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莉小說網 >> 其他類型 >> 申公豹傳承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第一百零三章 李薇塵
作者︰第九天命 下載︰申公豹傳承TXT下載
    “哥”這個時候,玉十娘從屋子中沖了出來,擋在女孩面前,女孩的面容被散亂的發絲遮擋,蓬頭垢面,看不真切。

    看著好像是老母雞護著小雞仔一樣的玉十娘,玉獨秀手掌動了動,看了看那女孩子,這女孩子年幼,卻經歷坎坷,若玉十娘所說為真,幫助他一番倒也無妨,若是假的,那就可怕了,是不是有人對自己依舊有所企圖,意圖想要通過這種手段來接近自己?。

    玉獨秀可沒有玉十娘那麼單純。

    玉十娘拉著女孩向著遠處走去,一邊走一邊各種安慰︰“你不要哭,我哥哥看著凶,但其實人很好的”。

    話雖如此說,但那女孩啜涕不停。

    玉獨秀干脆走進屋子,這太極拳也不是別人看就能看懂的,若是光憑眼楮就能看懂,那後世早就沒有什麼師承了,大家隨便看兩眼都能看懂的大路貨色,誰會去拜師學藝?。

    每日做好飯菜,玉十娘都會將其裝了一份送給遠處樹林中的女孩,玉獨秀對此睜一只眼閉一只眼,不予理會,只是心中的那份防御警惕卻始終未曾松懈下來。

    第三日,童子的到來為玉獨秀解了局面,面對著玉獨秀的詢問,童子皺了皺眉頭,思索了一會才道︰“確實是有那麼回事,前幾日兩位真傳弟子隕落,門派震動,掌教親自查探此事,至于這女孩是不是真的是那兩位真傳弟子帶回來的,我卻不知道”。

    玉獨秀默然,童子眼楮轉了轉︰“這件事說來也容易,我回去之後找人探查一番,就可知真假,若是假的。總歸會有蛛絲馬跡”。

    “不行,這件事還請師弟親自探查一番才好,別人我不放心”玉獨秀急忙道。

    童子點點頭︰“也好。師兄明日等我消息”。

    說著,童子轉身走了出去。

    第二日。日上三竿,童子才滿頭大汗的來到山峰上︰“師兄,查到了,這事情是真的,好多人都知道這件事情”。

    玉獨秀點點頭︰“有勞師弟為我走了一遭”。

    “師兄說的哪里話,咱們這關系,用得著提謝字嗎?,多傷感情”童子呲牙一笑。抹了一把汗水。

    玉獨秀點點頭︰“確實是不能提謝字,是在下失言了”。

    師兄弟二人一個有心,一個有意,黏糊了一會之後,童子提出告辭︰“師兄,掌教哪里有好多瑣事需要小弟處理,今日就到這里,小弟告辭了”。

    “掌教的事情要緊,師弟自便即是”。

    童子走遠,玉獨秀在屋中緩緩踱步。耳朵听著遠處樹林中的竊竊私語,心中一軟,終究是一個十三四歲的孩子。能幫一把就幫一把,這個年紀在後世還是小學生,整日里活在幸福的童話里。

    晚上,夜幕降臨,玉十娘與玉獨秀相對而坐,中間是一張方桌,方桌上是上好的食材,這些都是門派供應的。

    “哥,她居然不會修行。那兩個真傳弟子將她帶回來,還沒有助她步入修行之路。跨過修行的大門,就已經應劫了”玉十娘看著玉獨秀的臉。小心翼翼的道。

    玉獨秀筷子一頓,夾住了一塊番薯,然後將番薯夾入碗中,抬頭看著玉十娘︰“你要說什麼?”。

    “沒,沒有什麼”看著玉獨秀毫無表情的面孔,玉十娘將到嘴邊的話語咽了下去,沒想到平日里溫潤如玉的哥哥威嚴起來居然這般厲害。

    玉獨秀知道玉十娘想要說什麼,只是法不輕傳,玉獨秀此時雖然是真傳弟子,但卻沒有拜師,沒有授傳*的資格,玉十娘修行*的資格得來不易,要是胡亂開口,一旦那大神通之人感知,要是妹妹被剝奪修行*的資格,玉獨秀不知道自己會怎麼樣。

    第二日,紫氣東來,玉獨秀盤坐在岩石上,下意識的看了眼遠處的叢林,在一顆槐樹下,一幼小瘦弱的身影蜷縮著身子,衣衫上沾滿了露水。

    玉獨秀輕輕一嘆,這種露宿的滋味不好受,漫漫長夜對于很多人來說是享受,但對這露宿之人來說,是一種煎熬,折磨。

    手指一彈,一道火苗閃出,瞬間將周邊的水霧蒸干,空氣瞬間變得干爽。

    此時紫氣東來,玉獨秀瞬間大口吞下紫氣,孕養法力。

    一刻鐘,兩刻鐘,三刻鐘之後,玉獨秀睜開眼楮,一道紫華在其眼中閃過,轉頭望去,卻見那樹下的少女早就醒了,蓬頭垢面的看著自己,唯有一雙眼楮甚是清澈,透漏著強烈的渴望。

