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莉小說網 >> 其他類型 >> 申公豹傳承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第六十一章 心血來潮
作者︰第九天命 下載︰申公豹傳承TXT下載
    眾人心中滿懷怨念,如何去做玉獨秀不知道,此時他已經到了太平道觀的臨時駐點,宏源正在茅草屋前打坐,見到玉獨秀之後輕輕一笑,隨後再次閉上眼楮。

    宏法領著玉獨秀來到宏源身邊,隨手指了指身邊,示意他坐下,然後那出一個玉瓶,悄然道︰“這里面是闢谷丹,安心等待考核結束,不的喧嘩,免得惹怒了長老”。

    說完之後,坐在宏源身邊,開始吞吐天地間的靈氣。

    玉獨秀盤膝坐在那里,太平大道歌自然而然在心中念起,一股無形的韻律劃過周邊,體內的太平道歌化成的法力緩緩運轉。

    屋子內,滿身褶皺的老者突然間睜開眼楮,感受著空氣中傳來的韻律,緩緩閉上眼楮,隨後道︰“好苗子,好純粹的太平道到法力,若能獲得真傳,前途定然無限”。

    說完之後閉口不語。

    時間在一點點流逝,玉獨秀不斷打磨著體內的法力,餓了就吃一粒丹藥,渴了卻是可以采摘空氣中的朝霞,悠閑自得。

    不遠處的小村莊,此時不復往日的寧靜,一群被趕走的弟子心中暴虐無處發泄,其中有不少大家子弟,一直以來都是養尊處優,視人命如螻蟻,此時因為一株人參,平白錯過了長生之機,其中的郁悶之情,心口的暴虐之氣簡直無法形容。

    當天,眾人出來之後就發現了小村莊,被淘汰的這群人自然不能先回去,要等里面繼續考核的同族子弟,大家一起走,那滯留的這些日子,居住就是成了最大的問題。

    還好,眾人遇見了小村莊,這村莊雖然殘破,但總歸是能夠遮風擋雨,只是這日子太過于艱苦,這些大少爺怎麼受得了。

    于是,一場災難就發生了。

    整個村莊血流成河,血腥之味將荒林中的野狼都引了出來,至于事情的起因,無非就是拳打老少,欺壓婦女,然後引起村莊眾人的反彈,雙發發生沖突。

    這群大少不識五谷,雖然是修士,但身子孱弱,打斗起來卻弱得很,根本就比不上常年做農活的村夫,惱羞成怒,怒火沖冠的大少爺自然是用起了法術,法術就是法術,不是凡人可以抵抗的。

    血腥的殺戮,大火燃燒在身的哭嚎,整個村莊猶若傳說中的地獄,濃郁的油脂味道傳開,一些食肉動物不斷在火堆外徘徊。

    茅草屋內,長老耳朵輕輕動了動,眼皮低垂,卻是沒有反應,眾生猶如螻蟻,活了不知道多少歲月的老家伙,人世間的紅塵喜怒哀樂根本就無法對其形成任何影響,修行之人殘酷之處就是在此,時間會磨滅他們的情感,磨滅他們的喜怒哀樂。

