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莉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獨掌生道txt全集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第三百七十七章 城主府
作者︰滅度蓨生 下載︰獨掌生道TXT下載
    一個多月的趕路,途中經過的城鎮城池不少,但都未進入。

    這一路上風餐露宿,那幾個孩童都是服用北麟隨身攜帶的闢谷丹過活,白歧現在是“凡人”,自然也一樣。

    一路上,放眼望去盡是茫茫林野,人氣稀少,遠遠的看見一些城鎮,也大多間隔數百里。

    白歧不免感嘆,暗道公孫延曾說這天元大陸乃是一片蠻荒大陸,並非空穴來風。

    這里已經屬于東域的內陸,還這麼荒涼,與白歧曾想象過的繁盛景象南轅北轍。

    好在接連不斷的持續趕路,如今終于到了這東倉城。

    幾人很快接近,越是靠近,那股厚重的感覺就越發強烈。

     黑城牆綿延上百里,將其內一切景象阻隔在內,單從外面面卻已能看出它的壯闊。

    百里方圓,比之白歧之前所見的,佔地近二十里方圓的衡水城,足足大了二十多倍。

    這也是白歧所見過的最宏偉的城池。

    當然,公孫延曾說過,有些修士修建的古城,大的能有萬里乃至數十萬里方圓。

    這在白歧看來,幾乎不敢想象,每當想起,便會令他有些心潮澎湃。

    這修真界還是太大了!

    有些東西光靠想象是想象不出來的,唯有親眼見過,才知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正當白歧感嘆之際,已經接近了東倉城數里開外。

    北麟卻未減速,依舊保持著極快的速度,待來到城門口才放緩了速度,帶著七人入城。

    而城門處也無守衛,只有行人匆匆魚貫出入,還未入城,便能听到城內鼎沸人聲,叫賣吆喝聲陣陣,喧囂四起。

    入了城,其內格局和大多城池相似,只是建築方面,都精美了許多,店鋪門面也都很大,來往客主不斷。

    眾多凡人生活在城中,一派繁盛景象。

    沿途白歧打量著四周,眼中閃過感嘆之色。

    沒有二話,北麟帶著他們一路向著城中行去。

    不多時,幾人便在北麟的帶領下,來到了城中心的一座最為宏偉的建築所在。

    一座古樸大院,門前立著兩個石獅子,每一個都高達三丈,不怒自威,門庭壯闊,高有五丈,氣派無比。

    單單這樣一扇門,便可顯示出住在其中之人不簡單。

    抬首上望,一道橫裱在門庭上的匾額,其上書寫著三個遒勁大字——“城主府!”

    此時,門前有兩名青年守衛,皆眼神漠然,盯著周圍。

    這二人皆身穿黑袍,相貌也是平凡,身形瘦削,一副弱不禁風的樣子,根本不像是守衛。

    一般有錢人家的大院護衛,都是任用一些人高馬大,孔武有力的漢子,這兩個青年看著弱不禁風,只是漠然打量著人群,卻無人敢靠近。

    每當有人靠近,都會有一種被逼視的感覺,如寒潭透體,不寒而栗。

    在白歧看來,這二人都是修士,修為一個練氣第五層,一個練氣第六層。

    此時門戶是敞開的,二人一左一右侍立在側,遠遠的便看見一行八人向著這邊走來,不由神色一動。

    待到來人靠近,這二人看見當先的是北麟,淡漠的神情也流露出一抹恭敬,沒有言語,只是抱了抱拳,任由北麟帶著白歧等人入內,更沒有多看白歧等人一眼,仿佛對其他人漠不關心的樣子。

    剛一進入大門,便是一片院落,林木蔥翠,假山石亭水榭,鱗次櫛比,頗具典雅的大家風範。

    有兩條回廊一左一右,穿插在庭院內,兩側則是一拍房屋。

    這時候,從一側的回廊,剛好走來一個老者,白歧目光一凝,心中暗道一聲“高手!”

    這老者胡須花白,臉上皺紋密布,一雙眼卻清亮,一副不怒自威的神情,同樣身穿著黑袍,修為在築基初期的樣子。

    “北麟?長老交代你去辦的事,這才兩個多月,都辦成了?”老者之前低著頭,像是在思索著什麼,感受到前方有人,抬眼便望見了北麟一行,于是淡淡問道,緊接著又注意到了白歧,“恩?此人是誰?”

