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莉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莽荒紀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莽荒紀》第一卷 燕山紀氏 第四十五卷 第十七章 梅花香(大結局下)
作者︰我吃西紅柿 下載︰莽荒紀TXT下載
    “北冥道友,之前我的確有不對之處,可修行路本就是如此,一路爭鋒。之前你們的混沌宇宙是其他所有混沌宇宙中最弱的一個,我那徒兒自然會選擇你們的混沌宇宙。如今爭奪戰已經結束,他也死了,你則是成了掌控者。過去那些恩恩怨怨……便讓它就這麼過去吧,可好?”青袍牛角人完全明白紀寧的心情,依舊溫和笑著說道,“畢竟你我如今都站在最巔峰,都掌控著各自的混沌宇宙,也是誰也奈何不得誰。既然如此,何必結怨呢?”

    “哼。”紀寧冷哼一聲,便收回目光,斷絕聯系。

    青袍牛角人見狀笑了笑,也絲毫不惱。

    ……

    白衣紀寧站在虛空中看著死去的伊耶爾留下的一些器物,浩蕩的神念瞬間滲透所有的寶物觀察起來︰“這伊耶爾敢來反攻,應該有些依仗。”

    “哦,是這牌子?”紀寧發現了山水碑。

    山水碑,看似普通。

    可滲透仔細觀看便讓紀寧有些吃驚,內部的精妙讓紀寧都驚嘆︰“這應該是那西斯族掌控者所煉制,否則伊耶爾早就拿出來了,真是厲害,在煉器上,這掌控者是真厲害。而且這件器物對我也有不少啟發。”

    那黑色戰獸對紀寧幫助有限,可山水碑幫助卻比較大。

    “這山水碑,能夠讓大量元力一瞬間爆發,爆發出遠超平常的可怕一擊。了不得。雖然無法煉化,卻對我煉器有不小的幫助。”紀寧心意一動,原本背在身後的六柄北虹劍盡皆進入了自己的心之世界內,如今廣闊的心之世界,和真實世界毫無區別。

    心之世界內,紀寧一念可為真實,甚至他能夠在極短時間內就煉制出上百柄乃至更多的北虹劍,可代價就是——巨大的消耗!

    “嗡~~~”

    在心之世界內。北虹劍開始發生改變。

    一切如紀寧心意,先是內部的本源變成了‘至尊終極劍道’,接著整個劍身的構造也發生變化,紀寧將在‘山水碑’上的一些感悟也融入到北虹劍中。關鍵時刻,利用北虹劍可以爆發出超強一擊。雖然沒山水碑那麼夸張離譜,卻也有三成之效了。

    同一刻,法身也在自己的心之世界內重新煉制了‘北月劍’,法身受到整個混沌宇宙力量的孕養,實力也攀升到本尊的八成了。

    “我成了掌控者,還沒有好好觀察過外界。”

    “只有完全了解外界一切。才能安心。”紀寧也是之前被攻擊怕了,對外界懷著很深的警惕。

    他不會本尊沖出去的,那位西斯族掌控者在外界的同樣只是一尊法身而已。

    法身有本尊八成實力,死了,又能迅速再煉制,是在外冒險最適合的了。

    “我倒要看看,無盡空間內到底有哪些奧妙。”背著神劍的金衣紀寧走出了混沌宇宙膜壁。

    金衣紀寧行走在茫茫無邊的璀璨絢爛的無盡空間中,這里有混亂的時空,有一座座龐大的天體。還有一些奇異生命,那些生命踫到金衣紀寧後都恐懼無比。

    雖僅是一法身,可金衣紀寧也攜帶著整個混沌宇宙那無盡的威壓,這便是掌控者的可怕之處。只需要一道目光……就足以鎮死終極至尊了,所以伊耶爾才拼命的想要掌控一座混沌宇宙。成不成掌控者,區別實在是太大了。

    “九座混沌宇宙,最是龐大。”

    “其他天體都要小的多。無數的天體,分散在各處,這里的時空還真是亂。”金衣紀寧也明白。“太大了,且每個維度的時空都不一樣,恐怕就是上千萬混沌紀,我也不可能將整個無盡空間查探下來。而且無盡空間時時刻刻在變化,查探也沒意義。”

    “我的家鄉,一座龐大的混沌宇宙,到底什麼起源?”既然難以查看整個無盡空間,紀寧就想要弄明白過去的歷史,乃至一切的起源。

    呼。

    紀寧遙看向遠處,自己的家鄉那龐大的混沌宇宙,以及另一座龐大的混沌宇宙都在視線範圍內。

    混沌宇宙實在太龐大了,即便隔著無盡遙遠,都覺得龐大。

    “回朔。”

