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莉小說網 >> 其他類型 >> 申公豹傳承txt全集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第三章 太易圖與天罰浩蕩
作者︰第九天命 下載︰申公豹傳承TXT下載
    “我信”玉獨秀很認真道。

    乞丐一愣,隨後道︰“仙人傳說離塵世太遠,我以為你會認為我在說大話”。

    玉獨秀搖搖頭︰“這世間既然有仙人傳說,那自然是有幾分道理的,空穴來風,未必沒有深意”。

    那乞丐點點頭,抬頭看向玉獨秀︰“我乃太平道修士,至于稱謂,將死之人,混到這種地步,不提也罷,免得給祖師丟人”。

    說到這里,這乞丐看向玉獨秀︰“道士我無意間發現了天地間一件異寶,被人擊成重傷,甚至于散功,如今性命將近,本來我心中頗為自責,這寶物居然未曾送回太平道,卻沒想到,老天讓我踫到了你”。

    說到這里,乞丐咳嗽了一聲︰“這全村中都是愚昧之人,身上並無半點靈性,沒想到你身上倒是有些靈光”。

    “什麼是靈性?”玉獨秀疑惑道。

    那乞丐一笑,猛的咳嗽一陣才道︰“靈性乃是讀書之後,明悟道理,才可開啟一絲靈光,這靈光就是靈性”。

    玉獨秀恍然,這前身不就是一個讀書人嗎,雖然說水平不咋地,但終究是讀書人,有了那麼一絲絲靈性。

    乞丐看著玉獨秀︰“你可願入我太平道?”。

    仙緣在此,傳說中的長生大道就在眼前,玉獨秀要是說“不”,那他就是傻子,天地頭一號傻子。

    “弟子願意”玉獨秀毫不猶豫跪下。

    他到不怕這乞丐耍騙于他,先前看此人眼中異象,想必異于常人。

    乞丐欣慰點點頭︰“甚好,甚好”。

    玉獨秀懇切道︰“還請祖師賜弟子大道”。

    那乞丐咳嗽一陣,摸摸下巴道︰“你可知道何為修行?”。

    玉獨秀搖搖頭。

    乞丐道︰“修行,乃是參悟天地大道,明悟天地至理,修行大神通,大法力,以圖超越輪回,長生久視”。

    說到這里,乞丐眼中閃過一抹悲哀︰“然則修行之路太過艱難,天威浩蕩無窮,自上古開天以來,修行者無量量計,但成仙者不過十幾人而已”。

    “這麼少?”玉獨秀驚訝出聲。

    “少?,仙者可以得永生,與天地同在,修行之人縱使是法力通天,若不為仙,也終究難抵三災五衰,脫離輪回之苦,成為一坯黃土”乞丐眼楮迷離,目漏向往。

    玉獨秀一愣,想起後世傳說中的仙道登基劃分,什麼天仙,真仙,金仙之類,傻乎乎道︰“祖師,那仙人可有高下之分?”。

    乞丐搖搖頭︰“仙就是仙,無敵于世,超脫世間,長生不死,並無高下之分,也未曾有境界劃分,仙即為永恆”。

    玉獨秀點點頭,心中有了那麼點概念,那乞丐又道︰“我人族有九大無上宗門,九大宗門的開派祖師證就仙道,長生不死,隱居在宗門秘境,除了九大宗門的開派祖師之外,已知的仙人有四海龍王,還有無盡蠻荒的幾位妖族仙人,余者不過是修士而已”。

    玉獨秀了然,這個世界的仙人不多,想想也是,仙道豈是那麼好證就的。

    乞丐再次看向玉獨秀︰“修行之路,需經歷三災,三災之前壽命五百,躲過一災,可得壽五百壽命,二災度過,可得壽五百載歲月,三災後再次得壽五百”,

    “躲過三災是不是成仙了?”玉獨秀道。

    那乞丐斜了玉獨秀一眼︰“想的到簡單,三災總共有一千五百年壽數,一千五百年後未能成仙,當遭受五衰,步入輪回,成仙艱難,非有絕世大機緣大氣運不可成仙,若要在修行之路走的更遠,你需要入我太平道祖庭,留下真名,方才可得真傳大法,問鼎仙路”。

