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莉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莽荒紀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第九卷 第十章 闖禍了
作者︰我吃西紅柿 下載︰莽荒紀TXT下載
    第九卷 第十章 闖禍了

    “我的舅舅尉遲山,我的母親尉遲雪,我的父親紀一川!紀寧看著他,眼神中滿是痛苦和瘋狂,“你們當初根本沒有將他們放在眼里吧,甚至可能早就忘記了這事,而現在我來了,為他們報仇!”

    紀寧的聲音,一個個字從心底最深處迸出來。

    虞侗能夠感覺到這個獸皮少年的那種仇恨︰“這個少年,就是當初那女子懷著的孩子?”

    “二十年……”

    “僅僅二十年,那個孩子出生了,現在更能輕易斬殺我的師傅殘月真人。我,我虞侗到底是得罪了什麼樣的敵人啊。”虞侗一直小心翼翼不敢得罪一些厲害人物,即便殺一些天才人物。也是不留絲毫破綻的。

    可沒想到僅僅是為了拍馬奉承那位‘冬七,公子,所對付的一個孕婦竟然就誕生出如此可怕的少年。

    “我,我竟然栽在這上面。”

    虞侗被折磨的痛苦無比,可是腦海中卻是浮現了一幕幕場景,那是他從孩童時代一步步走過來,為了爬上更高位置,他不折手段!甚至很多厲害人物都被他玩弄,成了他的棋子,直至如今成了萬象真人。

    “我算計一生,卻敗在這上面。”虞侗眼眸中滿是痛苦,猛然出了一聲沙啞怒吼,“天不佑我!我不甘心,我不甘心啊!!!”

    伴隨著怒吼在庭院中回蕩,虞侗焦化嚴重的身體忽然嗤嗤嗤的冒出了火焰,整個身體都開始焚燒了起來。

    紀寧默默看著這一幕,掌心出現了一香爐法寶。

    “收!”紀寧心意一動。

    紀寧的神識都清晰‘看到,了一魂魄,直接被吸納進了香爐法寶中。

    有很多專門針對魂魄的法寶,比如‘萬鬼幡,之類的,能夠將魂魄直接吸納進去……而紀寧這香爐法寶就有異曲同工之效,不過僅僅只有吸納魂魄和侵蝕滅掉魂魄的威能,算是一雞肋法寶,無法主動攻擊。

    “這虞侗也算一厲害人物。”木子朔輕聲感嘆,“能一步步從普通人直至現如今成萬象真人,甚至能夠讓殘月真人的女兒,為他送死!厲害!”

    說著木子朔忽然收住了,他不由看向一旁的紀寧,那虞侗可是紀寧的大仇人。

    紀寧目光深邃如湖水,默默看了一眼地面上燒成灰燼的尸體,淡然道︰“的確是一厲害人物,可做事沒有底線……為了踏上更高的位置,什麼都做!為了討好那個冬七公子,我母親當初還是孕婦!他們竟然還敢下手,為了保護我母親,我舅舅當場戰死,我父親更是斷了修煉一途。”

    “母親和父親最終還是死了。”

    “僅僅為了討好冬七公子,就那般做……”紀寧回憶起之前神識看到的虞侗仿佛對待女堊奴般對待那個‘月薇,的場景,“此人做事不折手段,常在河邊走,哪能不濕鞋。即便今日不栽在我手里。待得將來還會有其他強者斬殺了他!”

    修仙之路,靠的還是自己!

    憑權謀心計,借勢、利用他人、劫殺等等手段……只能興盛一時,最終還會跌大跟頭。

    唯有靠自身才是長久之道!

    “呼。”

    紀寧一揮手,就將整個庭院中的那些法寶等等盡皆收了起來。

    “我們趕緊走。”紀寧看向一旁的師弟木子朔和白叔,“剛才那殘月真人給我的感覺很不好,此人怕是有很深的背景,此處不宜久留。”

    “嗯。”白叔也點頭。

    “對,那個北山血令看起來就很滲人。”木子朔也連道。

    很快紀寧他們一行人便悄然離開了這座殘月山,根本沒誰現。

    高空中。

    龍戰船又變的顏色模樣,通體漆黑,緩緩飛行著。

    “父親,母親,舅舅。”紀寧默默道,“三個仇人現在已經斬殺了一個,你們放心,仇人一個都活不了!還有舅舅唯一的血脈……我將來也會想辦法找到。”

    按照父親所說,舅舅只有一個女兒。

    可惜,這位表姐到底在哪?叫什麼名?長什麼樣?紀寧一概不知。想要找到表姐也是難的很。

    不過紀寧也沒放棄,因為修仙者越是強大,手段也越加厲害……听聞一些傳說中強大的仙人,掐指一算,甚至都能算出將來的一些事。如果將來自己也有了這等手段,恐怕找自己的表姐也不難了。

    旁邊的白水澤默默看著,這次能斬殺了一仇敵,他同樣心中無比的激動,同時也更加欣慰,心中更是默默道︰“大哥,寧兒他變得越來越強大了,連強大的萬象圓滿真人都能直接斬殺了,寧兒一定會成為名傳無盡大地,成為大夏王朝統領的無盡疆域中真正的風雲人物的。”

