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莉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獨掌生道txt全集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第十二章 密室
作者︰滅度蓨生 下載︰獨掌生道TXT下載
    山風在耳邊呼嘯,兩側的景物急速倒退,白歧從未體驗過這樣的速度,遠比內功心法中的輕身功夫快的太多,不過一盞茶的功夫便穿過密林,來到山腳下。

    一路上,白歧一言不發,神情低落,心緒復雜,空空落落,任由干瘦老者提著,飛快趕路著,遠處群山疊巒,此起彼伏,選定一個方向後,老者攜著白歧向著一座矮山而去。

    很快的,二人來到矮山近前,從近處看,山勢不緩不急,高約百丈,一條碎石小道蜿蜒而上,周圍密林蔥翠,抬頭望向上方山巔,隱約能看到一些屋舍虛影,參差不齊。

    老者一躍,帶著白歧,落在了山道上,每次起落都要跨越數丈的距離,向著山巔疾速攀援,又是約莫一盞茶的時間,二人已然身處山巔之上。

    山巔是一片開闊的平地,如被刀削般,沒有紛雜的碎石和雜草,被清理的很干淨,正前方一道粗木欄柵環繞下,十幾座房屋佇立其內,有吵吵嚷嚷的喧鬧和馬蹄聲傳出。

    這些屋舍都是由山中古木搭建,雖不奢華,卻遠比村中的房屋堅固的多,佔地也大了不少。

    欄柵前立著一些削尖的木刺荊棘,斜向前方,看著很有些鋒利,正中央是一座巨大的木門,此間大開,兩名長相凶惡的山匪持著利刃,侍立在兩側,作警戒狀,凶惡的視線還不時掃向四周,注意著一切風吹草動,可謂戒備森嚴。

    一陣風吹過後,那兩名山匪皆是一愣,不明所以的對視了一眼。

    “狗熊,剛你看到什麼了嗎?”其中一名腦袋尖細,長相有些猥瑣的山匪看向另一人,神色遲疑道。

    “沒啥呀,你眼花了吧!只不過是一陣風罷了,有啥好大驚小怪的!切~”另一名身軀微胖,一臉橫肉的壯漢撇撇嘴,回了一句。

    “好像是哦,好了,沒啥事了,等換崗了咱哥倆再去好好喝上兩杯!”前一個山匪撓撓頭,仍有些疑惑,但轉瞬便釋然了。

    “好咧!”壯漢一咧嘴,牽動臉上橫肉,露出滿口黃牙。

    這二人說話之際,干瘦老者早已帶著白歧進入了山寨,之前帶起的一陣風,正是因這老者的疾速,這兩名山匪只是尋常人,連武功都不會,僅是仗著蠻橫的性格和一副狠勁兒而已,能看得到他二人的身影才見鬼了。

    進入山寨大門後,老者帶著白歧直奔中央那一座明顯比周圍屋舍高出很多的建築而去,一路上白歧有些疑惑,這老者明明是山賊大當家,又為什麼要偷偷摸摸遁入山寨,而非光明正大的走進來,可惜他哪知道老者的心思。

    此刻壓抑著心中的興奮,老者攜著白歧直接進入那棟最高的木質建築當中,借著一絲空檔,白歧偷眼一瞄,只見正門上方掛著一方燙金匾額,上面歪七扭八地寫著三個大字‘魁籌殿’,見此白歧雖心緒未平,卻仍忍不住有些想發笑。

    ‘魁’應是‘魁首’的意思吧,這‘籌’大概是取的‘運籌帷幄’中的‘籌’字,只是這‘殿’嘛......也忒寒摻了點,這幫匪盜除了凶狠,臉皮也是夠厚啊!

    心中暗想著,二人已進入‘魁籌殿’中,放眼望去,兩列座椅一字排開向前,正前方首位上安置有三大主位,一左一右,以及正中央的紫雕瓖金橡木大座,一張巨大的吊楮白額虎皮披掛其上,虎頭搭在椅背上方,其下拖拽順延鋪滿椅後的地面,顯得頗有些威風霸氣。

    此間大堂無人,老者直接帶著白歧繞過大堂從側門進入後堂,見到其中情景,白歧一愣,這里竟是一間祠堂,周圍空空,沒有陳列任何器物,唯有靠著牆壁,正對前廳主位的位置,安放著一座香案,其上是一道做工粗糙的石龕,內部卻空無一物。

