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莉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莽荒紀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第十四卷 第十七章 地九小組,出手
作者︰我吃西紅柿 下載︰莽荒紀TXT下載
    第十四卷 第十七章 地九小組,出手

    “快走。”

    “教主。”

    七大法王出淒厲的驚恐聲音,他們合陣之術瞬間被破,讓他們個個嚇破了膽。他們都沒有了抵抗念頭,只有一個想法——逃!一時間那些震散開的一件件法寶,盡皆都被七大法王操控著,同時七大法王也個個施展著一些逃命遁術。

    可是……

    黑色道袍紀寧施展的乃是《犁天》劍術,這是一門最擅長群攻的劍術!且足足有九柄犁天仙劍,而敵人才七個!

    咻!咻!咻!咻!咻!咻!在紀寧操控下,一道道劍痕劃過長空,分別追殺七大法王。

    這七大法王都擁有仙階法寶,不過看起來都是很一般的仙階法寶,其中一名銀鷹鉤鼻老者擁有一套三柄飛劍,還有一名少年模樣的是操控大量星沙,這兩名散仙盡皆是被兩柄犁天仙劍追殺,其他散仙也各被一柄犁天仙劍追殺!

    “我擋。”少年模樣散仙乃是七人中最強的,只見璀璨星沙瘋狂去抵擋那兩柄黑色的虛無犁天仙劍。

    噗!噗!

    僅僅兩道劍痕,強行破開一切阻礙,劃過少年散仙身軀,露出了那支離破碎的金蓮元神,跟著便完全潰散。

    “教主救我!”一名黑袍陰冷女散仙焦急喊道,卻也被一道犁天仙劍劃過,當即斬殺!

    須知紀寧改善三尺劍第九式都已經五六年過去了,在他參悟《八九玄功》和學習弓箭之術的那幾年,也同樣是在悟道!特別是‘風’‘乾坤大道’方面提升都很大。紀寧如今劍術自然也有所精進!

    單論劍術,紀寧已經極高。

    其次他有足足九柄仙階極品飛劍,而那七法王都是些仙階下品,最好的僅僅仙階中品。甚至有的法王還用一些天階法寶。

    並且紀寧施展的乃是和犁天劍陣配合的一套道祖所創的劍術《犁天》,自然威能倍增。

    九柄犁天仙劍。即便分開施展,每一柄也都達到天仙層次了。

    所以……

    七大法王,盡皆斃命!

    “呼!”九道劍痕在空中一卷,便將眾法寶盡皆卷起。飛回到黑色道袍紀寧那,隨即被收起。

    “這,這,太……”五瘋仙人眼中滿是狂喜。看著黑色道袍紀寧的眼神無比的熾熱,“紀寧,那可是七大法王。凶威赫赫的七大法王,竟然一個照面就被你斬殺了。都說七大法王聯手。天仙以下難逢敵手。可紀寧你卻……你哪里是北行前輩層次,你比當年的北行前輩更強!”

    黑色道袍紀寧道︰“單論劍術,我比北行前輩高也高不了多少。重要的是我有成套的九柄仙階極品飛劍以及一套道祖所創之劍術。所以便是天仙老祖親來。我這第二元神也能一戰!”

    血神教是兵分兩路。

    七大法王去對付最弱小的五瘋仙人和白水澤。而教主‘血神子’是去對付紀寧本尊。

    “受死吧。”血神子在那黑色大船的船頭,身前憑空出現了一柄柄長梭,這些灰色長梭的尖端都有著血芒,緊跟著這足足九根灰色長梭分散開來,盡皆劃過長空,所過之處都隱隱出現了血色的洶涌浪潮!

    九根灰色長梭呼嘯而來,空中血浪翻滾。

    紀寧本尊站在那。遙遙看著這一幕。

    “哼。”

    紀寧一翻手,手中出現了千牛劍,隨著體內強大的返虛後期的元力進入千牛劍,頓時令這一柄近乎‘純陽法寶’的仙劍威能達到驚人地步。

    “這千牛劍,不愧是近乎純陽法寶層次。這等人為煉制出的法寶,對元力要求極苛刻。純陽法寶必須天仙才能施展,這千牛劍乃仙階極品之極品,近乎純陽法寶之威。我之前返虛前期的元力,竟然都沒有激他的全部威能。現在返虛後期,才將其中威能盡皆激。不過……這千牛劍的最強威能,卻還沒到施展的時候!”紀寧一直感覺到冥冥中的威脅,可他不知道威脅在哪!

