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莉小說網 >> 其他類型 >> 申公豹傳承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第二百六十一章 南元兵敗
作者︰第九天命 下載︰申公豹傳承TXT下載
    玉獨秀立于河面,雙目中黑白之光閃爍,直視著碧水道人,右手忽然間化為龍爪,上面無數細小的鎖鏈纏繞于龍爪之上。Σ,

    既然拿不下碧水道人,那就先將災厄之力給種上去,總歸是沒錯的,若是因為災厄之力出現轉機,也說不定。

    想到這里,玉獨秀一步邁出,水遁施展而出,下一刻突然來到了蹈海獸身前,右手龍爪籠罩著混沌之氣,迷蒙之中仿若是蘊含了整個乾坤,一抓撕破天地。

    “吼”  蹈海獸被玉獨秀嚇了一跳,那蹈海獸上的碧水道人也是一驚,萬萬沒想到玉獨秀的遁術居然厲害的這種程度,居然出入無形,防不勝防。

    不給蹈海獸施展神通的時間,玉獨秀這一抓裹挾著太極拳勁,猛地拍在了蹈海獸的前額。

    “鐺”一陣火星四濺,玉獨秀只感覺自己的龍爪發麻,那蹈海獸此時也是暈頭漲腦,迷迷糊糊中下意識發動了神通,再次與河水鏈接為一體,下一刻身子消失在水面。

    看著遠處在河面上快速移動的劫之力,玉獨秀嘴角掛起一絲絲冷笑,那在河面上移動的劫之力,毫無疑問就是被其打入蹈海獸身上的劫之力量,只要這劫之力量不被消耗,那蹈海獸的蹤跡在玉獨秀的眼中就仿若是黑暗中的燈火。

    “這蹈海獸太過于神異,根本就已經立于不敗之地了,這仗還怎麼打”此時玉獨秀也頭疼。

    那蹈海獸乃是上古異種,身子比那鐵石還要堅硬,玉獨秀足以開山裂石的一擊鞭手,居然讓這蹈海獸只是略微暈頭,若是不用法寶,怕是拿不下這蹈海獸。

    想到這里,玉獨秀一步返回大勝營帳,那梁遠趕緊迎上來︰“師兄,如何了?”。

    玉獨秀皺了皺眉,手指在座子上無意識的敲動︰“失算了。那蹈海獸身子堅如金鐵,就算是本座也難以一時半刻破開,若想降服那蹈海獸,就需要令其離開水中。到了陸地,到時候沒有河水的加持,定能克而勝之”。

    梁遠聞言一驚︰“早知道那蹈海獸厲害,難道師兄也降服不了?”。

    玉獨秀不語,過了一會才道︰“不是降服不了。而是在水中降服不了,那蹈海獸與寒水河隨時可以融為一體,借助寒水河的力量遠遁,你應該知道,這寒水河頗有神異之處,非普通河流可比”。

    說到這里,玉獨秀閉上眼楮,思考對付那蹈海獸的辦法。

    大燕營帳內,碧水道人擦了擦額頭的冷汗,看著那黃普奇與甦馳。面帶驚容︰“那妙秀小兒好生的強大,若不是有蹈海獸護持,今日本座怕是凶多吉少了”。

    “道長也敵不過那妙秀小兒?”黃普奇皺著眉頭道。

    碧水道人搖搖頭︰“本座的神通雖然尚未使出,但心中卻也有幾分不自信,只是尚未較量過,不曉得誰勝誰負,不過前一段時間听聞那小兒手中有一件火系法寶,專門克制我這神通,我這神通雖然威能巨大,但若是有火系法寶在手。未必能競全功,今日在寒水河上,本來想要施展神通將那小兒拿下,卻未曾想那小兒化為千丈神龍。威勢無邊,本座想了想,還是等一個好機會在使出神通,一舉將那小兒擒獲,免得打草驚蛇,被其克制”。

    甦馳與黃普奇對視一眼。眼中閃爍擔憂之色︰“道長,若是連你也不能克制那妙秀小兒,那大勝軍隊豈不是能趁機渡河,我大燕軍隊乃是疲憊之師,萬萬敵不過那小兒手中的精銳”。

    碧水道人聞言大笑︰“二位將軍無需擔憂,貧道雖然敵不過那小兒,但卻未說那小兒能奈何得了貧道,貧道有蹈海獸在身,那小兒就算是再厲害,也不能攝拿整條河流,只要貧道在,那小兒就度不過寒水河”。

