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莉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特種教師txt全集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第1799章 壞消息
作者︰黑暗崛起 下載︰特種教師TXT下載
    隨著前面尼古拉斯巴圖把車子停在了門前的停車坪上,葉皇也是踩下了剎車,從車上下恚 匕胃希br />
    “巴圖公子,不知道二公子在是不在,若是在的話,我想,我還是過去慰問一下比較好,葉某不才,略懂一些中醫推拿,或許能夠有助于他康復。”

    這邊,葉皇一邊走向站在門前相候的尼古拉斯巴圖,又哪壺不開提哪壺的說了起恚 鋂哉嬤浚 路鷲嬉 鍪窒嗑鵲難櫻br />
    只不過那玩味的眼神,戲謔的微笑卻是透露了他這句話僅僅只是客套,

    尼古拉斯巴圖自然也不會把葉皇這話當真,只是被葉皇這樣有一句]一句的撩撥著,總有種上不上下不下的感覺,

    他明知道葉皇有惡心自己的意思,可自己卻又不能表現的非常憤怒,不然就落進了對方的圈套內,

    “葉公子真是客氣,這事情還是不用勞煩了,我這弟弟平時蠻橫慣了,正尋思找機會好好說道說道呢,你這一頓揍,倒是也能讓他消停一陣子,吃過虧了,也就知道不是什麼人都能惹了,]什麼壞處。”

    “咱們還是先進屋吧。”

    笑了笑,尼古拉斯巴圖表現的非常灑脫,揮手做了一個請的姿勢,旋即讓開了路,

    葉皇倒也不客氣,全然把自己當作了貴賓一般,點點頭,很是紳士的走了進去,身後,拓拔看葉皇這一板一眼的樣子,心中好笑卻又不好說什麼,

    進入大廳之後,眾人落座,

    “是這樣的,巴圖公子,葉某是一個古董收藏愛好者,同時也是一名愛國者,相信你也清楚百年前的時候,我華夏國經歷了一場浩劫,古董文物流失無數……”

    還未等葉皇說完,這邊尼古拉斯巴圖喝了口茶淡淡的笑道,

    “葉公子過聿換 竅胍 戰晌夷 爬 辜易宓牟仄返陌桑 凳禱埃 壹易迥詰娜酚脅簧磣曰 墓墓哦 錛 還際俏壹易宄ん慘約拔一 嘸鄞蛹咽康靡約捌淥攔旱茫 ぐ拗苯喲幽慊 墓寥Д懟!br />
    “而且,恕我直言,就算是我家族內有當初擄掠淼奈錛 憔醯媚闈硪 鮮事稹!br />
    “呵呵,我想巴圖公子誤會了,我並]有要直接索要的意思,我很清楚這些東西,如今都已經成為了私人物品,我華夏國zf官方都未正式索取,我自然也]這個權力。”

    “那葉公子的意思是。”

    “是我听聞貴家族內有幾樣葉某感興趣的物件,特 蓴幔 胛室晃適欠窨梢砸暈鏌孜鎩!br />
    “哦,葉公子倒是好雅興,竟然願意以物易物,但不知葉公子看上了我尼古拉斯家族哪些器物。”

    雖然對于葉皇這些話頗有些懷疑,不過尼古拉斯巴圖依舊是笑著答應下恚br />
    既然對方]有暴露真正的目的,自己自然也見招拆招,

    “青花瓷,和宋元的一些畫作,不知可有。”

    “青花瓷和宋元的畫作的確家里的確有一些,不過都是珍品,若葉公子真的想換,可是要花不小的代價。”

    “這個自然,尼古拉斯家族也不是什麼小家族,自然不可能收藏一些不上台面的古董和畫作,倘若有中意之作,相信葉某給出的交換條件也不會讓巴圖公子失望的。”

    接過桌上的茶水,葉皇聞了一下,旋即放在了桌上,

    “怎麼,不合胃口。”

    見葉皇拿下又放了回去,尼古拉斯巴圖眉頭微微一擰問道,

    “哦,那倒不是,最近傷風感冒,剛剛吃了藥,喝茶水會把藥效中和了,這才想起懟!br />
    “原硎欽庋 鵲愎 !br />
    “算了,我不渴。”擺了擺手,葉皇給坐在旁邊的拓拔一個眼色,

    後者壓根就]有踫放到自己眼前的茶水,

    葉皇的這一番動作自然]有逃脫尼古拉斯巴圖的注意,後者一直眉頭緊皺,許久才舒展開,

    “既然這樣,葉公子自便便是,葉公子也是出自大家,相信家里收藏也是不少,我說的對嗎。”

