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莉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獨掌生道txt全集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第三百零七章 三年
作者︰滅度蓨生 下載︰獨掌生道TXT下載
    芒碭山腳下,公孫延的靈識很輕松的便覆蓋了整個山中,此刻正盤膝坐在一棵樹下的岩石上。

    見到這一幕,公孫延頓時眼神復雜,“沒想到這小子也有這樣的一面......”

    “罷了罷了......”公孫延一嘆,修為運轉之下,周身光線扭曲,令他的身形徐徐消淡,隨即閉目,開始煉化起了天地老人的金丹......

    ***

    時光過得飛快,很快便過去了一月。

    當日,白歧回來的消息,很快便傳遍了整個村子,那些個鄰里全都來探望了一便,皆很熱情。

    白歧在他們眼中,都看到了真誠,還有一絲悔意,卻沒有任何恐懼。

    這一點,令白歧感到了欣慰。

    剛剛回到家中,白山和張怡便心疼的打量著白歧,問東問西,詢問他當日被帶走後發生的一些事。

    白歧沒有如實說出,而是借口說,當日被那徐福帶走後,又被一個突然路過的隱士高人救下,指點他前往附近的修仙門派修行了一段時間。

    如今修行有成,這才歸來。

    在外,白歧可以做到殺伐果斷、冷靜睿智、精心謀劃,但面對父母,他做不到,也不可能將這些事說給他們听。

    這不是謊言,而是出于善意。

    若是讓他們知道了這些事,知道白歧歷經了這麼多生死,還殺了這麼多人,心疼估計都是小事。

    听到白歧說自己在修仙宗門修行,白山和張怡都是愣住了,有些不可思議,隨即立刻驚喜。

    白山還拍著胸脯得意的說,“我就說我們家歧兒吉人自有天相嘛!不僅沒事,還成了仙人!咱們老白家的祖宗終于開眼了!”

    張怡白了他一眼,嗔怪道,“說什麼呢你!”

    白歧見到這一幕,也都忍不住笑了。

    當然,以白山的性格,這事肯定瞞不住的,很快又傳遍了整個村子。

    山中之民,雖然孤陋,卻也听說過各種各樣關于仙人的傳說,也知道幾百里之外就有所謂的仙人宗門。

    于是,這些村民看向白歧的目光,又多了一絲好奇,還有敬畏在內。

    對此,白歧也有些無奈。

    加上他身上的氣息,經過這麼多年修煉,處處勾心斗角、殺伐眾多,自有一股冷意伴隨,很難徹底改過來。

    即便不是刻意,常人也能輕易感受到這種仿佛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意。

    因此,村里人雖不再懼怕白歧,卻少有人敢和他走得太近,從心感到敬畏。

    ***

    時光荏苒,距離當日白歧歸來,眨眼就過去了一年。

    在這一年里,冷清的木屋內,多出了許多歡聲笑語。

    白歧的歸來,從此住下,白山和張怡的心結亦隨之解開,一切愁緒也都煙消雲散。

    一年的時間,二人臉上的笑顏多了太多,比之之前的三年半,多出了數十倍不止。

    不到一年的時間,二人都仿佛年輕了好幾歲,恢復了精神,連一些身上的隱疾,也都奇怪的消散一空。

    白山臉上的皺紋少多了,腰板也挺直了,左腿的傷勢更是早已痊愈,張怡臉上病態的蒼白柔美褪去,整個人容光煥發。

    發現這一點後,二人也覺得奇怪,但沒有多想,卻不知道這一切都是白歧的功勞。

    每日以靈泉稀釋融入飯菜,夜晚趁著二人熟睡之際,運轉修為,替他們打通筋脈、活血化瘀、調養生息。

    這些白歧都做得細致,小心翼翼,比之以往與人斗法還要小心謹慎,生怕出現什麼差錯,造成不可彌補的後果。

    能讓他如此的,也只有他的父母!

    靈泉生機濃郁,比之凡人中所謂的神藥也不逞多讓,再加上白歧自身渾厚的修為輔助,不僅消去了二人體內的暗疾,還補充了大量生機。

    如此大費周章,二人的身體比之尋常成年人都要健康,以後也很難生病,足以多活較長的年歲,至少長壽不是問題。

    唯一可惜的一點就是,在白歧看來,二人並沒有修仙的靈根資質,否則他定是要傳授二人修煉之法的。

    除此之外,白歧也幫著二人做了許多,就好比一個尋常人般,整日忙上忙下、樂此不疲。

    修繕破舊的木屋,和白山外出打獵,幫張怡收拾東西等。

    這些在常人看來都是稀松平常的小事,但白歧卻從中感受到了久違的快了,好似回到了童年。

    每次白歧想要幫忙,二人都笑著接受,大呼白歧長大懂事了!

