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莉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獨掌生道txt全集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第十七章 黑手
作者︰滅度蓨生 下載︰獨掌生道TXT下載
    地牢里漆黑,沒有一絲光,彌漫著一股壓抑令人心慌的氣息,唯有遠處的燭火搖曳,掙扎著未被黑暗吞沒。

    時間無聲的流逝,分不清晝夜,白歧隨意坐在角落里,頭倚著鐵門陷入沉思,卞虎也恢復到原先痴傻的模樣,蹲在牆角里絮絮叨叨著什麼。

    也不知過了多久,隱約中有陣陣細弱的嚶嚶聲傳來,如女子的低泣,又如野鬼在哭嚎,飄忽不定,在漆黑之中,詭異莫測。白歧側耳細听,發覺這聲音是從對面的黑暗中傳來,微微側頭去看,卻什麼也看不見。

    回頭望見牆角里一個人發著呆的卞虎,白歧沒有開口,他知道,就算開口恐怕也問不出什麼,隨即閉目陷入吐納之中。

    時間在流逝,也不知過了多久,悶悶的腳步聲傳來,有送飯的看守過來,先是來到白歧這間牢房,放下一些尋常飯菜,而後走到對門。

    白歧從打坐中甦醒,睜開眼,微微側目,借著看守手持的燭火散發的微弱光輝,他看到了......

    那是一群蓬頭垢面的身影,一個個衣衫襤褸,滿臉黑灰的女子,看裝扮都是普通的山民,她們蜷縮成一團,在看守接近時,紛紛驚恐的往後縮,擠在牆角,如受驚的野獸,下意識的發出帶著顫音的低呼。

    數不清有多少人擠在一起,三丈空間也顯得狹隘,碎成布條的衣服勉強遮住了一部分身體,露出大片的肌膚,她們的眼中沒有絲毫神采,只有空洞和絕望。

    看守的兩名盜匪,皆是露出厭棄的神情,還帶著一絲猥褻,四下掃視一番後,往里面丟下幾個水袋和一堆干巴巴的饅頭,隨即轉身離開。

    剛剛離去,黑暗中便響起一陣亂糟糟的哄搶聲。

    不知為何,看到這一幕,白歧的心中有些發堵,徐徐呼出一口氣,掃了一眼門前擺放著的,還算像樣的飯菜,收回目光,重新閉目開始吐納。

    時間在流逝,也不知過了多久,應該有好幾天過去了,在這段時間里,白歧並非全然在打坐,而是分出部分的心神關注著外面的動靜,同時發現了一些規律。

    看守都是二人,每隔六個時辰換班一次,中間沒有真空期,可謂防範嚴密,但夜里的看守常常並不會太過注意他們,而是時而飲酒作樂,或倒頭酣睡。

    雖是如此,白歧抬手摸了摸粗比成年人手臂的鐵柵,微微搖頭,想要不弄出絲毫動靜逃離,顯然是不可能,更何況,這麼粗的鐵棒,弄不弄得斷還是個問題呢,只能靜靜等待機會,他不信,區區一個山賊賊窩,會沒有任何松懈的時候!

    又是不知幾天過去了,這天晚上,白歧依舊沉浸在打坐中,走廊盡頭傳來陣陣大笑和踫杯聲,是那兩名看守在喝酒,酒過三巡,其中一個先是說了幾句什麼,發出低低賤笑,另一個放聲大笑起來,兩人拖著踉蹌的步子,帶著滿身的酒氣,一搖三晃的走進牢房深處。

    注意到這一幕,白歧睜開眼,側頭看去,而卞虎也停下了念叨,摸到牢門邊上,臉貼著門柵,瞪著眼去看。

    嘩啦一聲中,對面的牢門被打開,隨之響起的是一陣恐懼的驚呼,兩名山匪走了進去,在一陣刺耳的尖叫哭喊中,揪著兩名衣衫襤褸的女子,將她們拖出牢門。

    那兩名女子也似意識到什麼,開始劇烈的掙扎起來,拼命捶打著山匪的手臂,胸口,發出撕心裂肺的哭嚎和求饒聲,墜著身子,任憑山匪拖拽,死活不願挪動半分。

    那兩名山匪惱羞成怒,松開手,對著女子就是一陣毆打,直打的她們嘴角溢血,腦袋昏沉,不省人事,便重新拽起二人,就要往外面拖。

    砰~

    一聲巨響後,兩人皆是一震,回頭望去,只見卞虎嗤嗤喘著粗氣,一雙眼中血絲彌漫,瞪著二人,二人看過來的同時,他再抬手,猛地拍向鐵門,砰砰巨響不斷而起,鐵柵劇烈顫動起來,震動耳鼓生疼,回蕩在空曠的地下,如悶雷震響。

    “混蛋!放開她們,有本事沖我來!”

    卞虎喘著粗氣,額頭手臂皆浮起道道青筋,體表泛起一種異樣的紅色,一片一片連在一起,氣力也似越來越大,拍動鐵門的動靜更響了不少,周圍的牆上有石礫嘩嘩落下,可見其力道之大令人咂舌。

    一名山匪斜眼望去,帶著一絲痞態,鼻中輕哼一聲,松開手中女子,任由她頹倒在地,往前走了兩步,伸手一指卞虎,叫囂道︰“你算個什麼玩意兒,給老子老實點!”