    “馬馬虎虎而已,在歐洲也混了有些年頭,倒也淘到幾件珍品,不過都是歐洲畫作,對我吸引力不大。”

    搖了搖頭,葉皇表現的很汗顏,

    “葉公子客氣了,你為東方人,自然對東方的文化更著迷一些,西方的風格或許葉公子的不落法眼。”

    “怎會,只是我有些東西沾染了一些愛國情節而已,西方的珍品我當寶貝,只不過有時候卻不得不忍痛割愛啊。”

    “呵呵,那倒也是,想到得到一件夢寐以求的東西,總要失去另外一些自己所想要的東西的。”

    “是啊,這幾年為了換一些喜愛的物件,葉某已經送出去不少好東西了,今天看磧忠 鱍 恕!br />
    帶著一副吃了大虧的表情,葉皇又道,

    “巴圖公子,不知道方不方便給葉某看一些藏品,葉某也好估量一下自己這次要送出什麼物件才能夠滿足要求。”

    “呵呵,葉公子誤會了,我雖然欣賞葉公子的這份愛國情懷,不過還是要說聲抱歉,家族內的這些物件我並]有權限進行處理,您這一次可能是要白跑了。”

    說著話,尼古拉斯巴圖眼神微微眯起帶著一抹說不出味道的笑意直視著葉皇,好似要看看葉皇神情的變化,

    “真的一件都不可以嗎,巴圖公子,您作為尼古拉斯家族的嫡長子,不可能連這些外物都無法支配吧,只要答應,葉某的條件絕對不會讓你吃虧。”

    一听對方這話,葉皇先是一愣,旋即一臉的遺憾和無奈,略帶幾分有話好好說的味道,

    “實在抱歉,父親向聿幌參夷眉依 畝 骰蝗Σ淥鍥罰 熱裟閼嫻南胍 耙渙郊嗷 捎只蛘咂淥 鰨 銥梢越檣苣閎鮮兌幌錄咽康玫母 悖 鞘擲鎘脅簧倩酢!br />
    “那邊差不多都看過了,並不是我想要的,看碚獯危 藝嫻囊 Ъ淥胤窖傲恕!br />
    搖了搖頭,葉皇很是惋惜的站起身,對著尼古拉斯巴圖拱了拱手,

    “大半夜的打擾了,二公子的事情葉某對不住了。”

    “哪里,這也是他自找的,葉公子這就走。”

    見葉皇起身欲走,這一次尼古拉斯巴圖倒是愣住了,

    第1796章

    難道這小子真的只是為了幾個破陶瓷和幾副]什麼太大價值的畫作,

    是真的要走,還是故弄玄虛,以退為進,

    一時間看著眼前神色黯然惋惜不已的葉皇,他倒是有幾分猜不準了,

    雖說因為米雅的事情,自己對于眼前這所謂的血色修羅恨之入骨,可是他不得不承認自己對于眼前這個對手並不了解,甚至可以說一無所知,

    不清楚對方的性格,不清楚他的行事風格,更不清楚對方是否真的難以對付,

    “怎麼,莫非巴圖公子還想留下葉某吃頓夜宵。”

    帶著苦楚的表情,葉皇看了一眼尼古拉斯巴圖,神情之中有太多的無奈和黯然神傷,

    “若是葉公子想,倒也不是不可以。”

    “算了,巴圖公子的好意,葉某心領了,只是此刻我已經]什麼胃口,]能達成所願,吃起東西磣蓯怯行┤鍛 覽 摹!br />
    苦笑一聲,“巴圖公子,打擾了,告辭。”

    說著,葉皇對著巴圖公子又是拱了拱手,旋即離去,

    身後,尼古拉斯巴圖有些發呆的站在那里,一時間倒也想不出什麼理由把葉皇留下恚 絛滓痘蝕誦械惱嬲康牧耍br />
    出了客廳,葉皇同拓拔的身影已經到了門前的停車坪,身後慢上幾步的尼古拉斯巴圖好似想清楚了一些事情,快步的走了出恚br />
    “且慢。”

    “巴圖公子,還有其他事情。”

    “葉公子,我想你這次前恚 康牟喚黿鮒皇羌訃嗷 珊突 靼傘!br />
    “什麼意思。”

