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莉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獨掌生道txt全集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第三百七十五章
作者︰滅度蓨生 下載︰獨掌生道TXT下載
    在那里,有一團糊狀物,其中還有些未碾碎的部分,露出來幾片殘缺的葉片。

    抬手一攝,北麟捻起其中一片殘葉,靈識一掃。

    “靈力的氣息?”北麟的眼中閃過遲疑的光。

    這團藥糊渣正是之前白歧交給王力熬藥的甘草,被其刻意融入了部分水木雙屬性靈力在內。

    熬完藥之後,殘渣便被王力順手倒在了門外,沒怎麼處理。

    但從幾片殘缺的黑糊糊葉片,也看不出究竟是什麼,北麟只以為是一株尋常靈草。

    “一個小小的山村居然會出現靈草,莫非只是巧合之下被人尋到,還是另有原因......”北麟眼中閃過猶豫之色。

    在北麟的感受中,手中殘葉上蘊含的靈力極其微弱,或許是因被熬制過,靈力的感應減弱許多,但估摸著,也不會是什麼了不得的靈株。

    這片山林如此之大,偶然被凡人尋到一株,也不是不可能之事。

    “應該是巧合!”一番斟酌後,北麟暗道,心底莫名松了一口氣。

    以他的性格,雖然跋扈,那也是因為無人能威脅到他,實則此人心思很細,極其謹慎,從不招惹無法招惹之人。

    且只要心存一絲疑慮,都會令他慎重對待。

    想到這里,北麟再次抬腳,準備邁步進入王家大門,剛剛抬起的左腳,卻又頓在了空中。

    “如果不是呢?”

    北麟臉色陰晴不定,眼中遲疑再現,還有道道厲芒閃過。

    靈識散開,門內的一切都毫無遺漏的被北麟看在眼里。

    八名山匪倒地,全無意識,呼吸卻平穩,顯然並未死去,只是被某種手段擊暈過去。

    而王力一家縮在大廳後方,臉上則不同程度的流露出驚恐之色。

    唯有那名白袍青年,始終是一臉平靜,似乎有些過于鎮定了。

    至于白歧的修為,在北麟看來,有著極其不俗的內勁,卻沒有任何靈力修為。

    內勁和靈力本就有相通之處,白歧也曾修煉過內力,在跨入練氣第一層門檻時,體內的內力全部轉化成了靈力。

    況且,以白歧如今的修為,還有直逼築基大圓滿的靈魂境界,想在在一名練氣修士面前偽裝,還不是手到擒來。

    如此,北麟現在能看到的,也只是白歧想讓他看到的罷了!

    這一點,也正是北麟剛剛想到的,故此才停了下來。

    目光連連閃爍,北麟心中暗道︰“這小小的落英村,莫非真的有什麼隱士高人不成?還是故意有人要暗算于我?”

    北麟心知,痛恨自己,欲生啖己肉之人不在少數,卻都是些不起眼的小勢力,有凡人,也有修士。

    仔細回憶了一番,曾在自己手上吃過苦頭的那些個小修真家族,里面沒一個對他來說稍有威脅的,平均修為大體都在練氣境,實力最強的也不過練氣第九層,沒一個達到築基的。

    就算有,也不敢對自己怎麼樣。

    再怎麼說,自己也是幽鬼門的外門弟子,而幽鬼門的可怕,則如一座大山,壓在了四大外城以及周邊一切勢力的頭頂,令他們喘不過氣來。

    因此,對于這些小的修真家族而言,即便有怨氣也不敢直言忤逆。

    少有的幾個身懷反骨的小勢力,也都一夜之間全族上下集體失蹤,如被一只大手憑空抹平,輕描淡寫地連一絲痕跡都不留。

    幾次之後,那些小的修真家族,被震懾得服服帖帖,哪怕心中再恨,也不敢表現出來,怕惹禍上身。

    “哼~我已不出城許久,那些對我有心思的人,恐怕早已按耐不住了吧!”冷哼一聲,北麟眼中冷光映襯著殺機盎然的臉龐,“莫非真是哪個小家族派人來堵我?要麼就是某個隱匿的修士......”

