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莉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不敗戰神txt全集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第九百一十節 勝利者和失敗者
作者︰方想 下載︰不敗戰神TXT下載
    大概從唐天大人回來之後,梅麗莎就覺得事情好像突然朝著莫名詭異的方向發展,所有的事情都透著詭異,令她不知所措。【最新章節閱讀】

    看著自己面前劍拔弩張,大有一言不和拔刀相向趨勢的兩人,她很想說,你們真會玩……

    無論是火離若,還是修斯長老,換做以前都是她需要仰望的存在。火家和梅斯菲爾德家族沒有任何交集,火家在高高的雲端。修斯長老她倒是知道,梅斯菲爾德家族花費無數力氣結交的比安奇長老,便是修斯長老的至交好友。

    但是兩個人的身份地位天差地別,比安奇在聖殿的排位吊車尾,而修斯的排位卻是前五,是真正的實權長老。以梅斯菲爾德家族的勢力的聲望,沒有資格結交修斯長老。

    可是兩人卻在自己面前爭得面紅耳赤,打死梅麗莎也想不到有一天自己能有這樣的待遇。

    好吧,人家也不是沖著自己來的……

    那個什麼鬼信前輩?咦,她猛然想起來,千惠小姐手下,是有個叫阿信的家伙,不會是那個家伙吧?

    梅麗莎下意識地否定,她對千惠小姐非常尊敬,但是對這個阿信的感觀卻是非常不好。這家伙吊兒郎當沒個正行,整天不是在偷懶,就是在和吉澤吹牛,還經常被小蠻將軍收拾。

    這甚至引發她對小蠻將軍的崇拜,小蠻將拎著大刀那份颯爽英姿,她異常羨慕。

    應該不是,那還有誰?

    想了半天,梅麗莎都沒有想到第二個可能的目標。

    難道真的是阿信那個鬼?她有些狐疑。

    “請等一下。”梅麗莎不得不打斷激烈爭吵的兩位︰“不知兩位大人能否形容一下那位信前輩的模樣?”

    火離若和修斯立即停止爭吵。

    “個子不高,樣貌挺普通,但是很年輕。”修斯長老比劃著。

    “他是魂將。”火離若直指要害。

    梅麗莎愣住了,听完兩人的描述,她已經確定就是阿信。好吧,反正今天的事情都透著一股詭異,她這麼自我安慰。

    “我想我知道兩位大人說的是誰了,我這就請阿信……前輩出來。”梅麗莎很干脆道。今天的事情太邪門,還是讓唐天大人去頭疼吧。

    火離若和修斯齊齊精神一振,他們最怕的就是梅斯菲爾德家族含糊其辭藏著掖著,那他們就頭大了。尤其他們還擔心梅斯菲爾德家族誤會他們想以勢壓人,那他們哭都沒地方哭。惹惱了信前輩,直接把他們突突了也就算了,壞了上面的好事那才是萬死莫贖。

    所以兩人自始至終,都是小心翼翼,唯恐自己態度有半點不好。

    唐天和千惠也沒有想到火離若和聖殿竟然會找來,兩人開始低聲商量。阿信听到對方稱呼他為“信前輩”,頓時洋洋得意,跑到小蠻面前炫耀,結果被小蠻狠狠收拾一頓。

    于是,阿信帶著鼻青臉腫出現在火離若和修斯面前。

    他無視自己臉上的印記,大搖大擺在在兩人面前坐下,漫不經心道︰“你們找我?”

    “信前輩!”

    兩人異口同聲恭聲問好,隨即反應過來,怒目對視。不過這次兩人沒敢爭吵,而是正襟端坐。一位能夠一擊轟碎空間的強者,哪怕對方是名魂將,也當得起他們的這份尊敬。

    雖然新前輩看上去臉上有點小傷,但是兩人就當沒看見。

    “今天之前,晚輩都以為自己已經是世上最頂尖的武將,目睹前輩此戰,才知道什麼是坐井觀天,方知下之大,方知世上還有前輩這般強者。破碎虛空,竟然真有其事。我以前實在太可笑。”火離若忍不住開口,他是由衷佩服。

    他一向自視甚高,脾氣桀驁,但是遇到真正佩服的人,那是打心眼里佩服。

    阿信听得出來火離若的敬佩是發自內心,心中大是暗爽。

    修斯此時也忍不住道︰“是啊,晚輩在聖殿多年,各種天才強者見過無數,但是強如前輩者,聞所未聞。前輩生前一定叱 風雲所向披靡,前輩部屬亦是氣象森嚴,不知可有名號?如此無敵兵團,怎可無人知曉!”

