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莉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匹夫的逆襲txt全集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第二十五章 機動部隊
作者︰驍騎校 下載︰匹夫的逆襲TXT下載
    耿直三十來歲,正科級緝毒大隊長,警餃職務比石國平都低,但是說話肆無忌憚,毫無壓力,也難怪,江東警界屢立戰功,多次化裝臥底潛伏毒販內部的公安英模,他有這個資本。

    “我靠,一盒煙都不夠,那你要什麼?”耿直擺出你丫人心不足蛇吞象的委屈樣子,盤腿坐在椅子上,撕開包裝開始抽煙,“看清楚,3字頭的中華,後悔死你。”

    石國平伸打火機過來,替他點火,“老耿,你們緝毒缺人我知道,可也不能這麼急啊,好歹是我們防暴大隊委培的新人,讓我先用一段時間成不成?”

    “不成,在你這兒呆久了,一身的警察氣,我就不好用了。”耿直搖頭拒絕。

    石國平明白了,耿直這是要劉漢東去做臥底啊,緝毒警察的傷亡率是各警種里最高的,面對的往往是持有尖端武器窮凶極惡的毒販,甚至懷揣手榴彈,面對抓捕玉石俱焚,沒有一身虎膽,確實干不了這一行,這批新人里,也就劉漢東符合要求。

    “好吧,我答應把人給你,以借調的形式,不過不能便宜你,我要兩條中華,3字頭的。”石國平道。

    “靠,兩條啊,沒有,要命就有一條。”耿直見石國平松口,頓時耍起了無賴。

    “先欠著也行。”石國平笑道,“不過也要問問小伙子本人,他不願意,我也沒轍。”

    耿直說︰“不願意就傻逼了,到緝毒大隊,我能給他轉正,行政編,警餃,配槍,省城戶口,立功受獎,任務津貼,什麼都有,除了不能發老婆和房子,其余的我全包。”

    石國平說︰“得了吧,別顯擺了,都知道你們干緝毒的條件好,行,我把人叫來,你問問吧。”說著拿起電話,打到防暴大隊辦公室,一問才知道,劉漢東所在的一中隊配合巡警出去巡邏了,晚上才能回來。

    “不急,我明天再來。”耿直起身走了,將那包拆開的中華也帶走了。

    “媽的,一毛不拔。”石國平罵道。

    ……

    劉漢東和幾個相熟的戰友被分配到防暴大隊一中隊,中隊長邢志峰,分隊長叫姬揚,以前是駐派出所的刑警,警察學院畢業,年齡和劉漢東差不多大,二級警司的警餃,不過卻掛著一級警督的肩章,這也不奇怪,警隊里的伙計們,只要有條件就給自己弄一副高級警餃掛著,反正也沒人管。

    防暴大隊是巡特警支隊下面一支比較特殊的武裝力量,普通交巡警中隊的編制大概是四五十人,但特警中隊卻有八十人,其中一半是聘用制人員,警力比較充足,適合執行鎮暴、維持大型場合秩序的艱巨任務。

    劉漢東所在的五分隊十二個人,乘坐一輛黑色涂裝的十三座依維柯警用面包車,車門上貼著特警的標志,人員都戴防彈頭盔,穿防彈背心,警用多功能攜行具,配備武器也比較豐富,一個分隊裝備97式防暴槍、79微型沖鋒槍、92式手槍若干,不帶槍的警員配警拐、橡皮棍和盾牌,可謂武裝到了牙齒。

    依維柯停在路邊,特警們在附近執勤,他們的功能就像香港警察eu和ptu的綜合體,是市局直接掌握的配備強大火力的機動部隊,以巡邏車為核心,駐守在市區各個節點,有110民警和交警解決不了的案件,可以立即呼叫特警進行支援。