    白歧正驚奇間,只見那老者目光一閃,伸出兩指直接探向石龕,在扣住上端的位置後,二指捻動如在摸索著什麼。

    嘎 一聲輕響後,身後傳來機括的  聲響,地面震動,距離二人身後數步的位置,石質地面竟緩緩裂開,向著兩邊分離,露出一道延伸向下的階梯,竟是一條密道。

    不待白歧驚嘆打量,老者直接拽著他走入暗道內,隨著二人的進入,身後  聲再次響起,石板移動,恢復到原位。

    地面合上後,原本漆黑的石階通道,周圍的牆壁上竟逐漸泛起了亮光,這光芒柔和,一道一道瑩瑩生輝,透過這光輝細目去看,里面是一顆顆透明的珠子。

    這些珠子晶瑩剔透,瑩瑩發光,每一顆光亮都不弱,足以照亮丈許範圍內的通道,因此每隔一段距離牆壁都會嵌有一顆。

    光是看到這些珠子,便能猜出其價值不菲,怕是哪家商隊又遭了劫才得來的,白歧心中暗道,此刻顧不及多想,自己的處境也很不妙,也不知道這老者要對他做什麼。

    白歧心中略有不安,面上卻不曾表露半分,出于對自己肉身的自信,也未感受到多少恐懼之意,反而有些好奇起來。

    “心性不錯嘛!”老者桀桀怪笑,他表面上未看向白歧,卻一直暗中注意著他的神色,此刻開口,透著幾分愉悅之意,似有什麼令他興奮的事即將發生。

    石階並不常,走了數十步就到達底部,露出一個三丈見方的石室,石室牆壁上依舊嵌著那些珠子,甚至上方也有,只是這石室空間不小,勉強將整個石室的內部映照出了個大概。

    借著珠子的亮光,白歧打量著周圍,中央空曠,唯有在左右兩側的角落里堆放了一些物品,左側是一個個大小不一的木頭箱子,有些是掀開的,露出其內金銀黃白之物,在輝光下反照著金屬光澤,另一側一排木架上擺放著一些刀槍長矛之類的兵器,還有不少短兵隨意散落在地上。

    看到這些東西,白歧這才意識到這里竟是山賊窩藏污納垢的藏寶室,這些在他眼中數量龐大的財物,無不是這幫匪徒掠奪而來,其上蘸著多少人的鮮血,想到這里,白歧便心中發悶。

    沒有了繼續觀察的心思,白歧開始掃向四周,當他目光掠過兩側的牆壁時,募地心中一動,泛起一絲疑惑,只見兩側的牆壁上皆安置著一只銅制燭台,上面沒有插上蠟燭。

    再看周圍的瑩瑩光亮,白歧迷惑了,有這些珠子照明,還需這兩個燭台作甚?

    “小子挺敏銳!”老者注意到白歧眼中的異色,又是開口了,這是他說出的第二句話。

    隨即不再開口,老者制著白歧走向左側的牆面,在白歧詫異的目光下,一掌按在了燭台上,那燭台在老者隨意一按下,竟連同燭台後的石磚一道緩緩退入牆體,陷入其中。

    轟隆隆~

    隨著燭台的陷入,一道縫隙眨眼出現在一側的牆面,而後約莫半丈長寬的一部分牆體向後陷落數分,而後便向著一側抽離退開,露出一道暗門,竟還有密室!暗門開啟後,有陣陣藥香徐徐從中飄散而出。

    這暗門很小,僅能容一人通行,老者還好,本就個頭不高,此刻信步邁步入內,後方的白歧弓著身低頭才走了進去。

    里面的空間倒是不小,和外面的密室差不多大,有三丈見方,四周貼著牆擺放著幾座木架,各種各樣藥材陳列其中,都是山中常見的一些藥材,昏暗的石室看不分明,但僅憑藥香之濃郁就能判斷其年份比之尋常要高出不少。

    密室中央安置著一座案幾,上面有些瓶瓶罐罐,更有一些錦盒由絲綢包裹,保存得很是妥善,應該是一些珍貴些的藥材,還有一根燃香擺放,也不知作何用處。

    然而這些並沒能吸引白歧的注意,在踏入密室的一剎,他的目光就落在案幾之前的一樣物品上。

    這是一尊似鼎非鼎的玩意兒,通體由灰褐色岩石砌成,高近一丈,下端有三條短腿支撐,由下而上呈弧形,支撐著上面一口鍋。

    說是鍋其實也不算鍋,看其外表圓不圓方不方的,沒有鼎耳,表面更是坑坑窪窪,有大小斑點和淺坑密布,顯得很是粗糙。

    自鼎口向內,里面掏出一個大窟窿,整個被挖空了內部,尋常人站在里面幾乎看不到鼎口,僅是這麼一個東西就佔據了密室中央一大塊區域。

    “嘿嘿~”老者陰陰一笑,抬手一指案幾,指尖迸射出一道火星,劃出一道流光,落在案幾上,肉眼可見的,那一株燃香竟徐徐冒出青煙,憑空被他點燃。

    青煙裊裊徐徐升起,在沒有一絲風的密室里,煙絲筆直,凝而不散,飄向上方,遇見石壁阻攔改變方向,向著四周散開,很快的充斥了整個地下密室。

    原本還在疑惑的白歧,不知為何,腦中突然涌起一絲困意,眼前的景象開始模糊,隱約中看到老者興奮中帶著殘戮的目光和嘴角的那一絲邪笑。

    心中升起一股警兆,白歧一個激靈,清醒了幾分,一手扶著牆壁,掙扎著就要退出密室。

      ~

    身後的密室洞口在這時突然閉合,迷霧越來越濃,繚繞之下,周圍的一切變得朦朧,只能看到淡淡的影子,白歧的這一絲清醒也只持續了片刻,在迷霧籠罩之下,困意很快再次涌現,這困意越來越盛,到最後令他連眼皮都幾乎抬不起來,整個人委頓,軟軟的倒在地上,不省人事。



伊莉小說網 | 獨掌生道 | 獨掌生道最新章節

 ** 作者︰滅度蓨生所寫的《獨掌生道》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獨掌生道》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獨掌生道》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