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莉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匹夫的逆襲txt全集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第八十章 雪原奇兵
作者︰驍騎校 下載︰匹夫的逆襲TXT下載
    劉漢東艱難的睜開被血污糊住的眼楮,耳朵里嗡嗡響,什麼聲音也听不到,他看到的所有畫面都是慢動作,直升機的旋翼在慢慢轉動,固定在機艙門上的六管速射機槍在馬達驅動下發射著,一枚枚彈殼帶著熱氣和弧線升起落下。

    匪徒們胸前綻放著血花,在彈雨中顫抖著,金發碧眼的家伙倒是反應迅速,一個懶驢打滾躲了過去,蛇形機動倉皇逃竄。

    直升機上索降下一群兵,有穿荒漠迷彩的,有披雪地罩衣的,拿的槍也各有不同,有95無托自動步槍,也有03式,一個帶紅十字袖章的衛生兵扶起了劉漢東,撕開他的衣服,止血,綁繃帶,拍打著他的臉︰“醒醒,別睡過去。”

    劉漢東知道獲救了,舒帆不用死了,扭頭看去,舒帆正被另一個士兵攙扶出來,他咧嘴笑笑,頭一歪,閉上了眼楮。

    舒帆哭喊著撲上去,被士兵拉開,劉漢東被抬上了直升機。

    朝霞照耀下的大興安嶺,兩架武裝直升機四處巡弋,捕捉著盜獵分子。

    舒帆第一次感到,雪山如此美麗。

    ……

    劉漢東再度醒來,眼楮四下瞥瞥,潔白的床單,潔白的牆壁,鑄鐵暖氣片,窗外是挺拔的雪松,他想動,卻動不了,身上插滿管子,臉上是氧氣面罩,旁邊電腦屏幕上顯示著血壓脈搏血氧濃度等指標 。

    一個穿豆綠色罩衣的護士走過來,口罩上的眼楮水靈靈的。一開口,地道的東北味︰“你醒了,感覺咋樣?”

    “這是哪兒?”劉漢東自己摘下了面罩問道。

    “沈陽軍區陸軍總醫院特護病房。”

    “我睡了幾天?”

    “七天了。”護士轉身出去,過了一會醫生來了,拿听診器听了听,問劉漢東感覺怎麼樣。

    “還行。”劉漢東說。

    “小伙子你命硬啊,中了三顆子彈都沒死,我在陸軍總院工作這麼久,第一回見你這樣的硬漢。”醫生白大褂下面是軍裝,兩鬢斑白,看起來資歷不淺。

    “舒帆呢?”劉漢東左顧右盼。

    “和你一起入院的病人無大礙,已經出院了。”醫生說。

    “我們的人呢?”劉漢東接著問,舒帆出事,夏青石肯定要派人來的,說不定親自出馬。

    “哦,小王,讓他進來。”醫生讓護士出去叫了一個軍人進來,陸軍下士軍餃,個子不高,精神飽滿,劉漢東是帶過兵的人,一看這小伙子就是當兵的好材料。

    “你是?”劉漢東搞不清楚他的身份。

    “我叫程衛國,三十八軍特種大的,跟三十九軍的戰友一起在山里拉練,一周前接到上級命令,配合陸航團執行任務,就把你給救了,哥們你是哪個部隊的?”

    “我以前在十四軍汽車團,干到中士退役的。”劉漢東心中暗暗驚奇,能動用三十八,三十九兩支王牌部隊進行援救,夏青石能量不是一般的大,這回姓馮的要倒霉了。

    他們兩個聊起來,醫生護士繼續去查房了。

    “是老班長啊。”程衛國敬了個禮,“你哪里人?听口音有些耳熟。”

    “我是江北人。”

    “哎呀太巧了,我也是江北的,南泰鄉下的,你是市里的吧。”

    “咱是老鄉啊。”劉漢東也高興起來,戰友加老鄉,親上加親。

    “對了小程,你在這兒干什麼,你們首長呢?”劉漢東問。

    程衛國拍拍腰間鼓鼓囊囊的槍套說︰“奉命保護你,听說你得罪的人來頭不小啊。”

    劉漢東心說果然如此,馮庸不甘心失敗,肯定要派遣殺手來滅口,現在已經牽扯到高層斗爭了。

    程衛國接著說︰“那些盜獵分子真是喪心病狂,無法無天,不過他們也夠倒霉的,遇上老班長你這條硬漢了,後來我們又干了他們一炮,當場打死好幾個,剩下的全活捉了,已經移交當地司法機關。”

    劉漢東松了口氣,殺手被活捉是好事,馮庸這回鐵定逃脫不了法律的制裁。

    “小程,有煙麼?”劉漢東心情不錯,煙癮上來了。

    程衛國四下瞅瞅,沒人,便從兜里摸出煙來點上,送到劉漢東嘴里。

    正美滋滋抽著呢,忽然病房的門開了,程衛國還以為是護士來了,趕緊去掐劉漢東嘴上的煙,一回頭卻發現來的不是醫院的人,而是一個慈眉善目的胖子。

    “首長好。”程衛國敬了個禮,他認識這個胖子,據說很有來頭,劉漢東住院費用都是他支付的。

    馮庸笑著還禮,走到床邊親切問道︰“兄弟,傷勢好些了吧,听說你醒了,我立刻就趕過來了,有什麼需要你盡管說,我一定辦到。”

