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莉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莽荒紀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第五章 春草的父親
作者︰我吃西紅柿 下載︰莽荒紀TXT下載
    第五章 春草的父親

    時間一天天過去。

    天也逐漸更冷了父親依舊沒回來,紀氏西府早就派出一支黑甲衛長期駐扎在翼蛇湖。

    練武場內。

    一道道劍影呼嘯閃過,紀寧則是獨自一人練習著《滴水經》,現如今不管是黑甲衛,還是厲害的妖獸……對紀寧磨礪劍法都沒什麼用了。而父親紀一川又一直沒回來,紀寧只好一個人練劍。

    “公子。”秋葉小聲道。

    “嗯?”紀寧看向秋葉,秋葉一臉的忐忑不安。

    紀寧皺眉收了北冥劍︰“秋葉,什麼事?”

    “公子。”秋葉低聲道,“春草的父親,求見公子。”

    “誰?”紀寧一愣。

    “春草的父親!”秋葉聲音略大些,“生父!”

    紀寧驚訝道︰“春草有父親?”

    自己的兩個貼身女僕都是奴隸出身,都很小就被買進紀氏西府了。

    “春草呢?”紀寧問道。

    “春草沒敢來見公子。”女僕秋葉低聲道,“我看得出來,其實春草是挺想見她父親的,只是她的身份……令她不敢來說。”

    紀寧若有所思點頭。

    對,嚴格說,春草和秋葉都是自己的女僕,生命都是由自己掌控的。當被賣出的那天起,就和她們的父母沒關系了。不過人非草木,孰能無情。

    “去,將春草的父親帶進來。”紀寧笑著,“既然想要見我,就見一見。”

    “是。”秋葉一臉喜色,連飛奔著跑出去。

    紀寧則是對院外喊道︰“春草,進來。”只見院外一個獸皮女僕身影正忐忑站在那,听到公子的聲音,只能走了進來。只是臉上滿是忐忑難安之色……春草此刻內心是非常的復雜混亂,又激動歡喜緊張,又羞愧內疚不安。

    “公子。”春草看著紀寧。

    “你父親來,想見就見。”紀寧笑著道。

    “可,可我是被紀氏買下的。”春草咬著嘴唇。

    “嗯?”紀寧眉頭微皺,“我的話也沒用了?”

    “是,公子。”春草看了眼紀寧,心中滿是感激。其實她也感覺到這個紀氏西府中這個最天才橫溢,甚至將來要當府主的少年,在對她和秋葉時,並不是像一般的主人對僕人。

    “來了。”紀寧朝外看去,一眼看到院外走進來的兩道身影,走在前面的是秋葉,跟在後面的則是一個身材高大穿著黑色獸皮的中年人,這中年人臉上有著疤痕,正低垂著腦袋顯得略有些拘謹。

    “公子,人來了。”秋葉恭敬道。

    那疤痕中年人連上前跪了下來,頭埋的靠地,雙手也是放在地上,恭敬萬分︰“黑牙拜見偉大的公子。”

    春草見狀眼楮都忍不住泛紅了。

    紀寧瞥了一眼春草,隨即道︰“起來吧。”

    “是。”疤痕中年人這才起身,也看到了站在紀寧身側的春草,父女倆眼神一相對,頓時忍不住眼淚就下來了。

    疤痕中年人很快反應過來,連擦拭了下眼淚。

    “你來我這,有什麼事?”紀寧問道。

    疤痕中年人深吸一口氣︰“黑牙來公子這,就是想要向公子贖回我的孩子‘米娃’。”

    “贖回?”紀寧一驚。

    贖回?

    來到這個世界的這些年,自己有感情的人並不多,而春草和秋葉,紀寧在心中就已經當成了姐姐。

    “父親。”春草忍不住喝道,一般的奴隸付出一定代價贖回是有可能的,可是紀氏公子什麼身份?也是她父親能贖回的?一旦惹怒了公子,父親恐怕會直接丟掉了性命。

    同時連噗通一聲跪下磕頭,“公子,我父親什麼都不懂,還請公子饒過父親的不敬。”

    “讓他說。”紀寧看著這疤痕中年人,“有什麼全部說出來,如果你說服了我,我會答應你。如果你說服不了我……哼。”

    疤痕中年人一陣心顫。

    他明白眼前的少年的權勢是何等的大,想要拿走他的性命也是輕而易舉。不過既然選擇來……他就做好了準備!

