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莉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莽荒紀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第十一卷 第二十章 姐弟相見
作者︰我吃西紅柿 下載︰莽荒紀TXT下載
    第十一卷 第二十章 姐弟相見

    紀寧明白,眼前這綠衣女子應該就是惜月郡主了,在看到這惜月郡主的第一眼……紀寧就有一種莫名的熟悉感。

    “見過郡主。”紀寧道。

    “坐。”惜月郡主開口。

    紀寧這才坐下。

    惜月郡主卻站了起來一揮手,就是一桿桿陣旗飛出,散著灰色波動的九桿陣旗插入木制地面,只見一陣陣波動開始沿著陣旗傳遞到整個樓閣,整個樓閣上都開始流竄著一道道符紋,一瞬間和外界仿佛完全隔絕。

    “現在我們說的話,外面現不了了。”惜月郡主道,“這是外公賜予我的法寶,一旦躲在其中,氣息收斂,連天仙都難以察覺。”

    “郡主你這麼做是?”紀寧疑惑,天寶山對外公開宣稱絕對不窺視任何客人交談內容,天寶山講究的就是一個信譽,沒有足夠的代價,他們不可能窺視二人交談的。

    無盡歲月積攢的信譽,天寶山是不敢亂來的。

    “我不得不小心。”惜月郡主看著紀寧。

    紀寧心中一緊,看來,惜月郡主找自己的事不簡單啊。

    “紀寧,我問你。”惜月郡主看著紀寧,“你母親是尉遲雪?你是尉遲氏後人?”

    紀寧皺眉,他不願別人談論自己母親。

    “郡主,那少炎氏追殺我,認為我是尉遲氏余孽。這消息雖然算隱秘,可對郡主而言弄到這樣的情報不難吧。”紀寧有些不悅。

    惜月郡主卻露出喜色,她從紀寧的反應中已經判定出了,連道︰“其實我早就查探過,甚至派人去你燕山西府城查探過。只是我有些不放心,所以又問了你一遍。”

    “嗯?”紀寧吃驚疑惑道,“郡主派人去燕山查探?敢問郡主你找我到底有什麼事。”

    如此小心,說的話也摸不著頭腦。

    眼前這位郡主到底要干嘛。

    “紀寧。”惜月郡主也有些緊張,看著紀寧,“其實,其實我,我……”

    紀寧看著她。

    “其實你是我的弟弟。”惜月郡主終于說出來。

    “弟弟?我母親就我一個孩子。”紀寧連搖頭否決,可心底紀寧卻浮現出了另外一個想法,……弟弟?難道惜月郡主是自己父母一直牽掛著的那唯一的真正尉遲氏血脈,自己的那位表姐?

    “你是我表弟,我是你表姐。”惜月郡主道“我的父親叫尉遲山!”

    紀寧懵了。

    剛才雖然心中有過這一念頭,可惜月郡主說出這話還是讓紀寧有些蒙。

    “可你是郡主,大夏皇族的郡主。”紀寧道。

    “延王只是我外公,我母親算是夏芒氏,而我是真正的尉遲氏子弟,我真正的名字叫‘尉遲惜月,。”惜月郡主看著紀寧。

    紀寧心中有些亂。

    當初舅舅尉遲山為了懷孕的妹妹,拼命擋住了雪龍山的人實力最強的舅舅當時身死,自己父親紀一川和母親尉遲雪逃的一命,可當年留下的病根……也讓自己的父母沒能活太久,可父母之前一直覺得很虧欠舅舅,更加虧欠那個都從未見過的舅舅的女兒。

    嚴格說,自己身上雖然帶著尉遲氏的血脈可卻算是紀氏子弟!

    唯有自己的表姐,才是真正的尉遲氏族人!

    “你叫尉遲惜月?你父親是尉遲山?”紀寧不敢相信。

    “嗯。”惜月郡主重重點頭。

    “郡主,不是我不信,只是這事非同小可,我們應該驗證下血脈。”紀寧心中也激動的很,其實惜月郡主說自己是舅舅的女兒,紀寧心中就相信大半了因為……自己有舅舅這事知道的人很少。

    自己的舅舅還有一個女兒,在紀氏內只有自己的父母和自己知曉。父母已經去世,根本沒旁人知道。

    自己又未曾泄露過,眼前惜月郡主的確很可能就是自己那位素未謀面的表姐!

    “好我們驗證下血脈。”惜月郡主當即手指如刀鋒,直接劃過自己的手腕。

    頓時鮮紅的血液飄灑而出。

    紀寧也是仲出手腕,直接手指劃過,劃破了手腕鮮血飛出跟著手腕表面迅彌合。

    只見半空中兩道血液都凝聚成了‘血球,,兩顆血球彼此環繞著旋轉著紀寧更是施展著抽離彼此共鳴的血脈的法術,頓時兩顆血球上都浮現了金色的符紋,嘩嘩嘩∼∼逐漸,兩顆血球上都開始出現了一絲金色血脈。