    葉皇微微皺起眉頭問道,

    “葉公子,巴圖實在是有些懷疑您今晚特意前淼撓靡猓 訃嗷 珊圖訃 鰨 蟻胍砸豆 擁納矸藎 Ω貌換崽匾飧瞎硪惶稅桑 慰鍪僑鞜酥 淼氖焙頡!br />
    “你的意思我還是有些不明白,難不成我就不能喜歡畫作,喜歡青花瓷,難道拜訪貴家族,必須白天才可以。”

    “巴圖自然不是這個意思,只是巴圖覺得葉公子只為幾件古董器件,特意大半夜跑一趟,有些小大做了,葉公子,您應該還有其他目的,]有向巴圖透漏吧。”

    深深的望了葉皇一眼,尼古拉斯巴圖盯視著葉皇那一雙黑色如墨的眸子,想要從中看出一些什麼恚br />
    只可惜讓他失望了,如同一汪死水,古井無波,相反,那漆黑如墨的本質卻讓他的眼楮差點陷入一種入魔的境地,

    僅僅是幾秒鐘,他便不得不移開眸子,心中卻是已經駭然不已,

    看著對方有些慌亂的收回目光,這邊,葉皇只是露出淺淺的微笑說道,

    “巴圖公子,葉某今夜已經坦誠相對,還望不要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葉某今日前恚 娜肪褪俏 思訃嗷 珊退臥  鰨 磽 葉栽裁髟暗氖 ス奘滓燦行巳ゅ 豢上L蠹易]有。”

    “你明明知道因為米雅的事情,我尼古拉斯家族對你並]有什麼好感,今日還過恚 駝嫻鬧晃 羌訃拼善鰨  皇前尋屯嘉業焙鎪!!br />
    眯著眼神尼古拉斯巴圖看著葉皇,故意不去盯視那一雙仿佛具有魔力的眼楮,徹底的把兩人存在矛盾公開化了,

    “呵呵,巴圖公子到底還是說了實話,我曾听米雅說過,你追求過他,包括二公子也追求過他,但是這又代表什麼呢。”

    “米雅已經是我的妻子,我還]小氣到容不下她有追求者的事實,越多的人追求,說明米雅越優秀不是嗎。”

    “從某個方面硭擔 液桶屯脊 踴故怯邢嗤  Φ模 薔褪竊諗 松竺勒庖壞閔希 頤腔故怯泄餐 鋂緣摹!br />
    微微笑著,葉皇看著眼前的尼古拉斯巴圖繼續說道,

    “巴圖公子,說恚 鬮也ぐ薰嗟某鷦梗 乙]有要同貴家族交惡的念頭,相比于把兩者關系因為一些瑣事攪合的一團糟,我覺得保持一種良好的關系,對大家都有益處,你覺得呢。”

    從葉皇個人的意願上出發,他的確不怎麼想同眼前的尼古拉斯巴圖交惡,畢竟兩人所謂的惡劣關系,說白了就是因為米雅的緣故,

    不過既然木已成舟,米雅已經成為自己的妻子,再把關系搞僵,在他看聿 皇譴蠹易遄擁苡Ω糜械姆綬叮br />
    只是眼前這尼古拉斯巴圖到底如何選擇,葉皇倒也不好猜測,

    若是對方真的一根筋,他也不介意跟對方硬剛一剛,畢竟不想並不代表怕發生某種結果,

    尼古拉斯家族雖強,可也只是一個算不得多大的軍火商,也僅僅只是一個軍火商而已,

    “貌似有些道理。”點點頭,“我也]有要同葉公子死磕到底的意思,只不過葉公子今日前恚 賈瘴此黨穌媸檔哪康模 餿冒屯加行┤ 眩 恢 貌桓孟嘈乓豆 鈾檔幕啊!br />
    “要知道,這世上有一些人,說假話比所真話,表情淼幕拐妗!br />
    “看 屯脊 踴故遣幌嘈乓賭車幕啊!br />
    “不是不相信,實在是無法相信。”

    “為何。”

    “你自己知道。”

    “巴圖公子,你們信仰上帝的也將就佛家的禪意。”

    尼古拉斯巴圖的回答讓葉皇先是一怔,旋即帶著一抹頗感無奈的笑容,

    兩人這一對一答,多少有些默契,只是默契有余,而內容卻是空白之際,

    說硭等ュ 詘屯伎恚 痘識嘉叢嬤 淼惱媸的康模br />
    然而,這邊葉皇卻也有些無奈,自己聿瘓褪俏 稅讜詿筇 [咸茨咀郎系募訃嗷 善髀穡br />
    說的更準確一些,不就是為了那幾件從紫禁城里帶出淼拇善髀穡br />
    “抱歉,我只信自己,不信上帝,更不信禿驢。”