    那乞丐看了眼玉獨秀︰“我現在賜你大法,你慢慢熬煉身子,日後自能修出第一縷法力,修行之路,就是熬煉法力,只要法力到了,那一切大道坦途自通”。

    看了眼玉獨秀不以為然的神色,乞丐面色嚴肅︰“你知曉什麼,度過第一災的前提就是修煉出五百年的法力,修士自從踏上修行之路開始,修煉出第一縷法力,得壽五百載,听起來很長,可是你要知道五百載法力是什麼概念”。

    說到這里,乞丐目漏回憶︰“所謂的五百載法力,就是你五百年不吃不喝,不休息,時時刻刻都在凝練法力”。

    看了眼玉獨秀,乞丐道︰“但你想想,修行之路,修行神通要花費時間,參悟大法需要時間,法力打磨需要時間,在前期吃飯需要時間,還有一些宗派任務需要時間,這五百載中,夠你打磨法力的不足三百載,三百年的時間內,你憑什麼修煉出五百年法力,度過三災”。

    玉獨秀聞言R目結舌,沒想到其中居然有這麼多道道︰“那照這麼說,修行之路就是一條死路,除了開派祖師,根本就沒有人能證就仙道”。

    “你說對了,除了開派祖師,根本就沒有人能證就仙道”。

    看到玉獨秀目光逐漸游移不定,那乞丐以為玉獨秀怕了,這可是自己將要逝去之前,好不容易找到的弟子,可不能嚇跑了,趕緊道︰“不過你也不要怕,宗門中祖師法力通天,手段無窮,自然有辦法助各位弟子渡過難關,比如說天地靈物之類,煉化之後都可以得以增進法力”。

    這乞丐還有一句話沒敢說,那就是天地靈物有限,有的修士縱使窮盡一生,也未曾得見一株靈物。

    說到這里,乞丐從懷中掏出一個古樸的卷軸遞給玉獨秀︰“這上面有我太平道築基法門,你要入我太平道,需要打磨肉身氣血,修煉出第一縷法力,然後入我太平道祖師廟,方才能得真傳大法”。

    玉獨秀聞言暗自一嘆︰“只是築基法門,真是夠扣的了,不過也理解,這真傳大法乃是長生法門,那里是那麼容易得傳的,不立下大功,休想得傳真正登天大法”。

    那乞丐也不管玉獨秀的表情,而是再次拿出另外一個好像是獸皮般的東西︰“此圖乃是我重傷的根源,希望你能帶回太平道,轉交給祖師,到時候祖師自然會賜你真傳大法”。

    玉獨秀聞言點點頭︰“多謝師尊”。

    那乞丐面露微笑︰“未曾想我居然在臨死前還能傳下大法,將太易圖轉回宗門,天佑我太平道啊,祖師,弟子死而無憾,只希望你見到祖師之後,向祖師求情,望祖師看在我立下大功的份上,將我復活,也不枉我將你引入大道之途”。