    紀寧心意一動。

    嗡嗡~~~~

    在紀寧目光中,時光迅速回流,過去的場景不斷倒退。這種時光回朔一般消耗力量很小的,在三界時一些很弱小的仙魔就能施展類似法術的,紀寧如今何等境界?只是他要時光回流的區域太龐大了,遙遠處的兩個混沌宇宙都在範圍內。

    所以元力消耗也極快,自身急劇消耗,混沌宇宙本源則不斷傳遞力量給紀寧。

    這也是掌控者的厲害處,他們的力量可以肆意揮霍!只要揮霍程度不超過混沌宇宙恢復速度即可,龐大的混沌宇宙在紀寧控制下也會汲取外界無盡空間的力量,這汲取速度就夸張了。

    “快,快,再往後。”金衣紀寧看著遠處。

    時光不斷回流。

    “ 。”

    忽然紀寧看到了遠處兩個混沌宇宙爆炸的場景。

    “嗯?”

    紀寧陡然停下時空回流。

    並非是爆炸,時光倒流,一切是倒著呈現在紀寧眼前,實際上正常的場景是——無盡物質匯聚經過漫長時間最終形成了龐大的混沌宇宙!

    “混沌宇宙,原來是無盡物質匯聚形成?”紀寧輕輕點頭,繼續時光倒流。

    “嗯?”紀寧立即發現了特殊之處。

    那些物質朝四面八方沖擊,它們逐漸匯聚,形成一個個天體,有的大,有的小。最大的便是九座混沌宇宙。

    “所有的物質,都是來源于一個方向。”紀寧發現了這點,目光立即順著那些物質的來源處看去。

    看到了。

    隨著時光倒流,紀寧循著物質‘倒退’的方向看到了。

    在無盡空間極為遙遠的一處廣闊區域,那里曾經有著一座無盡龐大的陸地,那陸地之廣闊不可思議,甚至都遠遠超過了混沌宇宙。

    “好大一座大陸,它就是一切的源頭?”金衣紀寧一邁步就立即朝那一區域靠近過去。

    “他發現了?”在漂浮的巨石上。消瘦的青袍牛角人遙遙看著,當紀寧朝一些起源的區域前進時,他心中一緊。

    當即青袍牛角人也邁步穿梭虛空朝那趕去。

    ……

    紀寧來到了當初那龐大大陸所在的區域,時光倒流,紀寧眼前浮現當初龐大大陸還存在時的場景,這比混沌宇宙龐大的大陸……同樣孕育了比混沌宇宙還要多的多的生靈,無數的生靈,無數的種族。

    “真是繁華。”紀寧看著,目光穿過時光,看到過去那無數的生靈。

    “轟~~~”

    那塊龐大大陸在碎裂。

    “你們這些叛徒。叛徒。”一名黑袍帝皇體型巍峨,氣息巍峨。在他周圍則是足足過百名氣息強大的存在,他們長相各異,或是人形,或者獸形,可他們戰斗起來威能浩蕩。

    “叛徒?你奴役我等,我等艱辛修行難道要永遠成為你的奴僕?”

    “哈哈……你以為留在我們的魂魄真靈中的印記能控我們的生死,愚蠢啊愚蠢,你終究只是這片大陸的意志生命。並非是真正的修行者。你哪里知道終極至尊的厲害。你對我們的控制,我們早就都擺脫了,只是故意偽裝隱瞞而已,就等機會了。”

    “我們隱忍這麼久。蒼雲兄更是耗費無盡心血,創出這滅絕大陣,就是為了對付你。”

    紀寧雖然听不懂那一個時代的強者們所說的話。

    只是從戰斗場景紀寧就能判斷那過百名強者的境界,也能判斷那位黑袍帝皇的境界。

    “什麼。”看他們戰斗的模樣。紀寧吃驚了,“圍攻的都是終極至尊!”

    圍攻黑袍帝皇的一百二十九位強者,個個都是終極至尊。且他們構成了極為繁雜的龐大陣法。即便紀寧同樣是終極至尊,也覺得那陣法難以堪透,他隱隱感覺,那恐怕是一位憑借陣法成就終極至尊的大能所創。讓一百多位終極至尊力量完美結合。

    “竟然這麼多終極至尊。”紀寧有些被震住了,“反而那黑袍帝皇一招一式威能雖然浩瀚,可境界反而要弱一籌,似乎不是終極至尊。境界弱,竟然能以一敵一百二十九?”