    “稟石執事,此人名為方寒,是晚輩在外尋到的天資弟子!這位放小兄弟了得,天資很是驚人!”北麟躬身抱拳道。

    “哦?老夫倒要看看如何個驚人法......”老者詫異的一掃北麟,隨即身形一閃,白歧只覺眼前一花,老者便出現在他身邊,皺紋密布的右手,一把抓向他的手腕。

    白歧並未反抗,任由這只手抓住了自己,緊接著便有一股清亮之意涌入體內。

    一番查探後,白歧體內的靈力被老者收回,老者眼楮一亮,總是一副漠然的臉上,終是露出一絲笑容,點頭贊嘆道︰“好好!五行小木靈根,除此之外,水靈根也很出眾,果然是一副驚人之資,北麟你做得不錯!待老夫解決了此地事宜,不日便帶此子回到宗門,當然,你的功勞,老夫會如實上報,賞賜自然一分不會少你的!”

    北麟大喜,連連抱拳,神情越發恭敬︰“多謝石執事!”

    “好了!”老者擺擺手,“你先把這幾個孩童送去哪里,這位小友,老夫自會妥善安頓!”

    “是!”北麟應命,隨即以他那長鞭法器,牽引著六個幼童向著另一側的回廊行去。

    北麟走後,老者看著白歧,面無表情,“跟我來吧!”

    說著轉身從來時的路折回,從和北麟離去的另一個方向折回,走向左側的一排屋舍走去。

    老者的速度並不快,白歧跟在後面,顯得有些拘謹。

    “有些事,想必你也听北麟說了,現在你就先在這東倉城住一段時間,待老夫處理完一些事務,便帶你回宗!”

    老者沒有回頭,卻有話語傳出,聲音漠然,沒有一絲一毫的情緒波動。

    “前輩是......”白歧試探性的問道。

    老者沉默,片刻後再次開口︰“老夫名為石旦,幽鬼門內門執事。”

    “石執事好!”白歧恭敬且拘謹道。

    “恩~”

    很快的,石旦將白歧引至一扇房門前道︰“這是你的居所,這城主府不可隨意走動,在離開之前,只許在這一間屋子里待著,這里是一瓶闢谷丹,效用來時你應該知曉,還有,若有要事,可以此符喚我。”

    說著,石旦交給白歧兩物,一枚褐色的木片,還有一個玉瓶。

    白歧靈識一掃,便知玉瓶內乃是闢谷丹,數量有三十多枚的樣子,那木片形狀三角,白歧捏了捏,硬度不大,就算是凡人卯足力氣一捏,也可輕易捏碎。

    從這木片內,傳出一股淡淡的靈力波動。

    “倒還想的挺周到......”白歧暗道。

    這老者雖然始終冷著一張臉,心思卻很細,該交代的也沒漏下什麼。

    “是!石執事!”白歧先將這兩樣東西收入懷中,而後恭敬的一禮。

    “恩~”見白歧如此順從,老者心中詫異,卻未表露出來。

    按理說,常人被如此對待,不亞于軟禁,豈會輕易服氣。

    老者原想著,若白歧不肯听從,說不得要先給他點苦頭吃吃。

    如此,倒也省卻了一些麻煩。

    老者有些滿意的一點頭,看著白歧的目光,也不再透著逼視,抬袖一拂,前方木門開啟,白歧邁步入內後,嘩啦一聲,木門重新關上,隨即石旦掐訣,一層瑩瑩禁制浮突,出現在木門表面。

    落下禁制後,石旦不再停留,轉身後,背影很快消失在院落深處。

    待到靈識之中感受不到老者的氣息,白歧試著從內拉了拉木門。

    嘎吱一聲,木門輕易的被拉開,外面院落的景象一覽無余,有絲絲天光順著清幽的蔥郁灑落庭前,在屋檐之下,留下斑駁的白點。

    兩側是回廊,正前方院落深處,隱約能見到一座石亭,從樹木間隙里冒出一個白白的尖頂,還能听到水流的嘩嘩聲。

    即便已經入冬,這庭院內仍舊是一派生機盎然的氣象。

    然而,望著空無一物的門框處,白歧的嘴角卻不禁浮起一絲冷笑。

    看似空無一的門框,唯有以靈識才能看到,那里有著一層禁制。

    白歧抬手試了試想要伸出,便有阻力回擋,不得出離門框的範圍。

    白歧的偽裝,以石旦區區築基初期的修為,亦察覺不到半點,卻還是這般謹慎。

    “對于我這麼個‘凡人’都這麼小心,看來,這城主府的隱秘可不小啊!”