    這種不安,令紀寧隱藏著自己部分實力,好應付突情況!

    “起。”

    紀寧周圍頓時出現了巨大的蓮花劍界,因為體內地火寒煞一直沒能提升到‘天火天水’層次,水火蓮花的威力反而不如‘蓮花劍界’。

    巨大的蓮花綻放了,一層層蓮葉。

    道的境界高了,蓮花劍界也更加強大。

    “轟!”“轟!”“轟!”一根根長梭帶著血色浪潮直接沖來,硬是撕裂了一層層的蓮葉。

    紀寧手持千牛劍,劍光亮起,直接將一根根長梭給擋下。

    轟隆聲不斷。

    劍氣澎湃。

    紀寧施展蓮花劍界,一手施展千牛劍,直接劈飛了一根根長梭。

    “嗯?”血神子在遠處一邊操控法寶攻擊,一邊關注著七大法王,“這紀寧還真頗有幾分手段,雖然我僅僅只是用了三分力。可紀寧也未曾施展三頭六臂,僅僅憑借一柄仙劍就擋下了,看來我即便全力以赴,恐怕也難殺這紀寧。修煉不足百年就這麼強大,這奪得仙緣大會第一的絕世妖孽當真不一般。嗯,等七大法王殺了五瘋、殿才和那頭靈獸。到時候和我一起聯手……殺了這紀寧!”

    血神子做著美夢。

    可他驚愕現……

    在封禁大陣內突兀出現了黑色道袍紀寧。

    “第二元神?這紀寧竟然將第二元神和本尊分開,就不怕被各個擊破?當真是不要命了。”血神子只是吃了一驚,卻沒有慌,他認為七大法王聯手即便壓制不了紀寧第二元神,至少也能相差無幾。

    “那是——”

    那九道強大的仙階飛劍,威能強的讓人心顫,呼嘯著九劍聯合,直接擊潰了那一條血龍。

    七大法王倉惶逃竄,淒厲喊著,卻盡皆被追上斬殺。

    血神子懵了!

    紀寧第二元神的實力遠他的想象。便是他全力以赴也不可能直接擊潰血龍!須知實力相差不大,最多處于下風。要擊潰……一般是實力相差比較大才會出現!這紀寧第二元神的實力比他這個教主都要強!

    “七法王,我麾下七法王就這麼沒了。”血神子心疼無比,“這紀寧簡直不是人。是妖孽。修煉不足百年竟然比我得了秘術還要強。恐怕安澶北山氏的那個老家伙‘馱山’也就這個層次吧。”

    “死了七大法王,總要給他一記狠的。”

    血神子眼中有的盡是瘋狂。

    血神教教徒以瘋狂出名,因為教主血神子就是瘋子,而且此刻他有‘寶船’在手。豈會輕易就走?

    “嗖!”

    只見一柄柄長梭迅飛回,同時空中那艘黑色大船也迅縮小,血神子也躲進了船艙中。整個黑色小船完全閉合,仿佛一堡壘。

    “紀寧。你殺我麾下七法王,我便殺你師傅。”血神子咆哮的聲音響徹天地,同時他暗中也嘀咕︰“這次損失這般大。殺了殿才。應該算是立下大功吧。定要再弄到點寶物。”

    紀寧一直只是應付血神子,他更多心思是在警惕未知的危險,隨時準備應對。

    當血神子忽然躲進那艘黑色小船內,小船變得宛如堡壘時,紀寧只是皺眉心靈傳音︰“白叔,施展陣法,阻礙血神子。不讓他靠近師傅。”

    “放心。寧兒。”白水澤到現在都還沒力呢,他才是保護殿才仙人的最後守護者!

    “那血神子實力勉強媲美天仙,殺他比較難。可壓制他還是能做到的。”紀寧暗想,“他那艘寶船也只是保命之物……對我並無危險。真正的危險,到底在哪?”

    紀寧一雙眸子燃燒著燭火,看著四周。

    神識也在探查。

    可就是找不到!

    忽然——

    只見一名白袍男子憑空出現,白袍男子手臂上還有著一道詭異的血痕,跟著白袍男子周圍憑空出現了十一道白袍身影,個個氣息強大。那無形的威勢……似乎個個都不亞于血神子!最先出現的那個給紀寧的感覺,比血神子都要強大的多!

    “大挪移道符!”紀寧一看到他們出現就是一驚,“周圍早就空間封鎖,無法空間挪移。除非施展‘大挪移’。他們中不至于出現悟透‘乾坤大道’的怪物。應該只是使用了大挪移道符。”

    “僅僅為了出其不意,就用了一枚大挪移道符?並且其他十一白袍人是後出現的,那說明那十一人應該是躲在那領的隨身仙府內。”

    紀寧一瞬間就推測出來。

    同時更加心驚!

