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莉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不敗戰神txt全集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第五百八十一節 劍客、無形劍波、娘炮
作者︰方想 下載︰不敗戰神TXT下載
    第五百八十一節 劍客、無形劍波、娘炮

    _第五百八十一節劍客、無形劍波、娘炮_奇幻•玄幻頁縱橫

    凌旭的肆意瘋狂,鶴的飄渺空靈,卻都沒有井豪給孫杰的震撼大。

    井豪看上去更加平凡普通,但是此時的井豪,卻不自主地吸引所有人的目光。他的衣著樸素,靜靜地飄浮在空中,黑劍隨意地拎在手中,每個動作,都灑脫隨意,沒有半點殺意。

    可是孫杰的臉色,卻變了。

    劍客!

    這是一名真正的劍客!

    劍客是一種古老的職業,古老到它們已經跟不上時代,他們並不在意勝利,他們只在意手中的劍,只在意對于劍理解,達到何種境界。他們餐風飲露,孤身一人,追逐著那虛無縹緲的理想,他們已經跟不上這個時代。

    這是一個團隊協作的時代,是兵團制霸的時代。

    個人的力量總有窮盡之時,集體的智慧才可以真正的改天換地。他們和這個時代格格不入,他們渾身散著陳腐的氣味,他們執拗固執地抱著那些已經過時的東西,怎麼也不肯放手。

    可是,曾經見過真正劍客的孫杰,卻比一般人更了解這些家伙的危險。也許你能用兩百人輕松殺死他們,可如果你沒有防備,他們就像一根堅硬的錐子,戳穿你的防線,袑騑陷釭獐C尖已經抵你咽喉。

    面前那個男人,身上就散著劍客的味道。

    就在此時,那人揮出一劍。

    無法形容那一劍的華麗,明明沒有多少光華,然而,孫杰的視野,被一道沒有任何弧度、筆直如尺的劍光,一分為二。

    整個中隊,也被這一劍,一分為二。

    死一般的寂靜。

    兩秒後,隊伍正中央的十名士兵,每個人額頭眉心處,都有一道極細的血痕,血痕緩緩蔓延洇開。

    十名士兵失去控制,從天空墜落。

    手中聖血飲黑色的劍身浮現妖異的暗紅,如同燒紅的烙鐵,井豪手掌的皮肉滋滋地燃燒,井豪卻神情如常,渾若未覺。

    你再凶殘,再暴戾,也只是我手中的劍。

    我于劍虔誠,于劍專注,卻不會在劍中迷失。

    我追求的不是力量,而是我心中的劍。

    井豪渾不在意,再次揚起手中的聖血飲。

    轉眼間十名士兵身死,二中隊長驚駭絕倫,頭頂上井豪散的凜然之意,讓他第一時間怒啊︰“燕護!”

    剩下的四十人,周身的光芒,融合為一體,隊伍中飛出上百只大大小小的光燕,它們在隊伍的周圍環繞翻飛,密不透風。

    臉色鐵青的孫杰終于神色稍緩,二中隊長的反應不算慢,說明沒有亂了方寸。燕護是他們專門的一種防守戰術,在戰局極端不利的情況下,往往能夠給他們贏得喘息之機。如果細看,便會現每一只光燕身上,都有一面透明的光盾。

    數以百計的光燕翻飛,形成一個極其厚實的防守罩。燕護與一般防護罩硬踫硬不同,這些光燕靈活多變,極具防守彈性,光燕會自動選擇朝最危險的地方匯集。

    靈活、聰明、充滿彈性的防守,便是燕護最強大的地方。

    可惜,慢了點。

    一個完整中隊的燕護,很難被擊碎。少了十人,對它的性能還是有影響,受損起碼達到百分之二十五。

    孫杰在心中飛快地計算,不過他並沒有太多擔憂,即使是完成度只有百分之七十五的燕護也不是個人力量能夠擊碎的。

    筆直的劍光再次在空中出現,它並沒有一閃而逝,而像劃在琉璃上的劃痕,就那般留在空中。

    這些劍客,總是會有古怪的地方。

    劍意法則,這一劍雖然談不上多強,但是卻蘊含劍意法則,可然不愧是劍客。

    孫杰心中暗自贊嘆,他倒是有些期待,這一劍斬在燕護會是怎樣的結果。本以為這次商洲之行,會很無聊,沒想到會遇到一些實力不錯的家伙。

    他已經在尋思這伙人的來歷,是否能夠招攬,充實自己的先鋒營。雖然孫杰崇尚的是整體的控制,但是這並不意味著他會忽視先鋒營的作用。無論是局部的撕扯,還是犬牙交錯的亂戰,以及最常見的潛行襲擾,都是這些桀驁不馴的亡命之徒拿手好戲。

    比如這名劍客作箭頭,在他身旁配上兩個中隊,突破能力絕對犀利。

    不過,先看看再說……

    等等!

    孫杰的瞳孔驟然擴張,那表情就像見鬼一般。

    靈活的光燕仿佛沒有意識到危險的來臨,劍光從天而降,筆直如尺,如切豆腐。燕群被一分為二,七名士兵來不及閃躲,眼睜睜地看著劍光從他們的身體掠過。

    血光暴綻。

    他們臉上的驚愕,還未消退,體內的能量已經失控。

    能量爆炸的火光,籠罩整個中隊。

    誰也沒有想到,燕護竟然都無法阻擋這一劍,周圍都是翻騰的火焰,耳中一片轟鳴,士兵們懵了,他們本能地倉皇從爆炸中沖出來。

    在這樣的情況下,他們還能保持大致的隊形,可見他們的訓練有素。

    但是如今鶴和井豪,已經不是第一次遭遇聖域兵團了。和石森的對練中,他們也摸索出一些兵團戰法的特點,一個最重要的地方,就是陣形。

    石森也和他們說過,對任何一支兵團來說,陣形是絕大部分戰術的基礎,否則的話,連能量都無法同步。

    機會!

