就不再奉陪了。”三人中坐在主位之人,語帶譏諷,冷冷地道。

    身側,另外兩人,也是臉帶冷笑。

    王小凡聞言一楞。

    “王家。”這城中,所屬王家的,只有那王氏一脈,這三人是這王家管事的,難怪有此氣勢。但父親何時結識了這等人物,平時都不曾听他提起過。並且看這三人的表現,與父親的關系也有些不妥。

    王小凡心中思緒萬分,但此時他父親的一句話,卻令他著實吃了一驚。

    “雖然我已離開王家,但我們終究是同一血脈,大哥又何必這樣絕情。”王文遠看著坐在對面的三人,臉色低沉地道。

    王文庭聞言,隨即挑眉,便語出譏諷地道︰“兄弟,你被逐出家門這麼多年,現在才想起你我是同一血脈?”

    “或者,你現在在外面已是活不下去了,這才跑來,希望我們給你一些施舍?”

    “大哥,何必與他 攏 魅障墑 鴕 攪耍 頤腔掛 緄慊厝ュ 急敢桓墑亂四亍!蓖跫葉埽 蹺納降饋br />
    三人冷冷地瞧了王文遠一眼,便欲起身離去。

    “慢著。”王文遠低喝一聲,隨即從懷內拿出一個玉質印章。“大哥,當年你雖然靠手段登上家主之位,但這印章卻是被父親早早地傳給了我,想必這些年,你也為了此事,廢了不少心思吧!若是大哥答應我的要求,我便把這印章給你。”

    王文庭停下欲起的身形,雙眼緊緊地盯著印章,閃過幾分熱切的神色,他沉聲道︰“說出你所提的要求。”

    王文遠深深地看了王文庭一眼,臉色堅定地道︰“大哥,何必明知故問,我今日便是為是犬子登仙門之事。”

    王文庭臉色低沉,目光閃礫不停,顯然正在為這事考慮得失。

    “大哥,這萬萬不可,若是這小子,一個運氣,被選上了,那我等不就”

    “大哥三思!”

    王文庭擺了擺手,示意二人不要言語,目光陰沉地落在王文遠身上,冷聲道︰“當年你曾不敬先祖。”

    王文遠聞言,臉色不由自主地抽動,驀然朝王家的宗祠的方向跑下,三拜九叩,言道︰“當年文遠無知,不敬先祖,現請先祖原諒。”說完,他整個人瞬間,仿佛萎縮了下去,全身似乎失去了大部分的力氣。

    王文庭視若無睹地又冷冷地道︰“當年你對我兄弟三人不敬。”

    王文遠又道︰“當年小弟年輕氣盛,沖撞了兄弟三人,還請大哥海涵,不要放在心上。”

    “當年,你曾出手傷我。”說罷,王文庭猛然拉開袖子,落出一道猙獰的傷疤。

    聞言,王文遠身形一顫,便毫不猶豫地提起右手往左肩拍下。

    “ 嚓!”

    斷裂聲在房內回響,斗大汗水從王文遠的額頭流下,但王文遠卻是動也不動一下,好一個硬漢。

    “大哥,這樣,是否,已經足夠?”

    王文庭,面無表情地盯著王文遠,許久,才冷冷地道︰“別說我沒有給你機會,明日帶你兒子來王家便是。”說罷,拿起桌上的印章,起身離去。

    在三人走過,王文遠挺立的身軀微微一晃,軟倒在地上,良久,失聲痛哭。

    “為了,小凡,我不得不如此,不管我受多大的恥辱,也要給小凡一個機會,原諒我母親,原諒我!”

    包廂外,王小凡緊緊地捂住自已的嘴,淚水不由自主地從臉頰流下。

    他緊緊地握住自已的拳頭,指甲白。眼見父親受辱,而不能挺身而出。身為人子,王小凡心內狂吼,‘我王小凡,他日必報此辱。’



伊莉小說網 | 至尊之道 | 至尊之道最新章節

 ** 作者︰信超哥所寫的《至尊之道》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至尊之道》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至尊之道》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