    說完之後,卻見乞丐周身猛然間燃起一股烈焰,身子化為灰灰。

    看著手中兩個物件,玉獨秀無語,這乞丐居然賣關子,說話不肯說完,弄的人不上不下,真是掃興。

    看了看大殿,那乞丐沒有留下什麼東西,玉獨秀就著篝火,將那太平道築基功夫打開,只見一幅幅鮮明的圖像躍然于紙上,那小人做出一個個動作,似乎在演練一套功法。

    只是增強體質修煉出第一縷法力而已,可是這一縷法力就是大道之門,有了這一縷法力,從此退去凡胎,與凡人天人兩隔。

    玉獨秀仔細的將小人看了一遍,然後緩緩打開另外一個獸皮,听那老乞丐臨終所言,此物名曰太易圖,乃是一件重寶,必然不是凡物。

    打開之後,倒是令玉獨秀好生失望,那獸皮上只有一個黑白二色的陰陽魚,看不出什麼玄機。

    “這太易圖定然不是凡物,只是我境界有限,看不出其中的玄機,日後修為夠了,說不定能一窺究竟”說到這里,玉獨秀將兩個卷軸收好,向著村中走去。

    不管日後如何,今日玉獨秀收獲絕對是巨大的,有了這築基之法,就等于踏上了修行之門,長生之路的鑰匙。

    “仙人,那傳說中的仙人啊,永生不死的存在,不知道我玉獨秀能不能登臨絕頂,一覽眾山小”黑暗中傳來玉獨秀喃喃自語。

    破舊的小院內,沒有一絲雜草。

    玉獨秀站在夕陽中,看著被染的血紅的天空,眼中一道道紅色光華閃爍。

    下一刻玉獨秀動了,只見玉獨秀長臂緩緩伸出,拉開身子,笨拙的在院子中舞著一套不能稱之為拳法的拳法。

    雖然這套拳法被玉獨秀練得不成樣子,但依舊很努力,神色認真,不斷調整著自己的姿勢。

    院子中飄散著魚湯,玉十娘趁著空閑站在門口,看著哥哥笨拙的動作,捂住嘴巴,憋住自己的笑意,努力不讓自己笑出來。

    一套拳法打完,玉獨秀怒視著玉十娘︰“笑吧,笑吧,笑掉你大牙”。

    玉十娘轉身走進屋子,她是怕自己真的憋不住笑意,笑出來讓哥哥難堪。

    擦了擦身上的汗,玉獨秀深吸了一口氣,別人感覺不到,但是他卻能感應得到,自己的身子一日強于一日,骨骼正在被慢慢拉開,有了魚肉的滋補,身子也算是好過了些。

    吃完早飯,玉十娘看著玉獨秀︰“大哥,你未來有何打算?這魚肉夠吃就好,還是科舉最為重要”。

    玉獨秀停下手中動作,未來的路,玉獨秀沒有打算,他連這個世界都沒弄清,何談打算?。

    “吃你的飯吧,這一切我自有安排”說著,玉獨秀放下手中的筷子︰“我去釣魚了,你慢慢吃”。

    再次來到那個岩石旁,玉獨秀輕車路熟的將漁具扔進水中︰“魚兒啊魚兒,你們快點上鉤吧”。

    躺在岩石上,曬著暖洋洋的太陽,玉獨秀身子骨虛弱,居然昏昏沉沉睡去。

    不知道過了多久,一陣帶著腥澡之味的狂風將玉獨秀刮醒,睜開眼看向天空,也不知道過了幾時,那暖洋洋的太陽消失不見,唯有一望無盡的烏雲,黑壓壓的不滿整個天空。

    一滴雨水灑落在玉獨秀的臉上,玉獨秀摸摸水滴,再看看黑壓壓的烏雲,向著四周打量︰“這是要下雨了,現在返回村子是來不及了,先找個地方避避雨才是”。

    小溪旁邊有岩石,自然不缺少躲雨的岩洞。

    尋了一個較為干燥的岩洞,玉獨秀鑽了進去,看著黑壓壓的烏雲,玉獨秀竟然有了幾分詩意︰“黑壓壓城城欲崔,甲光向日金鱗開”也不過如此。

    正說著,天地間風雨大作,大雨仿若瓢潑一般,一眼望去盡是密密麻麻的水霧。

    玉獨秀猛地一拍腦袋︰“糟了,居然忘記下雨要漲水,我那漁具該如何是好,晚上怕是要餓肚子了”。

    正說著,卻突然間听聞一聲奇異的吟叫之音傳開,腦子猛然間一哄,翁然作響。

    “這是什麼聲音,居然這麼恐怖,差點將我的頭都給震碎了”玉獨秀心有余悸道。

    “轟隆”。

    “ 嚓”。

    巨響不停,一道巨大的閃電,仿佛是一把利劍,劃過虛空,將烏雲的黑幕撕開。

    小溪漲水了,漁具是真的完了。

    下一刻,在玉獨秀震驚的目光中,一道黑影擊破水面,迸射而出。

    “那是?”玉獨秀有些不敢相信。

    “怎麼會有那麼大的魚”玉獨秀難以置信。

    要說是鯨魚,瓊魚,體型大了點倒也沒什麼,可是眼前這個帶著金色魚翅的普通魚類,居然有百米長,幾十米寬,那就不正常了。

    一眼望去,這魚就是一塊遮蓋天空的烏雲。