    剛剛沖出火團的士兵,只覺得眼前一花,一個如鬼魅般的身影,闖入他們的視野。

    鶴的突然出現,讓士兵們一陣驚慌,他們只能本能地抵擋。

    最前方士兵的臉上忽然出現詭異的呆滯,他僵在原地,他幾乎瞬間掙脫這種狀態,但是他喉嚨一痛,一抹血沫飆射,他睜大雙眼,驚恐無比,飆射如箭的血沫在他的視野中化作一蓬血霧。

    那個鬼魅的黑色身影,已經消人不見。

    他的身體在迅墜落,意識開始渙散,那一劍為什麼看不見……

    噗噗噗。

    轉眼間,又有幾人墜落,每個人無一例外,都是要害被擊中。

    目睹這一幕的武將和士兵個個臉色白,這些死去的士兵,喉嚨突然像是被無形的劍尖掠過,突然爆裂。

    孫杰再也按捺不住,失聲驚呼︰“無形劍波!”

    听到這四個字,孫正的臉色,刷地一下慘白。

    孫杰死死盯著在空中忽隱忽現有如鬼魅的黑色身影,沒錯,就是無形劍波!那個黑色的身影,每次變幻位置,便會泛起一圈無形無色的波紋。

    整支中隊,早已經被這一圈圈看似雜亂的無形波紋籠罩。看似曼妙空靈的劍舞,暗藏殺機,看似只會擾亂人心神的波紋,悄然疊加,猶如一道道潮水匯集成怒濤,形成無形的劍波。

    這些劍波的威力並不算大,甚至存在的時間不過幾秒,幾秒後它重新消散在那些看似雜亂的無形波紋之中。

    幾秒,已經足夠。

    孫杰心中有些冷。

    那些漾開的波紋,本身就具備擾人心神的功效,這些來無影去無蹤的劍波,根本防不勝防。

    空靈曼妙的劍舞,已經沒有人覺得賞心悅目,只會令人恐懼,由衷的恐懼。

    仿若身著黑袍的死神,翩然起舞,每一次舞動,都會收割走一條生命。你不知道什麼進候輪到你,你不知道劍波從哪里出現,會攻擊你哪里,當你知道的時候,你已經死了。

    沒有什麼比未知卻如此之近的死亡更令人恐懼。

    井豪兩道充滿劍意法則味道的劍光,沒有讓這支中隊崩潰,同伴的突然爆炸,也沒有讓這支中隊崩潰。

    而鶴這無聲無息的收割,卻讓這支驍勇善戰的中隊,出現崩潰的跡象。

    轉眼間,只剩下不到二十人,中隊長心中慘然,顧不得其他,嘶聲高喊︰“撤!撤回本陣!”

    他知道哪怕活著回去,也要被大人責罰。但是這麼短的時間,二中隊就只剩下這點人,他心痛至極,哪怕大人責罰,也顧不了了。

    所有的士兵如蒙大赦,慌忙而逃。

    鶴和井豪同時意識到,這是絕佳的機會,兩人不約而同悍然出手。

    井豪一抖聖血飲,七道筆直的劍芒,驟然從劍身綻放,如同七道極細的光束,沒入七名士兵後腦。

    鶴腳下錯步,連踏七星,劍如游龍,在空中掠過,眼花繚亂的變化,卻有如行雲流水。噗噗噗,六名士兵同時喉嚨血柱飆射。

    轉眼間,只剩下中隊長在內的四名士兵。

    屠殺!

    這是一場真正的屠殺,一面倒的屠殺。從頭至尾,二中隊沒有任何有威脅的攻擊,他們始處于被壓制的地步。

    對方的攻擊手段,層出不窮,防不勝防。

    短短幾個回合,精銳的二中隊,便只剩下四人,幾乎被屠戮殆盡,這也說明了雙方實力的差距。

    “好厲害!”唐天看得雙眼直,井豪和鶴的表現,看得他心馳神往。

    原來,大家都在前進啊!

    原來,大家都從未放棄啊!

    真是,太好了!

    唐天只覺得熱血沸騰,他的戰意,被幾人的驚人表現徹底撩撥起來。他早忘記這個時候應該沖過去,早點抵達寶光,他現在滿腦子只有一個想法,打一架!狠狠打一架!

    他的目光掃過那些敵人,很快,他就鎖定人群之中最顯眼的一人。

    沒錯,就是他!

    唐天兩眼放光,這個家伙一看就是這群人的頭頭。

    他雙手攏在嘴邊,扯著喉嚨,用盡全力高聲大喊。

    “喂,穿白衣服的娘炮,出來打一架!”

    全場一下子安靜下來,空氣都仿佛凝固。

    ps1︰微信平台果然是混蛋輩出的地方,一群混蛋先是一臉關切地問是不是深圳掃黃被抓進去,緊接著在得知只是感冒之後,則紛紛表示遺憾。真正刺傷我心的,卻是一個家伙說,方方之所以感冒,是因為變胖導致與空氣中病毒接觸面積增大……

    ps2︰推薦兩本新書。長得很霸道的羅霸道的《最強穿越者》和一點都不老的關中老人的《混世刁民》。



伊莉小說網 | 不敗戰神 | 不敗戰神最新章節

 ** 作者︰方想所寫的《不敗戰神》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不敗戰神》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不敗戰神》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