    修斯人老成精,他看似吹捧阿信,實際上卻是拐彎抹角打听阿信的來歷。如此無敵強者,歷史上怎麼可能籍籍無名?

    但是他絞盡腦汁,也在腦海中搜索不到和信前輩想吻合的歷史人物。聖域的能量濃度太高,生成魂將的難度極大。但是越是強悍的武者,死的時候生成魂將的可能性越大。這些最頂尖的強者,他們生前的意志經歷過無數重的磨礪,早就堅韌如鐵,一旦他們心有執念,執念之強烈,連能量都無法侵蝕。

    這樣生成的魂將往往非常強大,而其中的一些最頂尖的強者,甚至會漸漸恢復生前的記憶,他們會開始有意識地修煉,日益強大。

    聖殿的歷史上,也曾經有過這樣的魂將。但是這些魂將降服的難度非常之高,而且他們雖然不再受能量的侵蝕,卻會受到歲月的侵蝕。

    成為魂將之後,記憶的容量就會大幅度減少,因為記憶會和他們的身體融為一體。時間的流淌,會不斷給魂將增加新的記憶,一旦超出了記憶的容量,魂將的身體就會慢慢消融,這便是歲月的侵蝕。

    為了能夠抵擋歲月的侵蝕,絕大多數魂將會選擇清空自己的大部分記憶,只留下內心最深處的執念,最不願意忘卻的記憶。

    只要信前輩能夠透露一點信息,修斯相信自己一定可以查得到信前輩的來歷。

    聖殿對于來歷素來看重,在聖殿眼中,忠誠遠比能力更加重要。當然,修斯沒指望信前輩對聖殿會有什麼忠誠,但是知道其來歷,也讓人放心些。

    阿信何等狡猾,一听修斯這話,那還會不明白,當場冷笑︰“這是要探我的老底?呵呵,我們可不熟,為什麼要告訴你?”

    他沒打算給修斯的面子,聖殿是他們的頭號目標,忌憚是有的,害怕那是半點沒有。就連那一丁點忌憚,也只不過是不想敗壞當下形勢。

    火離若巴不得修斯得罪信前輩,立即在一旁煽風點火︰“呵呵,前輩息怒,這不能怪修斯長老,只能說聖殿的作風一向如此,他們習慣了主宰別人的命運,難免會帶上點審問的口氣,修斯長老這也是無心之失。”

    修斯听到這話,當場捅死火離若的心都有,但是此時卻發作不得,臉上還得堆滿笑容︰“前輩誤會了,誤會了,晚輩只是心中一時好奇,好奇而已。絕對沒有半點審問的意思。對前輩,晚輩只有萬分敬仰,不敢有一絲他念。”

    梅麗莎呆呆地看著打廳內詭異無比的場面,心中一片茫然。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剛才修斯長老對她熱情萬分,她就已經覺得詭異。可是現在看到修斯長老臉上那笑容,她覺得自己是不是眼花了,那股子卑躬屈膝的味道,好像恨不得撲上去跪舔阿信的腳趾頭。

    這真的是聖殿的長老?還是排名前五的實權長老?

    火離若也是,從見到阿信開始,馬屁就像不要錢一樣。喂,你是火離若啊,威名赫赫的火離若啊!說好的桀驁不馴呢?說好的目無余子呢?說好的一言不和拔刀相向呢?

    再看看阿信,鼻青臉腫,卻儼然一副小人得志的模樣,就連坐在椅子上都沒有半點正形。

    這世界怎麼了?

    不是計劃失敗了嗎?怎麼失敗了,卻比勝利者還要勝利者啊?

    唐天大人已經強大到這般地步嗎?就連失敗也可以有這樣的姿態?梅麗莎心目中的唐天大人,變得愈發深不可測。

    阿信听了一會馬屁,滿足了一下自己“小小”的虛榮心,開始有些不耐煩,有這時間,到雙暴女那里去蹭蹭多好!