    兩絲金色血脈很快彼此交纏,融為一體,不分彼此。

    “真的!”紀寧一怔。

    “是真的,是真的。”惜月郡主也露出驚喜激動之色,之前雖然有過諸多查探,可還是及不上彼此血脈的驗證。

    “表姐……”紀寧看著惜月郡主,依舊感到震撼,這消息來的太突然了,他有些措手不及。

    “弟弟,弟弟。”惜月郡主卻激動萬分伸手握住了紀寧的手,因為她在一年多前就有心理準備了,她早就渴望和紀寧相見了,只是一直找不到紀寧。

    “我表姐是惜月郡主?大夏皇族的郡主?”紀寧依舊感到不可思議。

    惜月郡主長嘆道︰“郡主又有什麼用,太晚了,外公來的太晚了。如果外公來的早一點。我父親,我母親,甚至姑姑的悲劇都不會生。”

    “怎麼回事?堂堂延王就任由自己女婿身死,都沒點反應?”紀寧忍不住道。

    “你不清楚當初的情況。”惜月郡主緩緩道,“外公乃是大夏皇族一個很偏遠的旁支,即便艱難修煉到了返虛地仙,也僅僅得到了大夏皇族規定的一些寶物賜予,每個成就地仙的都能得到哪些賜予。可也僅僅如此罷了,僅僅賜予些寶物,爾後任由我外公自身自滅。他在大夏皇族中地位依舊不高。”

    紀寧點頭,他能理解。

    看紀氏就明白了,紀氏才扎根在燕山多久?本身的族人就多了驚人了。

    大夏皇族,從這一方大世界誕生開始就已經扎根,傳承至今,都不知道多少億萬年歲月了。漫長的歲月使得大夏皇族擁有著非常驚人的人口,單單有‘夏芒,這個姓氏的人口就多的不計其數了。

    至于地仙散仙?放在黑白學宮,算是大人物。

    放在少炎氏,還能算是個較為厲害的人物。

    可放在大夏皇族?也就稍微賜予點寶物,任其拼死拼活了。如果渡劫失敗,大夏皇族都懶得理會!唯有渡劫成功……才能一步登天,大夏皇族立即會賜予各種寶物、府邸、護衛等等,無比的重視。

    “我外公資質一般,修煉很慢。”惜月郡主緩緩道,“大夏皇族本身有幾個非常看重的,我外公不被看重,于是外公直接在外闖蕩,在生死間磨礪,欲要生死間尋求大機遇。甚至他還修煉一些邪魔之道的秘術。”

    “邪魔之道的秘術?”紀寧驚愕。

    “對,外公在度三災九劫時,甚至透過邪魔之術,主動誘惑‘心魔,,令心魔威能更強。”惜月郡主道,“心魔威能越大,如此才能磨礪更強的道心。”

    “真是瘋子。”紀寧驚愕萬分。

    三災九劫,修仙者個個都很怕,都想辦法削弱,可是這位延王竟然想辦法令‘心魔劫,變得更強來磨礪自己?對,這樣是有磨礪道心的效果,且效果驚人,可如果一旦失敗,那可就是身死了。

    “外公有一次被心魔誘惑,非常危險。”惜月郡主道,“甚至外公都已經完全入魔,入魔後的外公,開始大肆虜獲奸淫女子。”

    紀寧暗暗咋舌。

    三災九劫時入魔?那簡直是幾乎是十死一生,很多大魔頭都是因為入魔才誕生的,他們會在瘋狂中死去,除非奇跡生才能從入魔中清醒過來。

    “外公之後有過奇遇,清醒了過來,此次一入魔一脫,對外公益處很大。爾後又經歷多重劫難,外公竟然渡劫成功了,成為了天仙。”惜月郡主感慨,“當外公成為天仙後,他對自己的血脈是有感應的,他感應到他有親人還在世上,所以一直尋找過去,于是,找到了我。”

    “我的奶奶,就是當年被他奸淫的眾多女子之一,奶奶被奸淫後,生下了母親。因為未婚生子,在我們海島上是被其他族人瞧不起的,排斥的,奶奶便郁郁而終。”

    “我父親來到了我們海島上,他逃累了,想要在島上長住,想要娶妻生子,為尉遲氏傳宗接代。父親和我母親走到了一起,于是,有了我。

    “那是我最幸福的幾年。”

    “父親是修仙者,經常會飛離島嶼去其他地方,不過很快都會回來。有一天父親說,他的妹妹和妹婿想要離開北冥大海回歸6地。父親說他妹妹懷孕了,他不放心,要親自護送一趟。”

    “可是父親一去不復返,父親留在家的命簡更是破碎了,母親經不起打擊,悲痛痛苦中也郁郁而終了。”

    “我獨自一人居住在島上,後來,外公來了。”

    “外公已經成就天仙,可是他沒有親人了,他最親近的人都死了,我是他唯一的親人,唯一的外孫女。”惜月郡主緩緩道。

    紀寧也沉默。

    修仙者是寂寞的,雖說延王也是大夏皇族一份子,可一般隔上五六代那已經算不上親人了,延王的父母兄弟早就死去了,親人只剩下一個,唯一的外孫女。

    “隨著外公來到大夏王都,我才查到,我尉遲氏是被少炎氏滅掉的。”惜月郡主眼中有著仇恨,“從那一天起,我就誓,我尉遲惜月一定要報仇,一定要將少炎氏滅掉!我還要重建尉遲氏,完整我父親的願望!這是父親一直的渴望,我一定要做到!”

    今天兩更吧,很慚愧,不過每天四更維持2o天的承諾,番茄會完成的!



伊莉小說網 | 莽荒紀 | 莽荒紀最新章節

 ** 作者︰我吃西紅柿所寫的《莽荒紀》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莽荒紀》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莽荒紀》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