    玉獨秀沒有像往日一般站起身,而是從懷中拿出了太平大道歌,出口誦讀,一股莫名的韻律浮動,擴散在山川之間,那干瘦的人影也不由自主被奇異的韻律帶入一種莫名的意境。

    連續讀了三遍,玉獨秀才緩緩站起身,看了看瘦小的人影一眼,依舊沉浸在道韻之中,無法自拔。

    “能幫你的只有這麼多,我雖然無法傳授你入道之法,但你卻可以無意間听到無上真言,這樣一來就無法牽扯到我身上,日後宗門責問,我也可以盡數推脫”說完之後,玉獨秀回了茅草屋。

    一連三個月,第三個月的時候,玉獨秀看到那瘦小的身影頭頂上一抹清氣升騰,這是匯聚了法力的表現。

    “火候到了,日後能到什麼地步,就要看你自己了”看了一眼那瘦小的人影,玉獨秀轉身離去。

    玉獨秀剛剛離開,那沉浸在道韻之中蓬頭垢面的身影突然間睜開眼楮,一雙眼楮中透漏著前所未有的神采。

    吃早飯的時候,玉獨秀吃了一口米飯,突然對著玉十娘道︰“那小姑娘也怪可憐的,你讓她洗漱一下,就搬進屋子中住吧,也和你有個伴”。

    “什麼?”玉十娘的動作頓住,差點以為自己听錯了,連續三個月都沒有松口的哥哥此時居然松口了,這令玉十娘有一種夢幻的感覺。

    面對玉十娘的疑問,玉獨秀沒有開口重復,只是皺了皺眉,繼續吃著米飯。

    這個時候讓她搬進來,玉獨秀自然有考究,已經傳完入門*,此時再讓她搬進來,倒也省了一些麻煩。

    你或許要問,為什麼之前不讓他搬進來,這小家伙在搬進來之前,已經懂得了修行之法,日後宗門不追究也就罷了,若是追究起來,玉獨秀自有說辭。

    此舉不免有些掩耳盜鈴,但卻偏偏疏忽不得,這世界的規則就是這樣,有的時候就需要掩耳盜鈴。

    下午,當玉獨秀第一眼看到那瘦小身影真容之時,明顯的愣住了,一雙眼楮似乎失去了神采,仿佛在回憶什麼。

    女孩面容清秀,周身換了一身潔淨的道袍,怯生生的看著玉獨秀。

    許久之後,玉獨秀露出一個溫和的笑容,對著那女孩溫聲道︰“你姓什麼?”。

    “我姓李”女孩怯生生道。

    玉獨秀點點頭︰“叫什麼名字?”。

    女孩雖然稚嫩,但卻有著美人坯子,一雙眼楮怯生生的,更惹人愛憐。

    玉獨秀對小女孩自然沒有什麼猥瑣的心思,只是這小女孩與他前世的一個故人太相似了,樣貌相似。

    “我叫李薇塵,我娘說我像是薇塵一樣,不值一提”聲音雖小,但卻很清晰。

    看著那張熟悉的面孔,玉獨秀突然間改變了主意︰“你可曾修行過道法?”。

    女孩搖搖頭︰“我家中貧窮,這山中的師兄都瞧不起我,沒有供奉送上,窮人家的孩子是得不到修行的資源的,師門長輩也不願意指導我”。

    大門派走的是精英路線,一代弟子中有一人可以一枝獨秀能壓服天下所有宗門弟子即可,其余弟子不過是備胎,或者是為這個一枝獨秀的弟子服務的。

    其余弟子雖然被宗門看中,但卻少了許多關注,就算是真傳弟子也是這樣,雖然有許多特權,能得宗門無上*,但與那領袖的弟子無法相比,差距就像是真傳弟子與內門弟子一般大。

    “日後你就跟在我身邊修行吧,收徒之日即將臨近,能走到哪一步看你造化”說完之後,玉獨秀目光復雜的轉身離去。

    此時玉獨秀忽然間變了想法,或許有的人不理解玉獨秀這種惹禍上身的行為,但獨在異鄉為異客,每逢佳節倍思親的這種感覺真不是三言兩語能解釋清楚,更何況這“熟悉”的故人與他關系還不一般,在這異界看到一張熟悉的面孔,明明知道不是那個熟悉的人,但玉獨秀依舊無法放下,說他傻,說他痴也罷,但玉獨秀就是這樣選擇的。

    只是,要將其帶在身邊,還需一些謀劃才是。



伊莉小說網 | 申公豹傳承 | 申公豹傳承最新章節

 ** 作者︰第九天命所寫的《申公豹傳承》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申公豹傳承》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申公豹傳承》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