    當然,這些都是猜測。

    黑手幫出手之時,北麟只是好整以暇的站在村前看戲,並未過多注意,在發覺異常之時,卻沒看到白歧出手的一幕,根本不知道白歧是如何出手的,故此才有了這麼多考慮。

    不過,在北麟看來,若白歧真是修士,也只是身懷某種可以隱藏修為的法器,並不如何了得。

    若是那些修為高深的修士,又何必藏著掖著,只需氣勢散開,就可將他驚退,沒有這麼做的理由,明顯是出于某種顧忌。

    正當這些念頭一一掠過北麟的腦海,周圍的那些黑手幫幫眾卻疑惑了。

    他們不明白,為何剛剛還主動出手的北麟北公子,才走到門前就停了下來,中間更是突然邁出一步,卻又停了下來。

    北麟如今的動作,在眾人眼中顯得很是怪異。

    北麟的一只左腳,就這麼懸在空中,身子保持著前傾的幅度,卻未倒下,反而低頭,仿佛在沉思著什麼。

    一個長著一張細長的麻臉,豎眉挑眼,眼神卻有些凶悍的山匪,看著前方的北麟,一臉羨慕的沖著身邊的一名同伙壓低聲音道︰“嘖嘖~人北公子就是了得,這站樁的姿勢,別說俺們,就是咱大當家的也做不出來!”

    “小聲點!”旁邊那人一個激靈,猛地轉頭瞪了前者一眼,同樣壓低嗓門呵斥道,“你不知道人北公子是仙人嗎?那可是傳說中的仙人!仙人的手段你我根本想象不出來,就算你我這樣說話,誰能保證北公子沒听得一清二楚,想死的別拽老子下水!”

    那麻臉山匪一愣,听到這話,心中瞬時一咯 ,一張臉也是一白,趕忙收住口,悻悻低頭,不敢再多說什麼。

    ***

    “哼~小小的山村,哪來那麼多的隱士高人,就算有,也大多都是些心性不夠、修為低下,又甘于平庸的小輩,至于是否是那些修真家族派來之人,等我制住你,自然有方法逼問出來!”

    斟酌良久後,北麟驀地長出一口氣,整個人神清氣爽,一掃臉上的陰沉之色,嘴角反而露出一絲笑意。

    抬起的左腳收回,面帶微笑,北麟抱拳沖著破開的木門內拱拱手,“不知是哪位道友在此,還請出來一敘,在下幽鬼門北麟,若道友肯賞臉則一切好說!.”

    話音剛落,北麟保持著抱拳的動作,像是在靜等著什麼,臉上笑意不改,一副和煦如沐春風的樣子。

    木屋內,白歧猛地轉頭,沖著呆立在後的王力、甦秀夫婦道︰“王大哥,你趕緊帶嫂子和巧兒到後屋避一避,如果能趁機逃跑就逃跑,不用管我,這里交給我處理!”

    之前的詭異的一幕幕,那一個個凶悍的山匪,剛一進屋就栽倒在地,王力看在眼里,以他的腦子,根本轉不過來,剩下的只有滿臉的震驚。

    從震驚,到震駭,如今整個人都麻木了,呈現呆滯狀。

    王力雖然憨厚且淳樸,但並不傻,心里清楚,這一切必定和白歧有脫不開的關系。

    山里人多迷信,尤其這些怪力亂神的玩意,都很忌諱。

    但既然問題出在白歧身上,雖然震驚,王力卻並未感到害怕,他知道,白歧不會害他們。

    白歧這話出口,原本一臉呆滯的王力,猛然驚醒過來,仍處在雲里霧里,臉上的震驚還未褪去,下意識的就選擇按照白歧交代的去做。

    “好好!”

    吶吶著如在自語,王力丟下藥鋤,拉著甦秀和王巧兒,頭也不回的往里面走。

    見此,白歧回過頭,臉上也流露出一抹慎重,皺著眉,體內“內力”凝聚成漩,飛快的運轉起來,一股不弱的氣勁盤繞周身,長袍長發微微掀動飄起,一副嚴陣以待的神情。

    屋外的北麟,將這一切都看在眼里,心中頓時嗤笑一聲,“這才緊張了嗎?之前的從容到哪去了?”

    “哼~不管你是不是裝的,在本公子面前,都是死路一條!”

    時間流逝,北麟靜等著,一直保持著抱拳的動作,臉上的笑容依舊,眼底卻閃過道道寒芒,而屋內的白歧,也在蓄勢待發,全身“內勁”鼓動到極致。

    短短三十息的時間,仿如幾天幾夜那麼久。

    三十息後,北麟放下雙手,背在身後,長笑一聲,腳步邁開,向著破開的木門內邁出一步,無人注意到,在其背負的雙手上,被長袖遮擋的右手腕,亮起一抹微弱的金光。

    “哈哈~既然道友不肯給面子,在下就只能冒昧了!”