    而白歧也只是傻傻的笑。

    這樣的神情,若讓那些熟悉白歧的修士看到,恐怕要目瞪口呆了......

    ***

    這一日,白歧正坐在屋外,望著村口的老樹出神。

    “白叔!”

    驀地,一聲清脆的稚嫩童音從不遠處傳來,白歧回過神來,轉頭看去。

    只見一個白白嫩呢、虎頭虎腦的小男童正眨巴著興奮的大眼,跌跌撞撞向著邊走過來。

    白歧的臉上不由浮起一抹笑意。

    這小男童叫做孫誠,是孫浩的孩子,今年剛滿三歲。

    山里人成婚都較早,孫浩如今剛好二十,早在三年多年,也是白歧走後的隔年,就娶妻生子了。

    這在其他人眼里,都已經算晚的了!

    起初,孫浩領著孫誠來看白歧,听到孫誠奶聲奶氣的叫自己叔叔時,白歧幾乎哭笑不得。

    自己這才二十歲,就被人叫叔叔,多少有些不習慣。

    但後來時間長了,也就習慣了。

    村里人都對白歧敬畏,哪怕那些個長輩也都如此,但孫誠卻不怕他,還經常圍著他轉,一口一個白叔,叫得白歧苦笑不已。

    那鬼精的眼神,還有那調皮勁兒,幾乎和孫浩小時候一模一樣!

    不知道什麼時候,自己也都成長輩了?

    白歧有時候感嘆,自己是不是老了。

    哪怕對于凡人,二十歲都是很年輕的,更何況修士。

    以白歧如今的修為,按築基中期算,至少也能活到兩百多歲,還沒算上他那古怪的肉身。

    但從心態上,白歧自己都發覺,自己似乎太過老成了些。

    雖然知道,但白歧並不想改變什麼。

    當然,對于這個孩子,白歧還是很喜歡的。

    “白叔,你是仙人嗎?”孫誠稚嫩的聲音,帶著好奇,還眨巴著眼楮。

    “算是吧......”白歧溺愛的伸手摸了摸孫誠的腦袋。

    好動的孫誠在白歧面前卻很老實,一雙眼眯起像月牙,抿著嘴,露出一邊的虎牙。

    “我長大了也能像白叔叔你一樣成為仙人嗎?”仰著頭,孫誠的眼楮很亮,透著希冀。

    白歧的眼前,莫名浮現出當年自己在季老面前的一幕。

    那時候的自己,也如這般,對一切充滿了新奇。

    白歧眼神恍惚了一下,隨即回過神來,心中便是一動,按著孫誠腦袋的右手,體內頓時分出一股修為,順著右手融入孫誠的身軀。

    感受到體內的靈力,暖洋洋的,很舒服,孫誠的眼楮眯得更甚,幾乎只剩下兩條縫。

    很快的,靈力回轉,被白歧重新收回體內,于心底微微一嘆。

    “果然靈根這種東西,不是隨處可見,就算我這般尋常的資質,也屬百里千里挑一......”

    一番查探,白歧發現孫誠並不具備修仙的資質。

    但看著孫誠亮晶晶的雙眼,白歧又不忍打擊他,頓時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驀地,如想到了什麼,白歧心中又是一動,眼楮亦是一亮。

    常言道︰長不習武,少不煉丹。

    年長者,骨骼定型,再想練武難上加難,唯有從小時候抓起,才能打下武學的底子。

    而年紀太小者,也不適合修仙,對于一些理論基礎很難理解,一旦出了岔子,很容易走火入魔。

    因此,大多修士基本都是從十歲往後,才開始接觸修煉,然後入門。

    白歧想到的就是,或許孫誠還太過年幼,體內靈根還未顯現,才沒能查探出來。

    但,無法修煉不代表不能打下基礎。

    修真不行還可以練武!

    還記得第一次進入典藏閣內,白歧在第一層隨意翻看了一部武學典籍——“蠻沖訣”。

    以修士的記憶,只需看過一遍,就基本不會忘。

    而白歧也曾跟隨季老修煉過內力,對于基礎要義都能說得上來。

    另外,白歧曾在曲風宗內門李旭身上看到過內勁的痕跡,這說明練武並非不能入道。

    想到這里,白歧微微一笑,看著孫誠,“怎麼?你想學?”

    “想!”明明還很小,孫誠卻認真的點頭,神情滿含希冀。

    “好!我教你......”

