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莉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莽荒紀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第九卷 第十一章 凶手紀寧
作者︰我吃西紅柿 下載︰莽荒紀TXT下載
    第九卷 第十一章 凶手紀寧

    煉化了殘月真人的儲物法寶後,取出來的一件件物品,看便讓紀寧等人臉色變了。

    “這是!”

    紀寧他們目光都落在了其中一套血袍上,整個血袍散著血腥氣息,袖口位置還繡著一柄灰色飛劍圖案。

    “制式的戰袍。”木子朔低聲道,“這血袍上還有諸多符紋,也兼有傀儡法寶的功效……如果我猜測的不錯,應該是一群穿著這戰袍的人一同催,這一群人便能形成一整體,施展出某一種強大的合擊陣法。”

    木子朔可是走傀儡之道的天才,瞬間就現了。

    紀寧雖然不如師弟木子朔一眼看穿,可也是精研陣法,也現這戰袍類似于‘道兵甲鎧,。

    “看這血袍符紋之復雜程度,絕非一般勢力所能研制出來。”木子朔皺眉道,“像雪龍山這種宗派,根本不可能弄出這類制式的戰袍……即便是我師傅,恐怕都不一定研制得出。”

    “他有北山血令。”紀寧也低沉道,“很可能和安澶北山氏有關。”

    “看。”青青指著旁邊的獸皮。

    從儲物法寶內取出的眾多物品中,的確有幾塊獸皮。

    “這些都別用手踫。”紀寧喝道,隨即就這麼仔細看著那塊獸皮上的內容。

    “老二哥,兄弟我也退役了,不過我就留在‘天方世界,不想回去了,我無牽無掛……在天方世界征戰多年,已經習慣了這。這里還有那麼多老兄弟,真的不想走了。你當初請我去你殘月山,就算了。如果老二哥沒事也可來天方世界……”

    獸皮上的內容,看的讓紀寧頭皮麻。

    退役?

    老二哥?

    天方世界?

    “退役?”木子朔驚呼道,“那殘月真人應該之前是一支軍隊中的,而且看那血袍……那血袍應該就是殘月真人當年穿的戰袍!他因為歲數太大接近大限,所以就回來頤養天年了。”

    “老二哥?”旁邊白水澤也出聲,“這殘月活了這麼老,估計其他還活著的兄弟中他應該算是老的了,才被稱之為老二哥吧。不過這天方世界……”

    “天方世界?”紀寧也皺眉。

    “難道是億萬小世界之一?”木子朔低聲道。

    三界浩瀚無比,特別是凡人界是最為浩瀚的,可分為三千大世界、億萬小世界。這億萬小世界有些是天然誕生,而有些是大能者直接開闢出來的!

    “征戰天方世界?”紀寧暗道,“北山血令?”

    紀寧思索著。

    同時仔細看著其他的獸皮,有獸皮上是異域地圖,有獸皮上是信。紀寧又看了看其他的物品。

    漸漸的……

    一個猜測在紀寧腦海中形成。

    安澶北山氏應該有暗中的秘密軍隊,而殘月真人應該是這支軍隊的其中一員!對于安澶北山氏有秘密軍隊……紀寧也沒覺得奇怪,因為在大夏王朝的歷史上,甚至有過諸侯造反的例子。都敢造反了,可見諸侯的底蘊之強大。

    從神魔時代到如今,實在是太悠久了。

    誰都不知道諸侯們的底蘊多深,有一些秘密軍隊非常正常。

    而‘天方世界…應該是億萬小世界之一,或者是大能者開闢的某一個獨立空間。總之那里應該也生活了一些生命,所以才需要去‘征戰,。

    “師兄,怎麼辦?”木子朔低聲道,“現在看來這殘月真人很可能是安澶北山氏的某一個秘密軍隊的,而且看樣子,他們在外征戰多年……那些生死中廝殺的兄弟感情肯定極好。”

    紀寧點頭。

    漫長歲月的征戰,軍旅中的兄弟感情完全可以想象!現在回殘月山頤養天年卻身死,那些人怎麼會罷休?

    “麻煩了。”紀寧皺眉。

    即便知道其背景,紀寧依舊會下手,這殘月真人回殘月山頤養天年……可依舊為禍極大,自己在天寶山弄到的有關‘虞侗,的資料中關于殘月真人的描述也只是,……陰冷小人,得罪人也挺多。

    可能過去憋狠了所以一從秘密軍隊退役後回來,仗著實力強自然本性暴露!