    北麟早已做好了打算,不管白歧是不是修士,一旦踏入此門,便以法器將之重傷制住,若有其他變故,也好給他留出及時反應的時間。

    北麟所處的位置,距離木門還有一丈多,速度卻是極快,一晃之間,無人能看清,便化作黑影閃逝,下一刻就立在了門檻之前,距離入內只有一步之遙。

    與此同時,北麟猛地甩袖,之前曾出現過的那金光匹練,如雷霆霹靂,悍然迸出,直接打向早已被其摸清楚位置的白歧,直指其胸口正中。

    然而,這金光剛剛暴起,卻突然改變方向,化成一圈,順著北麟愕然的目光,盤繞在一只伸出的右手之上,露出它的本體——一根金光燦燦的長鞭法器。

    北麟倒吸一口涼氣,整個人汗毛炸立,體內修為不要命的催動,就要爆退,另一手則摸向腰間儲物袋。

    與此同時,他的目光亦對上了白歧的雙眼,腦海驟然翻江倒海,一震刺痛。

    嗡的一聲,北麟眼神一黯,變得迷茫空洞,所有的動作也都停了下來。

    “進來......”白歧淡淡道。

    北麟步履僵硬,如行尸走肉,一步邁入木門內。

    白歧的聲音很輕,只有靠近之人才能听到,而北麟出手之時緊靠著木門,擋住了後方眾人的視線。

    那些山匪以及落英村的尋常村民,只看到北麟在王家門前停頓了一下,然後就走了進去,其他的什麼都沒看到。

    而拉著妻女往里屋走的王力,這才走了一半,便听到這聲“進來”,也就停了下來,轉身恰好看見一名黑袍青年,腳步僵硬,雙眼無神,走到了白歧面前。

    “你的來歷......”白歧淡淡道。

    “幽鬼門外門弟子北麟,現為東倉城城主麾下斥候,家住......”

    北麟吶吶著,將自己的來歷,以及過往一切,甚至連家住哪個村,小時候頑皮搗蛋的一些事,也都一字不漏的傾倒出來。

    無神的雙眼,直挺挺的站在白歧面前,聲音也幾乎都在一個調子上,不含任何感情起伏在內,全然一副行尸走肉的樣子。

    這詭異的一幕,又是令王力心中咯 一聲,頭皮有些發麻,甦秀被他扶著,也是臉色蒼白,不知是病體未痊愈還是什麼原因。

    而王巧兒還不諳世事,只是眨巴著俏麗的大眼,看著白歧背影,亮晶晶的。

    白歧一般不願輕易施展冥訣中的神通,畢竟他並非一心向魔,而冥訣又是上古魔功,與其道心相悖,若太過頻繁使用,道心會受到影響。

    但白歧有其自己的打算,又不想驚世駭俗。

    如今施展的,乃是其中的一種迷魂的神通。

    這類神通在許多魔道功法中都有類似,但能被載入冥訣,又豈是小可,威力比一般的迷魂之術強大不止一籌。

    而且,以白歧接近築基大圓滿的靈魂境界,施展起來也恰逢其會。

    此術也有限制,只能通過雙眼誘導施展。

    因此,那些個之前進來的山匪,便是對上了白歧的雙眼,受到迷魂之術的影響,卻承受不住他強大的靈魂之力,僅僅一個照面,便暈了過去。

    此時的北麟,也在迷魂之術的影響下,被白歧操控了心神。

    “你來此究竟有什麼目的?”

    “城主暗中下令,擄掠各地幼童,我只是奉命行事,具體的我們這些手下也不得而知,有傳言...是為了練功,還有第二個目的,就是到各地尋找有資質的凡人......”

    說這話時,北麟的語氣中,多出了一絲不確定,除此之外仍舊沒有絲毫的起伏波動。

    練功?

    白歧眼中閃過兩道寒芒。

    屠殺凡人就已經是大忌了,以幼童來練功,更是喪心病狂。

    作為一城之主,卻能始終安居其位,再加上這幽鬼門早就凶名在外,想來類似的事沒少做。

    一時間,白歧對與幽鬼門的印象,就差到了極點。

    沒有多想,白歧接著問道,“城主是誰?”

    “城主隱中乙,乃是幽鬼門內門八大長老之一...內門八大長老,不管如何輪換,總有四人在門內坐鎮,另外的四人則分別在東南西北四座大城鎮守,八人全部是築基大圓滿修為......”

    “原來如此!”白歧點頭。

    築基大圓滿,對他來說根本算不得什麼威脅,不過作為一個中型大派,便有整整八個築基大圓滿的長老坐鎮,還有門主門人,整體實力確實極強。

    驀地似想到了什麼,白歧眸光一動,“你說第二個目的是什麼?說具體!”

    “尋找有資質的凡人,這是宗門對于所有外派弟子的統一任務,尋到後帶回宗門,接受試煉,為本門補充新鮮血液,延續傳承,此為大事,當首要考慮......”

    話音未落,白歧眸光驟然一亮,面無表情的臉上,嘴角也露出一絲微笑,心中立刻有了想法。



伊莉小說網 | 獨掌生道 | 獨掌生道最新章節

 ** 作者︰滅度蓨生所寫的《獨掌生道》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獨掌生道》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獨掌生道》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