    嘩。

    旁邊一道身影跨過時空出現,正是青袍牛角人。

    “你?”紀寧看著他。

    “我們這是第一次真正面對面吧。”青袍牛角人微笑道,“我,西斯宇宙,太初。”

    紀寧一怔。

    他忽然想起一個問題,自己的混沌宇宙還沒名字呢,畢竟九個混沌宇宙,難道一直叫‘混沌宇宙’。該叫什麼名字呢?回憶起自己的家鄉,那浩瀚的混沌宇宙內無數生命一路掙扎修行,多少先行者一路披荊斬棘,直至紀寧如今功成,這混沌宇宙才算進入新的階段。

    “莽荒宇宙,紀寧。”紀寧看著青袍牛角人。

    “莽荒,紀寧?”青袍牛角人念叨著。

    “你來這,何事?”紀寧對青袍牛角人沒好感,直接問道。

    青袍牛角人指著前方,那時光回朔下觀看到的那一場大戰︰“在上一個紀元,那座無比龐大的大陸最終就是因為這一戰而最終大崩解。崩解後,在無盡空間中形成了無數的天體,最大的就是我們的九座混沌宇宙。”

    紀寧听著。

    “那座黑袍帝皇,是這片大陸世界的本源意志化身。這座大陸的本源,可比我們混沌宇宙要強多了。所以本源意志愈加強大,甚至產生自我靈性。”青袍牛角人說著,“他管理著整個大陸,操縱著整個大陸無數生靈,那些修行者一旦修行到永恆帝君境界,在合道成功時都會被他烙下印記,個個生死都受他操控。”

    “他只是意志生命,只懂得一條條永恆終極之道……並不懂至尊終極之道!可他能夠利用整個大陸的力量,所以他是無敵的。”

    “這大陸生靈無數不斷衍變,漸漸有終極至尊誕生,可即便成了終極至尊,依舊脫離不了那烙印。漸漸的,終極至尊一個兩個三個……越來越多。這些終極至尊中,終于有極為厲害者,悟出了破解烙印之法,暗中傳授給其他終極至尊。”

    紀寧在一旁聆听著。

    “看,就是他。”青袍牛角人指著圍攻中的其中一位白發男子,“他叫赤風大帝,是黑袍帝皇座下九位大帝之下,幫他管理整個大陸,就是他破解了烙印。”

    “後來這位叫蒼雲的陣法終極至尊,創出了這可怕的滅絕陣法。”青袍牛角人又指向了一位頹廢男子。“他是黑袍帝皇座下第七宇宙巡守者。”

    “第七宇宙?”紀寧忽然道。

    “你可能沒太在意,在龐大的大陸周圍,其實還有三十二座宇宙。大概有我們混沌宇宙一成大小。”青袍牛角人說道。

    紀寧道︰“你知道的真多。”

    “哈哈,這段上個紀元的歷史,我時光回朔看了太多次了,甚至他們的語言我都學會了。”青袍牛角人笑道,“看的次數多了,這些終極至尊們,我一個個都能知道來歷。甚至知道他們從弱小崛起的過程。唏噓啊,可惜那一戰,最終那位黑袍帝君瘋狂下寧可毀掉整個大陸和這些終極至尊們同歸于盡了。”

    紀寧也看到了。

    那一個大爆炸。

    上個紀元的那可怕的意志生命以及一百二十九位終極至尊,個個身死。甚至大陸上所有生命,其實周圍那三十二座宇宙也被波及毀滅。那爆炸威能太大了!整個無盡空間都因此都被掃蕩了一遍,無數奇異生命都盡皆滅絕。

    ……

    紀寧听著青袍牛角人敘說,不斷時光回朔。歷史不斷顯現。

    那座大陸的歷史太長了,紀寧在倒退中也逐漸學會了那個大陸的語言,也認識了那一位位已經死去的終極至尊們。

    比如黑袍帝皇座下第十九宇宙巡守者‘飛雲尊者’。同樣的一位劍道終極至尊。

    又比如黑袍帝皇座下第三宇宙巡守者‘陰陽尊者’,那是一頭通體漆黑無比雄壯的老牛。

    一位位強者,擅長不同。

    “幸虧我的家鄉,混沌宇宙本源產生的意志只是一種本能,而沒有形成‘自我’,形成生命。”紀寧越看越加後怕,那座大陸,所有生靈都在那位黑袍帝皇奴役下無法擺脫,直至那最終一戰。

    時光回朔一直倒退到整個龐大大陸內還沒有任何生命的最早期,便無法再繼續倒流。

    “到盡頭了,時光無法再倒流了。”青袍牛角人說道。

    紀寧點頭,一切場景消失,眼前都恢復了正常場景。

    “嗯?”紀寧看到了前方,在當初那片廣袤大陸的位置竟然也有一座宇宙,這座宇宙還在緩緩吸收著周圍的物質,顯然還在形成的過程,沒有真正完善。

    刷。

    金衣紀寧一邁步,就到了那座宇宙的面前。

    “紀寧。”青袍牛角人心中一緊,連跟過去。

    紀寧的神念瞬間就滲透進了這座逐漸形成的宇宙內部,它內部還一片混沌,都還沒有任何生命,說道︰“真奇怪,上一個紀元都過去這麼久了,其他的混沌宇宙都早就形成了,這一座宇宙竟然還沒形成。”

    “無盡空間,一切皆有可能。”青袍牛角人說道。

    “它形成的速度真慢。”紀寧笑道,“從之前時光回朔來看,那場大爆炸後,這里就開始有物質凝聚,只是凝聚到如今,依舊都遠不如我們的混沌宇宙。在我的家鄉,一般生長的越慢,最終誕生出來的就會越加厲害了得。”

    青袍牛角人心中一顫,依舊面色如常︰“哦?”

