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莉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獨掌生道txt全集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第三百八十一章 突破口
作者︰滅度蓨生 下載︰獨掌生道TXT下載
    “六十四具傀儡,共分八組,也就代表著...此地重疊的幻境共有八重,也不對,幻境重疊的陣法我還從未遇見過,在我曾經的推衍當中,屬于極為高級的幻陣,更別說八重重疊,應該是相互獨立的八個不同的幻境才合理......”

    “而真正的庭院只是這八個庭院中的任何一個,不對,按理說就算我深陷幻境,而幻境卻是立于真正的城主府內院,而我也是在真正的內院當中,應該這樣說,整個真正的庭院,被分成了八塊區域,共同建立了這麼個幻陣才對......”

    白歧口中喃喃著,聲音很輕,不會被傀儡察覺,但雙眼卻越來越亮,驀地眉頭又是一皺,“還有一個疑點,為何這些同組的傀儡無論怎麼走都出現在同一重幻境內,而我卻只能穿梭在不同的環境中......”

    “秘密應該是出在這些傀儡身上!”白歧腦子轉的飛快,沒多久便想到了這個答案。

    既然是這樣,白歧便不需再穿梭幻境,只需專注在同一個幻境內,再將那些煉尸更仔細的觀察一遍,以求能尋到突破口。

    “要抓緊了!”白歧暗暗自省。

    從離開房間探尋城主府庭院,到現在已過去接近一個半時辰,現在差不多是丑時中的樣子,距離卯時末只剩下兩個時辰多一點。

    再加上白歧不是那種喜歡鋌而走險之人,不可能掐死了整點回去,必定要提前一些,防止意外生變導致措手不及。

    因此,留給他的時間,撐死了也就剩下兩個時辰而已。

    稍微停歇了片刻,白歧再次動了起來,只在當前其所在的庭院內穿梭著,將重點放在了傀儡的某些細節上面。

    這一次白歧並未花費太長的時間,便停了下來,再次陷入了沉思,先是皺著眉思考,不久眉頭便舒緩了一些。

    有個發現白歧早就注意到,實在太明顯不過。

    同一重幻境內的八具傀儡,分別走在八條小徑上,但每具傀儡走在小徑上的進程卻各不相同。

    這次,白歧快速走過一圈後,大體估摸出來這些傀儡走在小徑上的進程詫異。

    有個規律在里面,若將這庭院當做一道八卦盤,每條小徑則恰好對應其中的一卦。

    打個比方,選擇其中的一卦為起點,若其上那具傀儡恰好走出六十二三丈,那順八卦方位,也就是左手邊的第一具小徑上的傀儡,才剛好從石亭後的霧氣中出現。

    若第一具傀儡走出一百二十五丈,那麼第二具傀儡走出的距離是六十二丈多,第三座小徑上的傀儡亦剛剛冒頭。

    以幻境中的距離算,庭院佔地方圓千丈,可以看做一個大圓,而湖心石橋則是圓心,小徑的直線長度則是從石亭至石橋這段距離,約莫五百丈左右。

    將其中拐角什麼的微末距離忽略,白歧發現,相鄰的兩條小徑上傀儡走出的距離恰好相差六十二丈五。

    簡單來說,以順八卦方位環繞一圈,每條小徑上所屬的傀儡,走過小徑的距離差距都是這麼大,恰好等于一條小徑長度的八分之一。

    更有甚者,有時候出現一些風吹草動,引得傀儡停下來查探,然後沒發現什麼異常,再走動時,速度明顯加快了一些,在走過一段路程後,便恢復了原先的速度。

    這樣的做法在白歧看來,應該是刻意維持著間隔八分之一的距離。

    白歧立刻猜到,這些傀儡之間必定有某種聯系,且八分之一間距則是一個限制,不能太遠,也不能太近,就算暫時打破了這個規律,也需在極短的時間內,重新恢復到特定的位置,讓這個距離相對始終維持不變。