    大挪移道符何其珍貴,僅僅一個現身就用了一枚道符,那對方出手將何等可怕?

    “殺。”其中一白袍少年獰笑了下,跟著周圍出現了復雜的光芒,光芒構成了符陣,一個個奇異的文字漂浮其上,文字上都閃爍著黑芒。

    其他白袍人盡皆都是如此。

    那領周圍的符陣、文字更加的大,更加復雜。

    “凝。”

    半空中突兀的出現了一條黑色大蛇,這條大蛇的雙眸則是金黃色,同時它的身體有著一股詭異的撼動天地的力量,周圍的天地都在這條大蛇之下戰栗著。

    “上古神獸巴蛇?”紀寧一驚。

    三界中最最頂尖的神獸,都是上古時期誕生的,那是不亞于混沌神魔的存在,有些甚至就是混沌神魔。像上古神獸‘應龍’,上古神獸‘鯤鵬’,上古神獸‘燭龍’……因為他們也是天地所生乃至混沌所生,所以也可以算做是神魔。不過因為他們是很多神獸的鼻祖,無數神獸有他們的血脈,于是他們也算成神獸,屬于最最原始的神獸。

    之前的七大法王布陣的陣法,構成的血龍,是屬于很一般的合擊陣法。

    可構成上古神獸的陣法,那都是極了得的陣法,一旦形成上古神獸,都會擁有神奇的威能。

    說來緩慢,實則一瞬。

    十二白袍人借助大挪移道符,瞬間出現,同時就形成了一條巨大的巴蛇。只見這條撼動天地的巴蛇張開了血盆大口,這大口瞬間扭曲了空間,仿佛天地都被吞吸,一股滔天的吸力作用在紀寧身上,紀寧雖然乃是神魔煉體竭力反抗,卻根本抵抗不了這股吸力,在不久之前,有一名天仙老祖也是抵抗不了被吞吸進去,爾後身死。

    “嗖。”

    在遠處的五瘋仙人、白水澤的注視下……那巨大的巴蛇一口就將紀寧給吞下了!

    “快走。”

    “教主。”

    七大法王出淒厲的驚恐聲音,他們合陣之術瞬間被破,讓他們個個嚇破了膽。他們都沒有了抵抗念頭,只有一個想法——逃!一時間那些震散開的一件件法寶,盡皆都被七大法王操控著,同時七大法王也個個施展著一些逃命遁術。

    可是……

    黑色道袍紀寧施展的乃是《犁天》劍術,這是一門最擅長群攻的劍術!且足足有九柄犁天仙劍,而敵人才七個!

    咻!咻!咻!咻!咻!咻!在紀寧操控下,一道道劍痕劃過長空,分別追殺七大法王。

    這七大法王都擁有仙階法寶,不過看起來都是很一般的仙階法寶,其中一名銀鷹鉤鼻老者擁有一套三柄飛劍,還有一名少年模樣的是操控大量星沙,這兩名散仙盡皆是被兩柄犁天仙劍追殺,其他散仙也各被一柄犁天仙劍追殺!

    “我擋。”少年模樣散仙乃是七人中最強的,只見璀璨星沙瘋狂去抵擋那兩柄黑色的虛無犁天仙劍。

    噗!噗!

    僅僅兩道劍痕,強行破開一切阻礙,劃過少年散仙身軀,露出了那支離破碎的金蓮元神,跟著便完全潰散。

    “教主救我!”一名黑袍陰冷女散仙焦急喊道,卻也被一道犁天仙劍劃過,當即斬殺!

    須知紀寧改善三尺劍第九式都已經五六年過去了,在他參悟《八九玄功》和學習弓箭之術的那幾年。也同樣是在悟道!特別是‘風’‘乾坤大道’方面提升都很大。紀寧如今劍術自然也有所精進!

    單論劍術,紀寧已經極高。

    其次他有足足九柄仙階極品飛劍,而那七法王都是些仙階下品,最好的僅僅仙階中品。甚至有的法王還用一些天階法寶。

    並且紀寧施展的乃是和犁天劍陣配合的一套道祖所創的劍術《犁天》,自然威能倍增。

    九柄犁天仙劍,即便分開施展,每一柄也都達到天仙層次了。

    所以……

    七大法王,盡皆斃命!