    “我沒和你說謊。”紀寧笑了。

    是啊,哪吒,是在胎里三年六個月才生的。自己女兒紀明月,也是在胎里五年兩個月才出生。

    “總感覺這一座宇宙,形成速度太慢,而且還是在原先的大陸位置。”紀寧笑道,“說不定將來會誕生比我們混沌宇宙更強大的存在。”紀寧純粹是聯想豐富。

    “不可能,當初那座大陸爆炸崩解,大部分物質都匯聚成了九大混沌宇宙。剩下的物質根本不可能再形成更強的宇宙。”青袍牛角人自信道。

    “說的也對。”紀寧看了青袍牛角人一眼,說著便拔出了背後的北月劍。

    鏘。

    一劍劃過無盡虛空,帶著無盡之鋒芒。直接斬向了前方那一座在逐漸形成的宇宙。

    “住手。”青袍牛角人立即一伸手,手臂暴漲,擋在紀寧的劍芒前方。

    二者撞擊。

    衣袍碎裂,青袍牛角人露出了干瘦卻無比堅韌的黑色右臂,右臂表面絲毫無傷。

    “紀寧,你這是作甚?”青袍牛角人怒道。

    “當然是毀掉它。”紀寧道。

    “好好一座宇宙,沒任何威脅,你為何毀掉?”青袍牛角人道。

    “我一開始只是覺得好奇,畢竟在原先大陸位置有一座宇宙形成如此之慢,讓我想到家鄉那些出生越慢越厲害的一些事……可你卻一直反駁我。你越是這麼說,我越加覺得不對勁。這一試……你果真阻擋了。”紀寧笑了。

    青袍牛角人听了頓時焦急後悔。

    他也是想讓紀寧認為這宇宙很普通,沒想到反而讓紀寧警惕。須知紀寧這次法身出來,就是懷著戒備之心查看有無對自己家鄉威脅的,他本就覺得這宇宙有些特殊,出手試試也就是很自然的事了。青袍牛角人如果阻擋,這代表有秘密。

    不抵擋?毀掉一座沒生命的天體,毀了也就毀了。

    “嘩。”

    金衣紀寧再度揮出神劍,威能浩蕩。殺向那座宇宙。

    “別,我告訴你它的秘密。”青袍牛角人一邊抵擋一邊連道,“這也是我漫長時間偶然發現的,若是將來有其他掌控者。你切勿告訴其他掌控者,這座宇宙的確有許多特殊之處,雖然它體型不會太大,可其中也有許多玄妙處。且听我細說。”

    說的再好听都沒用!

    “給我滅。”紀寧眼中泛起殺意,顯現三頭六臂,六只手各抓著一柄北月劍。劍光縱橫凶厲無比,攜帶著龐大混沌宇宙的威能。青袍牛角人也愈加焦急,眼前這個北冥是終極劍道至尊,最擅長殺伐啊。純粹防御他扛得住。可要完全擋住紀寧不讓他傷到那一座宇宙就難了。

    “吼~~~”青袍牛角人身形陡然變化,化作了無比龐大的一頭雄壯凶厲黑色老牛,這座老牛的蹄子下方還有著巨大的陰陽陣圖。

    “是你,那黑袍帝皇座下第三宇宙巡守者‘陰陽尊者’?”紀寧認出來了,眼前青袍牛角人,正是上一個時代圍攻黑袍帝皇的一百二十九位終極至尊之一,“你竟然沒死?”

    在之前時光倒流場景中,明明他已經死了。

    紀寧立即意識到背後有大秘密。

    “該死!”黑色老牛越加焦急憤怒,“有我在,你休想毀掉它。”

    “轟轟轟~~~”

    在那一座宇宙旁,金衣紀寧和黑色老牛搏殺在一起。

    威能浩蕩,波及四方。

    這黑色老牛,從上一個紀元活到這一紀元,他如今顯現的身體更是他煉制出的最強的可怕的戰獸兵器。

    紀寧則是終極劍道至尊,擅長殺伐,而且他目的也不是擊敗這老牛,而是毀掉那座宇宙。這西斯族掌控者顯露出身份都要保住那宇宙,也讓紀寧意識到它的重要性。

    “你別毀了它,它有諸多好處。”黑色老牛繼續勸說道。

    “給我滅吧。”

    紀寧瘋狂了。

    大量力量瘋狂灌入北月劍,北月劍之前已經重新煉制過,內部有類似山水碑的禁制,可施展出極強的一擊。

    黑色老牛也感覺到這股威能了,也焦急色變,這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那山水碑還是他給的伊耶爾!