    雖然發現了這個規律,但白歧冥思苦想一段時間後,卻沒有得出什麼有用的信息。

    片刻後,白歧放棄了在這上面的鑽牛角尖。

    “看來單單觀察收效甚微,還是得試探才行......”心中一嘆,白歧身形一閃,消失在夜幕下。

    接下來的一段時間,白歧開始了他對傀儡的試探。

    方法倒也簡單,白歧既不敢散開靈識,也不好動用靈力,唯有一個方法,就是故意弄出些動靜,或擦過一根紙條,或撥動小塊的碎石,以此驚動傀儡停下來查探。

    如此一番試探後,白歧果然又有了新的發現。

    這些傀儡對于聲音的感知還算敏銳,每次白歧弄出動靜,都會有靈識掃過他的身體。

    但奇特的是,有時候這股靈識來自前方,有時候卻來自後方,準確的說應該是左後方。

    白歧頓時驚奇,但在接連不斷的試探後眼神卻變得有些古怪起來。

    白歧發現這些傀儡似乎更多的乃是關注身前的動靜,對于身後的動靜,感知起來就顯得遲鈍得多。

    比如說白歧現在所在的這條小徑上的傀儡,白歧在他身前六十二丈半的範圍內,哪怕只是拂動幾株草葉,後方傀儡便會散開靈識查探。

    若是在其身後這麼做,唯有在五丈間距內,傀儡會有反應,卻不是直接以靈識掃過,而是停下來折回探查。

    超過五丈的範圍,便不為所動,反而是從左側的那條小徑上,有另外的靈識掃過來。

    有了這個發現,白歧思索間,眼神越來越古怪,“不會真是這樣吧?”

    不管怎麼去想,出現在白歧心中的,總是同一個答案,這些傀儡散開的靈識具備了方向性,且只能向前方散開,不能轉向身後!

    如此才能解釋出這些傀儡的怪異舉動。

    “果然有什麼東西將這八具傀儡聯系在一起,和靈識有關,卻只能單向傳導,又會是什麼呢?還有之前那個疑問,為何唯獨傀儡進入湖心不會迷失入另外的幻境當中,真是......”

    在其思考的過程中,白歧又想到了另一個問題。

    這些傀儡進入湖心霧氣後,下一瞬便可出現在小徑初始的石亭內,端是怪異。

    白歧並未在這個問題上多費心思,也沒放在心上。

    身在幻陣當中,又無法以靈識肆意查探,眼前所見未必為真。

    或許八個幻境就是以湖心為圓心劃分而成的八個同心圓,傀儡走在其中,你乍以為是走的直線,人家卻不過是在上面繞了一圈,起點自然也就是終點。

    對于這個猜測,白歧想了想就舍棄了。

    從之前的觀察就可看出,這幻陣的關鍵乃是中心內湖,白歧有種感覺,其他所見的都有可能是幻象,唯獨湖心那一塊乃是真實的景象。

    而每一重幻境內的傀儡,都需經過湖心,然後再回到石亭。

    若是同心圓,除了最內部的一快區域的傀儡有機會接觸到湖心外,外圍七重區域的傀儡都無法接觸。

    否定了這個猜測,白歧便又想到另一種可能。

    八個幻境乃是將真正的城主府內院等分為八塊同等大小的區域,每一組的傀儡始終在真正的庭院內的其中某一條小徑上,不斷地走到盡頭又繞路折回罷了。

    這樣一想,著實再正常不過

    白歧也曾想到傳送這一方面,剛一想到卻又直接在心底否定了。

    以白歧一貫小心謹慎的性情,從不會小看對手,也絕不看得太過。

    傳送那可是唯有達到元嬰大圓滿以上的修為才能涉及的領馭,區區一個幽鬼門就算傾全宗之力,也不可能做到,更逞論只是其中一個小小內門長老的隱中乙?

    “咦?”

    剛一想到這里,白歧忽然一愣,隨即雙眼猛地一亮。

    “等分的八塊相同區域.......”白歧喃喃著,眼中奇異之芒不停掠過。

    他還記得內院的真正大小不過才五百丈方圓左右,而白歧猜測,這里的每一個幻境都和真正的內院一模一樣,那就應該同樣是八座石亭和八條小徑,還有那八座石橋。

    剛才無意中的遐想,幾乎被白歧忽略,如靈光一閃,好在白歧及時反應過來,將其捕捉到了。

    “既然所見的這座幻境而生的內院,不過只是真實內院中的八分之一而已,那麼每一重幻境佔據的真實庭院範圍就僅包含了一座石亭、一座石橋,以及一條小徑而已......”

    “雖然我看到的是一整座庭院,每具傀儡也都走在不同的小徑上,那也是因為幻境擾亂視線的結果,實際上也只有那一條小徑,而八具傀儡其實是並排走在一條小徑上而已,只是前後間隔開來罷了......”