    今天是劉漢東等人第一次正式上街執勤,一個個意氣風發手癢癢,恨不得遇到銀行劫案這種驚天動地的大事,可是讓他們失望的是,一天下來也沒什麼動靜,直到下午六點,坐在依維柯里吃盒飯的時候,指揮中心才發來指令,到一個街區外的路口協助交警維持秩序。

    同志們立刻將盒飯一丟,精神抖擻,司機拉響警笛,載著大家來到案發地點,分隊長一聲令下,警員們下車將圍觀群眾分開,十余名人高馬大的特警到場,頓時鎮住了場面。

    案子有些棘手,一輛軍牌奧迪q7違反交規逆行,撞到社會車輛,本來事情不算大,但軍車司機極度囂張,打傷了車主不說,還將來調解的交警帽子也打飛了,對講機也給砸了。

    圍觀群眾很憤怒,紛紛拿出手機拍攝軍車的牌照,兩個穿軍裝的家伙坐在車里索性不出來了,阻礙了交通,造成極大的擁堵,交警中隊長來了也是于事無補,人家坐在車里洋洋不睬,根本不搭理你。

    交警尋求支援,指揮中心調遣最近的特警來協助,當然不是為了抓肇事軍車司機,而是為了維持秩序,不讓憤怒的群眾干出什麼出格的事情。

    秩序是暫時壓住了,可是軍車拒不配合,誰也沒轍,分隊長姬揚似乎見慣了這種事情,用對講機報告大隊,說遇到了軍車,得通知警備區糾察大隊才能處理。

    警方和軍方的協調沒那麼通暢,需要時間,現場已經很混亂,群眾們向警察起哄,劉漢東覺得臉上火辣辣的,他是野戰部隊的汽車兵,不是這種大城市的機關兵,也最看不慣這種人的作為,簡直就是給部隊臉上抹黑。

    劉漢東將裝著實彈的79微沖往後背了背,抽出警拐敲了敲奧迪q7 的車窗,很用力,很粗野,簡直就是在砸。

    車窗玻璃降下,露出一個兵傲氣無比的臉龐,襯衣領子敞著,臉上長著青春痘,是個下士。

    “媽的,敲什麼敲!”下士喝道。

    劉漢東不答話,動作迅如閃電,將警拐伸進去勾住了下士的脖子猛力一拉,車窗就關不上了,他順勢將手伸進去打開鎖著的車門,卻並不將人拉出來,而是自己擠了進去,一記肘擊,下士鼻血長流,坐在副駕駛位子上的小子正要動手,被他用戴著頭盔的腦袋撞了一下,頓時頭暈目眩,滿眼都是小星星。

    車門開了,劉漢東打了聲 哨,戰友們很默契的疾步上前,將兩個肇事家伙拖出來塞進了依維柯,整個過程不超過十秒鐘,並且很巧妙的遮掩住軍人的領花肩章臂章,不讓群眾的手機拍到。

    現場一片掌聲,交警們將q7移到路邊,疏導交通,此時主干道已經堵成了長龍。

    姬揚很緊張,軍車駕駛員和交警的沖突發生過不少,每回都是警方吃虧,這回手底下人私自行動,搞不好要熱大麻煩,不過他也是年輕人,也早看這幫兵痞不順眼了,所以由著劉漢東去做。

    “小劉,悠著點。”姬揚道。

    “放心吧,我就是部隊出來的,門清的很。”劉漢東上了依維柯,砰的一聲關上了車門。

    兩個小兵被拖進了警車依然囂張萬分,暴跳如雷,脖子上青筋乍現,吵嚷著要讓小警察們好看。

    劉漢東進了車,摘了頭盔,罵道︰“媽了個逼的,開個q7了不起啊,老子當了八年兵,最他媽看不起你們這幫拉稀擺帶的機關小車班的孬種慫蛋。”