    “轟。”“轟。”“轟。”“轟。”“轟。”“轟。”

    毀天滅地的六道劍光,貫穿無盡虛空,黑色老牛也扛不住,只能絕望痛苦的看著那一幕。

    足足五道劍光都撕裂了那一座宇宙,那座還很弱的,甚至還沒有真正完善的宇宙,作為一名掌控者的瘋狂一擊……劍光完全撕裂了那不完善的宇宙本源,整個宇宙都在震顫開始了崩塌。

    “不,不——”黑色老牛發出痛苦的低吼。他顯現出了原先模樣,依舊一襲青袍,他絕望看著這一幕。

    “為什麼,你為什麼一定要毀掉它。”青袍牛角人看著紀寧。

    “不管這座宇宙將來會有何等的神奇,可現在它毀掉了,便一切成空。”紀寧道,“你也不必和我說那麼多,你說的再多,我都不會信你,誰知道你說的是真是假。我只知道……毀掉一切威脅。那就無需再有什麼廝殺紛爭。能成為一名掌控者我已經心滿意足,我沒有野心去侵入其他的混沌宇宙,沒有野心爭奪其他,我只要保護住我的家鄉。”

    紀寧說完,轉頭就走。

    看著金衣紀寧飛離而去,青袍牛角人痛苦無比,在西斯宇宙內,他的本尊正手握著一塊碑石,上書‘定界’二字。

    “上一紀元。最終功虧一簣整個大陸毀掉,我僥幸得到那帝皇死時遺留的‘定界碑石’,一絲真靈躲在定界碑石,才逃過那一劫。甚至進入一座混沌宇宙,最終成了掌控者。”青袍牛角人痛苦無比,“殘存的那座宇宙一旦真正完善,就能和定界碑石合一。那我就有希望真正登頂……”

    “沒了,沒了。”

    青袍牛角人漸漸的也平靜了。

    失去的,已經失去了。無法再返回了。

    “或許我太偏執了。”

    “現在成了掌控者,已經無敵了,為何一定要變得更強?”青袍牛角人漸漸清醒,他也是上一個紀元被奴役太久,所以病態的渴望成為最強,站在最高處統領一切。

    可這個時代,和上一個時代已經不同了。

    在紀寧毀掉那宇宙的時候,那大陸重現的機會也被毀掉。

    已經沒機會了,他反而真正解脫了。

    “解脫了,沒什麼好爭的了。”青袍牛角人也朝自己混沌宇宙走去,“沒有野心,只要保護家鄉?莽荒,紀寧?有這樣的掌控者,也不錯。”

    ……

    紀寧的金衣法身在無盡空間中建造了一座別府,長期居住在無盡空間,偶爾便行走各處。

    他不敢保證將來會不會有威脅出現,可他為了家鄉,會傾盡全力。

    *******

    莽荒宇宙內。

    白衣紀寧在虛空中,波林至尊、厄孔至尊在其身後兩側。

    “鴻然兄,來吧。”紀寧笑著道,前方頓時無數光點顯現,在自己的混沌宇宙內,紀寧堪稱無所不能,他能夠觀察到過去的鴻然至尊的魂魄真靈一切,虛空造物,重現真靈。

    只見一名有著兩條肉須的禿頂老者出現了。

    “我這是怎麼了?”鴻然至尊愣住了,看著紀寧、厄孔、波林,“北冥,你們,你們……我不是死了嗎?不是連真靈都被吞噬了麼?”

    “別急啊。”波林笑道。

    “再等等。”厄孔也道。

    紀寧也笑著︰“鴻然兄且稍待。”說著旁邊又是無數光點出現凝聚,出現的是貘谷至尊,跟著是帝石至尊、天食至尊。後來又出現了一位飄逸瀟灑的啟至尊,最後出現的則是一位滄桑的熵骨至尊。

    八位至尊齊聚,整個莽荒宇宙從古到今的八位至尊都聚集在這了。

    “這位便是北冥。”波林至尊笑著介紹,“他修終極劍道,跨入終極至尊境,煉化掌控整個混沌宇宙。這才將大家一一都復活過來。”

    “北冥兄。”熵骨至尊瞪著那大眼楮看著紀寧,啟至尊也好奇覺得紀寧很親切。

    “說起來,啟至尊待我還有指引之恩。”紀寧笑道。

    他們在一起敘說著。

    個個都覺得世事無常,死去了竟然還有復活之日,啟至尊的指引對紀寧很重要,若無指引,恐怕也悟不出永恆終極劍道。而紀寧最終成了掌控者,又復活了啟至尊,一切就是如此的有趣。

    “諸位,兩次戰爭,我們死去的太多太多的主宰帝君。他們為我們整個文明而戰死,自然都得活過來。”紀寧笑道。

    轟——

    整個混沌宇宙都在震蕩。

    “我,我怎麼回事?”

