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莉小說網 >> 其他類型 >> 申公豹傳承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第五十三章 災劫之力的猙獰
作者︰第九天命 下載︰申公豹傳承TXT下載
    看著眾人依次走進山林,玉獨秀緊了緊腳底的褲腿,輕輕的將包裹搭在肩頭,三尖兩刃刀被破布包裹著,背負在玉獨秀身後,一副狗不理的樣子。

    弓箭跨在腰間,這幅裝扮的玉獨秀可以應付任何危機。

    若有危機突然發生,玉獨秀隨時都可以將肩頭的包裹甩掉,進入戰斗狀態。

    踩在松軟的草木之上,玉獨秀腰間一個香囊中一股莫名氣機散發,所有蚊蟲瞬間遠去。

    觀主說不讓帶藥材,但沒說不讓帶藥材配置的香囊。

    前世玉獨秀一心鑽研道家學說,自古以來道家與醫術,養生可是從來不分家的,玉獨秀有一副高明的醫術也說得過去。

    知道這里面環境惡劣,毒物叢生,布滿了危機,玉獨秀自然有提前準備,腰間的香囊雖然不能避開那些猛烈的毒物,但足以威懾那些小毒物,使得玉獨秀免去許多煩惱。

    一步走過,玉獨秀腳下的樹木花草上沾染了一絲絲黑色的力量,那是災劫之氣。

    玉獨秀每一步邁出,都會在腳印上留下災劫之氣。

    這天地間的災劫之力雖然大部分在無盡時空深處,不能輕易動用,但自從玉獨秀步入荒林之中,就能感覺到一絲絲災劫之力憑空生成,向著自己匯聚,這是有人對自己蘊含殺意,而且有了動作啊。

    匯聚而來的殺劫之力,再加上空氣中眾人心懷鬼胎,相互敵視產生的災劫之力,以及那游離在空氣中的災劫之力,足夠玉獨秀使用了。

    俗話說,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無,若是有人跟在玉獨秀身後心懷不軌,定會被玉獨秀留下的災劫之力上身,引來災禍。

    天地間災劫之力無數,無量量計,本來這些災劫之力只能根據天地大勢,帶來重重殺機,或者在某一種力量的作用下,找上某些特定的人,然後給其帶來災禍之力,但大部分災劫之力依舊游蕩在無盡時空,不斷積蓄,引動天地大劫。

    但是誰能想到居然出了玉獨秀這麼個怪胎,居然可以駕馭災劫之力,主動給別人施加災禍,這對于修士來說,簡直是是不可思議事情。

    小心無大錯,這句話在哪里都通用。

    最希望玉獨秀死的人是誰?。

    不用思索,自然是梁家最為出色的天才,被號稱為梁家中興之人的梁遠。

    梁遠自從獲得了大神通者的傳承之後,在梁家的弟子中成為了領頭羊一般的存在,就算是那些個活了幾百年的梁家老祖,見著梁遠也要恭敬侍立在周身。

    長生路上無親情,達者為先,從某種角度來說,修行之路將人性的惡劣演繹的一清二楚,放大了無數倍。

    “看到那小子向著那個方向去了嗎?”一行人走在荒林中,梁遠面色陰沉的看著一個小家族子弟。

    那小家族子弟聞言點點頭,面帶討好之色︰“回少主的話,都已經打探好了,我叫兄弟悄悄跟著”。

    玉獨秀,是梁遠心中永遠的傷痛,簡直都要成為了他心中魔障一般的存在,身為大家族子弟,每日里都是無盡的夸贊與榮耀,何曾那般被人侮辱,打得像是一條死狗,每一次想到那屈辱的一幕,梁遠就呲目欲裂,即便是現在有了神通,比那玉獨秀強了千百倍,也依舊無法減卻半點恥辱。

    “去找兩個修為好的人,將那小子給本公子掠來,本公子要好好炮制他”梁遠話語間露出森寒的牙齒,面容略帶猙獰,令人望而生畏。

    “那小子沒有家族勢力,修煉三年時間,再加上吃喝拉撒,修行法術浪費時間,能有多少法力,何須派出那麼多人手,我去為你將其擒來”一個胡須花白的老者身子一竄,居然踩在草葉上輕柔飄走。

    “老祖的柔風術已經到了登峰造極的地步,若此次能拜入太平道,獲得真傳,老祖定能獲得御風之術”梁遠獲得遠古傳承之後,眼光不一樣了。

    玉獨秀在前面行走,絲毫不知道兩個鬼鬼祟祟的修士悄悄的沿著他的足跡跟了上來,即便是知道,恐怕他也不會在意,就憑他的神通,根本就不將這兩人放在眼中。

    本來這兩個修士一開始距離玉獨秀還是很近的,但玉獨秀五官敏銳,似乎察覺到了異樣,這兩個修士一合計,反正這里是荒林,到處都是草地,所過之處總是要留下痕跡的,思慮一番還是決定遠遠的跟著玉獨秀的足跡,吊在他身後。