    他擺了擺手打斷兩人,︰“行了,你們不要廢話了,有什麼話就直接說,不要浪費我泡妞……我思考人生的時間。”

    火離若早就不耐煩了,拍馬屁他哪是修斯的對手,越到後來拍得越是艱難,听到阿信這句話,如蒙大赦,很干脆道︰“我想拜前輩為師。”

    阿信不置可否,目光轉向修斯。

    修斯沉肅然道︰“我代表聖殿,邀請信前輩和梅斯菲爾德家族加入聖殿。”

    火離若大急,他不是不想邀請,但是他來得太匆忙,沒有得到高層的授權,不敢隨意開口。

    他剛想說話,阿信擺擺手,打斷他,漫聲道︰“你們的意思我明白。不過我這人重實利,我也知道你們的權限有限,你們先回去,商量好條件,再來找我。反正就是那句話,誰給的好處多選誰。行了,今天就到這吧,我很忙的。”

    听到阿信最後一句,梅麗莎直翻白眼,這家伙每天都無所事事,游手好閑,哪有半點忙的時候?

    火離若和修斯也被阿信這番直接露骨的話震住。他們都是貴族世家,平時接觸的人,都是上流社會,哪里听過如此露骨如此**的索要好處的話?

    阿信沒有理會目瞪口呆的兩人,揚長而去。

    這一戰的風波,才剛剛開始散開。

    現在的聖洲兵團雲集,幾乎光明洲稍有名氣的兵團,都聚集在聖洲。秋殺院偌大的動靜,想掩蓋都掩蓋不了。

    秋天擎的絕世殺招,信前輩的破碎虛空,像颶風一樣傳遍整個聖洲。大家紛紛猜測,這位橫空出世的信前輩,究竟是何來歷。人們更是充滿羨慕,梅斯菲爾德家族一定是祖上積德,才能夠得到一位絕世魂將的青睞。

    很多都在猜測信前輩和梅斯菲爾德家族的祖上有什麼聯系,除此之外,大家想不到任何理由梅斯菲爾德能夠獲得信前輩的青睞。

    更多的家族充滿眼紅,憑借此戰,梅斯菲爾德家族可謂脫胎換骨,徹底翻身啊。

    沒有人會再把梅斯菲爾德家族當做一個底層的小名門。

    沒看到就連火離若將軍和聖殿的修斯長老都同時前往白雪城拜訪信前輩嗎,其中意味,不言而明。

    勝利者從來都是光芒萬丈,失敗者從來都是無人理睬。

    秋殺院一戰,讓梅斯菲爾德家族聲名鵲起,幾乎一夜之間,便躋身聖洲頂級豪門的行列,受到最熱烈的追捧。

    而失敗者秋家,卻在一夜之間,從頂級豪門跌落,門可羅雀。秋天擎的實力讓大家大吃一驚,但是那又怎麼樣?秋天擎已經死了。秋旭華天才橫溢,那又怎樣?現在下落不明。

    秋家還剩下什麼?

    在聖洲那些頂級掠食者眼中,現在的秋家,就是一塊肥肉。沒有保護的力量,秋家豐厚的資源、財富,引得無數人垂涎。倘若在和平時期,大家還有所顧忌,但是眼下這般轉折點,手上多一點力量,未來勝利的機會就會多一分。不少人已經在暗中開始謀劃。

    身為老牌豪門,秋家很清楚自己將會遇到什麼樣的遭遇,他們絕對不會引頸受戮。

    秋殺院慘案剛剛結束,對秋家來說,秋殺院的慘敗,他們更覺得這是一場慘案。他們知道,如果他們不能馬上做出有力的回擊,那麼他們很快就會被蜂擁而至的豺狼鬣狗撕咬粉碎。

    秋羽透過窗簾縫,看著遠處門檻都快被擠破的梅斯菲爾德商會,里面一張張熟悉的面孔,讓他怒火中燒,恨聲道︰“這幫牆頭草!平時跑到我們秋家搖尾乞憐,現在就跑去巴結梅斯菲爾德,這幫小人!”