    卞虎死死盯著這山匪,沉默了下來,那山匪以為卞虎怕了他,又是上前幾步,還沒待如何接近,呼啦一聲,卞虎粗大的手掌穿過鐵柵直接一把撈了過去。

    撲通,那山匪立刻癱坐在地上,這一下沒被撈著卻把酒意嚇醒了一大半,當即有冷汗流了下來,心髒不爭氣的狂跳著,嘴唇有些發苦,暗道自己傻了不成,敢惹這個瘋子!

    感覺雙腿仍在打顫,那山匪忙起身退後幾步,在看到卞虎鮮紅如滴血的雙瞳,身子又是一顫,不敢再看,拖著那女子,也不理會卞虎的瘋狂後腳,連忙離開了此處。

    怒意涌動,透著殺機,卞虎拍打著牢門,在見到二人不再理會自己,而是疾疾離去,這股怒意立刻提升到巔峰,身上泛起大片大片的紅意,竟肉眼可見的,有道道淡淡的紅芒在流轉,他猛地一拳錘在鐵門上。

    咚~

    震動耳鼓的巨響中,鐵門竟整個嗡鳴起來,連成一片,徐徐不散,猶為尖銳刺耳,如遭受到重擊發出不堪重負的哀鳴,身後,白歧落在卞虎身上的目光,透著一絲奇異,口中卻淡淡道︰“沒用的。”

    話音剛落,卞虎的動作便停了下來,不再捶打牢門,他雙手扶著鐵柵,頭顱頂著鐵柵縫隙,落在雙臂之間,深深的垂著,一副頹然姿態,但呼吸依舊粗重,整個人陷入了沉默。

    片刻之後,走廊盡頭便傳來山匪的淫笑和女子撕心裂肺的哭喊和呻吟。

    就在這時,卞虎猛地回身,一把揪住白歧的衣領,幾乎將他整個人提離了地面,面龐猙獰,緊貼著白歧的額頭,距離不過一寸,血紅的雙眼瞪著白歧,直視他的雙眼,而後左手一指遠處,如垂死的凶獸,低吼著,喘出的氣流發燙,吹拂著白歧的發絲︰“看看這些,你如何能做到這麼平靜?!”

    白歧沉默了,這一句質問,落在他耳中,平靜的雙眸罕見的浮起一絲波動,他微微張了張口,卻沒有發出任何聲音。

    未等白歧開口,卞虎聲音撕裂,壓抑著心中涌動的瘋狂殺機,繼續道︰“如果這些人是你的親人,你還能這麼平靜嗎?你還有沒有人性?!”說罷一松手,放下白歧,轉身走向牢房一角。

    後方,白歧的雙眼劇烈的波動起來,卞虎的話直入心間,令他身軀一震,臉上也出現掙扎之色,心中生出一股莫名的壓抑,仿佛有什麼要呼之欲出。

    ***

    無盡東荒之內,不知距離邊緣多少萬里的地方,這里是一片焦土荒原,天空陰雲密布,遮蔽了天光,有巨大的影子時而隱沒其中,整個區域彌漫著一股濃郁的蕭殺氣息。

    在這片荒原的中心,有一座龐大的難以想象的城池,城池內一處大殿中,其內漆黑,伸手不見五指,中央是一座祭壇,其上刻畫著復雜難明的紋路,一團藍色的火焰懸浮在祭壇之上,憑空燃燒,映照著後方座椅上的一道黑影。

    此刻那團火焰跳躍著,火焰妖異,湛藍透明,其內懸浮著一片紫色的碎片,碎片之下如水波一般泛起陣陣漣漪,似鏡面倒映著一副畫面,畫面內是一名少年。

    這少年正是白歧!

    只見從那紫色碎片內,密密麻麻的紫色細絲,如血絲般蔓延而出,穿透了波紋,如跨越了空間的距離,落在了白歧的身上,將他整個人纏繞,更有一道比之尋常細絲要粗壯不少的紫色絲線直接落在他的眉心,而白歧對于這一切恍若未覺。

    就在白歧心神震動之際,火焰出現扭曲,跳騰中微微顫動了起來,從那碎片上蔓延出的細絲更有一部分直接崩斷,碎片立刻光芒大盛,更多的細絲蔓延而出,將他纏繞包裹。

    “不愧是那人,果然不是如此簡單就能成功的......”沙啞的聲音不知從何處響起,回蕩在空曠的大殿中,經久不散。

    地牢內,面色掙扎的白歧,募然間,如有一股莫名的力量降臨,似憑空抹去了什麼一般,心中涌起的感情立刻平復,神情也恢復到平靜。

    沉默中,他重新坐了下來,轉頭看向卞虎的方向,卻見卞虎又恢復到那副呆傻的樣子,目光呆滯,蹲在牆角,身軀前後搖晃著,伸出手指在牆上劃動,也不知在寫些什麼,或只是無意識的動作。

    見此,白歧不再開口,他本就不想去解釋什麼,對于自己的異狀更是沒有察覺絲毫,畢竟他還只是個少年人,心智閱歷並不算成熟,如何能想到自己已遭人算計,此刻閉目,重新開始吐納起來。

    許久之後,腳步聲再次傳來,兩名全身赤裸,露出大片青紫瘀痕,目光呆滯的女子被送回牢房, 當一聲後,厚重的牢門再次被關上。



伊莉小說網 | 獨掌生道 | 獨掌生道最新章節

 ** 作者︰滅度蓨生所寫的《獨掌生道》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獨掌生道》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獨掌生道》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