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莉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修二代的日常隨筆txt全集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修二代的日常隨筆 601.第601章
作者︰浮游的蜉蝣 下載︰修二代的日常隨筆TXT下載
    48小時內已購買90以上章的讀者才能看到最新章節當然,這過場其實可有可無,十年前入雲霞宗的那批弟子都管我叫師兄的……好吧叫裴二公子的更多。

    正常來說,如果我爹直接將我收為弟子我也不用參加這個常規的入門考。就像在非入門考的年份,如果有元嬰期、化神期的前輩帶了孩子回來說要收徒那也就直接收了,不可能再眼巴巴地去等那十年一度的考試。雖然十年時間對大能們不算什麼,但考試對大能們就更不算什麼了憑什麼要等它?難道自己還不知道自己的弟子夠不夠格?

    可是我爹頗為嫌棄我在劍修方面的天資,就如同他當年嫌棄我的兄姐那般所以我的兄姐參加了全宗統一的入門考,而我也同樣要參加。

    在哪里人都是要被分為三六九等的弟子也一樣。有被師父收了但基本得不到師父指點的小可憐記名弟子有得到了正規編制的走到哪里都能昂首挺胸報我師父是某某的正式弟子還有比兒女都親的親傳弟子。

    大師兄其實就算是掌門的親傳弟子不過明顯掌門繼承人、未來掌門這類稱呼更拉風,比較之下親傳弟子這種本來很讓人羨慕嫉妒恨的身份就委婉了很多。

    而且大師兄重點要繼承的是現任掌門在管理雲霞宗方面的經驗而不是修煉方面的傳承,所以他這個親傳弟子和修士們常規意義上的親傳還有點不一樣不過,被當親兒子看不應該是比親兒子都親這點是一樣的。

    我跟雙胞胎在我爹那里屬于礙于血緣關系不得不劃為正式弟子的那一掛。他老人家收我們都是被動接收,他期待的是收一個能真正繼承他劍修衣缽親傳弟子,比兒女都親的親傳弟子。

    嘖。我跟兄姐都表示我們等待著,看他老人家能收出個什麼花兒來。也不想想他自己以前是個什麼紈褲少爺德性,還想找個天生劍修來當徒弟?還嫌棄我們?

    我爹︰“你們有什麼意見?”

    我和雙胞胎︰“……沒。”

    我爹表示,身為劍修這麼不干不脆,你們居然還有臉埋怨我嫌棄你們?你們倒是說說我怎麼才能不嫌棄你們?

    、0048自我反省

    我報名了今年的選拔大會,被一視同仁,被丟掉山腳從爬山項目開始。

    我出現在山腳的那一刻簡直艷驚四座,具體過程我不想描述,只能說,幸好我早有估計,是卡著點去的。還沒等有人上來跟我搭話,我就一馬當先往山上沖去,緊接著後面就有一群人想也不想地跟著我沖。

    別鬧了孩子們,我是練氣期大圓滿,走劍修路子,除了體修之外,同齡人中能拼體能拼過我的,不多。

    別看我號稱宅,但我的宅只是不想見人,卻還有一整座山給我活動,每天光練劍就好幾個時辰,時不時還在山上跑上跑下放飛自我,我的體能很好的。

    我可以就用這麼狂奔的速度跑一天直沖到山頂並應對接下來我也不知道內容的正式考,你們這麼沖非斷氣不可。

    當然,想是這麼想,我才不會回頭告誡他們,反正等他們遇到關卡時自然也就得停下來,想一路直沖也不是那麼容易的,那意味著那人不受任何干擾,心性堅定得這一路上的幻境都無法成形。

    而我,就是……沒有這麼堅定。

    當眼前的景色驟然劇變時,比起凝神警戒來,我首先做的是自我反省。

    主峰選拔大會期間登山路上的幻境都是初級的,只對築基期及之下的心性有用。心性達到築基期圓滿或金丹期及以上的,幻境就會對之失效。

    心性等級和修為等級理想情況下應該是相同的,但現實中往往有些差異。比如用丹藥壘起來的修為,心性等級一般就會低于修為等級,很容易失控甚至走火入魔。再比如以堅定著稱的劍修,心性等級經常高于修為等級,基礎被磨得極為扎實,可以越級挑翻其他職業。

    什麼築基期砍死金丹期重創元嬰期,但凡有這種博人眼球的傳聞,那築基期的十有九點九都是劍修。

    不得不說,在本修真界中之所以劍修最受推崇、選擇走劍修之路的修士最多,這種將越級打怪視為常態的逆襲風格功不可沒,吸了很多粉,打造出了極大的群眾基礎。以至于當修士在選擇終生職業時,只要沒有特別對其他職業心動或者特別沒有劍修天分比如小師叔那就都會選擇當劍修。

    比如,我就是這麼選的。

    我作為一個刻意將修為壓制在練氣期大圓滿境界多年、隨便想什麼時候築基都沒問題的修士,我的心性等級早就進入了築基期,再考慮到劍修的心性等級普遍比修為等級高半級到一級,我的心性等級不說入金丹期,起碼築基期大圓滿應該是比較妥的。