    ***

    時間飛逝,轉眼又過去兩年。

    這一日晌午,山中一處空曠之所。

    小小的身影如幼師,翻轉騰挪,動作行雲流水,在原地掀起一股微弱風浪,每次腳步落下,地面都會出現一個淺坑。

    五歲的孫誠,動作迅捷狂猛,比之尋常成年人都要敏捷,力量也是遠超過同齡人。

    “喝——”

    猛地一聲低喝,眼中亮芒一閃,孫誠猛然握拳,收于腰際,隨即爆發,一擊直拳打向迎面的一顆老樹。

    這一拳並未直接擊中樹干,隔了有不到寸許的距離。

    然而——

    噗~

    似有一股不弱的勁力透過孫誠的拳面迸出,落在樹干上。

    嘩嘩~

    零散葉片紛紛灑落。

    深吸一口氣,孫誠收勢,緩緩平息了體內翻騰的氣血,旋即轉身,興奮的望向後方之人。

    “白叔,你看我這套拳法怎麼樣?”

    白歧微笑點頭,眼神卻有些古怪,“不錯!還算有點樣子!不過...距離真正的高手還差得遠呢!”

    孫誠臉色一苦,低頭愁眉苦臉,似嘀咕了句什麼。

    “今天就到這里,回去吧......”

    “恩!”

    .....................

    這“蠻沖訣”不愧是可比凡人中武道至典的功法,內外兼修,不僅錘煉肉身,修出的內勁也是霸道,無堅不摧。

    兩年前,自從白歧答應教授孫誠練武後,二人便時不時到這里來練習一番。

    白歧驚奇的發現,孫誠對于練武,竟有一種遠超常人的天賦。

    在他的指點下,孫誠很快便掌握了要領,不僅學會了行功,招式也是有模有樣,比起白歧當年好了不知道多少倍。

    當年白歧也是五歲,修煉了整整十年,才修出那麼丁點兒內勁,而孫誠的體內,都已經產生了相當的內勁!

    這一點,連白歧都是目瞪口呆,每每想起當年的自己,再與此時孫誠一比,也都忍不住老臉泛紅。

    好在面對孫誠,至少還需維持住身為長輩的威嚴。

    故此,白歧沒有表現出來,孫誠自然也看不出來......

    ***

    很快回到家中,吃過午飯。

    在白山和張怡二人笑吟吟的目光下,白歧起身,隨手拿起桌上的一壺米酒,推門而出,便向著後山方向緩步行去。

    二人看著白歧的背影,臉上的笑容消失,忍不住心中一嘆。

    很快的來到後山某處,前方是一座座小土包,白歧走到一處新立的墓碑之前,也不顧地上髒亂,一甩下擺,席地而坐,隨即便斟上一杯放下,然後自飲自斟了起來。

    山中的米酒不似烈酒,較為醇厚,帶著絲絲甜意,入口清涼,沁人心脾,隨後又有一股暖意升起,喝起了很是舒服。

    當年的季老除了品茶,也最好這口。

    因此,每當白歧去他那里修行時,也時不時會捎上一壺米酒,惹得老爺子總是眉開眼笑。

    每當想起這些,白歧的心中,都會隱隱作痛。

    一杯一杯復一杯下肚,白歧的雙眼漸漸迷離,往昔的一幕幕自眼前掠過。

    季老死後,村里人將他葬下,卻無人知道他真正的名字。

    雖然是小小的山村,並不是什麼大的宗族,但出于尊敬,便以“宗老”之謂立碑,村里人也確實將季老當成長輩看待。

    因此,在其身故後,哪怕不是忌日,總會有人時不時來祭拜一番。

    白歧回來之前,來這里祭拜次數最多的,是孫浩。

    自從白歧回歸,這件事便成了白歧的分內之事。

    每當心緒動搖,白歧便會來到季老的墳前,對著墓碑,就像看到了當年之人,與之對飲,抒發感念。

    短短三年,卻比以往任何一段時光都要充實,仿佛真正回到了童年,彌補了那段空缺。

    這三年里,整天面對白山和張怡的笑顏,白歧真正感到了滿足。

    忘記了修煉,忘記了一切紛爭,只專注享受這天倫之樂。

    關于修煉的一切,在親情的面前,也都看淡了。

    只是,對于白歧生命中最重要的三人,卻永遠的少了一人。

    望著墓碑上的五個字,白歧的雙眼卻沒有焦點,仿佛穿透了一般,不知望向何處,卻有一股奇特的氣息,于此時徐徐自他身上升起......



伊莉小說網 | 獨掌生道 | 獨掌生道最新章節

 ** 作者︰滅度蓨生所寫的《獨掌生道》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獨掌生道》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獨掌生道》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