    “吟~~~”一陣奇異的吼叫自那大魚的口中嚎叫而出,虛空中的水幕微微一滯。

    “渡劫?”玉獨秀腦海中響起前世看過的小說中,無數的妖獸化形需要遭受天劫的說法在腦海中響起。

    此時不單單是玉獨秀,就是其余的村中之人,也能遙遙的看著那在雲層中蹦跳的巨大魚類,一個個瑟瑟發動,毫無疑問,這是妖獸,普通人絕對不是對手。

    “大神保佑,天空中的雷霆劈死這妖孽吧,不然我村莊必然永無寧日”。

    “大神啊,你將這魚妖給收了吧,省的禍害我們村子”。

    眾人倒地拜天,也不知道冥冥中的神靈有沒有應答。

    在小山村不遠處的一個破舊的寺廟內,一個乞丐的眼中閃過無盡神光,隨後縮縮脖子︰“太可怕了,這是魚躍龍門,成仙之劫難,攙和不起,攙和不起啊”。

    天空一道雷電劃過虛空,瞬間擊打在大魚身上,金鐵交集之音傳開,虛空蕩起層層水波。

    一股奇異的力量此時將陳九環繞住,他能感覺到,外界那劫雲之間,似有一種玄奧的氣息在召喚他。

    周圍一縷縷黑色的力量,順著虛空逸散,然後沒入玉獨秀的天靈與紫府。

    魚妖渡劫,卻是諸天震動。

    世間流傳有仙人的傳說,但真正能證就仙道者,寥寥無幾。

    仙人,那是真正站在這方天地頂端,俯視萬物,真正不死不滅的強橫存在。

    東海龍宮,四個龍頭人身,頭戴冕旒的男子匯聚在一起。

    東海龍王摸摸龍須︰“我水族終于又有人證道了,除了你我四人之外,此修若能渡劫成功,化為真龍,我水族當又多了一位蓋代強者,這諸天中我龍族的話語權又大了幾分”。

    北海龍王面色不變︰“靜觀其變吧,成仙之劫不是那麼好度的,我龍族肉身強悍,但三災之下眾生俱都化為螻蟻,能否成道,還要看其機緣”。

    西海龍王一笑︰“你我四兄弟不如一起前往為其助陣如何,也免得有人出手暗算”。

    南海龍王搖搖頭︰“怕是行不通,如今太平道在中域甚是活躍,那太平道老不死的手中先天靈寶威能強大,再加上諸教對我四海多有防範之心,不可輕易踏足中域”。

    “這家伙也是蠢貨,居然選擇在中域渡劫,咱們想出手助他,都沒辦法”北海龍王道。

    同一時間,諸天教派紛紛有感,將目光看向了中域,去無人敢于動作。

    阻人成道,其仇恨之大不下于殺父之仇,奪妻之恨,再說了天地的偉力之下,就算是成仙的老祖,也不敢胡亂插手,免得引起連鎖反應,將自己搭進去。

    太平道,太平道祖只是輕輕的道了一聲︰“靜觀其變,若是此妖渡劫失敗,我等自然毫不客氣瓜分其尸骨道果,若是渡劫成功,這諸天中又多了一位稱尊道祖的人物,自該送上賀禮,將其驅逐出我中域”。

    諸教派大多是這種反應,一方面做好了奪寶的準備,一方面準備去送上賀禮。

    玉獨秀絕對不會知道,他所在的世界乃是此方世界中心,號稱中域,乃是諸天中最富饒之地。

    此時玉獨秀陷入一種奇異的感悟中,他此時似乎感覺到冥冥之中劫雲之內,有一種力量與他產生了共鳴,瞬間帶其進入一個奇異的境界,那是對天地的感悟,對這種量的感悟。

    感知著這種黑色的力量,玉獨秀試著與他們交流,然後與其溝通。

    天空中雷電不停,方圓十幾里都被削平,成為了一片焦土,就算是玉獨秀所在的山峰也被雷電化為齏粉,卻不知為何那雷電穿過玉獨秀的身子之後,居然沒有絲毫的反應。

    那大魚怒吼,聲波波及方圓幾十里,無數的生靈死于聲波之下。

    小村莊內,雨水嘀嗒嘀嗒的順著茅草屋漏洞,落入屋內。

    玉十娘抱著盆子接住雨水,眸子中露出焦急之色︰“外面這般大的雨,也不知道哥哥如何了,哥哥身子虛弱,如今剛有起色,如何能奈何住風寒,希望哥哥能找個地方避過這場風雨”。

    玉十娘不是修士,自然看不到那被雨幕遮擋住的巨大身影,不然這小姑娘非要擔心死不可。



伊莉小說網 | 申公豹傳承 | 申公豹傳承最新章節

 ** 作者︰第九天命所寫的《申公豹傳承》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申公豹傳承》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申公豹傳承》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