    秋家已經被自己的盟友拋棄,沒有任何一個家族在這個時候,出來幫秋家說一句話。就連以前的附庸,伊麗莎白家族,此時也像躲避瘟神一樣躲避秋家。

    “世道不就如此嗎?勝利者理應得到這樣的待遇,失敗者從來一無所有。”他身後,躺在床上沒有正形的家伙漫不經心道。

    “我們還沒有敗!”秋羽沉聲道。

    “秋殺院之戰,我們確實敗了。”床上的男子懶洋洋道。

    “我們秋家還沒有敗。”秋羽擲地有聲,。他有些激動︰“我們還有旭華,我們還有你!”

    “不要對我有那麼高的期待。”床上的男子坐直起來,一臉無奈道︰“你們這樣,我的壓力很大。還有旭華嘛,只要他沒死,誰也不敢動秋家。”

    “都到了這個時候,阿寧你還說這話!”秋羽非常不滿,秋旭華生死不明,眼下的秋家到了最危險的時刻。

    “好了好了,反正我會全力以赴。”秋寧嘆息一聲,但是眼中卻閃過一絲精芒,旋即消失︰“你好好策劃,動腦子你比我強。”

    秋羽听到阿寧的保證放心下來,他對秋寧的實力充滿信心,只是擔心秋寧不認真對待,畢竟族里平時對秋寧半點也不重視。

    這也是無可奈何的事情,因為秋寧走的完全是截然不同的路子。

    秋家之前和聖殿的關系不錯,在秋旭華成為虎將之後,更是能夠從聖殿獲得一些特殊的東西,比如武技和魂術。

    聖殿的武技和魂術,來自天路的聖殿。武技因為比較低階,聖殿公開了不少,而魂術,則一直是聖殿秘而不宣的內容。不過這些來自天路的武技,在光明洲並沒有形成多大的風潮和影響力。偶爾會有人學一兩種武技,作為生產和生活的輔助。

    而天路的武技,是一個龐大的體系,由低到高,種類繁多。想要真正選擇武技,就意味著和聖域主流的兵團體系分道揚鑣,這是絕大多數人難以接受的。

    武技的威力也相當有限,對光明洲的民眾來說缺乏吸引力。

    相比武技,魂術的威力要大得多。畢竟在天路,那是聖者才能夠修煉的體系。但是,魂術也並沒有因此在聖域發揚光大。聖殿的秘而不宣固然是個原因,但是最主要的原因是,魂術過于復雜。

    魂術源自武技,是天路武者踏入聖者境界後的產物,更加高端。天路的聖者和聖域的聖者,除了可以直接調動能量這一個共同點外,有著太多的差別。比如魂域、魂值之類,更別說魂術卡這類聖域難以理解的產物。

    所以魂術在聖域並沒有被發揚光大,雖然聖域聖者多如狗滿地走。

    秋寧是個另類。

    他從小就對武技非常感興趣,不听長輩的勸告,痴迷武技。所以從小就不受家族的重視,他也無所謂,一意孤行。

    秋旭華和他年齡相仿,小時候一起長大,成為虎將之後,專門從聖殿弄了不少魂術給他。這些魂術聖殿對外保密,但是虎將的權限夠高,完全不受限制。

    聖殿其實也對這些魂術不太在意,一些無法修煉的東西,除了做參考資料外堆滿書架,沒有任何作用。

    沒想到,秋寧竟然走出一條道路,一躍成為秋家個人武力最強悍者。

    然而這對他的處境並沒有什麼改善。在這個兵團制霸的時代,對于秋家這樣的老牌豪門,秋旭華秋天擎這的頂尖武將,才能震懾宵小,拓展秋家的影響力。

    個人武力再強橫,能發揮的作用,也不過一個刺客。

    秋家需要刺客嗎?

    秋家上下,沒有人覺得秋家有一天會需要刺客來挽回自己的尊嚴。

    就連秋寧自己,也沒有想過秋家的命運,竟然會交到他手上。他有些出神,耳邊秋羽的聲音也變得有些飄忽。

    “我們等,聖殿和聯盟不是要拉攏梅斯菲爾德嗎?他們一定會同時出現,當著他們的面,把他們極力拉攏的絕世魂將抹殺,想必他們的表情一定會很精彩……”

    PS︰最近一直在感冒。

    ...



伊莉小說網 | 不敗戰神 | 不敗戰神最新章節

 ** 作者︰方想所寫的《不敗戰神》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不敗戰神》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不敗戰神》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