    “偉大的公子。”疤痕中年人恭敬道,“黑牙會將一切心里的話都說出來。”

    紀寧只是看著他。

    “我黑牙,本是一部落領的兒子。”疤痕中年人緩緩道,“在一片山林里,我們黑牙部落過著平靜的生活,我們圈養著野獸,我帶領著部落內強大的戰士狩獵著部落周圍的一些妖獸……有一天,我們在一偏僻的山谷中現了自然生長的大量的黍米。”

    “我們整個部落都為之激動歡呼,有了這些黍米,我們部落就好過多了,也能養更多的族人了。然而這消息很快被另外一強大的部落‘血蚊部落’知道了,在一天的清晨,天還蒙蒙亮,很多族人還在熟睡時……”疤痕中年人眼中露出痛苦之色,“他們偷襲了我們的部落,瘋狂殺戮我們的族人,我們實力本就遠不如血蚊部落,加上又被偷襲。我們一些幸存的族人只能逃跑。”

    “我帶著米娃,一路逃跑。一路上經歷了大量的生死危機,終于最後逃到了西府城。”疤痕中年人身體隱隱顫,“可是我深愛的妻子,我的部族兄弟們,他們都死了,我一定得報仇,死也要去報仇。可米娃是無辜的,我希望她活著……所以我將她賣給了紀氏,在紀氏中,她至少能過上穩定的日子。”

    春草在那顫抖著,眼淚不停流著︰“父親,父親……”

    她忘不了……

    忘不了逃跑的日子,雖然她還小,可是忘記不了一個個親人死去,一個個同齡伙伴死去。忘不了父親帶著她一路拼命歷經一重重危險艱難抵達西府城,當時父親只是跟她說︰“米娃,父親要做該做的事,而米娃也要好好活下去。”

    “父親,不要離開米娃,父親,父親……”年幼的春草痛哭著。

    當初還是青年的黑牙,咬牙離去。

    他踏上了復仇的道路!

    “我恨。”疤痕中年人身體顫抖,“我想報仇,我雖然算是九牙戰士。可對血蚊部落根本不值一提!在我殺死四個仇人後,一頭火紅毛的大妖襲擊了血蚊部落……當初帶領著隊伍毀掉我家鄉的那個丑陋家伙,也被那頭大妖一口給吞吃掉了,血蚊部落因此也滅亡了,幸存的血蚊部落族人也都加入了其他部落。”

    “仇敵沒了。”

    “一無所有的我根本無法贖回米娃,所以我成了一個走商。”疤痕中年人道,“歷經一次次生死路途,將我黑牙部落逃亡的族人又找回一些,走商隊伍越加壯大,我也擁有了財富,于是收攏一些逃亡的人們,建立了一個部落——黑牙部落!而我,則成了新一任的黑牙。”

    “在成為走商期間。”疤痕中年人看著紀寧,“我就和紀氏一些僕人聊過,知道當年的米娃成了紀寧公子你的女僕。”

    “當我建立了黑牙部落,我該做的都做了,我對得起我的父親,對得起歷代的黑牙。”疤痕中年人看著紀寧,“所以我來了,我來見十年來一直做夢都想著的孩子米娃,即便是死,我也要見米娃。”

    “我的米娃,我的孩子,我要和她在一起,她是我黑牙在世上唯一的親人。”疤痕中年人滿臉淚水。

    春草早就淚流滿面,在那嚎啕大哭。

    “父親。”春草直接跑過去,抱著她苦難的父親。

    “米娃。”疤痕中年人也抱著女兒,他一直渴望著這一天。

    秋葉也在一旁忍不住流眼淚。

    紀寧則是听的唏噓。

    部落人們和天斗,和地斗,和妖斗。而春草的父親‘黑牙’也只是其中一個縮影。

    “春草。”紀寧開口,“你想和你父親在一起嗎?”

    春草咬著嘴唇,眼中淚水控制不住,直接跪下來︰“公子,請原諒春草!我真的很想和父親在一起,真的很想!”

    “偉大的公子。”疤痕中年人也連跪下。

    紀寧看著這對父女,長時間的相伴,春草和秋葉和自己早就有了宛如姐弟一般的感情,自己不太想春草離自己而去,但是自己更不想春草內心痛苦︰“春草,從今天起,你就恢復自由,和你父親去吧。”

    “啊。”春草和黑牙都是一怔。

    就這麼答應了?

    他們父女可以在一起了?

    “謝偉大的公子,黑牙會永遠記住公子的大恩。”黑牙激動跪下感激道。

    在紀寧的安排下,春草恢復了自由身,而她的父親黑牙帶著她離開了,走時春草還喊著︰“公子,春草會永遠記得公子的恩德。春草會在黑牙部落默默為公子祈福,將來公子若是路過黑牙部落,希望能來看看春草。”

    “一定。”紀寧應道。

    “我們一定去。”秋葉更是流淚,她和春草的確情同姐妹。

    天,越加冷了。

    紀寧的心思也在變化著。

    春草的離去、春草父親的經歷、翼蛇的襲擊、父親去斬大妖、紀氏內很難有對手來磨礪自己劍法……一系列的事,讓紀寧的心思在浮動。

    他有點覺得西府城太小了。

    他想要出去,想要看看更廣闊的天地!他想要看看像黑牙部落等一個個部落是如何生存的!他想要像父親一樣去和一頭頭大妖戰斗……他想要在這一片大地上闖蕩冒險……

    “寧兒,你父親回來了。”在下雪的一天,尉遲雪喊著兒子。

    紀寧則是看到,高空中父親踏著青焰鳥歸來了。



伊莉小說網 | 莽荒紀 | 莽荒紀最新章節

 ** 作者︰我吃西紅柿所寫的《莽荒紀》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莽荒紀》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莽荒紀》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