    “呼!”九道劍痕在空中一卷,便將眾法寶盡皆卷起,飛回到黑色道袍紀寧那。隨即被收起。

    “這,這,太……”五瘋仙人眼中滿是狂喜,看著黑色道袍紀寧的眼神無比的熾熱。“紀寧,那可是七大法王。凶威赫赫的七大法王,竟然一個照面就被你斬殺了。都說七大法王聯手,天仙以下難逢敵手。可紀寧你卻……你哪里是北行前輩層次,你比當年的北行前輩更強!”

    黑色道袍紀寧道︰“單論劍術,我比北行前輩高也高不了多少。重要的是我有成套的九柄仙階極品飛劍以及一套道祖所創之劍術。所以便是天仙老祖親來,我這第二元神也能一戰!”

    血神教是兵分兩路。

    七大法王去對付最弱小的五瘋仙人和白水澤,而教主‘血神子’是去對付紀寧本尊。

    “受死吧。”血神子在那黑色大船的船頭,身前憑空出現了一柄柄長梭,這些灰色長梭的尖端都有著血芒。緊跟著這足足九根灰色長梭分散開來。盡皆劃過長空,所過之處都隱隱出現了血色的洶涌浪潮!

    九根灰色長梭呼嘯而來,空中血浪翻滾。

    紀寧本尊站在那,遙遙看著這一幕。

    “哼。”

    紀寧一翻手,手中出現了千牛劍。隨著體內強大的返虛後期的元力進入千牛劍,頓時令這一柄近乎‘純陽法寶’的仙劍威能達到驚人地步。

    “這千牛劍,不愧是近乎純陽法寶層次。這等人為煉制出的法寶,對元力要求極苛刻。純陽法寶必須天仙才能施展。這千牛劍乃仙階極品之極品,近乎純陽法寶之威。我之前返虛前期的元力,竟然都沒有激他的全部威能。現在返虛後期,才將其中威能盡皆激。不過……這千牛劍的最強威能,卻還沒到施展的時候!”紀寧一直感覺到冥冥中的威脅,可他不知道威脅在哪!

    這種不安,令紀寧隱藏著自己部分實力,好應付突情況!

    “起。”

    紀寧周圍頓時出現了巨大的蓮花劍界,因為體內地火寒煞一直沒能提升到‘天火天水’層次,水火蓮花的威力反而不如‘蓮花劍界’。

    巨大的蓮花綻放了,一層層蓮葉。

    道的境界高了,蓮花劍界也更加強大。

    “轟!”“轟!”“轟!”一根根長梭帶著血色浪潮直接沖來,硬是撕裂了一層層的蓮葉。

    紀寧手持千牛劍,劍光亮起,直接將一根根長梭給擋下。

    轟隆聲不斷。

    劍氣澎湃。

    紀寧施展蓮花劍界,一手施展千牛劍,直接劈飛了一根根長梭。

    “嗯?”血神子在遠處一邊操控法寶攻擊,一邊關注著七大法王,“這紀寧還真頗有幾分手段,雖然我僅僅只是用了三分力。可紀寧也未曾施展三頭六臂,僅僅憑借一柄仙劍就擋下了,看來我即便全力以赴,恐怕也難殺這紀寧。修煉不足百年就這麼強大,這奪得仙緣大會第一的絕世妖孽當真不一般。嗯,等七大法王殺了五瘋、殿才和那頭靈獸。到時候和我一起聯手……殺了這紀寧!”

    血神子做著美夢。

    可他驚愕現……

    在封禁大陣內突兀出現了黑色道袍紀寧。

    “第二元神?這紀寧竟然將第二元神和本尊分開,就不怕被各個擊破?當真是不要命了。”血神子只是吃了一驚,卻沒有慌,他認為七大法王聯手即便壓制不了紀寧第二元神,至少也能相差無幾。

    “那是——”

    那九道強大的仙階飛劍。威能強的讓人心顫,呼嘯著九劍聯合,直接擊潰了那一條血龍。

    七大法王倉惶逃竄,淒厲喊著,卻盡皆被追上斬殺。

    血神子懵了!

    紀寧第二元神的實力遠他的想象,便是他全力以赴也不可能直接擊潰血龍!須知實力相差不大,最多處于下風。要擊潰……一般是實力相差比較大才會出現!這紀寧第二元神的實力比他這個教主都要強!