    如此,白歧的另一個猜測便輕易得到了驗證。

    白歧猜測,這些傀儡身上應該被人施展了某種手段,可以近似靈識感應的方式相互聯系,卻只能單向直線傳遞訊息。

    既然是同一種手段,那釋放訊息的距離,也應該相等。

    唯有八具傀儡走在同一條小徑上,這個距離的偏差才會近乎不變。

    而若是走在一個圓上面,哪怕八具傀儡速度相同,越往圓的中心靠近,彼此相鄰的兩具傀儡,雖說間距還是相等,卻同樣的也在不斷縮減中。

    再加上白歧之前了解到,順八卦方向相鄰的兩具傀儡,在小徑上通過的距離恰好是六十二丈半。

    白歧猜測,以這種手段相互感應,彼此之間的間距應該是固定的,既不能超過這段距離,也不能縮短,否則也不用刻意維持這六十二丈半的差距了。

    就現在看來,此陣中雖然咋一看很是復雜,但其中那些看似是變數的關節,白歧都一一尋到了規律。

    從變數中尋找定數,本就是一類常用的破陣之法,也是白歧目前最大的依仗。

    “此陣看似復雜,實則還未超過我理解的範疇,若此陣再復雜一些,或許只有強行破開一途了......”

    “這隱中乙倒也是個人才,能想到以這個方法彌補幻陣的不足,或許有些實力高深的人可以輕易將此陣破去,但若想無聲無息的潛入,就有些困難了!”

    喃喃著,白忍不住面露一絲贊嘆,雙眼也越發明亮,忽的卻似想到了什麼,又有些哭笑不得,“就算想到了這些又有何用,關鍵還是在那湖心之內啊!哎~”

    尋到了這些規律,到頭來卻發現對自己一無用處,白歧也有些無語了。

    心中一動,白歧閃身,向著這條小徑的盡頭的石橋掠去,很快的踏上石橋,來到中段,距離前方霧氣僅有一步之遙。

    觀察完了傀儡的行動規律,這次他要觀察的是傀儡進入霧氣時的情況,他覺得,這才是最關鍵也是最要抓緊的一件事。

    靜等片刻,一道黑影一步步向著這邊而來,很快踏上了石橋,走向對面。

    白歧集中精神,雙目炯炯,死死盯著傀儡的一舉一動。

    之前未仔細觀察過,在他想到這件事時,才專注了這麼一次,竟立刻有了發現。

    在傀儡貼近霧氣的前一瞬,白歧注意到那傀儡原本呆滯的雙眼,驀地亮起兩道毫光,就和發現有狀況查探之時的那種目光一樣,帶著一抹奇異。

    緊接著傀儡前半個身子,包括其面部全部浸入到霧氣內,看不見傀儡的表情,但白歧又發覺,在其身穿的黑袍上,一道極其暗淡的黑芒如波紋般飛快的漾過。

    這波紋顏色深邃漆黑,又很微弱,在夜幕之下很難看見,故此之前白歧從未看到。

    下一瞬,傀儡整個身子都進入到湖心霧氣,徹底消失了身影。

    “這霧氣......”白歧一怔,隨即雙眼立刻睜大,其內有興奮和恍然的光掠過,“原來如此,原來竟是這黑袍的原因!哈哈~”

    白歧心中振奮無比,同時有些懊悔,早知道當初就先觀察這一幕,或許很早就發現了。

    之前一直未敢輕易散開靈識,白歧也未發現這長袍的秘密,但他猜測其上必定有陣法與整個幻境大陣相連。

    這樣的陣法有八種,每一種都不同,同一片區域的傀儡黑袍上的陣法都是一種,故此同一組的傀儡,在每次穿過湖心霧氣後,還是會回到同一片區域,不會迷失在另外的區域。

    這樣一想,一些困擾白歧已久的疑問,頓時豁然開朗,令他心念通達了不少。

    “不過......”一皺眉,白歧又想起在那傀儡穿過霧氣之前,眼中閃過的亮芒,“還和那感應手段有關!”

    皺眉沉思了許久,白歧眼楮一亮,匆匆折回小徑,向著石亭的方向趕去。



伊莉小說網 | 獨掌生道 | 獨掌生道最新章節

 ** 作者︰滅度蓨生所寫的《獨掌生道》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獨掌生道》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獨掌生道》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