    紀寧對這人可不會手軟。

    “寧兒,現在怎麼辦?”白水澤看著紀寧。

    “主人?”青青也看著紀寧。

    紀寧皺眉道︰“元液我們留下,其他法寶等一切物品盡皆放回儲物法寶,爾後青青……你施展穿梭虛空,到地底深處,將這儲物法寶直接扔進地磁深處。”

    “地磁深處?”青青點點頭,“明白了。”

    隨即只是將那兩千斤多點的元液留下,甚至連存放元液的那玉瓶都被紀寧他們扔了!唯有元液無比精純不可能留下任何暗記,其他的法寶等物品盡皆可能有問題。

    “我去了。”

    青色小蛇在空中一閃,便輕易穿梭虛空消失不見了。

    在地底深處,遍布無盡地磁,更是肉眼可見地磁神光……青青小心翼翼的將那解除認主的儲物法寶,直接扔進了地磁神光中。

    盞茶時間。

    青青回來了。

    “已經扔了。”青青看著紀寧。

    “嗯。”紀寧點頭,隨即道,“大家想想,我們還有沒有什麼遺漏。”

    “師兄,之前我們在殘月山出現……殘月山上那些僕人下人們,還有殘月真人的一些弟子等人,會不會現我們的蹤跡?”木子朔擔心道。

    紀寧搖頭︰“放心,我的神識籠罩整個殘月山,一切都在我的觀察中,唯有三人無意中現了我們的龍戰船。不過當時龍戰船已經改變了模樣,也改變了色彩,……僅僅看到一條戰船,根本查不到我們。”

    “嗯。”木子朔點頭,此次本來就是秘密前來,戰船自然變成最為常見的普通樣式,“單單看到戰船,絕對不可能查到我們。”

    “那就好。”紀寧點頭,“大家覺得還有什麼遺漏嗎?”

    一個個都搖頭。

    來時他們謹慎無比,甚至都沒有通過傳送陣趕來,而是一路在雲霧中飛行趕來。在殘月山見過他們三人容貌的僅僅是殘月真人、虞侗和月薇。那三人可都已經死了。

    “師弟,我現在要去對付那水易,師弟就不必去了。”紀寧道,“對付水易……可比對付虞侗要難的多,水易雖然僅僅是紫府圓滿,可他是在冬氏部族內。”

    “我無牽無掛,師兄就不必多說了。”木子朔鄭重道。

    紀寧輕輕點頭。

    “也好,不過大家覺得該如何對付那水易。”紀寧看向周圍。

    青青連道︰“簡單的很,主人你有神識……輕易籠罩了整個冬氏部族,只要尋找到機會,直接斬殺水易不就行了?”

    “沒那麼簡單。”木子朔則是搖頭,“那可是冬氏部族的老巢,更是一名元神道人的家鄉。肯定是有重重鎮族手段,是絕對不可能讓外人無聲無息就潛入進去的……”

    紀寧也點頭︰“傻子都能猜到,那里定是陣法重重,根本不可能無聲無息進去。”

    青青撇嘴。

    “寧兒。”白水澤道,“我們要進入冬氏部族殺水易有難度……那麼,何不讓水易出來呢?”

    “水易出來?”紀寧眼楮一亮。

    “對。”木子朔也叫好。

    紀寧迅思索著,腦海中掠過那水易的大量資料,很快就想到了辦法。

    “難以進去斬殺,那就吸引他出來。”紀寧點頭,“好,那我們現在就出……”

    “走。”

    當即已經變成普通樣式的漆黑戰船很快就消失在雲霧深處。

    殺了殘月真人,紀寧他們能做的都做了,其他也管不了了!

    不過正如他們擔心的那樣……

    殘月真人的那群老兄弟們是不會讓殘月真人就這麼死的!而且整個‘玄軍,也不會讓回去養老的老兄弟就這般死去的!玄軍中的一個個修仙者們在外征戰,漫長歲月,死了不知道多少。能夠活到退役養老的,其實非常非常少。

    如果養老,都不明不白被殺,這如何能成?

    “你們放心,我們玄軍的老兄弟不會這麼白死!在其他地方天寶山的情報查探很厲害,可是在安澶郡……我們安澶北山氏的情報才是最厲害的!”在玄軍的一個分部,一名紅老者直接對一群血袍人高聲說著。

    安澶郡,是北山氏的封地。

    這安澶北山氏才是真正的根深蒂固。

    僅僅半日之後。

    安澶城內,北山黑虎府上。

    “嗯?”正坐在那喝著酒,听著曲的北山百微眉頭一皺,他听到了外面的腳步聲。

    “我听曲兒,誰敢來打擾?”北山百微眉宇間有著一絲怒意。

    忽然院門直接被推開,只見一穿著黑色華服雄壯魁梧的光頭男子走了進來,旁邊跟隨的是面白無須的三角眼老者,三角眼老者總是帶著一絲笑意,只是讓人感覺到寒冷。

    “父親!”北山百微連站了起來。

    面對父親,北山百微總是情不自禁緊張。

    “百微。”北山黑虎目光深邃猶如無盡寒潭,“我問你,之前你派人去天寶山取了‘虞侗,‘水易,‘冬七,的情報?”

    “是。”北山百微點頭。

    “為何?”北山黑虎問道。

    北山百微連恭敬道︰“是我的兄弟紀寧帶著他師弟木子朔,來請我幫忙,他不想讓天寶山知道……所以我也很謹慎,這事情除了我們府上去辦事的人和我外,還沒其他人知道。”

    “哦?”北山黑虎眼眸幽冷,淡然道,“看來凶手就是紀寧他們了。”



伊莉小說網 | 莽荒紀 | 莽荒紀最新章節

 ** 作者︰我吃西紅柿所寫的《莽荒紀》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莽荒紀》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莽荒紀》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