    但幻境為證,並沒有。

    從幻境的凝實度來看,別說大圓滿了,連築基後期都遠沒有達到,勉強能算是中期。這是別的職業在壓制修為多年後可能達到的心性等級,不是劍修的。

    老爹的嫌棄太對了,我這種隨大流選擇成為劍修的家伙,要不是親兒子,哪個化神期劍修也不能收我當弟子。這麼一想,我爹果然是我親爹啊。

    、0049那條長長的石階

    雲霞宗主峰從山腳到山頂是有一條石階樣式的路的。雖然看上去年久失修,上面雜草叢生,但這條路畢竟還是存在著。不像其他幾峰,如果想徒步走上去那叫一個坎坷,尤其是我們劍修峰,簡直把自找麻煩刻在骨子了。

    最初建這條石階是因為那時雲霞宗根基淺薄,需要凡人界支持,主要是需要他們將有靈根的孩子送來雲霞宗,所以專門建了一條凡人可以走的路,無論是報考還是參觀或者探親,這條路都派上了大用場。

    不過,隨著雲霞宗的強盛,和其他大門派一樣,與凡人界的來往也就越來越少。現在根本不準凡人來參觀和探親,弟子們想下山原則上也必須是在能御劍之後,所以這條石階唯一的用處就在選拔大會時了,而且,它還不是唯一上山的路。

    考生們如果願意從其他方位爬上去,雲霞宗也沒有任何意見。相對來說,其他方位都沒有開闢出路來,會更難行走,而且這些方位該有的幻陣迷陣靈獸比石階那條路來也一個不缺,總體而言就是難度更大。如果考生願意自我挑戰,雲霞宗真的不會有任何意見。不過,其被淘汰時,雲霞宗也不會因為其選擇了難度更大的路而網開一面。

    當年建造這條石階時用的是法術,為了襯托得出雲霞宗的輝煌和起到一定的防御作用,石階上布滿了陣法。雖然近年來雲霞宗上下對這條石階已經不太重視了,但時不時維護一下陣法也不是太費神的事情。

    所以實際上,只要雲霞宗人還沒死光,石階是不存在破敗的問題的,可是,主持考試的前輩們有點惡趣味,拿凋零損壞來給考生們做心理暗示,表明前路坎坷,回頭是岸,請慎行。

    不過從我落在山腳下到與其他考生分開之前,這短短的時間內,我卻只听見不止一人說︰“看,這麼破的路,意味著只要成功拜入雲霞宗,未來就脫離了凡人界,前途無量。不必再擔心生老病死,不必再勞神柴米油鹽,會進入一個全新的世界。”

    純然振奮的語氣。

    所以說外表這種事情,有時候也不是那麼重要。當內涵夠好時,外觀再糟也能解讀出美妙的含義,當內涵點偏時,比如合歡宗,表現得再正直,外人也當他們是在玩某某。

    、0050第一個幻境

    登山路上,攔住我的第一個幻境就很高能,一點沒有循序漸進的意思,上來就是我上輩子死時的那一幕。我的視角也正是我上輩子自己的視角,眼睜睜又一次看著鋪天蓋地的雪沖向我,將我掩埋。失去了一切光線,一切聲音,沒有空氣,只有寒冷……

    不對,那時我根本就沒來得及感受寒冷,幾乎是雪砸來的瞬間我就……應該是死了,或者至少是失去了對外界的感知能力……

    雖然這輩子回憶起來,我當時想了很多,但其實那些想都是發生在被雪覆蓋的那瞬息之間,我甚至根本不真正知道自己是以什麼姿勢被埋在雪下的,只能猜測,在那樣劇烈的沖擊下,我肯定是被撲倒了,應該是躺姿。

    呵,這幻境做得可不好,假了。

    當我這麼想時,眼前的景色又一變,恢復到雲霞宗主峰的登山石階上。雪的寒冷還殘留在我的身體上,但那已不再是預示死亡的陰寒,而是冰靈根自帶的冷凍效果。

    換言之,我剛才在幻境中感受到的絕望的冷,是我自己造成的。如果我剛才被凍死了,那我自己就是殺我的凶手。

    這還只是低級的幻陣,置人于死地需要借助附近實際存在的東西。高級的幻陣可以直接用想象力殺人。就像上輩子的那些傳說中的什麼心理實驗,封閉漆黑寂靜的環境中,手腕被輕輕一劃,再配上水滴聲,就能讓已被關在這個環境中許久的人以為自己被割破了手腕,在以為自己流血致死中真的死了,毫發無傷地死了。

    雖然上輩子的這些傳聞可能只是謠言、夸大其詞的故事,但這輩子,幻陣真的能做到將之變為現實。

    我拍打了幾下衣服,仿佛是將雪拍去。拍完了覺得自己挺無聊的,放下手,盡量淡定地繼續往上走。



伊莉小說網 | 修二代的日常隨筆 | 修二代的日常隨筆最新章節

 ** 作者︰浮游的蜉蝣所寫的《修二代的日常隨筆》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修二代的日常隨筆》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修二代的日常隨筆》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