    “我不是死了嗎?”

    “這里是哪?”

    一個個復活出現在混沌宇宙各處的主宰帝君們都有些發愣,他們的記憶都停留在死前那一刻,紀寧觀過去,知曉一切主宰帝君。那些因為戰爭戰死的盡皆一一復活,其中也有自己一些認識的,比如自己的弟子‘青竹’楊屈定,還有合道失敗後行走四方認識的一些朋友。

    大量的強者重新歸來。

    “北冥,這麼大規模復活,對混沌宇宙不太好吧?”鴻然至尊問道。

    “放心。”紀寧笑道,“復活後,依舊是混沌宇宙一份子。力量輪轉,真正消耗掉的極少。比如復活了你們六個,消耗的大概是一名至尊的力量。復活了大量的主宰帝君。真正消耗的依舊很輕松。”

    開玩笑,殺死一個伊耶爾,吸收的力量就超過百名至尊了。

    ……

    紀寧和其他八位至尊囑托一番後,便立即離去,來到當年三界所在處。

    對三界,紀寧情感更深。

    女媧、菩提、彌勒、夸父、濟癲等一個個也都得到紀寧傳音來此,都站在紀寧身後迎接當年的老友們。

    “歸來吧。”

    紀寧看著前方,一念之下,當初的三界重新顯現。在三界虛空中。

    頓時無數光點匯聚,出現了密密麻麻身影,其中有和源老人、無間門一戰死去的三界仙魔們,也有更早期死去的仙魔。三清道人、如來佛祖、覺明佛祖、燧人氏、神農氏、伏羲氏、桓木主人、大師兄後羿、共工、三壽道人……

    無數的仙魔一一復活,老友們一一齊聚。

    如來、阿彌陀佛、阿難等等一個個老友在一起,道門的三清、逍遙道祖、呂洞賓等等一個個相聚,活著的敘說這些年發生的事。

    太多了。太熱鬧了,那麼多老友都復活。

    “師弟。”後羿牽著嫦娥的手,走到紀寧面前。“謝謝了。”

    “哈哈,大師兄,你就和嫂子多聊聊吧,不用管我了。”紀寧說著。

    “師傅。”紀寧走到了三壽道人面前。

    三壽道人卻有些猶豫遲疑,他本是豪爽之輩,可他也听到了菩提等老友的敘說,知道如今紀寧何等的厲害。簡直到了逆轉生死,穿梭過去未來,無所不能的地步。這樣的存在是自己的徒兒?雖然名義上是,可自己還是第一次看呢。

    “北冥。”三壽道人還是有些遲疑,終究第一次見面,沒有真正的師徒感情,感情是處出來的。

    紀寧也沒強求。

    他看著遠處,三界眾仙魔們,活著的,和那些復活的,一個個彼此相聚敘說著,恐怕沒個幾年折騰,這熱鬧停不下來。

    紀寧當即往後退了一步憑空消失不見了。

    ……

    紀寧來到了當年三界的大夏世界的安澶郡黑白學宮內,這座因為紀寧一念形成的大夏世界,還沒有任何生命。

    “師姐。”

    紀寧走到了黑白學宮的論道殿外,師姐將是自己最後復活的,也是專門單獨復活的。

    “歸來吧,師姐。”紀寧心意一動。

    無數光點浮現。

    光點美麗充滿靈性,飄灑著凝聚在一起,形成了黑衣少女余薇的模樣,隨著真靈碎片的不斷匯聚,黑衣少女余薇漸漸的眼眸中有了神采,她在看著面前的紀寧,紀寧也在看著師姐余薇。

    白衣紀寧、黑衣余薇,就這麼的彼此對視著。

    當所有真靈碎片完全匯聚,余薇完全恢復了記憶,整個人也有著生命的氣息。

    “師弟?”余薇有些不敢相信,她的記憶還停留在在三界戰場上,被神王殺死的一幕。

    “師姐。”紀寧走上前去,輕輕擁住了妻子,抱著,聞著她的發香,已經很久遠一直塵封在記憶中的味道在鼻尖,紀寧感到自己都醉了,一路修行,一路征戰,拼了,搏了這麼久,一切都值了。這一刻就已經超越了永恆。

    余薇也抱著紀寧,她還有著些懵懂,她的記憶是從三界戰場被殺死直接跳到現在,她不知道紀寧經歷了多少,可她能知道,能死而復生,紀寧一定付出了很多很多。

    紀寧終于放開了余薇,握著妻子的手。指著周圍︰“師姐,還記得這里嗎?”