    司機大怒,跳起來去踢劉漢東,當然立刻被按住,沒踢著。

    “銬起來。”劉漢東道。

    林連南和王晉水給兩個兵上了背銬。

    “媽的,敢銬我,行,你小心點,知道這是誰的車麼?也不看看牌照,你一個小黑狗子惹得起麼?”司機瞪著劉漢東,氣焰萬丈。

    劉漢東冷笑︰“誰的車?反正不是你的車,你牛逼個什麼勁,你不就是個開車的小兵麼,你別給我耍橫,回頭讓警備區軍務處到特警支隊領人,我看你回去怎麼給你們領導交代,丟了車不說,還讓警察銬了,把你們部隊的臉都丟盡了,還指望領導給你出頭?做夢吧你,我要是你,就找塊豆腐一頭撞死。”

    林連南哈哈大笑起來︰“倆逼貨還覺得自己是個人物,鬧到電視新聞上,要不了個把星期就得脫衣服滾蛋。”

    倆小兵終于傻眼了,開始求饒。

    “班長,放我們一馬吧。”

    “現在想起來喊班長了,晚了。”劉漢東冷笑。

    林連南從倆小兵身上搜出了士兵證,軍人駕駛證,但沒有派車單,屬于違規用車。

    “公車私用,罪加一等。”劉漢東說。

    “沒有押車軍官,不符合制度。”林連南幫腔道。

    “軍容風紀不整,光這一條就夠軍區通報批評的了,嘖嘖,你倆中大獎了。”

    倆兵哭喪著臉,早沒了剛才的氣焰。

    姬揚敲敲車窗,劉漢東下了車,只見兩輛軍牌捷達轎車駛來,車上下來八個人,有軍官有士官,大概來的比較匆忙,都沒戴帽子,穿著翻蓋皮鞋,卷著袖子,大概是司機叫來的援兵。

    警方這邊有十幾個交警,一個分隊的武裝特警,槍械齊全,軍人們立刻偃旗息鼓,賠禮道歉,請求放人。

    近江市這幾十年來,屢次發生軍警沖突,幾乎都是軍車違章引起的,據傳八十年代的時候,因為交警扣押了部隊的吉普車,導致交警大隊辦公室被軍隊砸了個稀巴爛,總的來說,警方是屢戰屢敗,見到軍車就像見到韓國隊的國足一樣,人家一瞪眼,這邊就萎了。

    按照以往的套路,軍人違章之後,直接開車走人,屁事沒有,要麼就把車門一鎖,呼叫支援,交警也不敢怎麼樣,到時候還是乖乖放行。

    這回不一樣,一個愣頭青特警硬是把倆小兵從車里抓了出來,一下子被動變主動,警方扣人又扣車,得理不饒人,幾十年的積怨,豈是你一兩句客氣話能消解的。

    現場最大的交警大隊長,他向指揮中心報告,發生這麼大事,連總隊長都出馬了,坐鎮指揮中心,盯著監控屏幕,現場的一舉一動都在他眼中。

    “王大隊請示如何處理,車輛是軍區醫院小車班的。”接電話的警官報告道。

    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朱總隊身上,听他的決斷。

    “把人送到警備區糾察大隊,把車扣了。”朱華標斬釘截鐵道。

    大伙兒士氣高昂,差點就當場鼓掌了。

    朱華標帶著幾個手下走出指揮中心,在休息室里點了一支煙︰“媽個逼的,揚眉吐氣啊。”

    幾個老部下知道朱總隊的老底子,八十年代扣軍車引起沖突的年輕交警,就是他朱華標。

    “誰抓的人,老子要嘉獎他。”朱華標今天興致很高。

    “听說是巡特警支隊的人,普通民警。”一個部下道。

    朱華標眉毛一揚︰“屈才了,調交警總隊來,給他個中隊長干干。”



伊莉小說網 | 匹夫的逆襲 | 匹夫的逆襲最新章節

 ** 作者︰驍騎校所寫的《匹夫的逆襲》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匹夫的逆襲》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匹夫的逆襲》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