    “禿驢,呵呵,巴圖公子,你這話倒是有些意思,難不成你被你口中所謂的禿驢深深的傷害過。”

    在听到對方把所謂的佛喊作禿驢,葉皇也都是有些吃驚,這世上當真是大無畏者不少,什麼稱呼都敢亂用,

    “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你覺得這些禿驢有按好心。”

    帶著一絲玩味,尼古拉斯巴圖看著葉皇,說了一句看似同兩人話無關,卻實質上有很大牽連的一句話,

    第1797章

    “呵呵,從貴家族的角度硭擔 廡┤降耐郝浚 娜]按什麼好心,相反,真主安拉,顯然要更友好的多。”

    淺淺的一笑,葉皇終究是理解了對方這看似漫無邊際,實則意有所指的一句話,

    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可不就是跟作為軍火商的尼古拉斯家族背道而馳,

    你若是都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了,那我的軍火都賣給誰去,

    相反,伊斯蘭地區的真主安拉顯然在某些問上更符合尼古拉斯的胃口,

    這也是為什麼,軍火在信奉禿驢的國度一直滯銷,而在信奉安拉的國度卻暢銷無比的原因,

    “葉公子是一個明白人。”

    “客氣,這本就是事情的實質,猶如三歲孩子的腦筋急轉彎,考的是反應力,而不是智商。”

    淡淡的一笑,“時候不早了,葉某告辭了。”

    “葉公子終究不願意說出自己澩說謀局省!br />
    “我一直有在說,只是巴圖公子似乎總以為葉某帶著其他不可知的目的。”

    葉皇攤著雙手,一臉的無奈模樣,

    老子一直在說實話,你***還想讓老子怎樣,,

    “既然這樣,那是我多慮了,請。”

    說著,尼古拉斯巴圖不再糾纏,

    “多謝,巴圖公子,還是那句話,若是可以的話,葉某願意用其他物件交換貴家族手里的青花瓷和畫作。”

    點點頭,葉皇笑了笑,旋即轉身進入了車子,

    車子啟動,緩緩的往莊園外行去,

    不過當車子行駛到大門口的時候卻是再次被攔了下恚 竺媯  爬 拱屯薊夯旱淖 斯恚br />
    “巴圖公子,這是何意。”

    車中,葉皇探出頭恚 行┬苫蟛喚獾奈實潰br />
    坐在副駕駛位置上一直未曾言語的拓拔袖口之中軍刺已經探出了半指,

    “呵呵,]什麼,既然葉公子真的想要幾件青花瓷,巴圖也不好真的如此吝嗇,正如葉公子所說,我與你並無實質的沖突,幾件不上眼的器物,交給朋友。”

    一邊對葉皇笑著說話,尼古拉斯巴圖揮了揮手,身後的侍從搬著幾件青花瓷器趕了過恚br />
    車上,葉皇見這副情景,有些意外,旋即下車,

    “巴圖公子,這樣倒是讓葉某有些慚愧了,我那里有幾副梵高的手繪,是前些年剛剛尋到的,該日定然送上。”

    “哦,梵高的真跡。”

    葉皇這冒出的一句話,不光是尼古拉斯巴圖震驚了,包括後面一些侍從也都是眼楮突然瞪大,

    在西方古董界,有兩位大師的東西是可遇不可求的,一個是梵高的作品,另外便是畢加索的畫作,

    兩人的真跡每次發現每每拍出天價,而且可遇不可求,

    尤其是梵高的作品更是如此,一副向日葵,一副星空,讓人們見識到了其在西方藝術節的超然地位,

    此刻,葉皇突然說拿梵高的畫作 唬 萑皇悄 爬 拱屯家彩淺躍 灰眩br />
    “自然。”

    點點頭,葉皇微笑不已,

    “那葉公子這次可是要虧大發了。”

    或許是得到對方的應承,尼古拉斯巴圖心情也好上了不少,

    他不知道葉皇是否打听過自己的一些愛好,總之對方投其所好把梵高端了出恚 娜氛辛俗約旱南祿常br />
    尼古拉斯巴圖,對于所謂的藝術品,古董器件並不怎麼在乎,甚至可以說絲毫]有興趣,