    “怎麼不記得,論道殿,你和我比試,那次你可是輸給了我。”余薇也說道,忽然她忍不住道,“師弟,能告訴我,都發生了什麼嗎?”

    “我們坐下來慢慢說。”

    紀寧拉著余薇。

    二人就坐在論道殿殿前的台階上,紀寧敘說起來︰“那一戰。神王將你殺死……”

    紀寧敘說著,將三界之戰說完,說了自己去大莫域,還有被芒涯主宰擄掠去,甚至進入異宇宙的事。後來悟出終極劍道跨入道君,一步道君,二步道君……在虞星海冒險,在易波界內爭洞溟玉符……甚至和聖城之主搏殺,得到洞溟玉符。乃至禽火神,求鴻然至尊復活……

    “那次復活失敗,我很傷心。”紀寧指著前方,“我在論道殿前喝的大醉。睡在雪地上。”

    紀寧心意一動。

    周圍雪花飄飄。

    紀寧和余薇欣賞著著雪景,紀寧笑道︰“說來奇怪,當時我很傷心,于是雪花飄。可現在看著雪花我卻很開心。”

    余薇沒說什麼。只是緊緊握著紀寧的手,她听紀寧說那麼多早就很心疼了。

    “後來我合道了,可惜失敗。”紀寧繼續說著。說去找女媧,說見了五位至尊,說救丹尊者陷入西斯族的隱秘世界得《木尺五篇》,最後一搏自己悟出虛空不滅,得以真靈不滅。爾後因終極帝君的誕生,西斯族發動了戰爭。

    “生死一線,我們贏了,我突破了,跨出了最後一步。”紀寧笑著看著余薇,“贏了,所以一切都能成真,那一個個朋友都活了過來,當然還有你。”

    余薇看著紀寧。

    她真的想不到對她而言,僅僅是一眨眼,便從三界戰場戰死到了此刻,紀寧卻經歷了那麼多,她真的很心疼。

    “看。”紀寧指著前方。

    在論道殿前方,滿是積雪的土地上忽然長出了一株梅花,梅花生長綻放出一朵朵美麗的小花,幽幽的芳香彌漫開來。

    “我前世有一句話,不經歷一番寒徹骨,哪得梅花撲鼻香。”紀寧哈哈笑了,“我也算是經歷過寒徹骨了,現在總算聞到這梅花香了。”說著紀寧在余薇的臉旁嗅了下,很是臭美道,“嗯,梅花香,真香,真香。”

    論道殿前。

    雪地上,梅花卓然而立。

    紀寧和余薇就依偎著坐在台階上敘說著,談完修行事,又說起了女兒。紀寧有很多話要說,余薇有很多想要知道的。

    ……

    三界。

    一場前所未有巨大的盛宴正在進行,混沌宇宙掌控者北冥至尊‘紀寧’親自召開,八大至尊,無數有功的主宰帝君們都被紀寧直接挪移過來,參加這一場盛宴。這也是戰爭取勝後的歡慶盛宴。

    盛宴高處。

    紀寧坐在最高處,身旁便是妻子余薇。在兩側便是鴻然至尊、波林至尊等一個個共八位至尊。

    在下方便是不分高低,海量的主宰帝君們。至于菩提、女媧、紀明月他們為首的一批三界仙魔們則是單獨佔領一片區域。

    這場盛宴。

    會有大能們論道,也有諸多歡慶之事,甚至許多修行者帶來一些表演,擅長樂曲者,擅長繪畫者,各種表演精彩絕倫,眾多修行者同樂!

    “真沒想到會有這一天。”地藏佛祖微笑道。

    “我更沒想到,這位北冥至尊會是我的徒弟,我一天都沒教過他呢。”三壽道人哈哈喝著酒。

    “故意炫耀,你這是炫耀。”赤明也連道。

    “就是炫耀咋地?”三壽道人瞪眼。

    ……

    後羿和嫦娥在一起,後羿不再是過去樵夫那等落魄模樣了,反而意氣風發。

    在另一邊。

    青竹楊屈定和泓曦主宰也同樣在一起。

    他們這兩對,一個是三界陣營,一個是紀寧弟子陣營,都是靠在一起的。雙方都是微笑點頭。

    ……

    “你就是芒涯,听說你當初將北冥至尊擄了過去?”芒涯主宰也是一名人了,好些主宰帝君都來結交,芒涯主宰樂呵呵︰“哈哈,是啊,我也是運氣啊。誰知道呢,就那麼一口,剛好就帶走了當時的北冥至尊。哈哈,運氣運氣。”