    “七法王,我麾下七法王就這麼沒了。”血神子心疼無比,“這紀寧簡直不是人,是妖孽。修煉不足百年竟然比我得了秘術還要強。恐怕安澶北山氏的那個老家伙‘馱山’也就這個層次吧。”

    “死了七大法王。總要給他一記狠的。”

    血神子眼中有的盡是瘋狂。

    血神教教徒以瘋狂出名,因為教主血神子就是瘋子,而且此刻他有‘寶船’在手,豈會輕易就走?

    “嗖!”

    只見一柄柄長梭迅飛回。同時空中那艘黑色大船也迅縮小,血神子也躲進了船艙中。整個黑色小船完全閉合,仿佛一堡壘。

    “紀寧,你殺我麾下七法王,我便殺你師傅。”血神子咆哮的聲音響徹天地,同時他暗中也嘀咕︰“這次損失這般大,殺了殿才,應該算是立下大功吧。定要再弄到點寶物。”

    紀寧一直只是應付血神子,他更多心思是在警惕未知的危險,隨時準備應對。

    當血神子忽然躲進那艘黑色小船內。小船變得宛如堡壘時。紀寧只是皺眉心靈傳音︰“白叔,施展陣法,阻礙血神子。不讓他靠近師傅。”

    “放心,寧兒。”白水澤到現在都還沒力呢,他才是保護殿才仙人的最後守護者!

    “那血神子實力勉強媲美天仙。殺他比較難。可壓制他還是能做到的。”紀寧暗想,“他那艘寶船也只是保命之物……對我並無危險。真正的危險,到底在哪?”

    紀寧一雙眸子燃燒著燭火,看著四周。

    神識也在探查。

    可就是找不到!

    忽然——

    只見一名白袍男子憑空出現。白袍男子手臂上還有著一道詭異的血痕,跟著白袍男子周圍憑空出現了十一道白袍身影,個個氣息強大。那無形的威勢……似乎個個都不亞于血神子!最先出現的那個給紀寧的感覺,比血神子都要強大的多!

    “大挪移道符!”紀寧一看到他們出現就是一驚,“周圍早就空間封鎖,無法空間挪移。除非施展‘大挪移’。他們中不至于出現悟透‘乾坤大道’的怪物。應該只是使用了大挪移道符。”

    “僅僅為了出其不意,就用了一枚大挪移道符?並且其他十一白袍人是後出現的,那說明那十一人應該是躲在那領的隨身仙府內。”

    紀寧一瞬間就推測出來。

    同時更加心驚!

    大挪移道符何其珍貴,僅僅一個現身就用了一枚道符,那對方出手將何等可怕?

    “殺。”其中一白袍少年獰笑了下,跟著周圍出現了復雜的光芒,光芒構成了符陣,一個個奇異的文字漂浮其上,文字上都閃爍著黑芒。

    其他白袍人盡皆都是如此。

    那領周圍的符陣、文字更加的大,更加復雜。

    “凝。”

    半空中突兀的出現了一條黑色大蛇,這條大蛇的雙眸則是金黃色,同時它的身體有著一股詭異的撼動天地的力量,周圍的天地都在這條大蛇之下戰栗著。

    “上古神獸巴蛇?”紀寧一驚。

    三界中最最頂尖的神獸,都是上古時期誕生的,那是不亞于混沌神魔的存在,有些甚至就是混沌神魔。像上古神獸‘應龍’,上古神獸‘鯤鵬’,上古神獸‘燭龍’……因為他們也是天地所生乃至混沌所生,所以也可以算做是神魔。不過因為他們是很多神獸的鼻祖,無數神獸有他們的血脈,于是他們也算成神獸,屬于最最原始的神獸。

    之前的七大法王布陣的陣法,構成的血龍,是屬于很一般的合擊陣法。

    可構成上古神獸的陣法,那都是極了得的陣法,一旦形成上古神獸,都會擁有神奇的威能。

    說來緩慢,實則一瞬。

    十二白袍人借助大挪移道符,瞬間出現,同時就形成了一條巨大的巴蛇。只見這條撼動天地的巴蛇張開了血盆大口,這大口瞬間扭曲了空間,仿佛天地都被吞吸,一股滔天的吸力作用在紀寧身上,紀寧雖然乃是神魔煉體竭力反抗,卻根本抵抗不了這股吸力,在不久之前,有一名天仙老祖也是抵抗不了被吞吸進去,爾後身死。

    “嗖。”

    在遠處的五瘋仙人、白水澤的注視下……那巨大的巴蛇一口就將紀寧給吞下了!



伊莉小說網 | 莽荒紀 | 莽荒紀最新章節

 ** 作者︰我吃西紅柿所寫的《莽荒紀》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莽荒紀》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莽荒紀》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