    “師兄。”木子朔開口。

    紀寧看過去。

    “我們現在雲野?”木子朔問道。

    雪雲野,就是冬氏部族的根基所在,那水易是部族‘冬氏,內部的一個紫府修士,要殺水易,自然得去雪雲野。

    “對,現在就去。”紀寧道。

    “可那也是一強大部族。”木子朔連道,“單單萬象真人便過十位,而且這又是一名元神道人的部族,雖然那元神道人坐鎮雪龍山,可他肯定在部族內留下一些鎮族手段,甚至緊急時刻,可能令元神道人也趕回來。”

    紀寧點頭︰“我知道,放心師弟,我不會自信到去和元神道人硬拼的。”

    “你還清醒就好。”木子朔點點頭,剛才看紀寧殺死虞侗的場景,木子朔也擔心……因為他有過相似的經歷,知道面對父母大仇的仇敵一旦眼紅,頭腦熱,可真的什麼都做出來。他不想紀寧去送死。

    “寧兒。”旁邊白水澤催促道,“依我看,先仔細看看殘月真人遺留下的法寶等物,那殘月真人,我也總覺得很危險。”

    “嗯。”紀寧、木子朔都點頭。

    當即他們一個個開始煉化殘月真人遺留的法寶、儲物法寶等,開始檢查起來。

    殘月山,一如既往的平靜。

    那些僕人下人們,甚至都不知道殘月真人等人已死。在紀寧他們離開近一個時辰後。

    周圍空間蕩起了漣漪。

    一艘通體漆黑的劍形戰船直接出現在了高空中,那劍形戰船內‘嗖,‘嗖,‘嗖,接連飛出了一道道血袍身影,一轉眼,半空中便站著足足十三道血袍身影。為的一名血袍男子,他的袖口有著銀色飛劍圖案。

    其他十二名血袍男子袖口都有著灰色飛劍圖案。

    “嗡∼∼∼”強大的神識直接籠罩了下方。

    為的血袍男子禿頂,在腦殼最上方還有著詭異的紋路,他的目光更是陰冷,俯瞰著下方。

    “隊長?二哥他?”在其身旁的一名血袍人低聲道。

    “死了。”禿頂血袍男子聲音沙啞,仿佛刀劍撞擊般刺耳,“雖然尸體已經被凶手毀掉,可是之前戰斗的氣息還在,老二血液的氣息還在周圍飄蕩。其實之前我們‘玄,軍內擺放的眾多心燈,老二的心燈滅了,就已經死了!只是你們一個個還不願相信……”

    “怎麼會?老二哥都快接近大限了,回到殘月山也是頤養天年,而且也沒什麼仇敵,並且真的有仇敵,老二哥拿出我們北山血令,還震懾不住對方?誰硬是要殺了老二哥?”

    “老二哥實力也極強,殘月刀陣可是老二哥多年軍功換取,威力極大。在萬象真人中或許有一些天才逆天人物能擊敗老二哥,可老二哥拖延時間應該還是能做到的。以他的逃命手段,逃命應該不難。”

    “除非是有人知道老二哥的底細,專門設了局,一舉滅殺老二哥。

    一個個議論紛紛。

    “老二哥在我們小隊可是征戰過百年,一輩輩不知道多少老兄弟和他有生死交情!他現在在自己的殘月山,卻被人殺了,其他老兄弟知道了也不會咽下這口惡氣的,我們不欺負人就算不錯了,沒誰能欺負我們!這個仇,一定得報!”

    “必須要報!”

    “誰殺了老二哥,定要殺了他,滅了他的魂魄。”

    “我們玄軍的兄弟,不是誰都能殺的。”

    其他血袍人一個個煞氣沖天。

    為的血袍禿頂男子冷聲道︰“查!一查到底!查出來到底誰殺死的老二,老二都回來頤養天年了,竟然還不放過……必須找出凶手。”

    “嗯。”

    “對。”

    個個點頭。

    “回去,我去請老隊長幫忙,讓玄軍總部那邊進行查探,查出凶手。”血袍禿頂男子冷聲道,“走。”

    這一群血袍人個個都飛回了那劍形的漆黑戰船,跟著周圍空間再度蕩起了漣漪,這條漆黑戰船便直接穿梭虛空消失不見了。

    紀寧和木子朔、白水澤、青青都在查探著殘月真人遺留下的法寶。反倒是那虞侗遺留下的儲物法寶是人階的,最先被煉化,那虞侗的儲物法寶內的物品也讓紀寧他們有些驚訝,因為虞侗此人的寶物竟然不亞于冬一、北河晝等人。

    不過紀寧他們主要還是煉化殘月真人的法寶,查探著,終于煉化了殘月真人的儲物法寶,里面的一件件物品都拿了出來,紀寧他們開始一個個仔細查看。

    這一查看,便讓他們個個臉色都變了。

    “闖禍了。”青青嘀咕道。



伊莉小說網 | 莽荒紀 | 莽荒紀最新章節

 ** 作者︰我吃西紅柿所寫的《莽荒紀》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莽荒紀》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莽荒紀》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