    但是對于梵高的作品卻是除外,

    不是他自己有多喜歡,而是因為自己的爺爺,現任尼古拉斯家族的族長,

    一個對于梵高作品痴迷不已的老不死的,

    尼古拉斯巴圖想要盡早的坐上家族的族長之位,要做的就是投其所好,

    “無妨,你我各得所需便好,至于東西本身的價值,各自看到角度不一樣而已。”

    “葉公子大氣,砣耍 芽吞 哪且歡鄖嗷 殺灘ㄆ磕碭豆 印!br />
    尼古拉斯巴圖這一句話,直接讓原本還保持淡然之色的葉皇神情微微一緊,整個人突然變得緊張了一些,片刻之後這才恢復正常,

    葉皇這一個動作自然]有逃過車上的拓拔,不過對于普通人的尼古拉斯巴圖,其感知力顯然]有那麼敏銳,

    一切依舊顯得很平靜,幾件青花瓷器陸續的被拿到了葉皇面前,

    帶著幾分表演的性質,也帶著幾分真誠,葉皇伸手在幾件宋元時代的青花瓷上摩挲著,飽含深情,

    嘴中更是嘖嘖不已,

    尤其是當觸及到最後一對送上淼謀灘ㄆ康氖焙潁 痘誓欠莩彰願塹醬 碩Д悖   尢靜灰眩br />
    一番做戲之後,葉皇並未管尼古拉斯巴圖是否看出了什麼端倪,收回手恚br />
    “巴圖公子,你這些物件,我用倆副梵高的畫作外加塞尚的一副畫作置換,你看可好。”

    “葉公子大方。”

    “哪里,這些寶物對巴圖公子不值一提,可是在我華夏卻是瑰寶,三件畫作換取數十件器物,我佔了大便宜了。”

    “]什麼,這些東西折合一下價值,真正算起謢央@豆 猶峒暗幕故且 偕喜簧俚模 蠢硭凳俏藝劑吮鬩瞬攀恰!br />
    “呵呵,巴圖公子客氣了,要不這樣,如果巴圖公子不放心的話,這些物件暫時寄存在貴處,我回去之後,拿了畫作再過 蝗 !br />
    “不用,葉公子的為人,我巴圖還是信得過的,相信葉公子也不可能僅僅只為了幾樣東西,毀了自己的聲譽。”

    “這倒也是,那這次葉某就先攬寶而回了。”

    “請便。”

    “多謝。”示意眾人把這些東西已經裝入箱子之中保存好的器物放進了後備箱,以及車子的後座位之上,葉皇心中總算是落下了一塊大石,

    “巴圖公子,這個人情我葉某記下了,你我雖有些小瓜葛,不過卻也不妨礙以後合作,若是有需要幫忙的地方,提一聲便是。”

    “呵呵,就算是你不說,我也會找上你的。”

    “如此甚好。”

    微笑著點了點頭,葉皇坐入車內,啟動車子,緩緩的開出了尼古拉斯巴圖家族的大門,向著小鎮外駛去,

    身後,隨著葉皇車子離去,尼古拉斯巴圖臉上的笑容也漸漸的斂去,最終恢復了嚴肅的神色,

    第1798章”公子,您……“

    身後,跟隨在尼古拉斯巴圖旁邊的親信此刻突然想要開口說話,

    “啪。”

    話未說完,尼古拉斯巴圖一記重重的耳光扇子了其臉上,

    “公子。”

    後者被這一下子扇的有些發蒙,捂著疼痛漲紅的臉眼中帶著惶恐的看著自己的主子,

    “砣耍 鹽堇錟羌副 杷 斯懟!br />
    ]有去看眼前的僕從,一臉冷徹的尼古拉斯巴圖直接對著其他人命令道,

    僅僅一句話,眼前之人面色慘然,

    片刻之後,那兩杯放在之前葉皇同拓拔身前的茶水端了過恚 郵賈林樟餃司臀春裙豢冢br />
    “喝了。”背過身,尼古拉斯巴圖淡淡的說道,語氣平緩,卻不容置疑,

    “公子,您這是什麼意思。”

    “喝了。”

    這一次,帶上了幾分怒意,

    “公子,我……”

    “給他灌下去。”

    隨著尼古拉斯巴圖的話,旁邊幾名手下隨即上前,七手八腳的將對方抓住,便要把茶水往這小子嘴里灌,

    “公子,饒命,我知錯了,公子……”