    “好好好,道長有如此把握就好,如今只要拖上一拖,等到南元皇朝哪里分出勝負就好”黃普奇大喜。

    碧水道人一愣︰“南元皇朝哪里難道有什麼變故嗎?”。

    甦馳道︰“南元哪里如今交戰正猛烈,若是南元兵敗,我大燕帝國則腹背受敵,若是南元兵勝,自然有南元增援,那妙秀小兒也要兩面受敵,大勢可定也”。

    大燕營帳內,梁遠看著玉獨秀,雙目中閃過一抹急迫︰“師兄,那寒水河難以克制,師兄何不施展搬山之法,搬來一座大山做橋梁,讓麾下的十萬將士通過”。

    玉獨秀有移山填海的神通,在太平道,或者說是整個修煉界都是人所共知,梁遠與玉獨秀不合,關注玉獨秀的動態也是正常,這消息瞞不過他。

    玉獨秀敲打桌子上的手指猛地一頓,隨後再次回復了之前的節奏,過了一會玉獨秀閉著眼搖搖頭︰“不行,若是將大山鎮入寒水河,截斷寒水河流,那寒水河流暢不通,必然要更改河道,兩岸的生靈要遭受無妄之災,這等業力太大,若是造下,怕是仙道難成”。

    梁遠聞言目光一黯,他也就是說說,試探一下而已,他知道玉獨秀一心仙道,這種事情斷然不會做下,只是心懷僥幸罷了。

    “師兄想到如何破了那寒水河對面大燕士兵了嗎?”梁遠看著玉獨秀。

    玉獨秀搖搖頭︰“難,難啊,隔河如隔天,若是我自己一人,只需幾座大山壓下,任憑他百萬兵馬,也要俯首就擒,只可惜這是兩軍征伐,業力太大,更有國運之爭,這種力量能引動冥冥之中的天道法則,我若是敢做下,自怕天人五衰不遠了”。

    正說著,突然門外大帳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卻听到一陣奔跑之音快速接近此地。

    “報,南元急報”。

    聲音嘶啞,透漏著一股濃濃的疲憊,顯然是長途奔波的緣故。

    “南元來信了?”梁遠皺了皺眉,對著門外大帳道︰“速速請使者進來”。

    大帳的簾子被掀開,卻見一道士衣著狼狽跌跌撞撞的闖進來,這道人周身布滿了泥土,衣衫褶皺,根本就看不出全真道士,還以為是哪里來的乞丐。

    “見過妙秀師兄,妙遠師兄”那道人撲通一聲跌倒在地。

    梁遠趕緊上前,將那道人扶住,略一打量,卻是驚叫道︰“王權師弟,你,,,,你這是怎麼了,被誰追殺,弄的這般狼狽”。

    那道人名叫王權,此時眼中布滿了猩紅的血絲,顫抖著聲音道︰“師兄,南元兵敗了,南元兵敗了”。

    說著說著,卻是哭了出來。

    “什麼?”卻見梁遠猛地猶若雷擊,身子一僵。

    一邊的玉獨秀也是猛地睜開眼楮,雙目中黑白之光直直射出三尺之外,虛空為之扭曲。

    下一刻,卻見梁遠青筋暴起,雙手猛地抓住那王權的肩膀,雙眼中滿是猙獰,不可置信︰“師弟,你是在騙我的是不是?,你是在騙我的是不是”。

    此時梁遠眼楮血紅,死死的盯著王權,眼中滿是不可置信之色,嘶啞著聲音問道。

    玉獨秀皺了皺眉,手指猛地對著桌子一敲,這一指仿若是雷霆天音,那梁遠只覺得魂魄一震,猙獰漸漸退去,回復了清明之色,慢慢松開王權的肩膀,緩緩站起身︰“師弟遠道而來,且先洗漱一番,有什麼話,稍後在說也不遲,不差這點時間”。

    那王權語言欲止,只是看到梁遠那不容置疑的目光,將到嘴邊的話全都吞了進去,轉身跟著親衛走了出去。

    待到王權走遠,梁遠才猛地撲向桌子,手忙腳亂的翻找地圖。(未完待續。)



伊莉小說網 | 申公豹傳承 | 申公豹傳承最新章節

 ** 作者︰第九天命所寫的《申公豹傳承》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申公豹傳承》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申公豹傳承》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