    劉漢東看他一眼,忽然暴起,身上的電線、管子都扯開了,他單手掐住了馮庸的喉嚨,瞬間馮庸的胖臉就變成了紫紅色。

    馮庸身後是帶著保鏢的,兩個黑西裝戴空氣耳麥的彪形大漢見狀沖進來,一人揮拳打向劉漢東,一人掰開他的手。

    打人那家伙的拳頭還停在半空中,人就飛了出去,砸翻了桌子,監護儀掉在地上摔壞了,冒出一股青煙。

    黑衣保鏢手伸向腋下,程衛國動作比他快,92式手槍機頭大張對準了他的腦袋,冷酷的眼神暗示只要他有進一步動作,病房的白牆就會被涂成紅色。

    馮庸擺脫了劉漢東的鎖喉手,痛苦的咳嗽著,擺擺手讓保鏢淡定。

    “一場誤會,好人難做啊。”馮庸不敢久留,倉皇而去,還留下了兩個花籃。

    出了醫院大門,馮庸擦了擦汗,罵一聲晦氣,問手下︰“謝大腦袋處理好了麼?”

    手下打了個電話,答道︰“謝廖沙一小時前在看守所上吊自殺了。”

    “這貨早該死了,盜獵那麼多保護動物,罪有應得。”馮庸啐了一口,整了整風衣領子,鑽進了賓利。

    他如此低姿態是有原因的,老大劉飛下了死命令,絕對不許再使用暴力手段,一定要把不良影響降到最低,總之不能撕破臉,自己要殺劉漢東和舒帆是事實,但不是沒得逞麼,劉漢東放火燒了別墅,打死自己兩命手下,重傷一名,還打死好幾個盜獵分子,這筆賬算起來還是自己這邊虧了。

    劉飛退縮有兩個原因,一是更高層面的介入,解救劉漢東和舒帆的命令是總長羅克功上將親自下的,調遣了正在大興安嶺地區拉練的精銳部隊,沈陽軍區的陸軍航空兵也出動了,這得多大陣仗,想想都嚇人。

    還有一個原因,就是青石高科突然提出遷冊,準備全部產業搬遷到外省,這勢必嚴重影響到江東省的稅收以及招商引資大環境。

    這一切,劉飛暫時還承擔不起。

    ……

    病房內,護士跑進來一邊抱怨一邊幫劉漢東將電線和管子接好,監控儀摔壞了,怕是要報廢,好在人沒事。

    “你傷口還沒拆線,崩開了怎麼辦?”小護士拿眼楮狠狠剜劉漢東一刀,“你們這些當兵的,真是野蠻。”

    劉漢東樂了︰“妹子,你不也是穿軍裝的麼?”

    護士不理他,掀起了他的罩衣,劉漢東這才發現自己是真空的,外面一層綠色罩衣,里面連內褲都沒有,急忙慘呼︰“糟了,被你看光光了。”

    不過還有一個景象讓他很震驚,軀干上三處槍傷,連同以往受的傷,竟然隱隱組成北斗七星,不對,只有六處,還差一個,不過最後一顆星應該在心髒位置,怕是補上之後,自己這條命也沒了。

    “誰稀罕看你。”護士高傲的一仰頭,走了。

    程衛國撓著腦袋問劉漢東︰“班長,你怎麼見面就動手啊,那人是?”

    “你不認識他?”劉漢東反倒很奇怪,程衛國是軍方派來保護自己的,看到陌生人應該阻攔,怎麼放任馮庸進來。

    程衛國說︰“他早幾天就開看過你,和軍區首長都很熟悉,還握手什麼的,我以為他是好人呢。”

    劉漢東哼一聲說︰“他就是最壞的,不對,他第二壞,殺手就是他派出的,那些所謂的盜獵分子,都是他的人馬。”

    程衛國倒吸一口涼氣︰“怎麼可能,那首長們怎麼和他親的好像穿一條褲子似的。”

    劉漢東這些年也經歷了一些事情,漸漸明白一些道理,這個社會沒有黑白,只有利益交換和妥協退讓,以夏青石的能量,解救自己和女兒已經是極限,沒可能追求劉飛馮庸等人的責任,當然話說回來,劉飛等人也沒有能力把青石高科這樣的特大型企業一下掐死,雙方在博弈,而自己就是一枚過河的卒子。

    “小程,這就是政治。”劉漢東說。

    程衛國似懂非懂,他只是一名士兵,士兵的天職是服從命令,懂得太多反而不是好事。

    劉漢東在沈陽軍區陸軍總院治療養病的事情,家里並不知道,馬凌還以為他去出差了,每天通個電話叮囑注意安全,而舒帆則被夏青石送往國外保護起來,誰也不知道她去了美國還是歐洲。

    又過了一個星期,劉漢東的傷勢恢復的很快,他決定出院回家,再不走的話,照顧他的小護士就粘上甩不掉了。

    四月初,劉漢東在青石高科安保部四名工作人員的護送下,搭乘飛機回到了近江,等待他的將是更大的挑戰與機遇。



伊莉小說網 | 匹夫的逆襲 | 匹夫的逆襲最新章節

 ** 作者︰驍騎校所寫的《匹夫的逆襲》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匹夫的逆襲》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匹夫的逆襲》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立場無關。**