    然而,這些求饒聲絲毫]有動搖巴圖的決心,

    在幾名手下強制之下,兩杯茶水便被灌下去了大半,僅僅只是半分鐘的功夫,後者便蹬直了雙腿,面色發青,最終吐著泡沫,抽搐了幾下]了生息,

    直到對方完全死透,尼古拉斯巴圖這才緩緩轉身看了一眼地上的尸體,

    “拖出去,埋了。”

    “是。”

    一聲應承,幾個人七手八腳將對方提起裝上一輛車子,駛出了小鎮,

    原地

    尼古拉斯巴圖眼神微眯,帶著一股冰冷之色,咬著牙狠狠道,

    “薩爾,我倒是要看看你裝傻充愣到什麼時候。”

    冷哼一聲,後者緩緩的轉身走進了客廳之內,

    後者接下磣齙囊患慮椋 閌牆 吞謔O碌那嗷 賞 易迨詹氐畝 交 骱臀錛摶煥獾陌崍順恚 緩笠桓齦齙惱已捌瀋廈嫻奶乇鷸 恚br />
    只不過幾個小時過去了,尼古拉斯巴圖依舊是一無所獲,

    眉頭緊皺的他,始終不相信,葉皇大半夜前恚 黿鮒皇俏 思訃嗷 珊突 鰨br />
    卻說葉皇同拓拔帶著數十件古董開出了尼古拉斯小鎮,這時候葉皇才重重的松了一口氣,

    說實話,葉皇根本就]想過最後時刻,這尼古拉斯巴圖竟然會把青花瓷如此輕易的送到他手里,按照葉皇所想,自己想要得到自己想要的那樣東西,或許要付出更多,

    卻]想到,這尼古拉斯巴圖聰明反被聰明誤,最終卻是讓葉皇省下了不少麻煩,

    即便是葉皇,也不清楚自己第二次登門,能否帶走自己所要的東西,

    “你剛才跟他說了什麼,這小子竟然答應了你的要求,把這些東西送給你,“

    車上,听著兩人用法語嘀咕了半天]明白說的啥的拓拔有些忍不住的問道,

    “我跟他說我手里有梵高的畫作。”

    “他換了。”

    “不換。”

    “那這些東西。”

    “是那小子聰明反被聰明誤,算是送的吧,我只不過把梵高的畫作當作了添頭,禮尚往 艘話選!br />
    葉皇輕笑一聲,

    “你們到底說了什麼。”

    “呵呵,也]什麼,就是一些]趣的話……”

    笑著,葉皇將之前里面發生的一切同拓拔說了一邊,

    “這尼古拉斯巴圖從始至終就不相信你是沖著這些青花瓷而去的,那他為什麼最後還送給你。”

    “因為他不想得罪我,或者說,不想打破現狀,我這帶著誠摯而去,最終空手而歸,總有些說不過去不是。”

    微微一笑,葉皇淡淡的說道,

    “你還帶著誠摯而恚 愀揪褪嗆諦畝懟!br />
    拓拔諷刺道,

    “至少他們不知道就成,不管怎麼說,今天我們達成了目的了。”

    一邊開車,葉皇心情顯然是很爽,

    過程很曲折,不過結果卻是令他很滿意,

    “你要的東西在這一堆瓷器之中。”

    “那對碧波瓶內。”

    葉皇面帶笑容,說實話在尼古拉斯巴圖把他叫住並送他青花瓷的時候,葉皇並未有太大的欣喜感,

    畢竟自己真正的目的是沖著客廳內擺著的那一對碧波瓶而去,所謂的青花瓷,宋元畫作,只不過是麻痹對方的借口而已,

    然而,對方後面的無心之舉,卻倒是讓葉皇有種寶物失而復得的味道,

    “你怎麼知道。”

    “我感覺到了。”

    “若是巴圖那小子知道這一切,估計要破口大罵了。”

    “這有什麼,我所追求的東西對他未必有用,如同這梵高畫作,西方世界爭搶不已,而我卻不當他是什麼好東西。”

    “好歹人家也是著名的畫家,東西值錢的很。”

    “一對看不懂的玩意兒,也就那些閑的]事的人才會把它當作寶貝。”

    “那叫藝術。”

    “是,藝術,別人看不懂的都是藝術。”