    茅草屋前,玉獨秀忽然間有些心血涌動,有些坐臥不安。

    “怎麼了?”宏源最先察覺到玉獨秀的異常。

    “弟子不知為何,突然感覺心中不安”玉獨秀道。

    一邊的宏法睜開眼︰“修行之人都會有心血來潮的感應,你此時心血來潮,必然是發生了與你相關的事情,或者說你親近之人,與你有關系之人發生了什麼變故”。

    玉獨秀聞言猛然間坐起,他最關心之人自然是小妹,兄妹二人從小相依為命,若是妹妹出什麼事情,玉獨秀自殺的心都有了。

    “且先稍安勿躁,長老在這里,自然會有分斷”宏源拉住了陳九,然後對著草屋鞠了一躬︰“弟子還請長老出手推斷一番”。

    許久之後,屋子內才傳來老者蒼邁的聲音︰“因果緣法,果玄妙,東南方向有一村莊,爾等去了自知”。

    “村莊”玉獨秀心神稍緩,隨後卻又是面色一變,東南方向的村莊豈不就是自己初來乍到的村子,也不知道那村子發生了什麼變故,居然引起自己心血來潮。

    “長老,子弟請求一往”不去親自看一眼,玉獨秀心神難安。

    長老似乎能感覺到玉獨秀躁動的心,卻是道︰“那避惡尚未走遠,你若走單,必被其所趁,諸般事情前因後果,你可要思量清楚”。

    “弟子曉得”玉獨秀緩緩坐回原地,閉上眼楮平復體內氣血。

    宏法與宏源對視一眼,確實沒有多說,玉獨秀雖然資質不凡,值得拉攏,甚至于為他求動長老,但此時二人皆有任務在身,卻是不能替玉獨秀走一遭。

    玉獨秀雖然在盤膝打坐,但眼皮子下不斷動彈的眼球告訴別人,此時他的內心躁動情緒尚未真正平復。

    他雖然和小村莊眾人有幾分交情,但卻不值得搭上自己的小命,那避惡此時對自己恨之入骨,要是落在他手中,可沒好下場。

    時間緩緩流逝,一天,兩天,三天,一個月後,玉獨秀的心終于平靜了下來,當玉獨秀平復心境之後的第三天,第一名試煉弟子順利回返,帶回了宗門任務上規定的藥材。

    看著梁遠,玉獨秀閉上眼楮,梁遠是第一個,並不出乎玉獨秀的預料,此人乃是梁家全力培養用以翻盤之人,集中梁家弟子所有草藥,能第一個到來也不算奇怪。

    哦,應該是說第二個,第一個是玉獨秀。

    似乎能感覺到玉獨秀的目光,梁遠看了一眼玉獨秀,然後恭敬的將藥簍送上,遞給宏法。

    宏法隨意翻看一遍,然後對著梁遠︰“不錯,看你周身青光籠罩,顯然是有神通在身,且要繼續努力修煉,日後勿要墮了我太平道的威望”。

    听聞宏法的稱贊之言,梁遠一笑,對著宏法一禮︰“多謝前輩教導”。

    “嗯,且去歇息,等候後來弟子”宏法將草藥收起,這些草藥可不單單是為了宗門任務,更多的是宗門需要這些草藥,而這群試煉弟子就成了免費為宗門打工的人。

    至于說試煉失敗的弟子,只能做太平道外圍人員,與拜入真正太平道的弟子相比,除了或得真傳,得到神通,能錄花名冊之外,並無區別。

    神通梁遠有了,錄花名冊,梁遠也不稀罕,他現在最缺少的就是真傳,那種能長生的真傳。

    “土鱉,資質好又能如何,修行之路靠的是運氣,若沒有大運氣,如何能得長生,自古以來修行者資質比你好的數不勝數,但卻始終未能得長生,為何?,氣運不夠,機緣不足而已,想要長生,唯有像我這種,機緣好,資質也不錯,日後我定然會登上長生之途,而你,,,泥土中的小土鱉而已”梁遠看向玉獨秀,嘴唇在動,確沒有出聲。

    梁遠的唇語,玉獨秀看懂了,能修行的都是天才,資質超凡,唇語對于凡人來說需要很多訓練,但對于他們來說,只能算是無師自通。

    玉獨秀淡然一笑,卻是沒有回應他,這梁遠是吃不到葡萄說葡萄酸,說到氣運,梁遠的氣運再大,能有自己大?。

    自己可是本次大劫的主角,推動量劫的關鍵人物,梁遠怎麼和自己比。

    看到玉獨秀沒有任何反應,做了縮頭烏龜,閉目不看自己,梁遠只能作罷,他此時有神通在身,早就想找個由頭和玉獨秀做過一場,找回場子,可惜一直沒有機會,家族的事情,還有試煉的事情,一件比一件忙,如今試煉結束,正要好好炮制這小子。

    自家在太平道內部也是有長輩在的,只是那些修士高高在上,感情已經被時間磨得差不多了,甚至淡薄,只要不是家族斷絕血脈,那群高高在上的修士根本就不會理會。

    他們是修士,是凡人需要仰望的存在,太上忘情啊,眾生皆如螻蟻。



伊莉小說網 | 申公豹傳承 | 申公豹傳承最新章節

 ** 作者︰第九天命所寫的《申公豹傳承》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申公豹傳承》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申公豹傳承》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