    這樣一來,兩個修士按照玉獨秀的足跡尋找他的蹤跡,可是到了大霉。

    若有練氣士打開天眼就會發現,這兩個修士一步,其頭頂上晦澀的霧氣就會增加那麼一絲。

    一步增加一絲劫難之力?。

    這是什麼路,居然凶險致廝,就算是三災強者,見了這一幕也要被嚇跑。

    可惜,這荒林廣大,沒有人會看到玉獨秀導演的精彩大劇。

    兩個修士越走越覺得心中不舒服,下一刻一個修士瞬間失足,跌倒在地,正好撞在了一顆樹木上,頓時鼻青臉腫。

    另外一個修士哈哈大笑︰“真是倒霉,這平地你都能摔倒”。

    那修士站起身,擦了一把臉上的血,看著那嘲笑自己的修士,不知道為何心中冒起一陣邪火︰“笑,笑,笑你大爺”。

    不知道哪里來的力氣,這修士猛然間站起身,一把將那大笑的修士推倒在地,摔了個狗吃屎。

    “瘋了,居然敢推老子”那修士毫無防備,瞬間栽倒在地,大腦充血,瞬間眼楮都紅了,平日里的交情瞬間被其扔在了二門後,猛地向著那第一個摔倒在地的修士撲過來,二人廝打在一起。

    越打火越打,最後兩人下了死手,連術法符都使了出來。

    轟然一團火光之中,第一個栽倒的修士棋差一招,他身上的災劫之力比較大,不然第一個栽倒的也不會是他,而是另外一個人。

    一個不經意,瞬間被自己同伴化為了灰灰。

    將自己的同伴干掉,這修士逐漸恢復了理智,經過這麼一番折騰,頭頂的上的災劫之力宣泄出不少,大腦恢復清明,正要在思索著回去怎麼和梁遠交代,卻見一胡子花白的老者仿若幽靈一般出現在修士身後。

    看著雜亂的周邊草木以及男子身上成為布縷的衣衫,老者在修士耳邊輕聲道︰“馬四人呢?”。

    “啊,,,,誰”男子剛剛將自己同伴干掉,正是心虛之時,听聞耳邊突然間響起的聲音,猛然間驚慌出聲。

    “我問你,馬四人呢,怎麼就你一個?”老者聲音幽寒。

    “馬四,,,馬四,,,,馬四他死了”男子頓了頓,飛快的道。

    “死了,怎麼死的?”老者盯著男子。

    男子毫不猶豫道︰“被玉獨秀殺掉的,那玉獨秀發現了我二人的蹤跡,特意用火球術偷襲我二人,馬四一個失手,被其燒死了,小人與玉獨秀搏斗撕扯,那玉獨秀身子骨瘦弱,見遲遲不能拿下我,就甩開我跑了”。

    老者聞言看了看四周,不置可否的道︰“站起來,與我一起追尋玉獨秀,梁公子有令,將那玉獨秀活捉帶回,你我不可怠慢,定要將那玉獨秀抓住才行”。

    男子精神略帶恍惚,強打精神站起身道︰“是,在下這就指路”。

    說完男子晃晃悠悠的在搏斗的周邊走了一圈,發現了玉獨秀離去的蹤跡,對著那老者道︰“痕跡在這里,順著這條痕跡追上去,定能追到那玉獨秀”。

    老者回身看了眼修士︰“還能疾行?”。

    “能”修士毫不遲疑道,看著老者眼中潛藏著的一縷寒芒,若是敢說個“不”字,今日怕是隕落之時,這老家伙在圈子中是出了名的心黑之人,最是討厭無用之人。

    “那好,你擅長追蹤之術,有你幫助,找到那玉獨秀把握更大一些”此時老者心中氣急,大罵兩個家伙是廢物,居然讓對方偷襲了,還死了一個,這等廢物要之何用?,要不是這家伙追蹤上頗有手段,老者早就送其歸西了,不為別的,就因為死掉那個人是他親近,自己的親近死了,而眼前這男子卻活了下來,僅僅是這一個理由,就足夠眼前這男子罪該萬死。



伊莉小說網 | 申公豹傳承 | 申公豹傳承最新章節

 ** 作者︰第九天命所寫的《申公豹傳承》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申公豹傳承》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申公豹傳承》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