    微微一笑,葉皇顯然對于某些東西嗤之以鼻,

    一場殘圖的獲取之路,看似曲折無比,好在最終的結果卻是令人欣喜,

    趕回位于巴黎衛星城的星辰酒店秘密夾層內,只有烏查一人在,刑天和刑干戚兩人還未趕回恚br />
    將價值可能達數億的碧波瓶直接扔在地上打了個粉碎,即便是葉皇也不免有些肉疼,更別提一輩子]見過數億的烏查了,

    後者在看著地上的一地碎片,面部表情就直抽抽心疼的要死,

    “別心疼了,這些東西他可是]花一分錢就弄回 耍]什麼好心疼的,而且,這小子不傻,以後剩下的這只碧波瓶,價值恐怕要比這一對碧波瓶加起 掛 摺!br />
    旁邊,拓拔倒是看的比較開,價值數億,那只是一個數字而已,

    葉皇又]真的花,自然他也不會覺得心疼,

    況且,在他和葉皇心中,軒轅劍的價值,遠比這些瓷器不知貴重多少倍,

    而且拓拔也]有說錯,以前碧波瓶有兩只,如今打碎一只,只能下一只,它便是世界上獨一無二的了,

    價格自然會水漲船高,扶搖直上,

    這一切,烏查自然不知曉,他只是看到毀了一個價值數億的東西,

    散落的隨便之中,一張被卷成如香煙粗細的殘圖被瓖嵌在]有被完全打碎的陶瓷底座上,

    葉皇只是看了一眼,就再也挪不開眼楮了,

    第1799章

    雖然僅僅只是一塊殘片,可是葉皇卻清楚,自己在尋找聖道軒轅的路上又進了一步,

    “這就是你要找的東西。”

    相比于葉皇如同看**美女一般的火熱的眼神,拓拔在看到這被卷成細長條的東西則有些平靜的很,

    “不然你以為呢。”

    ]好氣的回了拓拔一句,葉皇蹲下身,小心翼翼的將這碧波瓶的底座拿了起恚br />
    然後放在桌上,從旁邊抽屜內找了把鑷子,小心翼翼的把這香煙大小的殘片取了出恚br />
    “你們給我找點水和酒精燈,旁邊屋里有。”

    雖然不清楚葉皇到底要怎麼做,不過烏查和拓拔還是走了出去,倒騰了一陣子,一人拿著一些東西走了回恚br />
    而這邊,葉皇也已經把殘圖外面的銅管去掉,一張巴掌大小的殘圖鋪在桌子上,

    從兩人手里把酒精燈和水接過恚 痘拾湊丈洗臥諉籽歐考淠謐齬牧 蹋 ︵囊硪淼南勸巡型冀  緩竽玫驕憑 粕蝦嬋玖艘幌攏br />
    隨後輕輕的吹了幾口氣,那原本只有幾條輪廓線條的殘片之上便如同上一張殘圖一樣浮現出了勾勒頗為細致的山川河流,

    “咦……竟然還有玄機。”

    身後的烏查和拓拔看著殘圖的變化都是眼神發生了變化,拓拔更是咦了一聲,

    “廢話,若是很普通,能是藏軒轅劍的圖片嗎。”

    “那倒也是。”

    聳了聳肩,拓拔不再言語,

    這邊,葉皇也]跟拓拔細說什麼,連忙將懷里另外一副殘圖拿了出恚 唇釉諞黃穡 戳艘換崽玖絲諂br />
    “怎麼,不是。”

    “不是不是,是兩張圖並不是靠在一起的,]看出什麼門道,看恚 掛 嗯﹤剛挪攀恰!br />
    “你這一張就費這麼大功夫,其他還不知道流落在哪里去了,怎麼找。”

    拓拔反問道,

    “我自然有些線索,米斯洛那老頭告訴我他那邊的殘圖是從紫禁城流出淼囊慌η嗷 芍姓業降模 庖徽乓彩牽 嘈牌淥牟畈歡嘁蒼諂渲校 灰 業秸廡└Γ 嘈爬胝業揭簿筒輝讀耍 br />
    “若是其中缺了幾張呢。”

    “這個自然也在預料之中,倘若那麼容易就找到,那也就不是聖道軒轅了。”

    “千古以]見誰拿出軒轅劍的,我也天真的就以為自己真的能找到,總之一句話,得之我幸,失之我命。”

    “你倒是挺的看得開,以前還真]看出懟!br />
    “你才跟我相處多久,知道個屁,我又不是軒轅劍的真命天子,看不開也要看的開,反正得不到,牽腸掛肚的能改變什麼,純屬讓自己郁悶而已。”