    而且,不僅是這門上的禁制,幾乎是從白歧剛剛踏入城主府大門,便發覺到,這城主府的院落深處,有著一股極其龐大的靈力波動,似某個巨大的陣法,隱藏在庭院深處。

    白歧回過身,隨意一掃房間內的布置。

    一應家具俱全,甚至比之尋常富碩人家還要精美,雖然無法離開房間,但周圍清幽,鳥語花香,住在這里應當很是舒適才是。

    白歧緩步走到床邊,盤膝坐了上去,閉目養神。

    他沒有修煉,也沒有散開靈識。

    這城主府內既然有如此龐大的陣法,指不定還有其他修為高深者存在,白歧可不相信只有這石旦在。

    他可是從北麟口中得知,城主隱中乙乃是有著築基大圓滿的修為。

    雖戰力上,白歧足以將之碾壓,但靈識不比戰力,肆意散開,很有可能被其察覺。

    故此,白歧只是打算先安頓下來,然後靜等觀望,再作另外的打算......

    此後一連過去了三日,這三日里,無人打擾白歧,那石旦也未來查看一次。

    白歧靜靜坐在床上,如老僧入定般。

    在他的感受中,每隔一個時辰左右,就有一股靈識掃過他的身體。

    這股靈識的主人,白歧熟悉,便是那石旦。

    “未免太過謹慎了些......”白歧睜開雙眼,長出一口氣。

    一連三日的時間,這石旦每隔一個時辰便會查探一次他的情況,但也不是都這樣,從子時過後到卯時末整個下半夜至凌晨這一段時間,白歧沒有感到有靈識掃過的感覺。

    這幾日,白歧也考慮過,石旦查探情況,應該不是刻意針對他。

    這股靈識沒有掩蓋的痕跡,只是帶著一種隨意且大範圍的橫掃而過,一掃之後便很快收起,應該是例行查看整個城主府的狀況,以防有外人進入等。

    這應該是一種慣例,就算沒有白歧在這里,亦是如此。

    但即便是這樣,這城主府的戒備,也足夠的森嚴了,想要尋找間隙,只能在下半夜。

    在外人看來,白歧不過是個內力深厚的小子,有著不俗的修煉資質,石旦也沒想過白歧會有能力走出他的禁制。

    出于謹慎,白歧還是決定多觀察一段時間,來印證他的猜想。

    短短三日的觀察,他還拿捏不準石旦的查探就是是慣例還是刻意為之。

    時間流逝,很快的有過去了十日。

    十日的時間,仍舊無人來看過白歧一次,但每個一個時辰的靈識橫掃卻持續不斷,依舊是道子時為終點,卯時為始。

    想來畢竟只有石旦一人查看,作為修士,還是要修煉的,而石旦除了處理城主府的日常要務,兼負查看之責,用以修煉的時間,大多是在下半夜。

    這是白歧的猜測,實則真實的情況確實如此。

    這幾日內,白歧每隔一天便會吞服一枚闢谷丹。

    既然要裝,便要一裝到底,不能遺漏任何細節,有些時候,正是一些被忽略的小細節,便會造成功虧一簣的後果。

    十日後的子時。

    另一間和白歧這間屋子布置差不多的房間,石旦盤膝坐在地上的蒲團上,收起了自己的靈識。

    作為慣例的查看,石旦早已習慣了,也不費力,只是隨意一掃即可。

    這一番查看,依舊沒有任何異狀,而白歧早早躺在床上入睡了。

    石旦喃喃著,“此子這些天倒也安分,想來已經習慣了,再有個幾日,我也差不多輪值結束,正好順便將他帶回宗門......”

    說完這句後,石旦長出一口氣,緩緩閉上雙眼,陷入吐納,開始了他的修煉。

    而另一間屋子,正躺在床上的白歧,驀地睜開雙眼,隨即起身。

    房門被拉開,望著空無一物的門框,白歧心念一動,冥吞訣立刻運轉,龐大的靈魂之力將他包裹,從容邁步間,從禁制上穿過。

    這一過程說起來簡單,實則對于靈魂之力的操控要求極高。

    這層禁制雖然簡單,但蘊含的石旦的靈魂之力,想要穿過必定會觸動這絲靈魂之力,石旦還是會感知到。

    白歧的做法便是以自身靈魂之力,模擬出全部的陣法波動,與陣法相融,再從中穿過。

    就好比白歧在這陣法面前是不存在的,只是空氣,既然是空氣穿過,石旦自然就無法察覺。

    僅是這樣的一道禁制,對于白歧來說還不算什麼,但若是這禁制再復雜一些,難度就會很高。

    出了禁制後,隨手一招,木門被關上,白歧身化煙絲,一閃消失在回廊之上。



伊莉小說網 | 獨掌生道 | 獨掌生道最新章節

 ** 作者︰滅度蓨生所寫的《獨掌生道》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獨掌生道》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獨掌生道》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