    ……

    “北冥可是我生死兄弟,我跟你說,我當初就瞧出北冥肯定不凡了。”九塵正和其他主宰帝君們吹噓著。

    ……

    丹尊者也和她的大哥在一起,笑吟吟來參加這場盛宴。和遠處的紀寧視線踫撞時,都遙遙舉杯。

    ……

    一片海吃海喝,眾仙魔大能同樂,這麼多大能匯聚。也是前所未有。那些表演的大能們都極盡手段。

    在最高處的紀寧和余薇。

    看到下方各處,看到了紀一川尉遲雪,看到了女兒紀明月和她道侶石澤,看到了三界眾仙魔,看到了自己成長過程中和自己有過接觸的無數大能們。

    “西斯,太初。”紀寧默默道,“有什麼好爭的呢?守護好自己最關心的,便足夠了啊。”

    紀寧轉頭和余薇目光交匯。

    “我想親你一下。”紀寧說道。

    “這麼多仙魔大能呢。”余薇嚇了一跳,連道。“不行不行,等盛宴結束後。”

    “別怕,你丈夫可是混沌宇宙掌控者,我讓他們看不見。他們誰都看不見。”紀寧埋頭一口吻在余薇的嘴唇上。

    (全書終)

    呼。

    結束了,從2012年12月16號開始到今天,近兩年半時間,《莽荒紀》的旅程終于結束了。從那個地府中懵懵懂懂的去投胎的紀寧到如今,龐大的莽荒紀世界就此畫上了一個句號。

    這是番茄寫的第七本小說,從《星峰傳說》《寸芒》《星辰變》《盤龍》《九鼎記》《吞噬星空》過來。這是第七本。

    《莽荒紀》小說做了游戲做了動畫,動畫第一集已經播放,因為剛開始不夠熟練會比較慢,從第三集開始應該會越來越來快,最後應該會穩定在一周一集,會持續播放。還有電視劇也要開拍了,到時候也會上衛視播放的,電影也在籌備中,不過莽荒紀電影投資比較大,肯定會很慢,這些消息的進展,大家可以關注莽荒紀的品牌專屬站優宅網youzhai。

    呼,回憶這兩年半。

    哈哈,兩年半好長的時間啊,番茄的寶寶出生,如今都能背詩詞了,我都吃驚。

    至于這兩年半寫小說,剛開始的時候很輕松,激情四射,一氣呵成寫的很爽,可到了中後期就太累了,特別過兩百萬字後,就好像長跑到了一個極限一樣,那時候很崩潰。每天睡的都很晚,夜深人靜抓頭發想小說,甚至都懶得去洗澡,瘋魔了般。

    最累的就是去年下半年,壓力太大,因為每天得更新兩章,情節想的不夠完美也逼自己想,因為必須得更新。這種逼迫,都快瘋了。去年下半年有好幾個深夜時分,我心跳都很難受,感覺隨時可能掛掉。後來撐到一月份,一咬牙不管了,選擇了一天一更。

    的確輕松很多,精神身體迅速恢復,我感覺我身體素質上升了50%,哈哈。

    《莽荒紀》是我的心血,也好像我生命的一部分,寫完了,有一些輕松,可以好好放松休息下了。可同樣也有著不舍,心情很復雜。

    不管怎樣,莽荒紀寫完了!

    番茄這本書ok了,這個大結局番茄是笑著寫完的。

    嗯,接下來嘛……

    就是新書啦!

    新書會是一本異界大陸類小說,這種類型和番茄之前寫過的任何一本書類型都不同,甚至里面的體系都是從沒有小說寫過的!哈哈……畢竟寫小說已經近十年了,自然要尋求突破!我只想說,新書我會用所有的感情去寫,所有的熱情去寫。

    當然——

    莽荒紀寫完,番茄會先完全放松放空頭腦休息,爾後再準備新書。番茄會休息兩個月多點時間,在6月15號正式開新書!

    嗯嗯,關于番茄新書的消息,還有其他一些私密消息等等,大家可以關心番茄的公共微*信哦,番茄會經常發一些消息的,搜‘我吃西紅柿’或‘fanqie34’就能加番茄了。

    好啦~~~~

    一切ok啦。

    莽荒紀的世界,就到此結束了。再次見面就是新書的世界了,6月15號再見嘍~~~~

    番茄

    4月10號晚于揚州(未完待續。。)

    ...

    ...



伊莉小說網 | 莽荒紀 | 莽荒紀最新章節

 ** 作者︰我吃西紅柿所寫的《莽荒紀》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莽荒紀》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莽荒紀》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