    對著拓拔噴了一句,葉皇將這圖片放到酒精燈上小心翼翼的烘干,然後兩張各自用手機拍照,傳輸到了位于葉家自己的秘密服務器內,

    這樣的話,就算是手里的殘圖丟失了,到時候也可以調出圖片,拼接起恚br />
    將東西收好,葉皇看了一下表,晚上十點半左右,

    在自己出去的這段時間,烏查在屋里倒也監視到了幾波可疑分子,其中有兩撥進入了酒店內查探了一番,

    奈何葉皇他們所在的夾層,連目前星辰酒店內的總經理都不知道,結構圖上也]有任何的標識,所以幾波人轉悠了一番相繼離去,

    或許是對方並]想到這星辰酒店真正的主人會是葉皇,進進出出倒也大搖大擺,無一例外,所有的面孔全部被攝像頭攝錄了下恚br />
    拿著打印出淼囊恍┬掌  痘士戳艘環  突救範 私褳砉砣說磽罰br />
    血族,黑暗教廷,以及亞特蘭蒂斯家族的人甚至其中還有尼古拉斯家族的身影,

    血族和黑暗教廷過恚 痘什]有覺得很奇怪,亞特蘭蒂斯家族過恚 痘恃八甲哦喟朧前旅桌 鼓潛叩娜耍br />
    至于尼古拉斯家族出現,葉皇倒是真的有些意外,

    自己這邊去了人家老巢,回頭就有人找上門恚br />
    “尼古拉斯家族的人,這尼古拉斯巴圖還玩雙面手啊。”

    看著葉皇在照片上寫上尼古拉斯四個字,拓拔明白了什麼意思問了一句,

    “未必是他,難道你忘了今天我們喝的茶水了。”

    葉皇搖了搖頭,“巴圖那小子還算是個人物,不會那麼傻多此一舉,倒是他那個被我打進醫院的弟弟,很有可能。”

    一想到今天的茶水,拓拔神色跟著一凜,

    “茶水有毒。”

    “你說呢,尼古拉斯巴圖就算是膽子再大,也不敢直接對我們下手,只有他那**弟弟才會喪心病狂的這麼做。”

    “說恚 衷詘屯加Ω彌 浪謍{興艿艿娜肆稅傘!br />
    詭譎的笑了笑,葉皇淡淡的說道,

    茶水被下毒,用腳去想,也應該清楚自己身邊人有人被收買了才是,

    “又是一處家族龍虎斗。”

    “你跟你那堂弟關系怎麼樣了。”

    搖頭嘆息了一聲,拓拔想起了葉家內部的爭斗,

    葉風波一脈同其他家人的不和,

    “都解決了,不磕磕踫踫,總不可能擰成一股繩的。”

    笑了笑,葉皇將手上的圖片撕掉扔進紙簍內,

    “我去弄點夜宵,你們等一下。”

    說著,葉皇走出了房間,

    十幾分鐘之後,等葉皇推著餐車回淼氖焙潁 鋈Х艘煌砩系男燙旌托談善菀哺狹嘶恚 諼菽諭 匕嗡底攀裁矗 袂橛行┬縴啵br />
    “公子。”

    見葉皇回恚 衫幾善萆杴耙徊嚼渥琶嬋椎潰br />
    “怎麼,打听出硎慮榱恕!br />
    見兩人神情嚴峻,葉皇旋即問了一句,

    “公子,情況有些復雜,整個歐洲地下亂成一鍋粥了。”

    “呵呵,別急,慢慢說,這歐洲地下勢力本就是一鍋粥,有什麼對咱們有價值的情報嗎。”

    “有好有壞。”

    “那就先說壞的。”

    將餐車上的夜宵,分發給眾人,葉皇拿著自己一份,吃了兩口說道,

    “壞的就是,很多人都知道公子您重新回歐洲 耍 簧偃碩栽勖淺瀆幸猓 腥搜鋂砸 蹦悖 繞涫悄愫兔籽判】愕氖慮椋 菜埔鵒酥諗 !br />
    “這個倒]什麼,他們想干什麼那是他們的事情,磯嗌偕倍嗌倬褪恰!br />
    “還有呢。”

    葉皇表情淡然從容,對于這個消息並不怎麼關心的樣子,

    自己在這歐洲混跡了十幾年,天天叫囂的一直存在,]什麼特別擔心的,



伊莉小說網 | 特種教師 | 特種教師最新章節

 ** 作者︰黑暗崛起所寫的《特種教師》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特種教師》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特種教師》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